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结局(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刚刚在会议室里的那几个企业的负责人,虽然肯定是卢永斌把他们弄过去的,说白了卢永斌也是在利用他们,甚至说,有可能是邵志文在背后搞阴谋,但是,不得不说的是,那几个人肯定是被卢永斌给利用了,别看平日里大家都是嘻嘻哈哈一片,貌似玩的都还不错,但是,真正上,这个王胖子跟卢永斌的关系非同小可”兰月萍嘴角露出一丝诡笑“因为王胖子表现的太完美了,一个人如果完美到这个地步,要么他真的很完美,要么,所有的完美就都是装出来的”

          “装出来的?”林建伟一脸诧异的看着兰月萍“这个王胖子在开发区的口碑很不错,只是有一点,他不合群,很少跟其他企业的老板混在一起,用别人的话来讲这个人很傲气,用他自己的话来讲,那些人很俗气,他不屑与他们为伍”

          “这就对了”兰月萍笑着点点头“这就更加证实了我的猜想,建伟,让你自己想想,天底下有这么好的老板吗?”

          “有可能会有,但是我从没有遇到过真正的,说实话,以前我对这个王胖子也是比较怀疑的,但是却始终找不出怀疑的理由,因为他的管理在县里是出了名的,也是挂着标杆的,以往县里面有个什么检查之类的也都会选择他这里,说真的,县里面对他还真的很重视。”林建伟把以前的一些事情跟兰月萍说了一遍。

          “但愿我的想法是错误的”兰月萍叹口气“但是,种种迹象表明,这个王胖子绝对不是泛泛之辈,”

          “兰县长,后面有车子一直跟着我们”张帆从后视镜里看到后面有一辆车子一直尾随着自己,自己快他也快,自己慢,他也慢,因为角度的原因又看不清楚车号。

          “是卢永斌主任的车子”林建伟转身看了一眼。

          “这更证实了我的猜测。”兰月萍轻笑了一下。

          “那我们怎么办?”林建伟看看后面一直尾随着的车子。

          “别管他,我们该怎么走怎么走”兰月萍摆摆手“就当他不存在,或者说就当他是一个普通的车子。”

          兰月萍的话刚刚说完,兜里的手机响起,拿出来一看,是县委办公室打来的。

          “兰县长,通知您马上到县宾馆”电话那边的人恭敬的说道。

          “什么事?”兰月萍皱了皱眉头。

          “市委组织部来人了,邵书记说通知在家的常委全都过去”电话那边的人小心翼翼的说到。

          “知道了”兰月萍收线“去县宾馆。”

          “知道兰月萍不愿意见陆永斌,张帆快要县宾馆的时候估计在绿灯面前磨叽了一会儿,待到红灯快要亮起的时候突然过去,但是排到后面的陆永斌的车子却只能戛然而止,他不是o牌车,出于本能,司机的反应就是刹车,刹车的功夫,反方向的车子已经启动了,即便是陆永斌气急败坏的想要让司机闯红灯也不行了,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兰月萍的车子消失在车流里。

          兰月萍钻进县宾馆二号楼,张帆把车子找一个僻静处停下:“林哥,那好像是市委组织部的车子”

          “陈志明的车子”林建伟咬着牙说道,心想:看来那件事是真的了,今天的陈志明说不定就是来接刘庆明过去上位的,如果真的让刘庆明走了,自己的事情说不定就遥遥无期了,想到凌薇,想到刘庆明对自己的**,林建伟心有不甘,当下掏出手机发了一条短信。

          县宾馆2号楼的小会议室内,齐平县的常委们正在召开座谈会,虽然心中很是不爽,但是面对陈志明的时候邵志文还是给出了应有的尊重,尤其是想到自己现在绝对不能再树敌,当然,陈志明对邵志文也是恭敬的很,一来,从职位上来说人家比自己还高点,另外,最近又有传言说邵志文有可能要挂上市委常委的头衔,如果真的挂上那个头衔,那人家可就是市委的领导了,自己这个组织部的常务副那是在人家的手底下混饭吃的,所以,会议室内倒也是其乐融融相敬如宾。

          会议进行到一半的时候,何丽娜突然想到一件事,当下掏出手机准备给林建伟发一条短信,提醒对方不要搞什么小动作,一切以大局为重,未料,她的短信还没有编写完,会议室的门便被人给撞开了,一个人喊叫着冲进来,看清楚对方是谁,兰月萍无奈的闭上了双眼:完了,一切都完了!

