• 第一百四十章 终(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第一百四十章终

          就如狂风暴雨前的宁静。双方都在无声的较量着,从神鸽与凌家传来的信息可以看出,阳罗教已经完成了所有的布置,本来先前花亦非是准备来一个干掉一个,但是后来他觉得这样太费事,既然要战,就战个轰轰烈烈。

          最后一杯酒已经饮尽,嘴角还带着一抹腥红的酒渍,花亦非慢慢的站了起来,身后一直未动的凤嫣慢慢的上前了两步,轻声的问道:“是不是可以行动了,这一战,我们已经等得太久,怕是再等下去,有人就会崩溃了。”

          花亦非是无所谓,但天盟下来还有很多的帮派,他们也在苦苦的守候着天盟盟主之令,所有靠近京城的阳罗教势力,都已经在地图上圈了起来,面对着这些各股力量,天盟都作了安排。不论是阻劫,还是斩杀,都是为了不影响花亦非的那一战,关于他与邪魔之战。

          力量在滔涌,花亦非轻轻的笑道:“可以了,通知下去,这一战,就由我们拉开序幕吧,的确不需要再等下去了。”

          花家庄园灯都亮着,花家没有人睡觉,就算是花老爷子这样的老人,也在振奋着精神,自从听到孙子说要行动,斩除阳罗教的消息后,他也有些兴奋,也许是年轻时候的豪气,被激发了出来,这一刻,他也希望亲眼看到这一战。

          一个电话打了出去,压抑了一个多月的血拼之战,在外围拉开了序幕,这一夜,京城将不成眠。

          “花少,阳罗教已经开始进攻天盟,由魔尊少主率领十二魔将。”恨剑冲了进来,把剑组传来的消息禀报。

          花亦非摇了摇头,这并不是他需要关心的。十二魔将进攻天盟,他一点也不担心,不光因为有八大家族的族长,更有八大家族最强大的力量,再说了,还有天地人三大高手,一个小小的魔尊少主,绝对讨不了好处。

          但是邪魔呢?

          花亦非微微一愣,脸上浮现出一种冷峻的神色,轻轻的说道:“他和我一样,都需要有一个对手,一个可以一战的对手,他来了。”

          是的,邪魔来了,一个人,就如一只夜枭般的伫立在那天台之上,迎风招展的长袍,看上去神秘而威严,无可亵渎。

          一张铁皮面具,白发如丝披在肩膀上,看着花家的庄园。而花亦非身形如电,几乎在眨眼之间,就已经到了天台的另一侧,两人遥遥相望。

          “你就是花亦非?”声音冰冷,就像是从遥远的地方传来,显得有几分飘缈。

          “你就是邪魔?”花亦非也问道。

          男人轻轻的开口承认了:“是的,我就是你口中的邪魔,不过我还是喜欢别人叫我魔尊,魔界之尊。”

          “魔界之尊?可笑,自封的尊者也可以被别人承认么?”花亦非有些不屑的问道。

          “只要有实力,不要说尊,就算是封王也未常不可,今夜一旦你输了,明天我就是王,我是整个东方的王,没有人敢违背我的命令,不然就会鸡犬不留。”花亦非的不屑并没有让这个男人生气,相反的,他的语气更是寒冰。

          花亦非轻轻的问道:“你为何不偷袭,这样胜算也许大些?”

          “我阳罗教所有人都可以使用诡计,但对你,我不会,因为我也希望有个对手,一个真正与我比肩的对手,这么多年,我实在太寂寞了。”

          声音变得更是深远,连花变非也感受到这个男人心底无限的寂寞,高手的寂寞。

          “今夜,相信不会让你失望。”

          重生如此之久。花亦非从来没有最先出过手,但是碰到这个魔尊,他却是压抑不住,他动了,随着他动的瞬间,几女已经从背后跃了上来,心爱的男人当然需要守护。

          最先的凤嫣,还有流云悠落、西门沧月、上官怜儿、玄天紫玉,至于沈凤柔与灵狐则是守在花家,以妨有贼人渗入。

          “希望如此!”

