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七章 姑娘,你要被轮了!(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5#)

          一秒★小△说§网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里,刚刚有人在劫道!

          于梁顺着顺着印迹行了片刻,很快便到了一处岔路口,一方是上直通晋阳的官道,另一方则是往深山中而去,那车轱辘的印迹,正是向着深山中去的。

          “啧啧,被打劫还往山贼窝里面钻,赶着去送死么?”,他讥笑几声,本着闲事莫管的原则,起身拍了拍手上泥土,正要上官道而走,猛然瞧见路边有一块丢弃的手帕,红艳艳的极为惹眼,顺手拿起来看了看,居然立刻嗅到手帕上有着一股淡淡的幽香,像是女子之物。

          “恭喜你。发现不知名的手帕,你可以自用或者赠与相关江湖人物。”

          正当于梁要将之甩开之时,系统居然给出你的提示声,他错愕的将手帕翻来覆去看了几眼,除开帕面上绣着一对戏水鸳鸯,落了一个李字外,并没有半点值得注意之处,就是寻常女子家的物事。

          当然,系统为大,尽管有些不明就里,于梁还是将手帕收好,犹豫半响后,毅然改道朝着深山方向而去……这种突发事件,又没有惩罚措施,他没理由不看看究竟,实在不行再走也不迟。

          行了七八里地,路边出现了一辆被洗劫的马车,他取下天机棍,运起内力,随时准备动手,再往山上走,山璧陡峭,骑马已经难行,便将坐骑拴在隐蔽处,独自悄悄摸上山去。

          堪堪爬到山坡,于梁眼尖,顿时瞧见山顶有竹子做的房屋和栅栏,像极了山匪的寨子,而前方不远,更是传来了嘻嘻哈哈的说话声。

          “兄弟,那妞儿好嫩,老大要当着弟兄们的面上她,走,去瞧瞧热闹!”

          听到这话,于梁荷尔蒙瞬间上头了,活春宫啊,怎么能错过!当下一言不发,朝着那说话声而去。

          行了十余米,便瞧见几个盗匪,立刻确诊了自己的判断,这特么就是个山寨!

          然而,这些山匪们均穿着粗布衣服,破破烂烂,面有菜色,落草为寇混到这田地,也是寒碜。

          他们朝着寨子方向走,于梁一路不近不远跟着,这破地方半个放哨的人都没有,防卫形同虚设。

          “低配啊……”,于梁轻而易举的混进了山寨中,起初还隐蔽行踪,后来发现,从盗匪们身边经过,对方都不带怀疑的。

          这当然不是一山寨的人都是瞎子,只能说明,山寨中的人,彼此之间根本不熟悉。

          事实上,这山寨中用来做栅栏的木桩和竹子都崭新得紧,甚至能看见上面未擦干净的泥土。

          山贼的萌新多就算了,混口饭吃而已,职业无贵贱嘛,但连山寨都开始建新号了,只能说,真得提高江湖准入门槛了,别弄得什么阿猫阿狗都自称江湖人,否则赶明儿隔壁老王提把菜刀摸进了隔壁老李家闺女的房间,也敢说自己是采花大盗?

          于梁暗自吐槽一句,继续尾行……可惜跟的是男人,好变态的感觉。

          山寨四四方方,东西南北是房子,中间一处平台,十丈见方,起码三四十号匪类围在那里,兴奋的嚷嚷着。

          “老大,脱,脱!”

          人群中口哨声,嬉笑声不绝于耳,其中一个尖锐的愤怒声音更是压倒众人。

          “放开我!放开我!”

          这声音,是一个姑娘的,于梁顺势一望,遥遥瞧见一女子被五花大绑的绑在木桩上,那惊恐的眼神充满了绝望。

          “唉,你越叫,这些人会越兴奋的。”,于梁无奈咧嘴的吐槽一句,在思索着要不要救人。

          讲真,几十个毛贼,他现在基本不放在眼里,也就是一棍子解决一个的货,但问题是,这山寨中万一有几个硬钉子就麻烦了,别到时候救人不成,反把自己搭进去……万一这些盗匪中,有好男风的不是?他还想护着小菊花好吧。

          于梁决定静观其变,摸清楚对方实力再动手,至于这女子贞操问题……嗯,反正不是他的女人,不心疼。

          人群中央,一个穿着稍微上点档次的三十岁出头汉子哈哈大笑着,手中拿着一根青竹棍,棍尖在那女子的敏感部位划来划去,说不出的猥琐。

          “嘿嘿,想不到我陈友谅也有走运的时候,得了这寨子,还得了个娇滴滴的姑娘,今日我先开个荤,爽完了后,诸位弟兄依次来。”

          好邪恶,居然要轮营……而且说这话的山贼头子,还是个名人,算不算诋毁历史人物?

          于梁看了看那姑娘颤抖的样子,再看看这三四十号饥渴难耐的汉子,再次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算了,都是些虾兵蟹将,看上去没什么硬点子,哥哥我行侠仗义一回,没准那姑娘以身相许就赚了……远远看着貌似是好车,值得修!

          他主意已定,悄悄退出人群,不作声色的行到房子边上,将火点燃……嗯,这都是木头房子,好燃得很。

          为了加快燃烧,他还泼了些酒和油,那火势跟吃了迈炫一般,根本停不下来,眨眼的功夫就窜上了屋顶。

          “失火了,失火了!”

          于梁捏着

          嗓子叫嚷着,那些围观的盗匪诧异的看过来,顿时齐齐惊呼。

          “去救火!”,那叫陈友谅的盗匪头子手中青竹杖一顿,敲了几下地面大骂道,“谁特么不小心弄的火,老子要拔了你的皮。”

          盗匪们一片混乱,取桶的取桶,接水的接水,于梁趁此机会行到木桩旁,直接照着陈友谅就是闷头一棍。

          “是你爷爷我放的!”

          他棍势比话音还快,不知道眼前这陈友谅和原著相比实力如何,所以这招“金刚降魔”根本没留余力,棍影一出,居然夹着风雷声!

          “你……?”,陈友谅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但这厮反应极快,仓促间奋力用青竹杖格挡在头顶。

          只听咔嚓一声,青竹杖在于梁势大力沉的猛击下,齐腰而断,棍身结结实实的打在陈友谅身上。

          这厮一声惨呼,踉跄几步,借势向后一仰,一个“懒驴打滚”,堪堪躲过了于梁第二棍。

          厉害……一招之下,于梁试出他的深浅,大概和自己在一个水平线上,或许还要强上那么一丢丢,毕竟换做自己挨上这一棒,能马上站起来就算不错了。

          不能纠缠,早点脱身为妙!

          “跟我走。”,于梁打定主意后,立刻退了几步,趁着对方喘息空档,心分二用,削断绑在那女子身上的牛皮绳子,这姑娘还有些犯懵,竟然没有动弹。

          “好吧,你不想走,就留在这,让他们爽个够。”

          眼看着盗匪发现这边战斗,纷纷停止救火,操着家伙而来,于梁当机立断,转身就走,根本不管那女子跟没跟上。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