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完结(1/4)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第三十八掌

          正打算吻吻小柏安慰他,告诉他不要伤心,就听到他说“呜…阳阳…好痛…”

          用下巴蹭蹭他的头,搂住怀中的“假”小柏“宝贝,不要哭。”即使在梦中也要开开心心的好吗?

          “呜呜…阳阳松手,好痛…呜呜…”就算真的不喜欢我,也不要这样…这样对我啊,果然被讨厌了吗?那刚刚,刚刚,呜呜……

          舒阳低下头,看见自己手中紧紧握著小柏的手,由於用力过猛,已经被迫圈成一小团了。

          “啊,小柏,没事吧,对不起对不起。”赶忙松开自己的手,对待珍宝一样小心把他的手指抚平了,用嘴温柔地呼呼,眼里满是歉疚和心疼,眉头紧皱著。

          可是…如果刚才抓的是小柏的手,那麽…

          “小柏。”猛地用力把他抱紧怀中,双手紧紧地圈住他的腰,如此真实的触感,还有小柏的味道。他不要再确认了,不管是梦还是现实,不要放开,再也不要。

          小柏却是哇哇大哭,拼命挣扎“呜哇…阳阳放开…不要再做这种…呜…这种让我误会的事啦…呜呜…”

          舒阳更用力将他禁锢在怀中,细密的吻不断落在小柏的後颈“宝贝,不是误会,我也爱你,宝贝。”

          “呜呜…”小柏还在暗自神伤,无助地摇头抽泣“不一样的,不是一样的…呜呜…”

          舒阳停住吻著小柏後颈的动作,拉著他站起身,清亮似泉的眼睛专注地锁住小柏“小柏,乖,别哭,听阳阳说。”

          “我也喜欢你,不对,确切的说,是我爱你,想和你成为恋人的那种爱,希望能和你在一起一辈子的那种爱。”

          “并且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对小柏抱著这种感情了,我早就不单纯地只当你是好朋友了,知道了吗?

          小柏呆呆地注视著舒阳,泪水挂在眼角要流不流的样子…

          等完完全全消化掉舒阳的话後,又哭又笑地伸出手死死抱著他的腰,头紧靠著舒阳的x膛“呜…阳阳…呜呜…”原来阳阳也喜欢我,自己从来都没有自作多情,呜呜…

          正紧紧相拥的两人突然被一阵铃声打断,舒阳不舍地腾出一只手从裤子口袋里掏出手机,坐下身,再次将小柏抱在腿上,一手环住他的腰“喂,夏琪…”抬头宠溺地看小柏一眼“现在没事儿了…嗯,真的,今晚都解决了…对…嗯嗯…对了夏琪…谢谢你…嗯…好…拜拜…”

          把手机放在沙发上,拉著小柏调换个姿势。

          “喂,阳阳!”小柏脸羞地通红,这种两脚分开叉坐在舒阳腿上的动作好难为情的!

          舒阳只是望著他笑,而後用手掌著他的後脑勺,将他的头压向自己…

          唇上迎来湿软的压迫感,而後是被滑腻的舌尖轻碰,一下,一下…

          微微张开闭合的唇瓣,等待著舌尖的侵入。

          当舌尖在外挑逗够了真的进入口腔席卷,背脊又传来阵阵酥麻,让他觉得腰肢都有些瘫软。

          抬起双手环住舒阳的脖颈,主动地向下倾身,让两人的唇舌能毫无距离的厮磨纠缠…

          结束温柔缠绵的深吻,两人都有些轻喘,砥著彼此的额头,安静地对视著。

          这个…最美好的生日…

          考完英语算是正式开始放暑假了,小柏原本以为舒阳会买当天下午的火车票回家,却不料居然是第二天早上的车。

          於是无所事事的两人睡过午觉之後就赖在床上,虽然大夏天的搂在一块儿会热才对,但是有空调的话就另当别论了。

          小柏趴在舒阳x膛,抓著他的手玩手指,聊著聊著就聊到前几天的“冷战?”才发现原来不过是一场误会,两人都不禁暗自庆幸,还好时间不长…

          “那你怎麽还会向我表白呢?不是怕我讨厌吗?”舒阳抽出一只手玩著小柏的头发。

          “唔…因为小宇啊…”

          “苏宇?”那个单细胞?

          “对啊,就是那个…”巴拉巴拉,小柏把後来的事一股脑儿地告诉舒阳。

          舒阳皱眉,既然早就知道表白可以解决问题,那为什麽不一开始就直接让小柏表白呢?还要绕一个小圈子…

          “梁萧和苏宇什麽关系啊?”

          “嗯,我也不知道,反正我觉得小宇很相信他。”小柏歪著头想想,然後搂出一脸坏笑“而且,我问到他的时候小宇还脸红哦~嘿嘿嘿…”

          舒阳看著小柏顶著一张小脸对自己挤眉弄眼,觉得实在可爱得紧。

          捧著他的脸蛋就吧唧一口,然後才若有所思地说到“看来是个很小气的人呢…”

          两人在床上腻歪了一下午,才在晚餐前起床。

          草草吃过晚餐,收拾了明天回家要带的行李,就抱成一团在沙发上看电视,实在无聊了就又滚回被窝里四肢交叠地躺在床上,不多久就迷迷糊糊睡著了。

          这次回家心境多少有些不一样了,幸福感依旧fqxs,却又多了一丝谦疚和自责,爸爸妈妈和叔叔阿姨要是知道自己和阳阳…应该会很失望很伤心吧…

          刚刚陷入恋爱的甜蜜感似乎被打了折扣。

          舒阳看著小柏微微皱著眉头凝视车窗外的样子,伸出手抚平他的眉“宝贝,不用担心哦,相信阳阳。”

          这次两人打破惯例,选择了长途汽车,速度自然是比火车快了很多,但由於上车较晚,到家时间却和以往差不多。

          面对毫不知情依旧fqxs为自己的到来手舞足蹈的妈妈时,心底难免添了一丝酸涩。

          这个暑假,刘妈妈总觉得小柏有些变了,变得比以前更懂事,更听话,还时常用一种带著几不可察的苦痛眼神看著自己。

          她不禁在一个打完麻将回来的晚上,开始做晚餐之前来到小柏房间。

          舒阳刚被舒妈妈叫回去做事,小柏一个人低著头靠在床头。

          刘妈妈走过去,圈住小柏的肩膀“宝贝,怎麽了啊?你最近都怪怪的哦。”

          小柏抬起头看妈妈一眼後又垂下,轻轻摇摇头“没事妈妈。”

          “宝贝啊,妈妈看到小柏不开心,妈妈也会难受哦。”

          “今天妈妈就一直想著小柏的事,然後打麻将走神,输了好多钱哩!”

          “为了让妈妈给这个家的经济来源做贡献而不是拖後腿,有什麽不开心的告诉妈妈,妈妈帮你好不好。”

          “妈妈…”小柏扯扯嘴角“如果…如果我做了让你很失望,很难过,很伤心的事,你会原谅我吗?”说罢紧张地注视著妈妈。

          ☆、第三十九章

          “啊!小柏难道你杀了人!我就知道像这种x格的孩子很容易走上极端!”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