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12完结(1/5)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第十一章最难消受美人醋

          布鲁担忧东窗事发,摸出巴琪的阁楼,见四处静寂,猜测大家已然熟睡。正想悄悄离开,想起今晚也是马多的新婚之夜,不知道马多如何面对姆依?

          他对此很好奇,绕过巴琪的两层阁楼,施展强大的移动结界,朝马多的阁楼潜去。

          到达门前,发现门被锁紧,他附耳在门上,听到不里面的声响,於是努力发动嗅觉,发觉里面是两个女性的体香,却没有马多的味道,心中疑惑,忽地想起马多今晚是不是过去找曼莎了?

          虽然想到马多有可能找曼莎,但想曼莎打从开始就是马多的女人,他也没有感到多大的伤心,然而心中的好奇逼使他走向曼莎所住的平房,不久之后,果然看见曼莎的屋子亮着灯火,他悄悄靠近,听到马多和曼莎在屋里谈话。

          “曼莎,我真的错了,你原谅我吧,我以后再也不对你凶,今晚你让我在这里睡吧?”

          “马多,我早已和你划清界线,你我的事情,我也向小姐坦白了,如果你强迫我,别怪我大声叫喊,我已经不怕丢脸!”

          “曼莎,我求你很久了,你就当可怜我,再从我一次!我答应你,今晚不碰你,只是借地方睡觉姆依那女人不但是同性恋,且还是暴力狂,今晚把我打得不成人样!”

          “那是你们夫妻的问题,与我无关,以后别再来烦我!”

          “曼莎,你怎么能够对你的第一个男人说如此绝情的话?你是恼我没有娶你吗?我仍然可以娶你为妾,姆依准许我纳妾,刚刚她说了。”

          “你爱纳谁就纳谁去,我不稀罕做你的妾!别老说你是我的第一个男人,让我觉得恶心。我只在乎谁是我的最后的男人,你请回吧,我要休息。”

          “曼莎,你真的这么绝情?我今晚没地方睡……”

          “我不再相信你说的话,像你这样优秀的男人,会找不到地方睡?”

          “好吧!你如此绝情,也别怪我负心,以后别想回头找我。”

          “如果没有你的负心,或者也不可能有我的幸福!若你还有一点良心,放过我吧!我很疲倦,不想被你纠缠……”

          “谁稀罕纠缠你这小婊子,我只是见你寂寞,想过来安慰你!我会没有睡的地方?即使姆依那同性恋,也会被我征服,你睁大眼睛瞧着吧!”

          马多愤恨地走出曼莎的屋,布鲁原想进屋安慰曼莎,却听到曼莎放声大哭,他知道那是解脱的发泄,於是悄悄跟在马多背后,看看马多除了曼莎之外,在尤沙城堡还有哪个情人。

          走进东南大院,马多没有回他自己的阁楼,却跑到以英?可尔的阁楼,以英接马多放进去。

          布鲁想起以英跟索列夫也有一腿,心中替精灵族执着的“纯洁”感到遗憾。

          有句粗鄙的话:人能够洗乾净他们的外表,却洗不掉他们肠子里的屎。

          布鲁又想到三大家将中的其余人物,很想知道他们有着怎么样的深夜秘密,於是朝马兰黛的住居走去,心想如此夜晚,马兰黛应该会找东帝申发泄——虽然她心中不一定很爱索列夫,可是没做成尤沙的未来主妇,也够她心里愤恨。

          他料得没错,从马兰黛的阁楼传出东帝申的体味——不知道为何,自从获得传承,他本来敏锐的嗅觉,变得越来越敏锐,即使隔着结界,也能嗅到别人的体味。

          继而他走到巴蛮门前,闻到里面有两个女性的体香,从体香分辩不出是谁,猜测跟巴蛮交欢的女性不是使女就是女兵,也就没有什么好探索的,且夜已深,明日还得早起,他离开东南大院,回池院睡了。

          天明时,布鲁离开尤沙城堡,回到他南面的居屋——所有的威胁都消失了,生活仿佛又回到从前。

          想起今日是凯莉公主和水月灵订婚的日子,他心头纳闷,在屋里抛掉一切俗世束缚,赤裸地走进屋背的小河里,头枕在河石,享受天然浴澡。

          他知道传承之事不能隐瞒多久,当精灵们发觉时,像这般逍遥自在的日子怕是不会有了。

          “你仍然没有汲取教训,裸体似乎是你的嗜好!”

