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集1-5(1/9)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第一章诡异的献身

          布鲁色迷迷的趴俯在水月灵脚前,激动万分。三天前,他怀着必死之心来到这里,意外获得水月灵的献身承诺。

          在这三天里,他都莫名的兴奋,对着石壁打了不知多少次手枪,弄得石壁黄白黄白的,仿佛几千年前被雕画出的图案一般,叫水月灵看着就气,说什么干净他的身体,她只觉他是越“净”越肮脏。

          通过水月灵高级的水系治疗魔法,他的伤势已经没有大碍;后来水月灵想起他所说的三天期限,应该是因为他重创在身的缘故,否则他绝对不会多等三天,像他这种无耻的淫棍,面对她的献身,怎么可能无缘无故的说出三天之约呢?

          这肮脏的淫棍,不但跟塔爱娃,还跟侬嫒和曼莎,最近又奸淫了辛迪和丹羽,或者还有更多的女性被他奸淫……

          她将是其中之一,每想到这些,她愤怒异常,但她必须乖乖的把自己纯洁的身体献上,这种无奈而悲哀的命运,也许就如此伴随她的一生。

          “早知如此,我当初就该把你和凯莉公主占有,也不用绕这么个大弯,最后还是要走到你的怀抱!”布鲁淫意十足的说着,看着水月灵美妙的娇体,他总是会联想起凯莉的肉体。

          “如果你现在还想着别的女人,我要走了!”水月灵冷冷地怒道。

          布鲁心神一震,急道:“别,水月,我没想别的女人,看着你,我哪还能够想别的女人?你是我最美丽的精灵,在你的面前,所有的女人,都将从我的脑海隐退,我的心里只有你,噢你是我的女神!”

          水月灵羞怒地瞪他一眼,就要起身,布鲁急扑过去,道:“我有说错什么话吗?”

          “你说的话,每一句都叫我恶心得想吐……”

          “这是好预兆,证明你将很快怀孕!”

          “放开我,混蛋,找你的侬嫒和曼莎去恶心!”

          “如果要放开你,我不会千辛万苦来到你面前。”

          布鲁紧紧的抱住她,把她压到席铺上,吻住她的嘴儿。

          她挣扎一小会,平静下来,或者因为被他吻成习惯,她开始回应他的热吻,本来紧崩和怯怕的心情,在这一阵吵闹中,不知不觉地得到舒缓,忽然惊觉,她和他竟是如此熟悉,除了他,她或者也真的不能够再跟任何男人。

          但她知道,不管此刻多么融洽,此事过后,她和他,将形同陌路。

          也仅仅是这次了,她想。

          就这一次,从他吧,他爱怎么,就怎么!

          赤裸的肉体纠缠,是一种火热的厮磨。

          布鲁依依不舍的离开她的红唇,凝视她那百看不厌的脸蛋,发觉她的美任何时候都那么的纯净,只是此时微微浮红,不知是因了血沸的加速还是因了体温的升高。

          他轻轻地吻了吻她的鼻尖,道:“可以拒绝与蒙特罗的婚事吗?”

          水月灵紧抿嘴唇,眼睛注视他一会,缓缓的闭上,没有回答他。

          布鲁心中没来由的愤怒,伸手至她潮湿的私处,手指粗鲁的插进去,她睁开眼睛怒瞪他,道:“疼……”

          “回答我!”布鲁压抑不住的怒吼,她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惊讶,道:“我说过,此事过后,我和你没有关系,你也答应了。如果你不能够做到,我撤消所承诺的一切,离开这里。你希望看到那样的结果吗?”

          布鲁愕然相望,忽然无力地伏脸在她洁白的胸脯,轻轻的咬着她粉红精致的乳头,柔嫩的藕臂悄悄的环过他的虎背……

          “我答应了皇后,已不可挽回。我家人希望我嫁给蒙特罗,她们会从平民升级为皇亲贵族。如果我拒绝,皇族脸面扫地,会让我和我家处于尴尬的地位。其实不为谁,我从来没想过要结婚,要跟哪个男人……”

          “伽蓝王子为此很恨皇后和大王子,可是他没有办法。我知道他喜欢我,但我从来没有想过嫁给他,没想过嫁给蒙特罗,也没有想过要给你,然而我最终要面对的,就是嫁给蒙特罗,就是把自己的童贞给你!我以前不想这些,我只想安安静静的生活,永远都那么安安静静!你,让我无法安静,皇后,又让我没了选择。我的生命,从出生到现在,似乎都是一种无奈的被迫,要不然我的亲生父母为何不要我?你怎么不幸,起码你知道父母是谁!我现在把身体给你,把你的力量给你,其他的事情,你不要问我,也不要干涉,好吗?我求你了!”

