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10(1/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第六章表白又一次踏入弗利莱牧场。布鲁两次险些丧命这里,对此处可谓怨恨生根,但最终还是得继续在这里掏粪便,感叹自己的命运如此低贱,即使得到父母的传承,也难以改变这种被诅咒的命运

          所幸一天里没人找他麻烦,伙食也比以前好了些,这应该是精灵皇后的交代。

          这天里,布鲁注意来往牧场的年轻女孩,按说弗利莱牧场没有几个常驻的使者,平时到牧场干活的都是附近的平民家庭,这些家庭中,有七八个女孩很年轻,如果巴基斯有情人的话,当是这些女孩之一,但他看不出异样,只好等巴基斯从尤沙城堡回来,才能够看得清楚。

          他本以为,通过那次事件,塔爱娃不会再来找他,谁知道晚上塔爱娃跑过来了,冲进屋子就脱他的短裤,他死抓着裤头,反抗道:“塔爱娃,你上次狠心杀我,以后别想我干你,去找你的公马去,要不然你再杀我一次看看!”

          塔爱娃踹了他一脚,怒道:“杂种,我是看得起你,别以为我喜欢跟你做爱,老娘不稀罕。”说罢,她愤怒地走出去。

          布鲁知道宾格在家,她肯定不找公马慰藉,所以懒得去想,继续睡觉

          天明依然掏粪,意外地看见塔爱娃外出,他心中欢喜——塔爱娃在这里,他心里总是有些疙瘩。

          辛苦一天,又到晚上,躺着无聊,回忆母亲的一些结界,忽地想起索妮娅,心血来潮,起床往索妮娅的木阁走去,远远地使用起刚懂得的咒语,竟然可以形成简单的移动结界,心头狂喜,轻轻地移到索妮娅的窗前,想看看公狗到底是如何操索妮娅的骚穴,但窗户闭得很紧,且听不到里面的声响,然而透过气味,他知道里面有男人,这个男人的气味非常熟悉,竟是宾格。弗利莱!

          这一发现令布鲁震惊,他怎么也没想到,索妮娅除了跟公狗做爱之外,还跟她的父亲乱伦,他急忙躲得远远,静静地看着那门,不久,门打开了,宾格偷偷摸摸地走出来。

          宾格走后不久,索妮娅穿着宽松的睡衣出来,她把门旁的两只公狗牵到她的房间,布鲁心想可惜了,索妮娅那样火爆的身材,竟然给公狗和她的父亲享受,如果让他的大肉棒肏她,一定是很爽的,因为她够骚——估计比她的母亲还要骚

          一切平静后,布鲁回转住处。三天后,他把弗利莱牧场的活做完,准备先回木屋休息一阵,又怕丹羽寻仇,正不知道去哪里之时,水月灵过来唤他,说她们家有活要他帮忙,他二话不说就跟水月灵走了。

          路上,虽然水月灵冷冰冰的,这种脸色或者能够叫别人不敢接近,可他跟她什么关系,无论多冰冷的神色,也不能够阻止他对她的欲念,於是一路哀求她跟他好,她怎么也不肯答应,让他生出强暴她的冲动。

          到了她家,发现她的姐姐和姐夫也在,虽然她的姐姐是白种精灵,但却是黑发,和卢莉的发色很是不同,生得比卢莉高些,脸蛋秀丽,身段略丰腴,已经出嫁三年,至今无儿无女,她的丈夫是一个一百六十七公分的俏美男性精灵,他曾经不小心看到过她丈夫的阴茎,只有十二公分精灵族很有一些男性精灵的阴茎只有十一二公分。

