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节-身体的躁动】 - 028(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房里头飘散着香甜的气味,跨坐在身上的人,白透肌肤散发出一层淡淡光芒,白八龙对於眼前的身躯感到既惊艳又有些害怕。而彤伶嘴角的甜腻微笑,就像在算计些甚麽,他的不安立刻展现出来。

          等、等一下,我看还是算了呃!彤伶瞳孔散发着妖异的颜色吸引着他的目光,下一刻,香甜的唇瓣覆上他的嘴,火热的亲吻和身上游走的双手,悄悄点燃了慾火。

          四片唇瓣紧紧相贴,他有些害羞的阻止彤伶扯开他衣裤的双手,牙齿煽情的咬住她的软舌,温热的舌尖纠缠在一块。白八龙手掌扣住她纤细颈项拉近,乌黑长发披散在她白皙胸前,彤伶一脸迷蒙,陶醉在他的吻中。

          白八龙心底升起一抹成就感,他用力将她扯进怀里,笨拙的抚摸她的身躯。他那不得要领的爱抚,让彤伶激动喘息。

          八爷,您轻一点呀!在臀上揉捏的双手不知轻重,却让她低声娇喘起来。

          抱歉、我太用力了吗?沉溺於眼前雪白肉体,手心里的触感如此美好,让他舍不得放开。白八龙听到她的抱怨,停下了动作。

          他一脸抱歉的表情让彤伶轻笑,白八龙生涩的动作透露着不安和期待,她感到很新奇,明明上次在她身上不断冲撞着她的敏感处,让她一而再的高潮,现在却像是个初尝情事的小夥子一样。

          爷、您别让我回答这麽羞人的问题呀!彤伶指尖滑过他脸庞,他一脸不解的表情煞是可爱。

          羞人的问题?怪了?他说了甚麽羞人的问题?他正打算开口问,彤伶却把指头塞入他嘴里,轻柔按压他的舌头。

          唉唷、讨厌啦!非要我把话说得那麽明白就是了?虽然八爷刚才动作有些粗鲁,但咱家喜欢死了!八爷总是唯唯诺诺,奴家就喜欢爷粗暴些,把我玩坏也没关系。彤伶抽出手指,唇瓣贴在他嘴上回话,白八龙听她这麽一说,脸红了起来。

          别说这种话啦!很害羞耶!你这个色女!为什麽她总是可以轻易说出这种话,做出这种事情?好像没人跟她做爱就活不下去一样,不过她也不算活着就是了。

          嘻,您不喜欢色女吗?彤伶拉着他的手放在胸前,白八龙的窘迫让她开心笑了。

          你不要老是问这种问题好不好?这要他怎麽回答?他是不讨厌啦,但是这麽想的话,他好像是变态一样。见彤伶得意的笑容,他生着闷气,他居然被这个女鬼给吃死死,到底谁才是主人?

          您不肯回答的话,就当您很喜欢罗!彤伶一脸开心。

          她开心的模样让他无语,但白八龙却觉得她笑起来的模样挺可爱。

          好了,别老是露出一副想将我吞下的饥渴模样。拨开不断在脸上啃咬的头颅,白八龙反被动为主动,吻上那发出可爱笑声的小嘴。

          您才是想把我吞下肚吧?上次整整做了一个晚上,害我的气差点要被您吸乾了,怎麽?您不会忘了吧?一想起那个晚上,彤伶身体就激动的打颤,体内深处还记得那绝顶快感。不断顶入深处的硕大硬棒,快将她分裂似的猛烈撞击,让她回想起来都快忍不住呻吟出声。

          我我没甚麽印象,而且那个人不是我!模糊的记忆在脑中浮现,白八龙回想起这件事情就觉得心里很不舒服,那明明是他的身体、他的声音但那说话方式和态度,却不是他!一想到自己被附身,他就觉得很可怕。若是哪天他身体被占住,而他在也醒不了的话该怎麽办?老妈会知道那个人不是他嘛?

          八爷,您在想甚麽?表情好吓人啊,别再想了,彤伶来让你忘却一切烦恼吧。彤伶抚上他逐渐消火的硬挺,在他小小挣扎下褪去了他的裤子,五指温柔的包覆着他滑动,没一下白八龙就发出喘息声。

          彤伶他一出声喊她就被吻去了声音,彤伶第一次听他唤自己的名字,她笑着轻咬他嘴唇。

          八爷第一次叫奴家名字呢,彤伶好高兴唷,奴家一定会让八爷感到舒服的。手心里的硬度逐渐上升,彤伶在他脸上的亲吻越来越往下移,从鼻头、嘴唇到肩膀,视线落到他呼吸急促的胸膛。她张口将胸前黑色豆子纳入口中,湿热的感觉让白八龙低呼一声。

          唔舔男人的胸部会有趣吗?彤伶的发丝披散在他胸前,让他觉得搔痒,但她如此专注地舔吻,他一点也不想阻止她。

          八爷觉得不舒服吗?彤伶停下了动作,而他只是将她长发轻柔的拨至耳後。

          也不是不舒服,就是觉得有些痒,比起那里,我比较想要你吸我下面。白八龙顺从慾望说了出来,但话才说出口,他自己却不好意思地羞红了脸。

          八爷果然了解彤伶的心思,嘻嘻!奴家也比较想要吃这个呢!彤伶挪动了身体,挺直的肉棒近贴在眼前,温热的口腔包覆住头冠,她缓缓将硬棒吞下直达喉头,整个口腔充满肉棒腥咸气味。这个味道真的好棒!口中的气味有些浓郁,彤伶知道这是因为他有感到舒服而兴奋。白八龙等不及她缓慢动作,挺起腰在她嘴里抽送。

          如何?你一直想要吃的东西,滋味好吗?嗯彤伶唔!又湿又热的感觉很舒服,彤伶的小舌不时在顶端滑动。她无法将他的东西全部含入口中,彤伶一手扣住肉棒上下滑动,一手抚着他底下两颗小球。肉棒偶尔被牙齿划到而感到刺痛,却又马上被柔软舌尖温柔爱抚,多重刺激之下,白八龙忍不住呻吟喘息。

          嗯八爷的肉棒果然好棒,咱家一直好想吃阿!刚才就怕吓到您,所以一直在忍耐不敢直接帮您弄,这个味道真是好闻舌尖抵住肉棒顶端小洞,上头不断冒出透明白液,她越舔就流出越多。

          这麽喜欢的话就让你吃个够吧!白八龙轻摆起腰,火烫肉棒摩擦着她的嘴唇。

          不要。彤伶笑着闪躲,他没想到她会拒绝,硬是想撬开她嘴巴。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