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云雨之乐H(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秦清还沈浸在高潮的余韵之中,花穴正是敏感的时候,这个时候墨如渊再抽动硬挺的玉龙,无疑是火上浇油。她感觉到自己的大腿内侧开始止不住的颤抖起来,壹股难耐的酥麻感直顺着脊背往头顶奔涌而去。

          墨如渊稍嫌湍急的喘息声就近在耳畔,灼人的气息打在她颈边,听起来既煽情又淫靡。

          “嗯……嗯……”她忍不住发出娇软的呻吟声,但很快又被墨如渊寻求的双唇吻住了。他火热的舌头又湿又滑,灵巧地逗弄着秦清柔软的香舌,并弄出湿粘的啧啧声。於此同时,他的手也在轻柔地抚摸抚摸着她微微颤抖的脊背。

          快感又再度攀升起来,叫无所适从的秦清只能无意识的扭动腰肢,并紧紧搂住墨如渊脖子。

          墨如渊看着秦清神情迷离,眼尾眉梢都泛起了情欲的绯红色,心中更是激动,身下也忍不住加重起了抽插的力度。如同眷恋壹般,每次动作,他都是浅浅抽出,再重重插入,只把秦清那娇嫩的花穴捣得泥泞异常。丰沛的花露接连不断被他来回抽动的玉龙带出,早已将他们相连的部位弄得湿哒哒的。壹时间安静的室内充满了响亮而富有节奏的肉体拍打声,清晰而淫靡的水泽声恰如强力的催情剂,令肢体交缠的二人越发亢奋起来。

          无力攀附在墨如渊身下的秦清就如同海上的扁舟,在情欲的激流中迷失了方向,只能由着墨如渊这个掌舵人驶向欲望深处。当墨如渊重重的用坚硬如铁的长龙贯穿她的花径之时,她都会发出难耐的哼声,身体也会跟着颤抖不已。被密集摩擦的穴口隐隐有麻痒的感觉,小腹也被堆积的快感弄得酸胀起来。她像是无法承受般的张嘴咬住了墨如渊的肩膀,却不想此举越发刺激了墨如渊勉强克制的兽欲。

          只听得他闷哼壹声,埋在秦清体内的火龙骤然变大,竟越发坚硬如铁起来。

          “清清,清清——”他的眼隐约有些泛红起来,蠢蠢欲动的本能令他快要把持不住变回原形了。

          意乱情迷中的秦清叫胀大的玉龙弄得浑身壹个激灵,待睁眼看向墨玉渊时,就发现他赤红着眼,面颊上也似有若无的显出了壹点点蛇鳞的痕迹。

          秦清心中大惊,本能的推开了身上的墨玉渊。用原形交欢什麽的,她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啊!

          可怜墨如渊正努力压制变形的冲动,壹时不备,竟让手脚发软的秦清直接推下了床榻,当即便噗通壹声摔倒了地上。

          “唉——”秦清霎时反应过来,看了看地上壹脸错愕的墨如渊,又看了看自己的手,半响才讷讷道,“摔——摔疼了吗?”

          墨如渊眨了眨眼,下壹刻便露出了委屈的神情,瘪了嘴鼓了腮,眼框也有些湿了,全然是凡间少年将哭不哭的可怜模样。

          秦清哪里见得他这个模样,登时壹腔柔情满溢而出。她慌忙下榻摸了摸他的脸道歉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推你的,摔哪里了,要不要我给你摸摸?”

          “嗯,可疼了,你要帮我好好摸摸!”顺杆子往上爬的墨如渊吸了吸鼻子,牵了秦清的手顺着自己光裸的胸膛壹路往下,最後按在了他雄纠纠气昂昂的阳物之上。

          交欢半日,他还未成功释放过精元,如今中途打断,他下身胀痛得几乎要发疯。他是那样的喜欢她,身下的欲望已然挺拔而坚硬。他想要她,想的身体都快爆炸了!

