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农民工纪实之一:交换母(全)(30000+字)(1/10)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一九九九年,这是一个春天……

          早晨的喧闹从出租房外穿过,整个房间沐浴在广播音乐和周围工人上班的喧声中。

          闹钟恼人的铃声还没有响起,陆三凤却早已经醒了。在眼底隐藏着些许红丝,昨天加班一整夜都没有阖眼,眼袋又黑上一圈。

          在经过一番折腾后,简单的早餐终于完成了。这时,陆三凤的儿子——胡灿辉懒洋洋地接过饭盒。

          又是这些,每天都吃一样的,难吃死了!

          接过永远的蒸馒头,胡灿辉嘀咕饿一声。

          妈妈知道了,明天妈妈给你买豆浆油条。陆三凤耐下性子,温柔地劝道:

          今天先凑合着吃吧,快要迟到了。

          胡灿辉脸上露出不悦的表情,咬了几口的馒头给扔到了桌上。

          陆三凤沉默zhaishuyuan不语,慢慢收拾着桌子。

          噢,对了,这是这个月的工资。

          胡灿辉的眼睛不敢直视母亲的目光,低着头,若无其事地把钱交给母亲。

          怎么只有八百七?

          不就迟到了几次,就被那黑心老板给扣了!好像要逃避母亲的责难,胡灿辉拎起背包,匆匆起身上班。

          不知道是否是因为单身母亲一味地溺爱,或是柔顺的陆三凤本来就不善于管教,胡灿辉从小就顽虐的很,不但学习不行,性格也很乖僻。

          陆三凤注意到儿子闪烁言词下仿佛隐藏着什么,叹了一口气。

          事实上这也许是遗传自母亲的性格,陆三凤在当初的学习也不怎么样,十三岁的时候就和一个社会上的混混打成一遍fanwai并怀上孩子。孩子还未出生,因为父母的报警,这个孩子的父亲就在当年的严打中被定性为强奸未成年少女罪被执行了死刑,而陆三凤却还固执地把这个孩子给生了下来。

          这二十多年来,和父母闹翻的陆三凤一边带着孩子,一边含辛茹苦地打工把胡灿辉拉扯大,可是随着孩子的长大,陆三凤又有着新的苦恼!

          只过了一夜,出租房内用拉帘隔开的胡灿辉的床铺就凌乱不堪,吃剩的食物残渣随意扔在地板上,一瓶尚未喝完的可乐,正以奇妙的角度卧立在床头。

          败家!一瓶三块呢!陆三凤蹙着眉头,把可乐一口喝干,隔了一夜的可乐的味道和糖水没什么区别!然后把铝制的可乐罐收了起来,那个还能卖两毛钱。

          儿子的工资问题,这几月一直困扰着这个母亲,每月都从原来的直线下降,这个月还少了四百这么多!

          想到这里,陆三凤不禁深深叹了一口气继续整理。提起被子,把它折叠整齐,却从床头的枕头一角露出几本书来。

          这个小子,读书的时候看见书就头疼,现在居然会悄悄看书!当陆三凤认真收拾起那些书本,突然之间,一幅奇妙的画面引起她的注意。

          这是地摊上大概五块一本的杂志,令人注目的封面不是一般骚眉弄眼的写真明星或身着比基尼的巨乳美少女,而是男女赤裸裸纠缠的图片。

          书中铜版纸印刷的插页间不知为何被沾住,不能翻开。在陆三凤轻巧地揭开之后,空气中立刻弥漫着奇妙的腥味。

          里面的青年脸上洋溢着腼腆的微笑,还带着些许稚气,还有一位成熟女性,美丽无瑕的容貌,除了有着陆三凤所缺乏的高贵气质之外,竟与她有几分相似。

          青年跨在美妇人的腰间,像是在驾驭一匹美艳的牝兽;美妇饱满的乳房在青年指间的压迫下变形,鲜红的乳蒂发情般的挺起。

          两人的性器都以近距离仔细地拍摄出来。虽然印刷的质量不乍的,但也可以清晰地看到胯下紫红色的凶器布满青筋,十分粗大,像是宣示一般高高翘起;美人成熟的肉穴也因为兴奋而充血红肿,与温柔的脸孔不符合,茂盛的阴毛淫荡地布满整个三角地带。

          插图的一旁,用着淫邪的词汇描述着想像不到的景象:母子相奸!

          陆三凤张大嘴巴,惊讶中,手中的书本掉落。

          灿辉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心中无比的震撼,但是,插页里的画面却像是烙印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头脑一片空白,在无意识间,伸手捡起那书本,陆三凤以为自己要撕破眼前的污秽的象征,没想到,仿佛被恶魔附体般身不由己,她默zhaishuyuan默zhaishuyuan地打开了书页。

          这是本日本翻译小说《堕落的母亲》,书中描述着一对母子在近亲相奸间堕落的故事!露骨的情节描绘,即使是初中没有毕业的陆三凤也能读懂,尤其是除了小说内容,还搭配了精美的写真插页。

          插页中是按照小说情节拍摄的一对俊美母子,厨房里、浴室中,甚至是大门敞开处,在家中的任何一个角落,动物般放肆地交合。血气方刚的少年粗暴地强迫着美丽的母亲,粗大的肉棒始终连在母亲流满淫汁的蜜穴里,不停撞击。

          插页里的美妇裸体穿着围裙,或着是不合身充满诱惑的和服,甚至是黑色麻绳组成的洋装,享受着母子相奸的甜美快感。脸上的表情也从刚开始的哀羞,慢慢转换成升天似的欢愉。

          声的画面好像真的在眼前上演着,男女间性器碰撞的淫靡声响与淫乱地呻吟声,回荡在四周。陆三凤一面注视着图片,雪白的脸颊逐渐潮红,额角也滴下了汗珠,双腿紧紧夹住自己私密的所在,以一种奇妙的韵律扭动着纤腰。

          啊!

