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第四章、为了得到你,我不介意身在地狱(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本文唯一出处:除此之外皆为盗文

          原先迷蒙的醉眼转为娇媚,高潮过后的余韵让美丽的绯色眼眸带上了一丝晶莹的水光,郝萌的目光紧紧的锁住郝瑛骏的脸庞,却看见对方眉宇之间的深沟以及游走在道德与背德之间的游离神情。

          看来对方还没有将自己完全交给自己,两人这种有违伦理的关系对于郝瑛骏来说,只不过是酒精作用之下的脱序产物。

          为了得到你,我不介意身在地狱。妖冶的美眸直勾勾的看着有些茫然的郝瑛骏,里头深深的埋藏着孤注一掷的傲然,竟是美得让郝瑛骏有些恍惚。

          郝瑛骏从来就不知道,对于郝萌来说,没有他的世界才称得上是地狱。

          停留在对方精壮腰杆上头的手逐渐的向下游移,朝着裤裆底下肿胀的源头迈进,节骨分明的五指不安分的在上头流转,直指着敏感的顶点,食指依照的对方的形状在上头打转。

          隔着布料的挑弄让郝瑛骏有些难耐,绷紧着神经,加深了吻,让郝萌有些脱力的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郝萌有些不满的瞪着破坏他好事的郝瑛骏,但对方却是紧紧的扣住他的后脑,唇舌也没有接着停下。

          如果说先前的吻只是为了回应郝萌,那这次则是轮到郝瑛骏主动对郝萌发起攻击。

          灵活的舌头缠绻软嫩的小舌,郝萌毫无抵抗能力的任由对方将自己的小舌推回了自己的唇门,并且开始在自己的领地当中肆虐,扫合着唇腔的一隅之地,丝毫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汲汲营营的吸取着里头的蜜汁,让郝萌几乎就要不能呼吸,紧闭着美丽的绯色美眸,任由感官放纵。

          恶劣的那舌尖顶着郝萌的上颚,让对方的唇瓣维持在了微张的姿态,无措的软舌游走在郝瑛骏不断搔弄的舌头底下,让两人都同时感到了一阵酥麻。

          不断分泌的唾液来不及被郝萌给吞下,从嘴角开始,顺着他的轮廓,滑落到了枕头之上,汇聚成了一朵娇美的水花。

          就在郝萌被吻得有些失神时,郝瑛骏却停下动作。

          郝萌一脸疑惑的抬头,但对方却是将他的头颅压倒了裤裆前方,顿时郝萌的眼前被布料底下的庞然大物给占据。

          脱掉他,萌萌。

          郝萌茫然的看向发出勾人心魄嗓音的源头,迷茫的眼神转向了不断跳动的裆部,那喑哑的音色再次响起,萌萌,把他脱掉,把裤子脱了。

          就像被下蛊一般,郝萌颤巍巍的伸出了双手,笨拙的解着裤带,期间一双纤细的柔夷不时按压在了郝瑛骏充血的巨根上,让他有种酥麻的快感。

          在郝萌的几番努力下,深蓝的牛仔裤早已被褪到了一边,剩下一件同个色系的三角底裤。

          底裤之下的庞然大物早已经等不及的不住跳动,让郝萌伸出去的手有些迟疑,轻舔了一下干涩的唇瓣,咽下一口唾沫。

          脱掉他。

          郝萌深吸了一口气,一鼓作气的褪去郝瑛骏的底裤,得到自由的巨根就像是被解放的野兽一般,迫不及待的跳跃而出,在空中晃悠了几下,接着傲然挺立于郝萌的面前。

          这可是郝萌第一次亲眼目睹男根,和国中的健康课本上头绘制的2d图像全然不同,郝瑛骏的巨根是郝萌一手没有办法掌握的粗度,长度也很逆天,上头布满了可怕狰狞的青筋,铃口的位置由于忍耐的关系,而溢出了淫液。

          郝萌吞了吞口水,在得到对方的允许之后,纤纤玉指扣住了对方的巨龙,感受到来自掌心的温度,让郝萌感动的几乎要落泪。

          在郝瑛骏的教导之下,郝萌不甚流利的摆弄着血脉贲张的巨根,虽然握着本命的手势并不是很厚道,但郝瑛骏的分身却是在对方青涩的抚触之中变得更加的粗长,甚至让他舒服的发出了呻吟,享受着郝萌给他的快感。

          郝瑛骏闭上了双眸,似乎是很享受着自己的服侍,这点更加的鼓舞着郝萌,美丽的绯色眸光揉进了几许妖媚,使他大胆的张嘴,俯身将对方的粗长给含入了小嘴当中,引来对方短促的呻吟,清明的目光顿时变得深沉,自是良好的理智换而代之的是深藏已久的兽性。

          郝瑛骏也不想再忍了,如果真要坠入地狱,那么就堕落吧!

          精致的小嘴压根容纳不下郝瑛骏狰狞的巨根,勉勉强强的进入三分之一,就几乎要顶进郝萌的咽喉之中。

          敏感的箘状处不停的磨蹭着唇腔当中的皱折,让郝瑛骏有些把持不住,在加上郝萌如同试水温般的吸允,以及软舌的调弄,让郝瑛骏的脑袋停宕了几秒,莫不是他即时找回神,怕是他就要解放在郝萌的温热的蜜坛之中。

          萌萌啊就是那边,对,另一只手握住下面,上下套弄。

          郝萌的嘴里含着郝瑛骏的玉茎不断上下的吸允,一双纤细的玉手也没闲着,紧握着根部,带着节奏感的摆弄,另一只则是轻柔的抚触着两颗肿胀的鼓囊,效仿着他在书上看到的动作。

          郝瑛骏不知道郝萌他为了这一天,究竟做了多少的努力,为的就是要在事情发生的时候还能够像平时面对他时那般的游刃有余。

          郝瑛骏紧绷起神经,下身不时因为被点到了敏感的地带,而微弱的起伏,厚实的鼻息渐沉,敏感的铃口被玩弄的肿胀不堪,浮出了暗红的色泽,巨根也不断的涨大。

          不行,好舒服。

          任由自己的妹妹在身下为自己服务,让郝瑛骏有种病态的优越感,同时也大大的提升了敏感度,不出十分钟的时间,郝瑛骏变开始觉得身体炽热的吓人,有什么东西将要从自己的玉茎当中呼之欲出。

          萌萌含住,手不要停。

          郝萌将头颅朝前方探去,深深的含进了郝瑛骏的巨根,依言,手里的动作也没闲着,上下快速摆弄的手感觉到里头似乎有什么东西正迅速的涌向铃口,接着有什么温热的液体灌进了他的口腔,有些黏黏的,带着淡淡的咸味。

          似乎过了几秒之后郝萌才意会到,对方因为自己的表现而缴械投降,这让他无法抑制住勾起的嘴角,乳白的液体也在之中顺着巨根滑落。

          温暖的小嘴离开粗茎时,郝瑛骏竟然有些淡淡的失落,不过在看见对方丝毫没有犹豫的吞下他的爱液,并且对他露出了妩媚的邪笑,更甚至贴心的拿舌头清洁着自己沾染体液的龙根时,有些委靡的分身又逐渐抬头。

          郝瑛骏拉过了郝萌,唇瓣交合的位置拉扯出有些淫靡的液体,落在了郝萌雪白的浑圆上,竟让郝瑛骏如此的爱不释手。

          你想要我了吗?萌萌。

          郝萌因为郝瑛骏的深吻而有些失神的红眸注入了点点星光,他缓慢且坚定的点头。

          你不知道,我想这天想了多久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