          此次水月灵将和蒙特罗订婚,获得精灵皇族的一笔资金,要在家里造三层阁楼只有皇亲贵族能够造三层阁楼,所以夫妇俩回来帮忙张罗

          布鲁估计自己要在这里呆上两三天,想到可以趁机跟水月灵重修旧好,他心里美滋滋的,干活的时候特别卖力,赤着胳膊像头能干的牛,卢莉趁人不在意的时候总是捏捏他的肌肉,这让他心里痒骚骚的,恨不得抱住她的大屁股狂肏,然而她们一家人都在,且还有其余的建筑工人,这种想法只能够暂时窝在裤裆

          晚上,水月灵和她的姐姐明芷睡,明芷的丈夫今木和布鲁睡在明芷未出嫁前的房间,明芷和今木很有意见,可是明羽也支持卢莉这个安排,两夫妇只得闷闷不乐地接受。

          当晚,今木命令布鲁睡地板,而他睡床上,布鲁只得接纳,躺在地板上,心里想着的依然是封印的记忆,许多的记忆都在这几天渐渐地浮现,他几乎完成懂得母亲的风系咒语,至於结界咒语,也懂得越来越多。

          翌日,明羽和今木出外采购,辛迪突然到来,明羽家的女性热情接待她,至午休时间,辛迪独自找上布鲁,要求跟他一谈,他本来不想跟她谈什么,但看到她眼中含泪,於是悄悄地跟她走离明羽家。

          到得树林处,辛迪看看四周无人,忽然扑到他的怀里,哭泣道:“布鲁,你是不是很恼我?我真的不知道你跟妈妈的事情,也不知道为何妈妈说我被你奸淫,我一直都跟别人说你没有奸淫我,一直都这么说的。可你到我们家,看都不看我一眼,是不是很恼我啊?”

          布鲁轻拥她的娇体,心中感叹弗利莱家族竟然出了个如此纯真的小女孩,道:“辛迪,我没有恼你,在皇宫里,你也有替我说话,那时候你说我不是坏人,我很感激你。可是你要知道我是一个杂种,被别人看见我们这样,你就会被精灵笑话、被她们骂,你妈妈或者还要再杀一次我。你以后别找我,虽然我的命很贱,可我还想活下去。”

          “没……没人看见。”辛迪抱得他紧一些,他狠心地扳开她的手,道:“你可以不防任何人,但我得防着任何人。回去吧,我不想因为你,再一次提着头颅到皇宫”

          布鲁转身离去,背后的辛迪哭泣出声,道:“布鲁,她们都说我被你奸淫,可你没有奸淫我,她们冤枉了你。上次你不是说很想摘青红不接的桃子吗?我……我让你摘……”

          “你确定?”布鲁转首过来凝视她羞红的泪脸,等待她的回答。

          “嗯,我……我确定。”辛迪的手缓缓地解着她的衣扣……布鲁走过来,握着她的手,道:“桃子虽然好摘,但我如果偷摘,免不了又被惩罚哪天她们发现桃子被我偷摘,就会把我的头摘下来,所以,这颗桃子我不能够偷摘,如果你觉得桃子熟了,把它送给别的摘果人吧,我只是守在桃园的那一条贱狗罢了。我走了,以后看见我的时候,把我当一条狗看待,像你妈妈一样。”

          辛迪的泪光中,布鲁的身影渐渐消失,她低首悲语:“妈妈,为何你们都那么坏?”

          回到水月灵家,布鲁被辛迪勾起的性欲难以发泄,虽说他拒绝辛迪的献身,但那只是基於自己的安全考虑,谁能够预料塔爱娃还会不会对辛迪进行一次例检呢?可是辛迪确实是迷人的少女,拒绝了她,但性欲却被勾起,於是趁着三个女性都在午睡,他溜进卢莉的房间,发觉躺在床上的不是卢莉,而是明芷,心中一阵失望,又跑到水月灵房前,但那门被关紧了,只得回来手淫一次,下午接着干活。

          晚上,水月灵离家,布鲁知道她是去石屋修炼,随便编了谎言,往灵山瀑布奔去,他不敢随便尝试使用魔法,便张开双翼飞进瀑布石缝内,走进石屋,看见水月灵在石屋打坐,绿色的光芒围绕她的全身,因他的到来,她收功睁眼,冷冷地道:“你进来做什么?”

