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集1-5(1/9)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第十一集上第一章最纯献身窗外没有幽静的月,只见柔和的阳光。

          布鲁很想问她有没有看愿望中的月儿,但他现在大气不敢透,虽然她对他一直不错,让他觉得她似乎喜欢他,只是她说轻薄她的后果很严重,他真不知道她会如何处置他。

          因为命根子被她的嫩手抓扯,他不得不猫着身体跟她进来……她优雅而稚气地躺在床上,望着外面的窗绿。

          现在是午后,窗外绿叶在阳光中舞蹈。

          这情景与布鲁的心态极不协调,他慌乱的心像是在颤抖,而非舞蹈。

          “羽轻如小姐,把我带进你的阁楼,要如何惩罚我?”

          “你猜……”

          羽轻如仍然望窗外,布鲁在床前看她。

          “我不猜女孩的心思。”

          布鲁很少猜女人的心思,因为没那个必要,迄今为止,他没有刻意去弄懂哪个女人的心,他只在乎哪个女人会躺在床上乖乖地让他征服,或者如何地奸淫更多的女人。

          “如果我对你的惩罚,是把你阉割,你也会如此的心不在焉吗?”羽轻如恼嗔地瞄了他一眼,轻轻地说。

          布鲁双手慌忙掩住裤裆,抗议道:“羽轻如小姐,只是稍稍轻薄你,用不着切吧?夫恩雨和茨茵可是很热爱它的,你千万别做出对不起它的事情,小心遭天谴!”

          “扑哧!”

          羽轻如看到他这付模样,禁不住轻笑,忽地又冷着脸儿道:“胡说,你才遭天谴,你做了那么多坏事,是个十足的坏家夥,上天不会原谅你。”

          “上天如果原谅我,岂会让我变成精灵脚下的一根贱草?我从来没得到过原谅,也不需要任何人原谅!羽轻如小姐,你不用原谅我,可是你别切我的,只因有了它,最近我过得蛮好,在可比家和药殿都吃得很饱,你不原谅我不要紧,只要给我一条活路。”

          布鲁说得煞有介事,羽轻如那双天蓝美眸看着他,幽叹道:“十二岁开始,我就和你一起工作,虽然很少和你说话,可是,你那爱说谎的性格,我老早知道。

          我从来没想过有人说谎说得像你那么自然,有时候别人明明知道你在说谎,你仍然脸不红地继续说你的谎话,根本不理会这些谎言到底有没有人相信。”

          “我不需要别人相信,反正精灵族也没有人相信我。”布鲁撇撇嘴,很是不屑的样子。

          羽轻如道:“你记得未进药殿之前吗?我九岁的时候,你那时候是十岁吧,那个时候我妈妈还在人世,你来我们家帮忙干活,你记得吗?”

          布鲁道:“记得我以前好像是替你们家做过活……”

          “嗯,第一次看见我的时候,你说什么话来着?”

          “我说什么话了?”布鲁疑惑地道。

          “你想想……”

          “我干!那么久远的事,你让我想?如果我能想到,就不会问你了。”

          “果然说过的谎言就忘!”羽轻如恼气地转眼看窗外,缓缓地侧身向里,背对着布鲁,道:“你当时跟我说,我是你见过的最美丽、最聪明、笑得最甜的女孩,你说想亲亲我,被我妈妈听到,她把你提起来毒打一顿,后来你再没有到我们家干活。一年后,妈妈去世,我成了孤儿,被召进药殿,你看见我的时候,还躲了我许久哩。”

          布鲁惊道:“有这回事吗?让我想想,好像是你妈妈警告我不准到你家里,说我是淫兽的坏种,想糟蹋她纯洁的女儿……”

          “你有没有想过糟蹋我呢?”羽轻如转过身凝视他,幽然轻问。

          布鲁诚实地道:“那个时候没想,现在时刻都想。”

          羽轻如嗔道:“你这大坏蛋,为何不说谎?就这种事你讲真话,说其他的事,你都不会老实,唉。杂种,我还是喜欢这么称呼你,已经变成习惯,很难改掉,可是有时候我想自然地叫你一声布鲁。但是现在,我想叫你:骗子。”

          布鲁辩驳道:“羽轻如小姐,虽然我常常说谎,可是我没怎么骗你吧?为何要叫我做骗子?”

          “因为你骗了我的心,大骗子,懂么?”羽轻如幽怨地看他,这叫他心中狂喜,刚才的担忧全抛云宵,踢掉鞋子爬上床,俯趴在她的身则,喜言:“羽轻如小姐,你说的是真的吗?我真的骗了你的心吗?或者是说,我偷了你的心?”

          “嗯,你偷了人家的心儿……”羽轻如羞羞地说。

          布鲁听得欢喜,道:“如果我要偷你的身体呢?”

          “随……随……你偷!心儿都被偷走,留着身体何用?”

