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九章 芳心暗许(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孔沛敏在随了老公赴任宁州位之前,得到了周生生的姐姐周蔷薇的一封书信。

          周蔷薇抬头便称孔沛敏妹妹。这让孔沛敏十分开心。展信细读,原来是有要事相托。周蔷薇在信里说,周家就她与哥哥两个儿女,人丁不免寥落。又哥哥现在为官,正室唐婉儿性情温和,但却也是谨慎太过大胆不足。周家还需要得力之人。家母欧阳蕙兰行事果敢,为周家的顶梁柱。只是,母亲年纪不小,终有退隐之时。真正的希望能够为哥哥物色一个能够扛得起重任的女子。

          孔沛敏跟先生马文才反复看了周蔷薇的信数遍,深感情真意切,但担子的确很重。

          两个人在楚江能有什么识见。但马文才拍了一下巴掌说,老婆大人,小妹妹就不错呢。

          沛嫣?

          马文才细数,首先小妹的长相,可不是你们几个中最出挑的?

          孔沛敏点头,娘生女儿自然是一个比一个漂亮。

          马文才继续说,教育程度最高。

          孔沛敏自言自语,爹一向强调有教无类。妹妹最小,得到的教育又最好,加上她人聪慧,读书有悟性。

          马文才又说,孔家女儿个个都知书达理,这点不必说,德言恭容,样样谨遵。沛嫣呢因为爹宠娘疼,从小个性鲜明,大气从容。志趣更是了不得,一向高调要不让须眉。

          孔沛敏说,夫君果然是个人才,看人入木三分。可是,这样会不会让周知府觉得孔家有意攀附?

          马文才笑道,怎么,自古尊儒抑商,周家与孔家孰尊孰贵?

          孔沛敏说,这个自然,孔家的女儿没有人说个不字。

          马文才与妻好一番商讨,最后定了,第二天跟爹说一下想法,如果爹没意见,由长姐来传达与周家的连理之事。

          孔沛嫣并不知道有人如此在意她的个人问题,一个人自得其乐,有时装扮成穷人家的女子抛头露脸四处游荡算是体验生活,有时则与三五好友研究学问,像个正宗学究老夫子。难得呢,也会沉静如水在家自画自绣,仿佛从来没有一点忧愁。家里上上下下的人只看到她快乐的样子,个个都喜欢她。

          孔沛敏一夜睡得浅,早早就起床上,小家要搬到宁州,少不得打理家。父母年纪大了,不能在眼前尽孝,所以这些天家务自己全包下来,让父母知道自己的好。妹妹那边如果顺利的吧,总有一天也会离开楚江。永州离楚江近些,父母去那边的路不算远,离宁州就远多了。

          孔沛敏诸事忙毕,却不见妹妹屋里有动静,遂敲门。妹妹沛嫣见姐姐找自己,已然快乐地说,长姐,进来吧。

          妹妹一脸健康美丽的笑脸,她把长姐拉到床边,问,姐,是不是要离开妹妹舍不得了?

          沛敏说,可不是,兄弟姐妹中,只有你最小,是长姐抱大的。

          妹妹说,又来了,说过多少次了。沛嫣是姐姐带大的,要听姐姐的话。

          沛敏笑道,这句话记得倒清楚。

          沛嫣见姐姐脸色俨然,便问,姐姐可是有什么事,直说无妨。

          沛敏于是很巧妙地把话全说了,前因后果,包括马文才对周生生了解也一五一十地说了。

          沛嫣沉默半天,抬起头跟姐姐说,长姐,倘若妹妹愿意,断不能让人家觉得小妹是看中人家的官位与钱财,这点与妹妹一点不沾边。倘若正如周夫人所言,是因为周家人丁稀少,执事的又软弱婉约,妹妹未必不动心。毕竟这样好的人家,远近也不易找到第二家。但妹妹不曾想过给人家做妾室,以后如何与正室相处?正室虽然软弱却并无过错,轮到妾室执掌周家大事,又呼风唤雨,外人不知情的会不会诟病过分擅权?

          沛敏笑笑说,这都什么脑子,有理有据,仿佛以前思索过的。

          妹妹说,姐姐这下不正经了。女儿家家的,琢磨人家这事做什么。

          沛敏说,是妹子头脑灵活,诸事看得深刻。

          妹妹说,这是自然的。女儿家读书,不是为了往脸上贴金,也不是为了给家庭贴金。是为了女儿今后的幸福。

          周生生有一正室,生有一女,不再生育。纳妾是在所难免的事。

          沛嫣没有把话说死,但也不是马文才他夫妻二人所想的,这桩亲事十全十美。在她这个年纪,嫁人是现实的,爱情才是美好的。跳过爱情谈到嫁一个人,心时不踏实。长姐所说的周生生,她没有见过。虽然女子历来听众长辈安排的婚姻,但一眼未见就嫁与,自己如何过了心理这一关。

          沛敏拍拍小妹的一张粉脸,斟酌着说,但凡女子,婚姻是第二次投胎,第一次投胎,身不由己,我们姐妹一场,生在这样的家庭,是幸之又幸的。但婚姻不同。女儿家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比比皆是,年轻美貌时千挑万选,可临了夫婿成不了大气,独独剩下红颜薄命,这红颜自然是久长不了。周知府人好,你大姐夫了解他。那样的人家方圆百里也是找不到第二家的。进了门,以后的生活可想可知,丰衣足食自然是少不了的。

          沛嫣说,长姐凡是自然是为妹妹考虑周全。妹妹或许答应了比较妥些

          姐姐说,容你再考虑。姐夫与我会等你想明白。

          沛嫣只有十六岁,刚刚长成,远没有到为自己的出嫁思考的地步。她表面平静,但那夜失眠了一个通宵。她不能不为自己的将来考虑。倘若周生生不合自己的心思,哪怕他的气味惹得自己厌恶,那今后的跟也就不那么快乐了。毕竟,就孔家五小姐来讲,楚江城里没有人不知道是怎样一等一的女儿。

          沛嫣突然想起楚江城里周生生的庄园。本地人说谁家发达了,谁家有钱财,口头禅都是:任你是谁,富得过周家?而周家人有为官的,有攀了皇亲国戚的。五姑娘思忖着,这也就是后人说的豪门吧?俗话说,长姐如母,以长姐的识见,嫁给周生生也许是最妥当的事呢。

          胡思乱想,到天际有鱼肚白,五小姐方沉沉睡去。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