          近乎哭咽的声音,在布鲁的耳边响起,响彻他的心灵,他莫名的怒气渐渐的平息,咬在她乳头的牙齿松开,舌头吐出轻轻的吻舔她的乳晕……

          好一会,他伸首上来,吻她的颈项,坚定地道:“不管你喜不喜欢听,我仍然诅咒蒙特罗早死,诅咒他阳萎,诅咒你嫁不出去。你说我比你幸运,我告诉你一件事情,活这么多年,我从来不知道自己为何而活,是为了被精灵践踏呢?还是为了替她们做奴?可是我一直努力的活着,没了尊严的活着,只因为我的妈妈,希望我活着;只因为,我很怕就这样死去!其实,我也怕死,你相信吗?”

          “我从来没看出你怕死,你骑塔爱娃,奸淫辛迪和丹羽,挑战惊梦……嗯唔!”

          水月灵话没说完,布鲁吻住她的嘴,他的手又一次抚摸她肥嫩的阴户,但这次他抚摸得很轻巧,她没有感到疼痛,只是骚痒的感觉让她很是不适应,想起在他的木屋,他曾经亲吻她的蜜穴,也是如此的感觉,那时候她强忍着一切,假装昏睡。

          她的娇躯扭动,欲图躲避他的手指作坏,然而如何躲避得了呢?她又感到丝丝的疼痛,仿佛那手指要翻开她的下身似的,她轻咬他的舌头,他退离她的嘴,她正要说话之时,却看到他的眼神很奇怪,于是问道:“怎么……怎么了?”

          “我的手指……不能够进去!本来已经进入一点,又被强大的力量弹回来,弹得手指针刺般的痛,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布鲁从没遇到这种情况,不待水月灵回答,他趴身下来端详,只见她的蜜汁把她漂亮的阴户湿润,两片洁白的大阴唇仍然紧紧闭合,他性急地伸手扳开隆胀的肉唇,粉红如珠玉般的肉壁映入他的眼底,不见任何异样,他凑嘴吻过去,品尝到她芬芳清爽的味儿,试探性的把舌头抵进她的阴缝……

          虽然上次他吻过她的阴户,但他只是吻了她的外部,没让舌头进入,此次试探性的要进舌,不料舌头刚抵进她的阴道口,仿佛被电击一般,被刺撞回来,他仰首呼呼大叫:“可恶的妈妈!搞什么飞机,手指和舌头都进不去,何况我的大肉棒?水月,你以前没用手指玩过阴户吗?”

          水月灵受不了他粗鄙的语言,羞怒道:“混蛋,我什么时候用……用手?你以为我像你吗?”

          布鲁急忙赔笑道:“别生气,我随口说说而已,因为女人也手淫的嘛……”

          水月灵别脸一边,道:“你要不要?如果不要,我离开了。”

          布鲁重新趴上她的身体,吻着她的脸,道:“你让我想想,可能是封印问题……”

          “就是你妈妈的封印问题!”

          石缝里响起侬嫒的声音,两人急忙看过来,只见侬嫒走进石屋,看见赤裸的两人,她眼中闪过一抹复杂神色,最终蹲到两人的身旁,推开布鲁的屁股,看了一眼水月灵的蜜穴,惊叹道:“真是美丽的小穴,和我有得一拼耶!”

          “出去!”水月灵歇斯底里地娇叱。

          侬嫒站起身,道:“埃菲所用的封印结界,应该是反生命枷锁。我就是怕这种情况的发生,所以这三天一直没有离开,悄悄的守在瀑布周围,总觉得有需要到我的地方。小淫魔,用的血试试吧,只有你的血液能够打开她的处女阴道。当你的血液和她的处女之血相触的瞬间,力量就会解封。只是,她以后……”

          水月灵看着侬嫒要走出去,她羞怒道:“侬嫒,我以后怎么样?”

          侬嫒回首,神秘地笑笑,道:“你以后……会很幸福!”

          “为何?”

          “因为你的生命枷锁的承受者,是一个很强壮的淫魔!”

          “什么是生命枷锁?”

          “问你妈妈,她应该知道……”

          侬嫒走出石屋,水月灵一付气嘟嘟的样子,转眼看见布鲁在淫笑,她拉过他的手,张嘴咬在他的手指,痛得他大喊道:“哇呀!水月,别咬我……是她惹你,又不是我惹你,我也没叫她在这种时候进来……哇,出血了!”

          布鲁缩回手指猛的吹,呼呼呼……

          水月灵恼恼地瞪着他,道:“淫妇说用血……”

          布鲁灵光一闪,手指往她的阴缝摸去,轻轻的往她的阴道挤进,这次出奇的顺利,当他触碰到她的膜的阻碍时,缩退回来,激动的吻了她唇,笑道:“看来你那里只认我的血,如果是别的男人,根本进不去!但是,如果每次都要我用血的话,我岂非要大出血?”

          “只有这一次……没有下次!”水月灵羞怒地道。

          “嗯,知道了,不要在我耳边不停重复,这会令我愤怒!”

          “你就不令我愤怒?无缘无故的为何跑出个女人?每想到你跟那些女人,我愤怒得想杀你……混蛋,就你会愤怒?”

          平时安静温柔的水月灵,变得歇斯底里的样子,叫布鲁有些不习惯,可是他又有些欢喜,笑道:“你是在吃醋吗,小水月?”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