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10(1/7)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第十集第六章药殿迷情

          布鲁在可比庄院渡过疯狂的三天,虽然没有得到卡真的童贞,然而时常把卡真搂在怀里逗玩,也大大地满足他对卡真的占有欲。离开可比庄院,他没有回木屋,而是直接前往药殿,就现在而言,他觉得最安全的两个地方,当属可比庄院和精灵药殿。

          一路上,他想着夫恩雨和茨茵的肉体,碰到穿裙的精灵女性,就开始修炼他的风系魔法——悄悄地起一阵风,把女性的裙子掀飞,听得女人们一声尖叫,他装作不知情的样子朝她们喊什么事啊需要帮忙吗,只是每个精灵女性都是紧掩着裙摆厌恶地瞪他一眼就离开了。

          布鲁更是觉得母亲的魔法非常之有用,加倍地思索被母亲封存的记忆,但是效果极不明显,他现在所懂得的也只是把女人的裙子吹翻的轻风,然后看一下精灵女性花花绿绿的小内裤罢了。

          如果能够用风把女人的衣服撕碎,那该有多完美啊!

          心中念着淫语,布鲁在黄昏时分,踏入精灵药殿,看见很少穿裙子的奇美竟然穿着黛绿的纱裙走出来,他心中邪念又起,咒语也不念,手指悄悄地往她的裙子轻勾过去,一阵轻风自然地由地卷起,长裙随风掀飞,修长结实的美腿展露,他的眼睛直瞪瞪地朝她的私处看去,只看到浓浓的一丛金黄的卷毛——奇美竟然没穿内裤,这叫他大吃一惊,又见她慌张地把裙子压拉下去。

          奇美看见布鲁淫眼看着自己的下体,怒叱道:杂种,你看什么?

          布鲁走到她面前,指指自己顶胀的胯部,道:奇美药士,怎么办?刚才不小心看到你的美腿,我的宝贝上火了!

          奇美啐道:找茨茵去!

          布鲁凑嘴到她的耳边,细声道:为何不叫我找夫恩雨?为何你没有穿内裤?难道精灵王在药殿?

          奇美退后一步,诧异地盯着他,道:你怎么猜到精灵王在此?

          布鲁耸耸肩,道:我靠近你的时候知道的,你的蜜穴散发男人精液的味道。想不到精灵王如此淫荡,为了方便,不准你穿内裤!奇美,我们找个角落,也让我爸爸给予我的肉棒插插你的美穴吧,我在很多方面可是继承爸爸的哦,你不想试试吗?

          奇美怒道:我不会让你们两父子糟蹋,在你面前,我是你的长辈,你最好收起淫意。我给任何男人玩,就是不给你玩,你是他的儿子,如同……我的儿子!

          布鲁心中感动,看看四周没人,轻声问道:奇美药士,我想知道,淫兽鞭是怎么样的?能不能够具体地跟我说说?因为只有你了解淫兽鞭……

          回你屋去!奇美率先走往布鲁的小屋,布鲁把门掩了,她转身道:淫兽鞭,你不可能习得,但我可以跟你说说。淫兽鞭带着淫血传承,能够令阴茎变得暗红如黑血的颜色,而且闪烁着黑红的光芒。拥有淫兽鞭的男人,他们的阴茎能够变三种形态……

          是不是阴茎上长肉锯?布鲁急急地问道。

          奇美狠瞪他一眼,道:不是。从来没见过那种怪物……你父亲曾在我面前展现的三种形态,是指阴茎的尺寸变化。他原本的阴茎尺寸大概是二十七公分,你青出于蓝,比他胜出一点点,我猜大概有二十八公分多。但你的父亲,推动淫兽鞭的时候,可以把他的阴茎增长到三十三公分左右,粗壮无比,第二种形态最神奇,他能够最低限度地把阴茎缩短到十三公分左右,把他原本的尺寸缩短一半,而且粗壮度像常人那般。我曾经问过他,他说这是远祖为了和一些娇小的女孩做爱所形成的特殊淫术,随龙兽血咒传承。第三种形态,就是二十公分左右。如果加上他原来的尺寸,就是四种形态变化,然而我从来没见过他的阴茎生长出什么肉锯。你为何要如此问?

          布鲁笑笑,道:我觉得既为淫兽鞭,当有其特别之处,比如像生刺啊什么之类,原来这么平常,只是尺寸变化……

          奇美啐道:淫兽鞭真正的神奇之处并非尺寸变化,而是能够令女人发情……懒得跟你说。今晚你找茨茵去,我和夫恩雨要应付精灵王。

          等等!布鲁出言留住奇美,问道:按我的尺寸,如果是淫兽鞭的话,能够让形态如何变化?

          奇美瞧了瞧他臌胀的裤裆,道:我怎么知道?你虽然跟你父亲一个德性,但不一定跟他完全相同。

          奇美药士受得住我父亲三十三公分时的形态吗?

          我差点被他搞死,得了吧?我要走了!

          奇美开门出去,从她的语言中,布鲁知道高挑健美的奇美经得住父亲的任何形态,觉得淫兽鞭神奇无比,可是他为何没得到淫兽鞭呢?难道龙兽血咒已经被宗族的其他人继承了吗?

          布鲁知道夫恩雨和奇美要陪精灵王,他也没有任何伤感,她们原本就是精灵王的禁裔,却被他偷偷地享用,加上一个雅聂芝,他给精灵王戴了两顶大大的绿帽——哈哈,值得找茨茵庆祝!