          陆三凤一声惊呼,抛下手上的书本,颓然倒在儿子的床上,尽力张开自己修长结实的美腿,手指用力刺入早已充血的花唇之间,狂乱地舞动。随着指间的动作越来越激烈,陆三凤的身体已不可思议的角度扭动,并且大声发出淫乱的呻吟。

          浓稠的花蜜像是喷泉一样四溅,但是,细腻的爱抚反而是火上加油,燃烧的欲火已经一发不可收拾了。

          这么多年,陆三凤一直靠繁重的工作麻痹自己,但是,禁欲多年的肉体却是变的更加敏感。因为和儿子在简陋的出租房内仅靠一张拉帘相隔。每到深夜,小腹中冒起了灼人的火热,整个人彷佛要融化了。面对那种熟悉的感觉,为了怕一旁的儿子知觉,陆三凤也不敢抚摸自己的身躯,只是把被子盖的更紧,夹住修长的双腿,默zhaishuyuan默zhaishuyuan忍耐着。

          陆三凤脑海里浮出记忆中已经模糊的丈夫,自己十三岁时候正被他玩弄。

          老胡,摸我的那边,我好痒。对了,就是那里!发狂一般的寡母,拉开身上的衣服,露出饱满的女体,双手在坚挺的乳尖与肉核上卖力搓揉。

          可是,已经模糊到都记不清名字的丈夫慢慢地消失,模糊的意识里,不知什么时候,似乎是儿子胡灿辉正伏在自己的身上,挖弄着她潮湿的蜜穴。

          妈,你好淫荡,小穴已经那么湿了……胡灿辉满脸堆着诡异的奸笑,轻轻说道,如果想要儿子干你,就亲口说出来吧。灿辉,你不要欺负妈了,妈好难过……

          陆三凤焦躁地在床上翻动,欲望不断加温,儿子恶魔般的侵入给予陆三凤倒错的快感。久寡的肉体剧烈地反应着,一瞬间突破理性的最后防线。

          儿子的笑声仿佛在耳边响起。陆三凤不知道手上握着什么东西,正疯狂地把它塞入自己饥渴的媚肉里,丰满的屁股前后挺送,享受着禁忌的美感。在虚幻与现实的刺激下,逐渐达到久违的高潮。

          ——————————

          收拾好房间内自己疯狂的印迹,陆三凤匆匆忙忙地赶到工厂,却遇到停电,临时改成晚上加班。

          又急忙赶回家做午饭的陆三凤正准备打开房门,可是……门内传来儿子胡灿辉那熟悉的喘息,急促的呼吸声带着雄性特有的韵律。

          这是……灿辉在做什么……难道……

          那种熟悉的喘息声,让陆三凤不禁停下了脚步。战战兢兢地推开了房门,露出一丝缝隙。眼前的景象完全不输给上午带来的震惊,陆三凤发呆似的站在门前,石像般的僵硬。

          儿子胡灿辉坐在床边,牛仔裤与内裤拉到膝盖处,两手正环住那高高挺起的肉棒。

          得自父亲遗传的肉茎十分惊人,无论长度或大小都比记忆中还要粗壮的程度,当初自己能够坚持为他生下这个孩子,也许不是那萌动的爱情,而是他那能够满足自己欲望的缘故吧!

          在儿子忘情地套弄下,肉茎逐渐绷紧,饱满地涨了起来,褪去的包皮下,害羞的龟头冒出头来。二十多岁的儿子,居然不像是成年男子丑恶的紫或黑色,胡灿辉的阴茎是一种焰火般的鲜红,茎身还像是镜面一般光滑,闪耀着独特光泽。

          肉棒正以仰角45度,骄傲地翘起,年轻人旺盛的精力像是要溢出来,顶端不停分泌着透明的黏液。

          诱发儿子情欲的触媒,不是别的,是自己一件地摊上十块三件的白色内裤,非常普通的样式,唯一能谈的上性感的因素,就是因为布料淡薄,几乎是透明!

          尤其在单薄的纱上,居然沾着些许淫邪的蜜液。

          胡灿辉把内裤盖在脸上,忘情地嗅着那残留的些许香气,并且把内裤底端含在嘴里,贪婪地吸吮着。胡灿辉闭着眼睛,似乎在感官的淫乐之外,正沉醉在想像的本能世界中。

          肉茎当然是陆三凤的,那上面象征不贞的淫汁,应该还是早上看到那本书时候自慰所遗留下来的产物。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