          丹玛冷沈的声音从河岸响起——他知道她来了好一会,但她没出声,他也装作不知道。

          “我古神般的完美躯体,岂能不让天地共享之?”布鲁懒懒地说着,扭脸看向河岸的丹玛,又道:“可以邀请你同洗鸳鸯浴么?”

          “你越来越嚣张了!”丹玛平静地说了一句,缓缓地走向他的屋子。

          布鲁摸不透她心思,在河里泡洗一阵,回转木屋,看见丹玛背对着门躺在床上,他爬上床搂住她,腻声道:“丹玛小姐,你不恼我了?”

          “你不是让我亲自来问吗?现在我已经过来,你可以把答案告诉我了。”

          “什么答案?不懂你在问什么……”

          “别装傻!艳图和你是什么关系?”

          “你说艳图小姐嘛,她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

          “真的一点关系都没有吗?”——这句话出自艳图之口,令屋内的两人同惊,双双坐起,看着敞开的门

          艳图和龙拉出现在门前……布鲁看见艳图的脸色,心知不妙,厚着脸皮道:“艳图亲亲,你……你怎么不跟我说一声?”

          艳图愤怒的俏脸崩得老紧,冷声道:“我提前说了,怎么知道你跟我大姐也如此亲亲?”

          布鲁尴尬地道:“这个……一家亲嘛,嘿嘿!啊哟——”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丹玛踹跌床下,他急忙钻进床底……“杂种,出来,我今日非杀了你!”丹玛怒叱。

          “光着身体有点冷,床底下比较温暖。”布鲁在床底咕哝道。

          “大姐,下床!”艳图走到床前喝叱,丹玛从床上下来,艳图双手抓住床沿,把整张床掀翻,看见布鲁缩爬在地上,她羞怒地喝道:“杂种,我没想到你这么能耐,除了我和二姐,你跟大姐也有一腿,能啊!我跟你说过,被我知道你跟别的女人有纠缠,我绝对不饶你,今日我非把你阉了不可!”

          “艳图,你说什么?他、他跟丹菡也……也好上了吗?”

          丹玛难以相信自己的耳朵,前有曼莎,后有艳图和丹菡,她们三姐妹都被杂种给骗了!

          布鲁从地上站起,挺着他的巨棒,脸上扯出邪淫的微笑,道:“都来齐了,进来吧,有些事情躲也躲不过,说不得要让秘密变成太阳底下的恩怨,一并解决”

          丹玛和艳图从来没见过布鲁如此气魄,正感奇怪,丹羽、曼莎和丹菡她回来喝索列夫的喜酒,因她是尤沙家的女儿,因此没随送嫁队伍一起走进木屋。

          布鲁突然用背撞破木墙,往屋背的小河冲去。

          众女急忙追赶,却见他悠悠闲闲地坐在河石,玩弄他的淫根……“在场的女人,除了龙拉,全部跟我有关系,至於这些关系怎么来的,你们互相了解一翻,然后商量如何解决我想,要解决问题之前,必须了解问题存在的根源。”

          布鲁由刚刚怕得钻床底的孬种样,变得像个不把一切放在眼中的大英雄,令众女不解——唯一例外是丹羽,她知道布鲁已经获得传承,有持无恐。

          众女中,也只有丹羽没那么愤怒,毕竟她提前知道这一切。

          但丹玛、丹菡和艳图却是刚刚得知,这对她们来说太突然,从她们的脸色看得出,她们已经愤怒得失去理智。

          “最难消受美人醋!杂种,你应该早料到这一天,好自为之!”丹羽哀叹一声,转身离去。

          布鲁看着她的背影,想到之前最恨他的是她,然而此刻,她表现出对他的宽容,心中感动,喊道:“丹羽,别走,留下来陪我!好想把你们五姐妹摆到一块,满足你们,可惜少了蜜芬,但多了曼莎姐妹,哈哈!想让杂种变得纯洁善良,只是你们的一厢情愿。”

          “杂种,我跟你没完!”艳图怒叱,朝布鲁扑射过来,丹玛也同时出手。

          布鲁猛地双腿一踹,如飞鱼般在河面射退,躲过两姐妹无情的一击,迅速站起,口中结咒,魔门锁启动,把六个女人罩笼在结界里,阴邪地道:“我知道总会有这么一天,也知道不用多久,精灵族所有的人都知道我不再是以前的杂种,所以有些事情,该解决的时候就解决掉!不管你们承不承认,你们都是本杂种的女人,今日让你们真正地了解并承认这个事实!妈的,吃什么醋,老子没满足你们吗?干,来吧,一齐上,也好让我了解我的力量到达什么程度!”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