          魔尊沉声一呤,他也动了,他们彼此都知道,对方是高手,绝对的高手。

          一刀一掌,两人的真气在这瞬间相碰,然后炸开,“轰”的一声巨响,就如热浪一般,几女都承受不住的飞身后退。

          魔尊一手刀过后,意义豪发,大笑一声,也许是感怀欣慰,今夜他的确遇上了真正的对手。

          到了这一刻。花亦非并没有再掩饰自己的力量,那超越先天之境的强大,神境终于幻发新颜,就算是凤嫣,也惊讶不已,前世的时候,这个男人还没有这般的强大,不然面对七派的攻击,也不会身死掉入深渊了。

          魔尊全身散发着浓浓的黑色雾气,那铁皮面具中唯一散发光芒的双眸,却是厉然如刀。连那长袍披风,也带着无上的真劲,比钢铁还硬,无攻不破,无坚不摧。

          花亦非伫立在那里,就如天神战将,双臂一抖,大喝一声:“起!”双手一托,整个天台都已经如刀削一般的被托了起来,然后飞了出去,这绝对已经不属于人的力量,而魔尊也非弱者,身体形成了刀形,一破而碎中,如箭般的冲了过来。

          魔尊已经修练成了魔道最无上的功法,幻刀合一之境,也难怪武界没有人

          是他的对手。

          一黑一白,一紫一银,两道光芒在上空交缠,下面无数观战的人只听到声音,却看不到他们的身影。

          虽然不知道阳罗教与天盟一战究竟是什么时候,但是京城并不大,大战一开始,那些世家之人,就已经秘密出动,他们当然不是来参战,而是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见证这一战的胜与负,用来决定明天势力的划分。

          就算是唐家也不例外,唐三就躲在那平屋的一个窗户下,眸光神彩飞扬的盯着两人,双手紧握成拳,他也被这无上的战意挑动了情绪,希望找个人一战。

          七节长鞭就是魔尊的武器,而鞭体却是用七个人的脊椎骨串连而成,而且久经毒素的凝固,只要被扫中。铁定是非死就伤,花亦非手微微一张,一柄晶莹如玉的长剑已经握在了手中,这就是真劲之剑,重生以后,他提升了神境,就已经开始不需要实体剑了。

          剑如虹,剑气组成了龙形,在空中幻化张牙舞爪,几女很想上前帮忙,但是却找不到任何的机会,两人的拼斗,实在太快,一栋楼一栋楼的掠动,快如闪电,几女跟着,都已经有些吃力。

          一个时辰的拼斗,却让两人的战意达到了白化热,魔尊那铁面上,染上了汗水,在他的手臂上,已经被划出了一抹血痕,那是被剑气所伤。

          鞭碎成节,一节一节的形成蛇,蛇张开血口,喷涌出一抹黑色的烟雾,瞬间把整个天台围满,这是一种毒素,花亦非大叫一声:“退!”这并不是为了自己,而是提醒几女,这些毒素,他可以抵御,但是几女就不一定可以了。

          但是随着叫声响起,还没有等他回头,那几节鞭体组成了蛇已经如箭,不,比箭更快的射了过来。

          “碎剑!”手中的真劲之剑也碎了,扑面飞雨般的迎了上去。

          鞭体被斩成碎片,漫天飞雨,但是花亦非也没有想到,在这些鞭体之中,竟然隐藏着一柄尺长的细剑,这是剑,不是匕首。

          “小心-----”两道身形从黑暗中斜射而出,其中一道挡住了细剑,在花亦非的面前倒下。

          “剑魂出!”剑魂就是人与剑修练融的内丹,也是人的精血所致,如果不是到了万不得已,没有人会使用剑魂,不仅是因为力量实在太强,更因为剑魂一出,不是伤敌就是伤已。

          “哧哧!”三枚无影之剑气,已经全部刺穿邪尊的胸膛,没有血,只是低喘的呻噙,其中一柄已经刺破了他的心脏,邪魔必死无疑。

          “如月!”花亦非搂住了星如月慢慢倒下的身体,内心有着无比的震撼也心痛,没有想到,说过以后不再相见的星如月,竟然在这个时候出现,还替他挡了一剑。

          “亦非,对不起,如月违约了,我-------很想看见你。”细剑插入了她的胸膛,血丝慢慢的融入她的衣衫,很快的就变成了血人。

          一只手伸了过来,在星如月身上几点,冷冷的说道:“如果你不想她死,这些情话还是等她有命的时候再说。”

          这是一个蒙面的女人,脸上带着几分寒霜,把星如月从花变非的怀中抱了过来,双手已经抵在了她的背后,说道:“替我护法,我用玄天诀替她疗伤,可以救她一命。”

          “玄天诀?”

          三个字一出,惊讶的不仅是花亦非,还有凤嫣。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