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12(1/6)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第十一章只手摧花

          布鲁花了一个时辰,找遍附近的树根处,终于找到五处温蛇穴口,并且撒了五泡尿,有两泡撒了穴,三泡撒出三条温蛇,两条温蛇跑得很快,最后一条终于被他逮着一条。回到木屋,刚巧迷药的药效将过,他急忙打开丹羽的嘴,撕开蛇肚,让蛇胆从她的喉咙直接滑进她的胃里。

          “大功告成,老子搞死你!”

          布鲁愤怒地说着,单手抱起丹羽,来到床前,把她往床上狠狠地一砸,落床的瞬间,她痛呼出来,睁开了她那双冷怒的、美丽的眼睛,挣扎着要起来,可是身体却软瘫如泥,惊慌失措之中,念动咒语欲使用魔法,可是魔法力量也莫名地提不起来,她惊怒道:“杂种,你用什么药?”

          “你指你昏迷前,还是你昏迷后?我总共用了两次药,你想知道哪次的用药?”

          “卑贱杂种,你敢对我用药?你将不得好死……”

          “我如果不对你用药,怕我现在早就死了!丹羽婊子,你不是要向精灵族宣布被我迷奸吗?不妨告诉你,让你昏倒过去的药,就是迷药,是我从偷殿偷来的,至于让你软瘫无力的、封印你的魔法的药,嘿嘿……我不告诉你!”

          丹羽又气又愤,冰霜似的脸变成惊怒之色,看着布鲁正在床前脱衣,她多想站起来杀了他,可是无论她如何努力,她至多能够撑起一半又无力地跌倒下去,终于明白她今日会被他暴奸,她的心跌落到谷底,嘶喊道:“杂种,你若敢奸淫我,我将永不放过你!”

          “没事。我没把你奸淫,你也不曾放过我。既然你那般眼红你的姐妹尝到我的大肉棒,我就也让你尝尝!哪天被你杀了,也不会死得那么冤!而且,我把你奸了,你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宣布:杂种迷奸了我丹羽,我誓要杀他!哈哈……老子上次能够叫你吃我的精液,这次叫你的下面的嘴装满我的精液!”

          “你……上次你是故意的?”

          “是的,上次黑夜,很安静,你的距离也近,我能够闻到你的体香,可是这次我没有注意,没有察觉你在暗处等着我,差点被你阴死……来吧,接受我的大肉棒的洗礼,我肏丹玛、丹菡和艳图,不能够厚彼薄此,也该肏一肏你的处女小穴,让你知道女人的小穴,天生就有夹棒的天赋,像我天生就有做杂种的天赋一样,哈哈!”

          “杂种,你若敢碰我……”

          “如何?难道你认为会有人救你?如果真的有人过来,则我自认倒霉,不用你动手,我把自己的头捧到你脚下,给你当垫脚石……我能够同时跟你的三个姐妹偷情,你觉得我会不敢碰你吗?丹羽婊子,别看你平时冷酷的样子很成熟,其实你比我还天真!记得你上次跑过来问我肉棒的事情吗?那个时候我就知道你是个闷骚货!”

          “你才是闷骚货!”

          “错也,我是真骚,且是最骚的那种……”

          布鲁正把内裤脱掉,爬到床上,把肉棒压在她的鼻尖不能压嘴,她会咬断……,扭着肉棒轻轻地“棍”打她的美丽的鼻子,淫笑道:“我碰你又如何?我还打开大门碰你!我这门已经很久没关,也从来没打算关闭!敞开大门强奸女人,我最喜欢了!”

          丹羽欲伸手上来拍开他的淫根,但手刚举到一半,又无力地垂落,羞怒道:“杂种,把你肮脏的淫物拿开,我誓要切了它!”

          “等下给你的两片软刀切个够……你会恨这辈子为何不早点切他?干你老娘!你以为我会受你威胁吗?老子就是威胁别人过来的,你还嫩得很!别说你们姐妹,就是你的妈妈,我也敢奸淫!顺便告诉你一个秘密,你那个奶奶,跟你们家的三大家将晚晚风流快活……”

          ——布鲁准备豁出去,什么话都敢说!

