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集1-5(1/9)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第十二集完结篇本集目录:

          第一章魔晶惊魂第二章晶魄艳体第三章丰美处妇第四章王俯周旋第五章送嫁第六章暴雨中的淫帐第七章疯魔淫女第八章贵妇婢使第九章洞房花烛第十章续补初夜第十一章最难消受美人醋第十二章五穴共享尾章雪原寄语作者小叙第一章魔晶惊魂瀑起的水帘,拉悬在布鲁的背后,若从天而降的瀑布,好看中显示惊人的魔法力量;绝非结界魔法可以做得到,而是他的风系魔法把河水卷抛而起,这就是他这段时间悄悄修炼魔法的结果。

          天依看到显示强大魔法的布鲁,心中对他更是爱恋,被他抽插着的小阴道觉得兴奋异常,只是面对魔晶流精灵丹羽,她又感到担忧,在这种紧张而刺激的情况下,她竟然达到高潮!

          魔晶流精灵,介於魔法精灵和武斗精灵之间,她们比武斗精灵懂得更多地魔法,但又不是以魔法作为战斗指标,当魔晶发生效用之时,她们会变成强大的武斗精灵,力量比平时提升许多倍,最明显的特徵是她们的身体会魔化出坚硬无比的铠甲,此时的丹羽正是如此。

          银色魔光萦绕中,魔晶的魔力渐渐地凝结,她整个人最终被银光闪闪的铠甲披罩,只余嘴巴和眼睛露出银甲之外,那双眼睛如冷银一般冰冷和沈重,注视布鲁之时,像一把银光闪闪的利刃。

          最令布鲁奇讶的是,本该绕挂在她衣服里面的那条银链,在魔甲形成的过程中,莫名其妙地缠绕在银甲表面,且变得比以前粗长许多,缠在披戴银甲的她的腰间,如同银甲的一部分,足有五米多长,粗比两指。

          丹羽的右手朝腰间一招,围缠在她腰间的银链迅速旋解,飞入她银光闪闪的甲手中,银链的另一端垂沈入河水。

          至此,布鲁终於明白为何丹羽那么变态地在她的腰际缠一条银链,原来银链是她的终极武器。

          “噢哥,噢哥,我……我……,我的双腿软啦,插得我好舒服……”

          天依兴奋的呻吟不合时宜地喊出,打破这沈酷的对峙气氛。

          布鲁把阴茎从她的阴道抽出,把她提到背后,向丹羽展露他第二种形态下的阴茎。

          丹羽曾被他奸淫,自然清楚他的原本尺寸,此时看见他那阴茎变得比以前短小,冰冷的眼神中闪烁浓浓的惊疑,她把疑问暂时压在心底,怒叱道:“杂种,我本想忍你,但你所做之事,超出我的容忍范围。”

          “别开玩笑,你会容忍我?!上次如果不是我精明,早被你杀了!反正都是死,老子今日跟你拼了,妈的,死也要死得像个人样,省得到时丢我父母的脸,来吧,婊子,待我把你击败了,撕开你的盔甲,狠狠地操烂你的肉洞,像上次一样!”

          “你以为你那低级的风系魔法能够征服我吗?杂种,你太天真了!”

          丹羽冷叱,手中的银链闪烁紫色的魔光,这是她真正的魔力元素。

          布鲁想起她阴户所生的晶石就是紫晶……“天依,躲远些,让哥哥把她轰倒,叫你看我的巨棒轰烂她的肉洞!”

          丹羽被布鲁的语言激怒,挥动紫光萦绕的银链,朝布鲁鞭打过来……布鲁大惊,抱起浅河里的天依,迅速飘闪一边。

          水瀑随着他的飘移,重又回落河里。

          丹羽没想到他躲得如此之快,想起风系魔法的特点之一就是速度迅猛。

          她转身欲追击,看见他已经把瘫软的天依放到河岸之后重新回转,她冷冷地站着等他,却见他双唇颤启,知道他是在念咒语,了解到他虽然懂得魔法,对魔法的使用还显陌生,否则不会念咒魔法纯熟之人,一般不需要念咒,除非是终极魔法咒语或者禁咒。

          “杂种,仅凭你半生不熟的风系魔法,就想把我打倒吗?”

