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10(1/9)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第六章暴风雨中的淫帐布鲁担忧处女鲜血血毡毯弄红,特意把少女抱起,取桌布铺於帐毯上,一边抽插处女阴穴,一边感受被她的处女魔血刺激得活跃无比的思维,加上传承力量的活跃,体力非常充沛,淫兽气劲源源不断在阴茎围绕,处女的裂痛被淫兽魔劲淹没,初痛变成快感,淫液伴随她的鲜血狂流。

          催眠药水的作用就是令人沈睡,这种沈睡不似迷药那般令人昏迷,而是自然睡过去,因药量过足,她们很难醒转,从而把肉体接触到的一切,当作梦境。

          如果是迷药,只要往她们头上泼一桶冷水、或者她们遭剧痛刺激,就会醒转——有些迷药需要解药,否则被迷昏之人不会醒。

          少女此时应该在熟睡中做梦,对她来说,是一场很突然的、很疯狂的春梦……随着淫兽魔劲的增强,一直隐藏不现的传承力量终於破开印界涌往全身。

          若非他的“魔流之盾”阻挡力量外泄,即使外面猖狂的雷雨,也难以把这些力量淹没。

          自从知道处女魔法对他的血咒有作用,他一直期待如此的场景:让许多的处女刺激血咒迅速成长,从而真正获得宗族的传承力量,把精灵族征服……如今摆着六个精灵少女在这里,正是他梦想的场景,因此,他顾不得去想太多。

          父母封印的记忆,如影像般地闪现他的脑域,他读着这些记忆,感受着因处女魔血刺激而疯狂涌现的魔力和兽劲。

          胯下的处女被他恢复原状的巨棒摧残得如暴雨中的伤蝶,然而少女似乎非常享受这种摧残,睡梦中发出兴奋的呻吟……布鲁在处女身上抽插许久,抱她到一边,把另外一个少女抱过来,淫兽鞭往少女的阴户插入,惊觉这个少女并非处女!

          抽插一阵,把她摆於一边,又抱来两个少女,幸运的是,这两个都是处女,把他的血咒传承刺激得越来越强壮,第四种形态的变化方法也浮现他的脑海,然而他却还没有足够的力量进行变化。

          他急忙抱来最后的两个少女,插入其中一个,发觉不是处女,抽出肉棒,看着最后一个少女,心中祈祷她仍然保留着贞操。

          这个少女生得比较高挑,丰满结实,看得出是修炼武道的精灵,从她紧闭的阴户看,是处女的可能性很高。

          他吻湿她乾燥的阴户,握着巨棒、推动淫兽气劲,狠心地塞进两片紧合的阴唇……进入的瞬间,遇到阻碍,他心中狂喜,强猛地撞破处女膜,忽感全身力量奔流,强壮的身体震颤,会阴发热,股股淫兽魔劲涌往阴茎,许多重要的记忆浮现脑海……听得少女在梦里痛呼,他惊得抽出肉棒,只见肉棒终於变出第四种形态!

          长达三十五公分的肉棒,直径达八九公分,粗壮无比,被淡淡的黑红光环萦绕。

          蓦地看到少女的阴穴鲜血狂流,猜测她的处女阴道被他变得粗壮异常肉棒撑裂,正大出血,他惊得用手去捂住,脑中闪过淫兽宗族传承中的疗伤圣功“兽体重生”,急忙推动龙兽气劲进入少女的阴道,探测到她的阴裂伤处,以强大的魔疗力量把破裂的阴道拉扯、缝合……经过十多分钟的龙兽魔劲的侵淫,少女的阴道被神奇的力量缝合,修生,血液的狂流得到暂时的抑止。

          布鲁松了一口气,不敢再进入她,呆呆地坐在毡毯,看着粗长得难以想象的血棒,感叹第四种形态没什么用,如此粗长的状态,大概也找不到几个女人能够容纳!

          淡淡的淫兽光芒环绕在粗长的肉棒之上,想起奇美的话,他爬到一个比较高大的女体身上,肉棒抵往她的阴户,那黑光碰触到她的阴唇,很快的,从她的阴户流出淫液,越流越多。

          他带着惊喜,把变得无比粗长的肉棒强硬塞进女使肥大的阴户,虽然进入得很辛苦,但因为淫液充足,加之此女的阴道宽大而有弹性,如此巨物插进去,她的阴道竟然没有撕伤。

          他心中大喜,以第四种形态的肉棒抽插着女人的阴户,又感到第四种形态也是有用武之地的。

          经过四个处女的魔血刺激,他的淫兽鞭完成形的变化,连质的光华也显现了,虽然淫兽光芒很淡,但是很显然非常的有用,只要被他的淫光浸碰,女人就会迅速地流出淫液。

          “难怪她们说我们是淫兽宗族,连血咒都需要处女魔血的浸养,怎么能够不淫荡呢?”