          布鲁看了看摆在石屋一角的骨坛,跪倒在骨坛前,道:“我进来拜祭一下妈妈,同时谢谢你给妈妈一个漂亮的骨坛。”

          “拜祭了就出去,我要练功。”

          “辛迪今天找我。”布鲁站起身,走到她的背后坐下,双手拥住她。

          水月灵没有抗拒,只是依然冷言道:“她找你,干我何事?”

          布鲁咬吻着她的耳尖,道:“她要献身,我拒绝了她。”

          水月灵无语,他的手伸进她的胸脯,抚揉着她圆满的乳房,又道:“不管你如何拒绝,你这辈子都是我的女人。我想你现在应该清楚反生命枷锁,即使你嫁给蒙特罗,他也只能够摸摸你或者吻吻你,永远别想进入你的身体,哪怕是手指也进去不了。但你和你家人似乎很开心,就要成为精灵族的皇亲国戚,张罗修建精美的三层阁楼。我却傻傻地帮忙,帮忙着把你推向别人怀抱的准备工作。水月,不嫁给蒙特罗不行吗?你小时候就答应做我的妻子。”

          “你的妻子何止我?以前我从来不怨你跟塔爱娃,因为我以为那是你被迫的。

          后来发现还有着许多的女人围绕在你身边,我变得不再重要。只是封印的力量对你很重要而已,如今你取得那些力量,为何还要纠缠?我现在不怨你,也不怪师傅,只想你离我远些,当我和你没有任何关系,只想回到之前平静的生活,那是我想要的。”

          水月灵把他的手拉出来,挪移到一旁,他扑到她身上,把她扑倒在席铺,撕扯她的衣服,她挣扎一小会,安静下来,他迅速地脱掉彼此的衣裤,伏首吻在她漂亮的阴户上,吻得她湿润一片,把阴茎变形为二十公分的尺寸,握着肉棒塞进她的阴户,却见她神色冷冷,一点情动的感觉没有,他心中燃起巨大的愤怒,抽棒出来,拿起衣服穿上,冷酷地道:“水月灵,老子多的是女人,你爱嫁谁就嫁谁去,老子从此不稀罕你,也绝对不会再碰你半根毫毛。”

          说罢,他转身走出石屋,飞离瀑布,直奔水月灵家,推了卢莉的房门,惊觉没有反锁,念起封息结界,走到床前,摸到女人的屁股,扯落她的裤子的时候,女人惊叫,却是明芷,他心头大惊,又听得睡在里侧的卢莉骂道:“杂种,是你么?她是我女儿,放开她……”

          原来水月灵不在,明羽和今木也不在,明芷跑来与母亲睡觉,顺便跟母亲说话,不料睡着之后,被布鲁强行脱裤,於是惊醒,此时听得母亲的话,心中惊疑,问道:“妈妈,你怎么那般跟杂种说话?你和他……”

          嘶……布鲁撕开明芷的睡裤,他知道碍于卢莉,明芷肯定不敢声张,趁此机会趴到她的私处一阵吻舔,把口水全部涂於她的阴部,她回神过来踢打他,他吼道:

          “明芷,你想让大家都知道我跟你们母女的事情吗?”

          明芷静然,忽感粗巨的肉棒抵在阴缝,刚想推拒,肉棒滑入体内,塞胀的快感让她呻吟起来,又觉得那肉棒在他的体内越来越粗长,原来布鲁为了进入方便,把肉棒变成二十公分的尺寸推进,进到她里面,变回原来的状态

          他把二十公分的尺寸形态称之为第二形态,如今将近三十公分粗长的肉棒在明芷的骚穴里抽插,微微的胀痛和沈重的撞击,加上从未有过的快感,令她难以压抑呻吟……卢莉爬身起来推布鲁,把他推倒在地,他爬起身吼道:“卢莉夫人,你和我有奸情,明芷知道,如果不让我跟她合体,你能够放心吗?明知道我这几天想你的肉体,还让你女儿在你这里睡,你真是没脑子。”

          卢莉怒道:“杂种,说话别太大声,你想让附近的邻居都听到吗?”