          丹羽嘲讽地道,她的银甲闪耀紫色的魔光,随着布鲁的风系咒语念动,两人的魔力散发,却被魔门锁封困,层层魔力在结界里激荡、回旋,至使河水贱洒,浪潮飞抛,把两人的视线都模糊了。

          满天的河水激流中,布鲁朝丹羽发动攻击,无影的风刃带着风啸之声裂开层层水帘,往她旋劈过去,但她只是冷笑地站着,风刃砍劈到她的银甲一点效用都没有,可知魔银之甲多坚硬!

          “杂种,别妄想用你浅陋的风之刃击破我的银甲,武器的撕割对我不起作用的,魔晶流精灵是武器流的天敌!除非极端神器,否则别想裂开我的魔甲……”

          丹羽不畏惧布鲁的风刃撕割,若非最强悍的风之刃,不足以伤害她半分。

          她可以确定他还没能发出终极风之刃,所以对他的攻击表现得很不屑。

          布鲁被她的态度激怒,咒语狂念,无数的风刃劈击在她的银甲之上,然而碰触银甲的瞬间,风刃反而被她的银甲撞得粉碎,与此同时,她的银链带着魔紫之光朝他鞭打过来。

          银链看似只有四五米之长,却在鞭打之时,忽然变长许多,朝相隔十多米的他鞭落。

          他惊得躲避,可是银链魔幻般变大,范围之广达两米之宽,仅仅是侧躲,难以躲开银链鞭击的范围,他不得不再次施展风系魔法中的“风之闪”躲避。

          风之闪,是风系的躲避魔法,按风飘移不定的原理,在遇到攻击之时自然躲闪,然而,要熟练这种魔法,必须经过长时间的修炼和实战,否则难以运用自如,也就发挥不了其最根本的特性:遇物则闪。躲过无情的一击,布鲁没来得及出手,她的鞭击又至,且出鞭的速度越来越快。

          他知道躲不了多少鞭,此时能够运用的风刃又对她无效,正感绝望,脑中闪现风系魔法中的“风摧”之道,不管三七二十一,一边躲避一边念咒……强大的风系魔法灌涌全身,在她的银链变成银枪刺往他的胸膛之时,旋龙般的风柱撞向银链之端,不但把银链如枪击般的攻击撞推回去,且风魔之劲也把她的身体震得后退四五步。

          两人同时惊愕。

          虽然布鲁习魔法的时间甚短,可是埃菲乃精灵族最强的结界魔法使和风系魔法使,其封留的魔法强大如浩海,即使他没能完全发挥这股魔法源,在此种生死拼搏中,被刺激出来的那部分魔法力量,也足以让丹羽感到震惊。

          魔晶流精灵虽然不怕武器的劈砍和削刺,可是最怕沈重的撞击,因为这种撞击能够透过坚硬的魔甲,震荡到被魔甲包裹的肉体,只要撞击的力量够强,魔晶流精灵的肉体就会受到严重伤害。

          布鲁的风撞显然对丹羽产生效果,这使得他心头狂喜,凭着聪颖的天性,瞬间悟出魔晶流精灵最害怕的攻击,趁着她惊然之际,他的咒语速念,强大的风撞力量夹杂着风吼之声,朝愕然未醒的她涌撞过去。

          穿过溅飞的河浪之帘,射往她银甲闪紫的胸膛……他喝吼道:“丹羽婊子,我终於知道你的弱点!”