          秦清霎时涨红了脸,她似嗔似喜的瞪了墨如渊壹眼,奈何厚脸皮的墨如渊完全没有在意,反而壹脸渴求的握着她的手帮自己纾解起来。

          那物又硬又烫,上头隐约还有青筋脉动的感觉,秦清握着它,只觉烫的手心都要冒烟了,再加上上头还有湿滑的淫水,正是方才跟她鱼水交欢时带出来的。当墨玉渊按着她的手来回撸动之时,她便生出壹种错觉,仿佛粗硬的阳物并非在她手中抽动,而是在她体内抽动壹般,令她不由得春心荡漾起来。

          沈浸在快慰中的墨如渊眼见秦清呼吸逐渐急促起来,便低笑着揽住她的肩背,开始深沈又绵长的亲吻起她来。

          手下的动作渐渐变快了,他吸吮着秦清柔软的唇舌,大有将她吞噬入腹的冲动,待到快要攀上巅峰的那刻,他终於发出了舒畅的叹息声,灼热的精元也跟着喷薄而出,甚至有少许喷洒在了秦清的小腹之上,烫的秦清下身壹阵抽搐。

          但秦清却并未得到满足,相反,在抚慰墨如渊的阳物之时,她因为他略显狂野的深吻而激动不已,无物造访的花穴空虚不已,甚至生出了细微的抽痛之感。

          墨如渊岂能错过她的渴求神色,当即搂着她往後壹倒,却是女上男下的将秦清安置在了自己的腰腹之上。

          秦清能感觉到墨如渊的那物又飞快地硬挺起来了,这会儿正硬邦邦的顶在她的娇臀之上。

          “我方才摔得腰有些疼,若是清清能帮我治疗壹下,想必我很快就能好了。”说话间,他便暗示地用火龙戳了戳秦清的屁股。

          秦清的呼吸越发急促起来,她感觉自己仿佛也变成了壹个淫娃,下身的花穴还在发出渴求的痛感,她又羞又窘地抵着墨玉渊的胸膛半天没有动作,直到墨如渊坏心眼的抓紧了她的娇臀,她这才难耐的扬起了头。

          “来,你稍微往後坐壹点。”内心同样瘙痒难耐的墨如渊用了低哑的嗓音诱哄道,“再将腰稍微擡起来壹点。”

          面红耳赤的秦清闭着眼缓缓向後挪动,滴着花露的贝肉在墨如渊坚实的小腹上留下壹道晶亮的水渍。然後她顺着墨如渊充满情欲的诱哄声微微擡起下身,就感到壹根滚疼的铁杵抵在了湿润的穴口上。

          她心动不已,呼吸越发急促起来,然後不等墨玉渊动作,她便忍不住慢慢坐了下去。

          粗长坚硬的火龙被她贪吃的花穴慢慢吞了进去又缓缓的吐出去,她空虚已久的内心像是终於被填满了壹般,忍不住发出了舒服的叹息声。

          墨如渊眼中泛出了红色,虽然他非常想马上将秦清按在身下狠狠抽插,但是此刻主动坐在他火龙上的秦清摇摆纤腰的模样也十分情色,叫他忍不住压抑住驰骋的冲动欣赏起来。

          欲望与羞涩令秦清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悸动,她生疏又笨拙的摇动腰臀,就那麽缓慢的上下套弄着墨如渊的阳物,饱胀的小腹隐隐有快慰的酸意,但堆积累加的快感却并不能冲上巅峰。

          差壹点,就差壹点,花穴与火龙发出叽叽的抽插声,黏糊糊的蜜露将墨如渊的胯部弄得湿哒哒的,她嗯嗯着逐渐加快上下起伏的动作,却因为力量不够始终不能抵达自己渴求的高点。

          “夫君——夫君——”她累得有些擡不起腰来,但欲望却使得她停不下来,最後她只能用带了哭意的声音不停地唤着自己的丈夫。

          好生可怜的模样。

          墨玉渊也有些难捱了,於是他擡手掐住秦清纤细的腰肢,并开始用力将她举起按下地操弄起来。

          快速的抽插产生了极大地快感,秦清被差得不停嗯嗯作响,啪啪的肉体拍打声混在其中,形成了壹曲淫靡的曲调。最後在墨如渊快如余下的密集抽插下,她终於发出了失控的呻吟声。小腹和花穴都齐齐抽搐起来,绞得墨玉渊双眼赤红,并发出了难耐的低吼声。而下壹瞬间,他们终於齐齐达到了快感的顶峰。

          浓稠的精液混着捣成白沫的淫水缓缓自他们相连的部位流淌而出,秦清终於无力的倒在了他的身上。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