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52、番十八,既然一次也会传染,那就多来几次(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4#)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最快更新!无广告!

          ♂!

          只是墨联晟哪懂她的意思,听闻她的话,还以为自己威胁的那句起了作用。乐-文-

          唇角勾起,凌厉的鹰眸都蕴了笑,薄唇压下,凑近蒋苗的耳朵,声音暧,昧,“小野猫,放心,我不会弄死你,我只会让你欲。仙。欲。死。”

          墨联晟的话音刚落下,蒋苗就哭了,绝望的那种,把脸扭向一旁,极力的避开和墨联晟唾液的直接接触。

          “不要,我不要,别碰我……”

          “真的不要?”墨联晟还以为她在吃黄绮美的醋,心情大好,咬在蒋苗耳朵上的声音更暧,昧了一些。

          “不要,求求你不要……”她不想死。

          “小野猫,嘴真硬。”墨联晟咬牙咒了一句,明明喜欢的不得了每次都是抖个不停,还说不要?

          真是口是心非。

          蒋苗的眼泪越流越多,或许男人天生就有一种叫做“驯服”的因子,你越是反抗,他就越要让你顺从。

          削薄的唇更凑近了些,紧紧贴着蒋苗的耳朵,一字一句,清晰的钻入蒋苗的耳膜。

          墨联晟说,“今天,爷就让你看看,什么叫枪杆子里出政!权!看你还嘴硬!”

          说完不顾蒋苗的反抗,直接以吻封缄,身下也是一个挺动,直捣黄龙。

          蒋苗绝望的闭上眼眸,心,都死了般。

          耳边响起生物课上教授所讲,

          艾滋,传染途径,唾液,精业……

          一场欢愉,墨联晟足足持续四十多分钟,小野猫一开始反抗挣扎,到后来的没有反应,他想着法的让她回应,她就是不为所动麻木的望着屋顶。

          没办法,墨联晟只好继续“枪杆子出政!权!”的手段。

          一阵激烈开火之后,在敌方投降的时候,自己也缴械了。

          覆在蒋苗的颈窝,喘息了好一会,才起身,长臂一托,“走,一起洗澡。”

          “滚开!”

          蒋苗的声音前所未有的尖锐。

          如被踩到尾巴的猫,一双猫眼喷射着愤怒的火焰。

          墨联晟……

          虽然每次在牀上他都是想尽方法的让她臣服,而她,也是一直表现的不屈不挠,却从未有过现在这样的时候。

          瞪着他,像似看见仇人似的。

          叹息了一声,好吧,看在她吃小美飞醋的份上这一次就不跟她计较。

          起身,不着一缕的走去卫浴间。

          看着男人的背影,完美的倒三角,宽肩窄腰。

          可是蒋苗一点都不动心,因为,心都死了,就在刚才。

          看见墨联晟走进卫浴,带上门,蒋苗从牀上爬起来,抱着膝盖靠在牀头,一个人默默的流泪。

          她还这么年轻,如今,却染了艾滋,让她今后如如何生活?

          蒋苗越想越伤心,眼泪也一直流个不停。

          卫浴间里,哗哗的流水声还在继续,如蒋苗此时流着的泪。

          有音乐响起,是蒋苗的手机铃声。

          抬手抹了把脸,蒋苗抽抽搭搭的从软枕下摸出手机。

          看了眼来电显示,看到忆涵两个字时,蒋苗心中更觉委屈。

          短短的一个小时,自己竟踩在死亡的边缘,让她如何接受的了。

          一接听,还不等简忆涵说什么,蒋苗哇的就哭出了声。

          “呜呜……忆涵,我要死了……”

          墨联晟刚好围着浴巾从卫浴间出来,听见蒋苗在跟人讲电话,而且还说自己“要死了”,大步过去一把夺下她贴在耳朵的手机,狠狠的摔在地上。

          最新型的手机,咂在冰冷的地板上,机壳蹦飞,瞬间没了声音。

          蒋苗……

          狠狠的盯着站在牀前周身散发着寒气的男人,徒的从牀上弹起,张牙舞爪的扑向墨联晟。

          心中压抑的惊恐和愤懑瞬间爆发出来,对着墨联晟又是抓又是打的。

          “你这个混蛋!王八蛋!想死你自己去死,凭什么拉我做垫背的!我又不欠你什么,不就是你帮我妈出了钱,也是你自己愿意的,又没人逼你,你凭什么要害我!”

          蒋苗越打越愤怒,一双猫眼都泛着赤红的火焰。

          一开始墨联晟没躲避,虽然脸色不济,却任着她的巴掌拳头招呼在肩上,胳膊上,胸膛上,可是当蒋苗过来抓他的俊脸时,他一偏头,躲过攻击,紧接着用他的大掌紧紧桎梏住蒋苗的双腕。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