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11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勇敢的望着余容度,白素贞终于问出了自己直想要问的话,“你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什么?”余容度这个时候的心思根本就没在这里,他的心早就飞到了两个地方,个是这场浩劫的起始之地——东京汴梁,而另个却是他原本就要南下举解决问题的温州林灵素。只是现在少了余绿雨,余容度的切计划都要重新再去做。

          到底是北上回归汴梁谋划全局,还是南下温州战林灵素,这是余容度心中左右衡量的大问题。也自然就忽略了旁边的白素贞,听到白素贞的话,余容度自然而然的有些疑惑的看着白素贞,就是对于她提问的问题,也茫然的不知道该如何去回答。

          看到余容度那茫然的眼光,白素贞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有种悲从心来的感觉,她自然不知道,这是她那被蒙蔽的人道妖心发出来的种轻叹,因为只有她的妖心因为是观世音菩萨手培养起来的人道意志,对于这种已经是注定的结局却是种无可奈何的认同。

          这种悲其实不是悲伤,而是种对于注定结局的无奈,女人终究是要找个男人的,这是谁也无法改变的现实,而贤易色不过是个契机。其中也只有被那药力屏蔽下的人道妖心也明白,那贤易色为什么要谋求自己,因为自己的上古血脉太重要,或许赶不上余绿雨,但是让贤易色的修为完全复原之后还能继承上古的意志也不过是小意思。

          重要的是有那么丝可能在两人双修的时候觉醒朋火!

          朋火是高于月火和明火两种虚实火的最高火道。这种火是足以令圣人都要侧目的力量,当年妖族最伟大的妖帝帝俊就是最后觉醒了朋火,化为十日,就差点彻底灭绝雄霸量劫的巫族,就是圣人也担忧从而帮助下,才灭掉了帝俊。

          贤易色是最后的巫师自然也知道这段历史。

          但是现在,白素贞知道,她的身体却却是早于她的本心做出了决定:那就是余容度。

          白素贞无论修为和智慧有多高,都摆脱不了蛇类的本质,毕竟,蛇类的天性对于配偶的寻找就是靠的气息,气息之下,才是身体的摩擦扭动接触,然后身体会给出个最自然的决定,是否成为配偶,这就是蛇,平常的时候狡诈智慧,算计无双,但到了些问题上却又感性无比!

          余容度望向白素贞那羞红的脸蛋,那种欲语还休的表情,只需要稍微思索,余容度就立刻明白了白素贞所说的话,她问的是什么,只是他却不知道该如何去回答。

          刚才那是辛戌故意设下的幻阵,并且影响了余容度的感情以及判断,使得他对于白素贞做出了那种的承诺,姑且算是种承诺。对那从本心上讲,这个时候的余容度的心里也很矛盾,对于任何个男人来说,三妻四妾的想法都是最美好的愿望,但从余容度的心里来说,他又胆怯的无法去面对这种感情。

          只是,说出去的话就是说出去的话,自己被人设计只能算是自己技不如人,而那余绿雨走的那么利索,并不是对余容度表达不满,相反,却是种鼓励,余绿雨的心态他明白,就如他心里的想法余绿雨也定知道样,只是,他跨不过去心里的那道坎。

          只是这道坎,在面对着白素贞的那句“你就是我的许仙”的时候,却又无论如何也提不防御的念头来。

          白素贞的智慧当然不低,这片刻就看出了余容度心中的那种矛盾与挣扎,她也是有着自己的清高与孤傲,能够做出今天的种种已然是她的极限,不由的有些恼羞成怒的说道,“刚才你中了别人的幻境”

          话没有说完,但其中的意思,余容度却是立马就捕捉到了,看着白素贞这个时候白皙的脸色,比起刚才那羞红的潮红,这种白皙中所散发的凛然不可侵犯的圣洁,令余容度有种强烈的要征服感觉,不由的上前步,把她抱在怀里,轻轻的说道,“只把凭生许仙道,你就是我的仙道!”

          第567章为什么变这么多

          “只把凭生许仙道,你就是我的仙道!”

          余容度的话倒是没有说错,的确,这就是他的仙道,所谓仙道不过是每个修仙人的道而已,说到底所谓的仙道其实还是人道。就如那以人心来代替妖心的白素贞,人道来塑妖心的余容度,从本质上讲,白素贞和余容度是类人,只不过个是要完全想要做人,而另个只是做人做的事而已。

          余容度的人道说白了很简单,那就是个公道公正公平,仅此而已。

          也正是因为,却又难办的很,因为无论任何事绝对不可能做到公道公正公平。就如这白素贞对于余容度的感情般,白素贞付出了她所能付出的,而余容度却未必能回报她的这种付出,这就种不公平。

          但有时候感情需要公平吗?

          相对于来不需要,但对于余容度来说,他需要的就是这么个理由。

          他是谁,后世最杰出的科学家,其缜密的思维方式决定了他所处理事情的方法也定然和其他人有着诸多的不同。就拿这感情的事情来说,作为个性格相当宅的科学家,般都不知道该何去何从,但如果旦有了个理由,按照他们的思维方式,这件事就立马就会顺理成章的按照各种既定道路运行下去。

          其实余容度与白素贞的真正感情未必就真的发展到了那能够定终生的地步,只不过是种关系的确立,或者是不过是个名分,最明显的是就是李清照孙娴和潘金莲,对于余绿雨来说,这三个人的身份地位有着各自的特点,但对于她们在余容度身边的名分上,余绿雨上来就已经认可,而对于白素贞,却是必须要各方面的水到渠成。