          布鲁看着她娇嫩如花的俏脸,他一早就认知她是药殿最纯美的女孩,她的脸蛋生得跟诺特薇有些相似难道是因为她们小时候在一起玩的缘故?,只是诺特薇的身体没有她的高挑,因此诺特薇的脸蛋相对显得俏小些,但两女的脸蛋和她们各自身段比例都恰到好处,找不到明显的缺陷。

          椭圆的脸蛋,生得润圆而不见半丝棱角的痕迹;像是最高明的雕刻师所雕磨的肌肤,白嫩细致

          虽然她的性格活泼明朗,然而她没有那种活灵活现的大眼睛,一对柳叶似的笔眉之眼,时常蕴含莫名的笑意,透露淡淡的妩媚和浅浅的狡诘。

          鼻儿细长,生得略高,却非明显的高挺之鼻,因此不会给人造成朗然的硬感,而是一种很轻很柔的舒服感觉,像是悬于明朗的蓝天那一叶飘逸的云朵儿。

          她的嘴儿像她的鼻儿一般细小,是绝对的樱桃小嘴,唇儿极是薄,天然地含着润红,轻启两片薄唇之时,洁白的牙齿整齐可爱,给人乾净明快的印象。

          “我……很好看吗?为何痴迷地看我?”羽轻如唇儿轻启,洁白的牙咬出羞然的意念,说的却是那么的大胆。

          布鲁微笑;他笑得很自然,没有那种阴险邪恶的味道。

          羽轻如同样痴迷地看着他的脸……他伸手轻抚她金黄的柔发,道:“你说我很爱说谎,可是我真的没骗过你多少!我和你常常在一起工作,很多时候我们近在咫尺,只是我们连话都不多说一句,我如何对你说谎?最近我们常说些话,我也没有骗你什么。不知道为何,我骗很多人,连卡真那么纯真的小女孩,我都骗着,就是没想要骗你。上次你说我想骗取你的心,也许吧,我真的想骗你的心,用我的真话去骗你的心。或者我也真的骗过你,只是我从来没想过故意骗你,像我这种肮脏无耻的杂种,对你有着那么纯正的意念,令我都感叹这是奇迹。羽轻如小姐,你相信奇迹吗?”

          羽轻如淡红的脸荡漾丝丝感动,轻语道:“嗯,我相信奇迹,因为我一直想创造奇迹,那个催眠药水就是我创造的奇迹。而你,是精灵族的一个奇迹,我一直都这么认为。”

          “如果,我要让你成为我生命中的奇迹呢?”布鲁轻抚她的尖耳朵,她没有半丝抗拒,他的手离开她的高贵的尖耳,滑到她洁白细嫩的颈项,抚摸一阵,悄悄地捏住她的衣领,手指勾划到她的领沟,轻轻提起她的花扣。

          她的眼睛眨了眨,没有出言,他於是大胆地解她的纽扣……娇嫩的酥胸渐渐地展露在他的眼底,她是个苗条灵动的女孩,虽然已经十八岁,也有着一百六十四公分的身高,可很多时候看她,都像十四五岁的女孩。

          她的乳房也像刚发育的蓓蕾,圆隆圆隆膨儿的,似是还未成形,青稚而可爱,怕是跟诺特薇的乳房一般大小,但诺特薇比她矮小许多,如果按她们各自的身体比例,诺特薇的乳房显然比她的成熟许多。

          “很小是么?”羽轻如担忧地问,最让她感自卑的就是乳房。

          在药殿,她的乳房最小,像一个发育不久的小女孩。

          布鲁爱恋地逗弄她粉嫩的小乳头,道:“我觉得很好,小小的蓓蕾,握在手里,像玩弄小花蕊一般,让人起怜爱之心,我倒希望它们永远不要长大,可惜它们总是要长大的。比你还小一些的乳房,我也摸过啦。”

          羽轻如放下心中的自卑,道:“你摸过谁的?”

          “天依。律以奇。”布鲁诚实地回答。

          羽轻如眼中闪过一抹惊色,道:“天依吗?她好像才十三岁耶!你怎么跟我说这种事?”

          “我说过,我很不喜欢说真话,可是我也很不想骗你……”

          “为何你如此相信我?”羽轻如诧异地轻叹

          布鲁的手指划过她的细脂轻腰,捏着她的裤头,道:“我也不知道,有人说你脑袋很好,也很会骗人,可我莫名其妙地对你说真话。也许只是一种感觉……,感觉这种东西,总是令人难以说清楚。羽轻如小姐……”

          “叫我轻如吧,我想听听你叫我轻如的时候,会不会像你说谎一样好听。”

          “你简直逼人太甚,让我突然那么肉麻的喊你,叫我如何适从?轻如……”

          “嘻嘻!”羽轻如失笑,这杂种明说突然,却很自然地喊出她的昵名,不得不佩服他那脸皮的厚度。

          娇躯笑颤中,她感到下体有些凉意,了解他已经褪落她的长裤,心中慌紧,仰起身看了看下体,接着又躺了下来,转首凝视他,道:“你心中有没有半点爱我?”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