          走出门来,布鲁直往夫恩雨的药间,见了夫恩雨,其时蜜菲蕊也在,见到他的时候,她的神情很不自在。

          但布鲁清楚,经过上次救他的命,蜜菲蕊已经不需守夫恩雨和他的秘密,她也不必时刻提心吊胆,所以夫恩雨跟奇美所说的要把蜜菲蕊给他的话,也等于白说,心中未免失望。

          杂种,我们没有召唤你,为何跑到药殿?

          夫恩雨大人,我不想去尤沙城堡。

          这由不得你不想,尤沙家是你必须去的,难道那里也有人要杀你吗?

          我只是暂时不想洗衣服,想给夫恩雨大人干些活,以报救命之恩!

          也好,这几天有些活要做,你留下来帮忙,但我不能留你太久,否则尤沙家会找我闹……

          那晚上……

          布鲁不避蜜菲蕊在场,直接问夫恩雨,蜜菲蕊红着脸看了一眼他,道:夫恩雨大人,我先出去一会。

          蜜菲蕊,你不需要出去,这事你又不是不知道。杂种,精灵王昨天来找我,至少会呆过今晚,克卢森亲王也在药殿,你别乱来。

          布鲁惊道:夫恩雨大人跟克卢森亲王也有一腿吗?

          夫恩雨笑骂道:去!我有那么淫荡吗?克卢森是陪他的正妻席琳·托姆拉来治病的,我除了跟精灵王,就跟你杂种有一腿,想不到我夫恩雨同时跟精灵族最高贵的男人和精灵族最低贱的男人偷情,唉,上辈子欠了你!

          布鲁想起在亲王俯所闻,问道:夫恩雨大人,席琳夫人什么病啊?

          夫恩雨道:医者必须有点医德,别人的病哪能够随便跟你说?

          看来这病很难治!布鲁感叹道。

          没得治!夫恩雨说着,站起身,朝布鲁挤了挤眼,道:你跟蜜菲蕊在这里干活,她会安排你,我到雅草那边看看她的药配得如何。首先声明,今晚别找茨茵,如果被精灵王和克卢森亲王发觉,你会死得很惨!

          布鲁看着夫恩雨离开,掉头看蜜菲蕊,却见低首浮红,可爱而娇美,不由得走过去问道:蜜菲蕊药士,我该做些什么?

          嗯……做……做什么!你帮忙把药材分类摆好……蜜菲蕊语无伦次地道,她和布鲁相识也有好几年,一直相处得很自然,自从上次撞见他和夫恩雨的好事,她的生活失去以前的平静,每次面对他,让她感到无所适从,何况救他的时候,她和羽轻如赤裸地躺在他的身边,他醒得又比她们早,什么都被他看光了!

          后来她从茨茵的口中得知自己昏迷的时候,不但被她吻遍私处,还差些被他毁掉贞操,她更加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如果要惩罚他的话,那是不可能的,要知道因为他的事情,药殿跟他一条船上,只要船翻,谁都别想逃过精灵的惩罚,所以他与药殿的事情、及他与可比家的淫事,她们都必须保密。

          布鲁依言做事,当蜜菲蕊渐渐放松警戒,他悄悄地从她背后把她搂抱住,她惊然回首,开始挣扎,他轻声道:蜜菲蕊药士,只要你告诉我席琳夫人得什么病,我就放开你。

          我不能够说……呀!杂种,拿开你的脏手……

          布鲁见她不从,他的手按在她的胸部,她羞得猛拍他的手,却不敢真的打他,慌乱之际,娇声说道:席琳夫人的病不知道如何命名,只知道她每次发作,会狂跳脱衣舞,性欲旺盛,需要满足之后才安静,可是那个时候的她,没有任何男人能够满足,因此长久以来都是用药物压制。她基本每三个月要发作一次,但是最近缺药,她常发作,所以克卢森带她过来,催促我们赶制成药,这个药大概明天能够完成。你放开手啦,我已经说了。

          谢谢!布鲁放开她,在她转身之际,他抱住她的脸,给了她一记长吻,她红着脸傻傻地看他,眼泪了流出来。

          布鲁感到事态严重,急忙擦拭她的眼泪,安慰道:别哭,你不喜欢,我不逗你。瞧你三四十岁了,还像十四五岁的小女孩一样爱哭。

          谁知他越是叫她别哭,她却由流泪变低泣,他害怕被人撞见,急忙道:蜜菲蕊药士,你别哭啦,别人看见,以为我欺负你。算我错了,我向你认错,以后在你面前一定乖。

          蜜菲蕊举手上来拭了拭眼泪,可怜兮兮地道:你说的……是真的吗?

          布鲁点点头,道:只要你不哭……

          嗯,我不哭。若不是你,我很少哭……

          布鲁笑笑,继续干活,好一会,他道:什么时候,你会因我笑?

          蜜菲蕊一愣,无语地低头做事。

          晚上,布鲁乖乖躺在木屋,听得外面响动,起床往外看,却见茨茵轻手轻脚地走出药殿,他猜测她是去会马多,无语地躺回床上,不多久就睡过去了。

          翌日,进入夫恩雨药间,只见蜜菲蕊,他这次没有挑逗她,默默地跟她一起干活,直到中午时分,夫恩雨和奇美进来,看见他们两个静静的各尽其职,夫恩雨笑笑,道:奇美,看来他也不像你说的那么淫邪,你瞧瞧,就他和蜜菲蕊的时候,他也没有碰她。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