          “刘庆明,你个没人性的,害我害得这么惨你还想着升迁,做你的黄粱梦去吧,今天我就是要揭发你,我要让所有人都看看,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王景浩。

          听了王景浩的话,刘庆明眼前一黑,差点就要晕过去,当下忙掏出几粒救心丸塞进舌头下面,这才缓过劲来“王景浩,我搞不懂你在说什么,你贪污公款畏罪潜逃一事县里面还没有追究你的责任呢,你现在竟然还敢露面,你这是自投罗网,我现在就报警把你抓起来”

          “庆明同志,不要惊慌嘛,让他把话说完,看看他到底想干什么”邵志文心里那个乐啊,是人都喜欢看别人的热闹,尤其是刘庆明前一段时间刚刚临阵倒戈,让邵志文的心里很不爽,眼下有这么一个绝佳的机会,邵志文能不好好地把握吗?他正想着怎么给刘

          庆明上点眼药呢,没想到这马上就有人送上门了,这就跟人困了有人送枕头一样,不好好利用那绝对不是邵志文的所作所为。

          整个会议室就属他的官职最大,别看刘庆明马上就要是正县级了,但是陈志明还没有宣布呢,即便是正在开着小会,只要是不宣布,那他就还是齐平县的副县长,那就得听邵志文的。

          听王景浩把话说完,刘庆明差点晕过去,好几次不满的看向陈志明,心说你啰嗦个啥啊,早点宣布早点离开不就没事了,现在整出这么一出,即便是能逢凶化吉也不行了,肯定是要有影响的。

          “王景浩,你不要血口喷人,不要因为我没有答应你的一些事情你就来陷害我”刘庆明大义凛然的说到。

          “哈哈哈哈,刘庆明啊刘庆明,死期临头了你还能说出这样的话,不愧是混迹官场多年的,但是你忘记了一点,商人那都是奸诈的,正所谓无奸不商,你们看看这个”不得不说,林建伟安排的还是很周到的,早就背地里让刑警队的欧一凡组织材料,为的就是今天。

          时间,地点,事件,所有的事情描述的都很准确,在这样的证据,面前,刘庆明还想抵赖是可能了,再加上有这么多的人在,如果邵志文再不表达点什么就对不住屁股下面的这个位子了,尤其是现在刘庆明跟他不一派了,收拾他也是对的,当下邵志文就跟市纪委取得了联系,获取授权之后,直接让正在参会的县纪委书记派人把刘庆明给弄走了,当然,王景浩也被带走了,不过,王景浩是笑着离开的,而刘庆明却是面如死灰。

          “陈部长,您看这个。。。。。。。”邵志文笑着看了看陈志明,心里有说不出的嘲弄,他知道这两个人有着非比寻常的关系,此时刘庆明突然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我看你陈志明还怎么提想让他去市里面任职的事情,我看你还有没有那个脸拿出那一纸公文。

          “考察嘛,有的官员能够考察的住,那是因为人家有着雄厚的资本,也有的官员考察不住,那就是因为他的心术不正,哈哈”陈志明尴尬的笑了笑“我会如实向市委汇报的!”

          一听这最后一句话,邵志文有些后悔了,自己万万不应该看陈志明的笑话,虽然对方看似职位不如自己,但是人家有着天时地利人和啊,而且从目前来看是比较受黄国强重用的,如果得罪了黄国强的人,那后果。。。。。

          想到这里,邵志文装作很痛心的说道“唉,庆明一直是我的老部下,跟着我一路走来,没想到今天竟然会出了这么一档子事,这都是我的错啊,是我没有看好吧!陈部长,请您在汇报的时候客观一点,不能因为一处污点就全盘否决了他啊!”

          “这个我知道”陈志明随即站起身“那就不打扰大家了”

          事情没办成,陈志明还有什么脸面呆在这里?况且,他得赶紧回去复命啊!

          “月萍县长,请等一下”送走了陈志明,大家想要离开的时候,邵志文把兰月萍给叫住了。

          “月萍县长,庆明县长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跟心痛,现在我们得统一出一个口径,以便跟上面汇报啊!”邵志文饶有兴趣的看着兰月萍,心想着:你不是想分化我吗?不是想把我手下的干部全都弄到你那边去吗?我看你怎么弄,弄过去的人这一个个都出事,我看你最后能得到什么。

          “该怎么汇报就怎么汇报,一切以事实说话就好”兰月萍不卑不亢的说道“而且这所有的事情都是发生在我就任之前的,对于那些我什么都不了解,所以也没有资格参与,这个由邵书记定夺就是了。”

          “好,好”邵志文很是高兴,自己又可以恢复那个一言九鼎的场面了,这个能不高兴吗,但是,兰月萍接下来的话却是马上又让他陷入了沉思之中。

          “邵书记,有两件事需要跟你汇报一下,一个就是刘世民的事情”兰月萍把刘世民行贿的事情跟邵志文说了一遍“邵书记,我觉得不能助长这样的工作作风,你觉得呢?这样的人是不是应该严惩?”

          “月萍县长,这个。。。。。”邵志文没有想到竟然会是这样,按照刘世民给他汇报的事情,兰月萍已经默许了啊,怎么又成这样了,当下就想说你不是答应了吗?而且还收了他的东西,但是邵志文很快想到,对方既然敢这样说,那就肯定有自己的后手,人家肯定是已经彻底的解决了才敢说出来,当下又把刘世民恨得牙根直痒:妈的,都是你,让我在这个娘们面前抬不起头来,但是,他却不知道,让他抬不起头的不单单是这件事。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