          “你胡说!我奶奶是精灵族有名的端庄贵妇,绝对不可能跟三大家将做那种事!”

          丹羽觉得布鲁所说的话,是对尤沙家族最早的侮辱,若非她此刻瘫软如泥,她发誓定会把他的臭嘴打烂,让他永远都说不出话。

          布鲁阴险地笑着,双眼落在她的垂落在床的细直金丝,冷笑道:“我胡说?哈哈,想让我说得更透澈些?也好,我再告诉你一个秘密,你阴毛非常的浓,黑黑的直铺长到她的大腿,我猜她的浓浓的阴毛覆盖之下,肯定有一个大大的阴户,所以才那么的骚,同时三个强大的男人都难以满足她的性欲!”

          丹羽张嘴欲骂,可是她还没说话,布鲁又道:“你和丹玛生得有些相像,可你们都不像你们的妈妈珞洁安,她可是一个强壮的女人,胸脱比艳图的还要大很多,我一直都想把她压到床上,抓她的乳咬、肏她的屄,最好就是你们母女三人同床被我肏……你觉得我这主意如何?很刺激吧?”

          “杂种,你到底想如何?”

          “很简单,我想肏遍你家所有女性,甚至肏遍精灵族所有的女性……现在嘛,先肏你!来吧,高贵冷酷的丹羽小姐,让我先看看你的娇体……,我说话怎么这么斯文?婊子,让我替你宽衣,与你刚才的粗暴比起来,我会很温柔。”

          布鲁的手开始解她的衣扣,她的坚硬、冷酷的心终于颤栗,看着他那张带血的脸庞——这是刚才被她打的,但他吐了那么多血,且左手骨折,竟然还不忘奸淫自己,难道这杂种真的是淫魔再世?

          或者布鲁真的是淫魔再世,否则怎么具有那么狰狞的淫根?

          “丹羽婊子,你打断裂我的胸骨、打断我三根肋骨,可我仍然如此雄健,你是不是很惊讶?我打不过你们精灵,是因为你们天生就具有魔法传承或者是后生炼就的力量,并非我布鲁真的很弱。我能够从塔爱娃那里逃生,能够被你打得骨裂骨折,依然很潇洒地坐在你面前慰藉你寂寞的身心,你应该就知道这全部是因为:我的身体里流着我父母强大的血液,我传承着他们所有的优点。哟,你的胸脯好像比你姐姐的要圆大些,是不是你经常自摸啊?”

          任丹羽如何冷漠的性格,也受不了他的语言的挑逗,她恨不得此刻能够动作,狠狠地甩他几个耳光——现在的她,觉得甩他几巴掌,比杀了他还要解气。

          “哎呀?你的眼神好毒,恨我啦?是不是想给我几个耳光?真不好意思,你打不着!来,我帮帮你,让你打我!”

          布鲁右手抓住她的嫩手,拉扯上来,让她的手儿抚摸着他的脸,淫笑道:“啊!真舒服,难得丹羽小姐如此温柔地抚摸我的脸庞,这代表她早已经暗恋我,此刻正在挑逗我、勾引我,让我快点狠狠地肏她的处女小穴!噢,太幸福了!丹羽,我的婊子,我马上就会肏你……打开双腿等着我的大肉棒吧,你会性福!”

          丹羽心中羞愤难当,想抽手回来,可是偏偏没有力气,怒道:“杂种,你爱怎么就怎么,别侮辱我!有种你今日把我先奸后杀……”

          “你又错了!我怎么舍得杀你?我是如此善良……哇呀!胸脯果然比你姐姐的要大!”