          布鲁听到她念咒语,知道她是布置结界,於是悄悄地收起自己的结界,爬起身摸到明芷的屁股,又把巨棒插进明芷宽大的骚穴。

          这次母女俩都没有推开他,卢莉反而起身点燃灯火,看见布鲁站在床前扛着女儿的两条腿,巨棒不停地抽插女儿的淫穴,她心中升起变态的兴奋,又见女儿虽然心不甘被奸淫,可是一脸的淫糜模样,心中暗惊,为何短短的时间女儿就被他抽得情欲喷发,却不知道布鲁进入明芷的瞬间,已经使用淫兽鞭,明芷连抗拒的意念都消失了。

          如今灯火燃亮,布鲁看见明芷的体态没有卢莉的丰满,但相对别的女性,她也是够丰满的,比她的母亲好些,毕竟卢莉有些偏胖,但两母女同样有着大乳房和大屁股,他抽出巨棒,往她的阴部一看,只见她也生有和卢莉一样的宽大阴洞,阴户没有卢莉的肥,胜在比卢莉的嫩,两片小阴唇发达,翻张得厉害,怪不得他很顺利就插入她的阴道,原来她生了个大阴洞,还把黑毛儿刚刚剃掉,真骚劲十足,再插!

          布鲁把肉棒插进明芷的骚穴,听得她阵阵呻吟,他淫笑道:“明芷,舒服吧?

          昨晚你老公让我睡地板,老子今晚给他戴绿帽。你生得这大阴洞,你老公那根十二公分的小巴如何满足你?平时一定很不爽吧,是不是也偷偷地使用别的工具?

          瞧你把阴户撑得多开,要不是我的肉棒够粗壮,也难以满足你!!瞧不起我,你妈妈也不敢瞧不起我,插死你个骚屄!”

          “啊啊啊!妈妈,我被杂种奸淫了,可是我好兴奋,妈妈救我啊……我不想被杂种奸淫,可是我又舍不得他给我的快乐……”

          卢莉走过来,看了看两人,默默地脱掉睡衣,道:“明芷,算了吧,他也不是经常性,只是来我们这里干活的时候,他偷偷地搞我,这些事不能够让别人知道,何况他的大肉棒确实让女人很舒服,所以我也默认了。现在你也被搞了,只有妈妈和他知道,咱们母女也认了吧!和他做爱很疯狂,今晚我们母女一同领略他的疯狂,那是淫兽宗族才拥有的强悍。明天把他赶走,我怕留他久了,会出事……”

          “妈妈,我不能够对不起今木……”

          “已经对不起了,现在杀了他,你还是抹不掉被他奸淫的事实。何况传出去,我们的脸面也没地方搁过些天就是水月订婚的日子,我不想弄得满林风雨,这事我也对不起你爸,只是都这样了,能够对他说么?杂种,我底下湿得厉害,肏我!”

          布鲁听得卢莉的淫话,从明芷的穴儿抽出肉棒,转到趴在床前的卢莉背后,捧着她的大屁股,巨棒一挺,全根插入她的骚穴,她淫叫道:“啊!杂种的肉棒就是让人舒服,你爸才十三公分……”

          明芷看着母亲的淫态,坐起身瞧了瞧自己被布鲁轰得张翻的骚穴,幽叹道:

          “真的很舒服!杂种,让我看清楚你的肉棒。”

          布鲁抽出巨棒,送到她眼前,她看得目瞪口呆,惊语道:“太……太粗长了!

          杂种的血统原来这么优秀……”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