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完结(1/6)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81

          一个人慢慢转了出来,是那个嘶哑男人。他只看著萧安,用著看死人的眼光。

          “你要跟我打吗?”嘶哑男人看著萧安说道:“我没有胜算,你也没有胜算。你要救人,我不阻拦,你也不要阻拦我杀人。”

          让萧安毒发,他原本能立即走开,但,不知为何他没有走,反而留了下来。

          “即使他是你儿子,你也要杀吗?”若不是裴蜻醒来,萧安就会被他的生父所杀,还不会被人知道。

          “他是我儿子?!”

          “我是他儿子?!”惊讶的不仅是萧安和嘶哑男人,还有萧潜和石头。他们怎麽也想不到,萧安的身世这麽离奇。

          “不,他怎麽可能是我的儿子?!”嘶哑男人是不信的,诚王从没有说过,那人也从没有说过,他们还有一个儿子。

          “我不是他的儿子!”萧安忍痛撇开了他们之间的关系,他爹那样美好的人,这个男人怎麽配得上?!

          “你尝尝这是什麽?”裴蜻的食指微动,一只粉色小虫围著嘶哑男人绕开了圈子,而後停在了他的手指上,一点殷红沾到他的指尖,他放到唇边舔了一下,不由脸色大变。

          “我去追诚王,萧潜你带石头回去。”裴蜻话音未落,人已经不在他们面前。

          “你们回去吧,我会送他回萧家堡,他要解毒。”嘶哑男人定定的望著萧安,这是他的儿子,这是他们的儿子,但,他做了什麽?!

          他给自己的儿子下毒,并且是无解的毒,他没有选择,只有一种选择。

          “大哥,你先带石头回去。”萧安眼盯著嘶哑男人,一瞬也不瞬。

          “二哥,咱们在萧家堡等你回来。”

          “嗯。”萧安点头,没有看著他们走出去。

          “你就是让我爹伤心的人吗?”萧安的声音很冷,冷的犹如寒冰能冻人彻骨。

          “不要说,我给你解毒。”嘶哑男人一把扶起萧安,将自己的手腕咬破,递到他唇边:“你快喝。”

          “你是让我爹伤心的人吗?”萧安很固执,他执意不喝送到嘴边的解药。

          “是,是我,你快喝。”嘶哑男人很焦急,他也固执的让自己手腕流著血,染红了萧安胸前的衣服。

          看著萧安将他的血喝进嘴里,嘶哑男人脸上的焦急才缓解了一些。

          他可以死,但是他们的儿子不能死,他不能再让那人伤心了!

          萧安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生父的血,嘴里满是血腥味,还有一股浓郁的药草之味。

          血让他不再痛苦,让他的身体不再灼烧,他知道毒解了。

          堵在他唇边的手腕拿走了,萧安刚能动弹,就立刻从嘶哑男人怀里弹出来,但下一刻,他就震惊到无语了。

          嘶哑男人脸色苍白,并且拢了一层死气,让人看了触目惊心。

          “你……”他还是喊不出‘父亲’这两个字来。

          “我知道,我不配。”嘶哑男人凄凉苦笑,他的儿子是不会原谅他的。

          “你走吧,回萧家堡,不要告诉你爹你见过我,就当我从不存在吧。”

          “我爹在萧家堡那一次劫难了去了。”萧安望著嘶哑男人,一直看著他,终还是为了他的哀伤而动。

          “你说什麽?!”嘶哑男人猛的抓住他的衣襟:“你再说一遍?!”

          “我爹他,去了。”

          “不,不,诚王说,诚王说,他在等著我……”嘶哑男人被打击的神情错乱,开始大喊大叫。

          “诚王豺狼一般的人,他说的话能信吗?”萧安不同情他,一点也不同情他:“你让我爹伤心,他对你心冷了,是不愿见你的。”

          他也不愿他爹跟这人相见,他爹会为萧家堡牺牲自己,有赎罪之心,也有不想见这人的心吧。

          “你说的对,他不愿见我,不愿见我,哈哈……”被打击的药崩溃的嘶哑男人,忽然仰头疯狂大笑起来,笑著笑著,他的嘴边流下了一缕鲜血。

          “二弟,他终究是你生父。”萧潜和石头没有走远,他们又赶了回来。

          “他让我爹伤心。”

          “可是你爹他说不悔。”萧潜的话,让嘶哑男人和萧安猛抬头:“什麽?!”

          “不悔。”萧潜看向嘶哑男人:“之前我不懂,现在我懂了,这两个字是留给你的。”

          “不悔,他不悔吗?”嘶哑男人自言自语:“可是我悔了。”

          他在萧安的愤怒里,在萧潜和石头的惊诧里,继续说道:“我真悔为什麽当年不听他的话,带他远远的离开,他就不会伤心了。”

          他宁愿被家族驱逐,宁愿被江湖同道辱骂,也甘愿做诚王的走狗,一切前提都是想跟所爱的人相守,却原来早已是阴阳相隔许多年!

          “若凌家找上门来,你将这个交给他们,就说,你只是萧安。”将一块玉佩递到萧安手里,嘶哑男人脸上浮现出深深的怨恨,若凌家的人不步步紧逼,他怎麽会跟自己的爱人和儿子分离,又怎会差一点就造成他今生的憾恨。

          他仰倒在地上,望著高天流云,不惧怕死亡,反而有著向往:“就要相见了,再也不会分开了……”

          “……父亲。”挣扎过後,萧安终还是喊了出来。

          “小安,一定要幸福,不要向我们一样。”嘶哑男人笑著,缓缓的合上了双目,他的脸上凝固著幸福的笑容。

          “萧大哥。”石头的眼睛湿了,嘶哑男人不管怎样,都是一个好父亲。

          “二弟,咱们回家,带上你父亲一起回家。”

          “嗯。”

          诚王全军覆没,被抓,被关入了萧家堡里。

          萧安将他生父跟他爹合葬在一起,萧潜被裴蜻要求著,再次在他和石静面前拜了一次,才算是准了他跟石头的婚事。

          “我被封多年,一时也没有什麽好东西,这两颗珠子你们戴著吧。”裴蜻一出手,就是两颗避毒珠。

          “多谢父亲。”萧潜和石头接下了,一起拜谢了。

          接下来,他们又拜见了朱玉,就被众人笑著推到了新房里。

          虽然他们在北方就成亲了,并且回到萧家堡还住在一起,但却还没有过真正的新婚夜。

          朱玉要带著乌涯,先送了青竹回皇宫,然後再回去天狼教。

          萧安要为他父亲守孝三年,会在萧家堡坐镇,而萧潜则会带著石头到青国各地游玩。他答应了石头,会陪著走遍青国的山山水水,他也能从繁琐的事务里暂时脱身。

          “石头,石头,我的石头,终於,我终於等到此时此刻了。”萧潜激动的抱著石头,心里的欢喜简直难以言喻,他终於能拥有石头,拥有这个占据了他全部身心的人。

          新房里龙凤双烛高烧,映照得新房好似红色的海洋,热烈。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