          布鲁放开她的手,迅速地扯掉她胸前的罩布,只见她那两颗洁白胀圆的乳房比丹玛的要圆大些,可是又不及艳图的尺寸,基于她的姐姐和妹妹之间,生得非常的好看、性感。

          他不由得伏首下来吻她的乳头,她的身体开始微微的蠕动,估计是她极力想挣扎,然而温蛇的特殊的毒液让她的企图落空,这种挣扎到头来只是变成一种颤抖性的蠕动……

          “丹羽小姐,你果然是闷骚货,吻一两下你的粉红的小乳头,你就兴奋得神经颤栗。不要这么兴奋嘛,你这个样子,会勾引我犯罪的。我一直都是精灵族的良民,不喜欢犯罪的感觉。你看,我就是这么好的人!刚才你把我打得半死,我却如此温柔地服侍你,以后记得把我的名字刻到你的阴户,上面就这么写:我美丽的阴户,被杂种破处,特此纪念留字。等等,最后得加上八个大字:杂种独享,观者止步。”

          “杂种……你不要侮辱我!啊……呸呸呸!”丹羽张嘴叱骂,不料布鲁及时地把唾液吐进她的嘴,她惊叫一声,猛地吐口水,冷愤的脸依旧,但眼睛里的眼泪开始闪烁,以一种以弱性的哽咽语气道:“杂种,你侮辱我……”

          “侮辱你又如何?我拿命跟你搏,侮辱你不行吗?我奸淫丹玛,因为她喝马多的春药,我跟艳图,是那天你和丹菡在河里拉扯她,不小心地被我破瓜,而后我到她房里欢好的时候,丹菡跑过来凑合,这些纯粹是巧合!但你这婊子,偏偏要杀我,你凭什么?她们都甘愿和我好,你在旁边看着眼红就说,何必硬要装出正义凛然的模样?我倒要看看你高贵的外表被撕破之后,剩下的到底是什么!以我的猜测,就是一个欠干的骚屄!”

          丹羽悔恨难当,紧紧地咬着双唇,泪眼愤怒地、冷酷地盯着他,然而就在此时,她的心中产生一些迷惑。她很少如此地看他,此时带着羞愤的心情凝视这个被精灵族唾骂的杂种,却生出一种不应该存在的感觉,她竟然有瞬间觉得他很好看,野兽般的强壮来自他的父亲的传承,俊美的脸庞源自他的精灵母亲,这个精灵与人类和兽人混血儿,有着精灵的俊美的同时,也同样有着精灵很难拥有的强壮和野性。

          ——哪怕她们如何地鄙视他、贱踏他,可是有些事实,精灵族也得承认。

          继姐姐之后,她就这样被他奸淫吗?丹羽冷漠的心再也难以冷漠,悲愤和羞耻浓于她的心头……

          可是,可是……她的双腿为何有种潮意?那是……那是……她的爱液……

          不要啊!不能在这时候流出耻辱的液体……不能够……不受控制……

          洁白隆胀的胸脯裸露在空气中,男人的手突然狠狠地抓她的乳房,痛得她张嘴痛呼……

          “啊!好痛……杂种……我要杀了你……”

          布鲁坐直身体,不管她的叫骂,伸手解她的裤头,她又开始蠕动,紧张地叫喊……

          “杂种!不准解我的裤子……不要……杂种……我不要……”

          “这事还轮到你要吗?我要……我要……靠!我也会叫……”

          丹羽的脸胀得通红,气道:“你……你……我恨当时没有一拳杀了你……”

          “迷药和毒药都有得你吃,偏偏后悔药没你吃,你就忍忍吧!我的左手断了,不打算奸淫你太久,捅破你的处女膜,抽出来拍拍屁屁我就溜……不会杀你,如果要你的命,我不会奸淫你,毕竟死人不懂痛苦和羞耻!”

          顺利地解开她的裤头,他努力地移身过去,本想调逗她一翻,再逐一地脱她的裤子,但身体的痛苦令他没了耐性,便把内裤连同长裤一齐脱掉,接着他抓住她的还剩最后一颗衣扣未解的上衣使劲地一扯,“咝”,衣破光耀,在她的腰脐竟然缠绕着两重尾指大的银琏……

          “干!你真变态,银琏应该戴在脖子,你却戴在腰部,你粗大的腰侮辱了珍贵的银琏。”

          “杂种,你说清楚,我的腰怎么粗大了?艳图的比我粗,没见你说她?”

          “艳图那叫丰满性感,谁敢说她腰大,我就揍谁!她是我的女人,岂能让你损?”

          “艳图不是你的女人……”

          “就是!你咬我啊?让你咬……咬吧咬吧……”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