          布鲁一边享受美妙的女体,一边喃喃自语。

          今晚因四个处女的血液,不但修成淫兽鞭,且传承力量突破承界,加上许多的记忆源源不断闪现,只要以后加以修习,很快就会习得家族的强大武道,彼时他就不需要对精灵们低声下气。

          然而奇怪的是,龙兽劲气迅速回流,从他的身体消失,连“兽体重生”的记忆也消失。

          他惊得抽出肉棒,只见肉棒回复原始状态,黑色的淫光也不见了,他拼命想刚才闪过的无数记忆,但感模糊,只得感叹传承的神奇和秘密,放下心中一切,以原始尺寸插入另一个女人阴户,一昧享受陈摆在这里的女体。

          经历这段时间,他已经不为血咒的传承而感奇怪,因为这传承本来神奇,只能够在自己的努力下,顺其自然。

          因此,传承力量的回流,以及记忆的消失,都是不可诠解释的,他也懒得去想,尽情地奸淫帐内的女人。

          当他把帐内的女使都轮奸一遍,把精液射到其中一个处女体内,他静静地回想刚刚浮现的记忆,很有一些清晰的,但许多的记忆变得模糊、甚至於消失。

          静坐一会,肉棒又硬,他把阴茎插入怀里的女使的阴道,继续逐个的轮奸她们,直到把帐内十四个他不敢再碰阴道被撕裂的那个女使奸淫三四遍,已经是午夜时分,他射出第二泡精,舒服地躺在女体之上。

          帐内的雷声已经消失,雨势仍然未见停歇。

          他不敢玩第三遍,起身把横七竖八的女使按原来位置摆好,拿毛巾把她们的阴户擦乾净,替她们穿上衣服亏他记得这些,然后把被单覆到她们身上。

          处置一切之后,他穿好湿衣,捡起掉到地上的帐门系带断条塞进口袋,又把染满处女鲜血的桌布挂到肩上,解开帐门系带,冲回存物帐篷,拿了同样的桌面过来铺在帐桌上,再次走出帐门,伸手进帘门内把门带系紧,匆匆忙忙回到存物帐篷,脱光衣服爽爽地睡了。

          布鲁刚睡着没多久,模模糊糊间,听得有人喊叫,他睁开双眼,一片漆黑。

          “杂种,快把席琳夫的小箱翻出来。”里芷在黑暗中命令。

          布鲁急忙起来,摸到火石,把灯燃亮,只听里芷一声尖叫——“杂种,你、你……”

          布鲁看见惊羞得不知所措的她,回眼一看自己,才记起刚才睡觉之时,把衣服脱光了。

          “里芷小姐,对不起,我以为不会有人过来……”

          “混蛋杂种,快把衣服穿上!”

          布鲁翻出自己的衣服,在里芷面前穿好,接着把席琳精美的小木箱翻找出来,递给里芷,道:“里芷小姐,三更半夜,夫人为何要她的小木箱?”

          “要你多问!睡你的觉!”里芷冷冷地叱喝,转身要走出帐门,忽地又回头,道:“你也跟着过来,我不知道夫人变成什么样,如果已经发疯,也好让你帮忙控制她。”

          布鲁知道席琳夫人淫疯之病,很想看看到底是怎么个样,欢喜地跟在里芷后面出去。

          他没有打伞,刚穿上的衣服又被大雨淋湿……两人进入席琳之帐,布鲁一看帐内的情况,又是惊讶又是欢喜。

          原来披头散发的席琳已经脱得一丝不挂,抱着帐中的木柱用她的阴户使戏地磨擦,看见他进来,她疯叫一声,朝他扑过来,还没等他反应,她就把他扑倒在地,双手撕扯他的衣服,狂吻着他的脸。

          他佯装惊慌叫道:“里芷小姐,席琳夫人要杀我,你快救我啊!”

          里芷的小脸惊慌未定,刚才出去的时候,席琳还是清醒的,没想到回来后,席琳已经疯狂,如果是在王俯,克卢森会先和她做爱,在做爱中把药给她服了,可是席琳夫人怎么能够找杂种做爱呢?

          她急忙跑过来扯席琳,喊道:“夫人,不要啊,他不是亲王,他是杂种……”

          淫疯状态中的席琳被里芷抱扯,恼怒地甩手,把里芷抛出一边,差点把帐篷撞破。

          “里芷小姐,你没事吧?快来救我啊!夫人已经把我的裤子撕破,她想阉我呢!”

          布鲁叫喊中,席琳把他的裤布撕了。

          里芷还没站起来,席琳扶着他坚硬的巨棒往阴道塞。

          他顺势挺了挺胯,巨棒插入席琳的骚穴……里芷看到这一切,惊愣一会,嘴唇张启,念动咒语,布设结界。

          “啊啊呀!好爽,大肉棒……”

          席琳一边耸摇屁股,一边淫声呻吟。

          布鲁扭脸看着里芷,装出羞痛的模样,悲声道:“里芷小姐,你可得救我,是你把我叫过来的,如果被人知道,我会被杀死,你也脱不了关系。”

          里芷眼睛尽是慌然,她翻开小木箱,拿出一瓶药,倒了两粒药丸在掌心,要给席琳服药。

          布鲁喊道:“里芷小姐,别给夫人吃药!”

          “不吃药怎么行?夫人一旦这样,很难满足她,只有药物能够把她压制下来,你以为你能够满足夫人吗?”

          既成的事实,里芷只得接受,但她认为布鲁绝难满足席琳,因此坚持要喂药。

          布鲁道:“里芷小姐,你让我试试,我第一次做爱,而且是被夫人强奸的,觉得舒服,想多享受一会。”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