          今天,这种近似有点逼宫的行为却正是那水到渠成的结果。

          余容度抱着白素贞,鼻尖微微问道那阵阵的幽香,其实此刻的他心里反倒没有任何的想法,只是那种淡淡的温情在弥散,毕竟这个时候,余绿雨的刚刚离去,不可能这么快的移情别恋,尽管,蛇类的感情虽然在选择上有着气味和身体的选择,但对于结果的选择上却向来都是比较随便的。

          这个时候的余容度其实并不仅仅因为这些事,而是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该说什么,该如何去说。

          忽然,那门又被重新的推开,个少女风风火火的闯了进来,看到余容度和白素贞抱在起,猛然的呆住了,然后又二话不说的退了出去,却是俏生生的站在门外,倒是也没有走远。

          已经警觉起来的余容度不好意思的冲着娇羞的白素贞微微笑,抓住白素贞的手,拍了拍走了出去,看着那站在门口望着自己,不怀好意,微笑的文鹿说道,“怎么了?这么急冲冲的,这可不符合你的身份啊,非礼勿视啊,还有没有点礼仪?”

          文鹿却是点都不带怯场的望着余容度,呵呵的笑说道,“不要恶人先告状,猪倒打耙,你刚才干什么了?小雨可是刚走呢,你就俩这招,我早就看出来你跟这白素贞有勾搭,这么看,果然不假!”

          文鹿说这句话的时候却是正当那白素贞走的出来,听到这句话白素贞脸色又红,但却没有说什么,只是微微的站在余容度的身后,而远处旁观的小青看到他们都出来,也缓步了过来。

          余容度知道这个时候最佳的处理方式就是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承认,对着文鹿说的切都不带理会的说道,“你这么着急的冲进来,似乎是有什么事吧,有事说事!”

          “不要害羞啦,这算什么,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也没什么啊。”文鹿继续笑着说道,当看到余容度那却是没有要跟她理会的态度,也举得这事其实真的没有什么好说的,不由的转换了话题说道,“你认识李沁?邺侯李沁?经邦纬俗之谟,立言垂世之誉,独善兼济之略的李邺侯?”

          余容度微微笑的说道,“还有第二个插架三万卷的李邺侯?”

          文鹿这个时候倒是淡定了下来,然后笑着看向余容度不由的问道,“你是他什么人?”

          余容度这个时候也反应过来,不由的看了眼文鹿,径直向着小院外面走去,还没有出院落就看到诸天珏和如意乾坤袋陪着个中年人走了过来,这人正是余容度蜀山之后招来的邺侯李沁,只不过,或许是修炼了真正的修仙之法的缘故,这次的李沁倒是看起来比上次见面的时候年轻了些。当然所谓的蟠螭之法未必算的上修行之法,但却绝对算得上长生之法,倒是附和李沁的想法,这李沁却是从来都未想过要进行修仙,他的目的不过是长生之后能够见识更多的人与事。

          余容度急忙上前两步,双手抱拳的对着李沁说道,“长源兄真是信人,这么快就赶来了,不知道那修炼”

          余容度没有具体的说什么,那其中的意思自然是为李沁他的蟠螭之法修炼的如何,因为上次在关中函谷关的时候,倒是两人见过面,那个时候的李沁似乎正在紧要关头。面对余容度那隐晦的询问,李沁大手挥的说道,“无妨,余公子真是太小心了,没有什么,现在,至少可以又能逍遥几百年,我心以足,只是不知道余公子这么着急的召某来做什么?似乎是你遇到大事了啊!”

          “呵呵,长源兄好眼光,”余容度淡淡的笑,把李沁引导院中旁边的石桌旁边坐下,又同时又让文鹿坐下,然后只是看了眼白素贞,白素贞只是白了他眼,酒盒小青身段袅袅的去沏茶了。而余容度也是对着李沁继续说道,“想必长源兄知道这即将到来的神州浩劫,不知道按照你原来的得到的消息,是还要几年?”

          李沁没有去回答,而是掐起手指又重新算计起来。

          面对聪明人向来不需要说太多的话,有时候只需要句话就足够,面对这李沁这般行为,余容度微微赞赏的点了点头,毕竟,以后他要面对的可是雄才大略的猴格还有那老巨猾算计无双又得到了伏羲辅助的转世周文王赵佶。

          算计之后,李沁忽然脸色边的对着余容度,脸色沉重的说道,“为什么会变这么多?”

          第568章所以叫你们来了

          “为什么会变这么多?”

          余容度的脸色丝毫没有变化,就如同他本身就知道邺侯李沁的本事,知道对方也会这种卜算之术般,面对着李沁的疑问,余容度只是淡淡的说道,“你也感觉出来了?”

          李沁的脸色极其难看,闭上眼,微微的沉思了片刻之后才睁开眼,望向余容度说道,“如果这种变化我都感觉不出来的话,也白活这二百年了,再说了,那蟠螭之法可是跟国运皇命紧密相关的功法,修炼那玩意,这改朝换代的事,真龙天子的事,多少有些牵连。”

          说道这里,李沁不由的苦笑的说道,“可是,这也变化的也太快了啊,足足比原来提前了七八年,而且这种变化还不是天机骤变的显现,如果不是特意的去计算,根本就体会不出来。这到底是怎么了,而且似乎,规模也更加清晰,根本就不是原来大家估计的那种改朝换代,而是整个神州的沉沦,这,这,难道是真的末法时代的来临?”

          余容度听到李沁说的话,笑了笑说道,“如果你跟蜀山峨眉接触多的话就知道了末法时代什么时候到来了,人家可是整个末法时代唯大昌的教派。”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