          丹羽冷眼一挑,挥鞭落击,鞭化紫刀,把推撞过来的风柱砍成两半。

          风劲朝她身体两旁掠射,撞到结界,激荡回旋,激起满天河潮。

          银链之鞭迅速挑往布鲁,带着撕肉的魔紫之光……布鲁的身体旋起阵阵狂风,银鞭到达之时,旋速的狂风把挑击过来的链端带偏,这正是风系魔法中的守护魔法——旋风之甲。

          丹羽没想到他迅速地运用守护魔法,且不需要念咒语,不由得加强鞭击的力量,回鞭再抽,把他刚学会的旋风之甲抽裂,银链实实地抽打在他的左臂,鞭飞血溅之际,他被抽得倒飞出去。

          天依由河岸射掠过来,响雷陡起,闪电从天而降,用尽她的魔法力量轰往丹羽的天灵……如果她使用的是高级雷电系魔法,当能够让电击透过银甲伤害丹羽,只是她的魔法太弱,不能对丹羽造成大伤害,只能令丹羽稍稍麻颤一下,随见丹羽的银链朝她鞭射,她急忙躲闪。

          受伤的布鲁从河里爬起,眼见天依难以支撑,不顾手臂的伤,喝吼着朝丹羽攻来……丹羽击退天依,转身迎向布鲁,银链朝他侧鞭,忽感强大的风劲轰落头顶回鞭急闪,怒叱道:“杂种,你竟然偷袭我!”

          原来布鲁清楚正面的风撞会被她的银鞭击碎,故装出正面攻击的样子,魔风之柱却由天轰落,直轰她的天灵,可惜被她闪开,未能够一击秦效。

          若要再次发动咒语,需要短暂的时间,他知道她不会给他时间,身体依然朝她射扑过来,怒吼道:“丹羽,老子既然跟你开打,就不会退缩,这是杂种的风格!你妈妈的,欺负本杂种,跟你拼了!”

          说话之时,凭着风系魔法的速度,又因她躲闪之故,他冲至她身前,搂住她的腰身,却感她的左手劈砍在他的右肩,虽有强大的魔法护身,仍然被她的掌刀砍得血溅横飞!

          他忍痛念咒……轻敌的丹羽没料到他以肉体跟她撕搏,魔劲陡发,欲把他震飞,发觉他的双臂如铁环般箍紧,任她如何震抛和挣扎,都无法震松他的双臂。

          她不知道,他此刻使用的是专门缚缠对手的“生命结界中的魔体结梗”——布尔当年也没挣脱埃菲的魔体缚缠,何况她丹羽?

          丹羽欲杀布鲁之心更浓,回鞭不及之时,银光闪闪的手掌魔化成紫光闪闪的魔刀,朝他的天灵砍落……就在此时,他背后伸出黑红的肉翼,她落到半空中的掌刀停顿,愕然片刻。

          布鲁趁此机会,念起风系咒语,强大的风龙之柱由她的背部返撞回来……她喊出一声痛呼,血喷当场,想还击已然不及。

          在她惊愕的那一瞬间,他做了充足的准备,股股强大的风柱连续地撞击她的背心,透过坚硬的银甲震荡她的娇体,使她受到沈重的伤害,加之被魔体结梗勒住,没有还手的机会,心中灰意一生,银链掉落河水,头垂在他的肩上,血液从她的口中喷流,把她的银甲染得鲜红。

          “哥,不要打啦,丹羽快要死了!”

          天依看见丹羽放弃抵抗,跑过来喝止布鲁。

          最后的一股风撞轰在丹羽的背心,布鲁喘着气转首看天依,双眼失神地道:

          “我……也快死了!这婊子差点把我杀死,若非我聪明地制造她错愕的时间,我的脑袋早被她砍成两半。”

          “哇……!”丹羽大哭,双手无力地捶打布鲁的背,哭道:“打死我算了!

          混蛋杂种,奸淫了我,又想杀我!没良心的杂种,我真要杀你,早就杀了!哇呜呜……”

          丹羽变得软弱,叫布鲁和天依错愕。

          许久,天依道:“哥,她好像被你征服了!你太神奇啦,竟然是翼精灵,黑肉之翼耶,看起来恐怖又刺激,难怪她刚才舍不得杀你!”

          布鲁喘着气道:“她不想杀我?若非我用魔体结梗勒得她喘不过气,她早把我鞭成十段八段。这婊子平时冷酷无情,杀我的时候更加绝情,她现在哭闹,肯定是假装,别被她骗了。若我松手,她立即拿银链鞭我!这次因为她轻敌,我晓幸得胜,下次就不会这么幸运。”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