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10(1/8)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第六章生命晶棺

          “夫恩雨,出来救人!”

          侬嫒抱着已经停止呼吸的布鲁冲进药殿,直接冲进夫恩雨的寝室,其时夫恩雨刚坐起身,见到侬嫒怀里的满是血的布鲁,赤裸地从被窝里扑至,抱过布鲁,一看伤势,惊怒道:“塔爱娃这婊子干的好事!”

          此时,奇美进来,夫恩雨命令道:“叫她们全部集中到宇密室生命晶棺!”

          “生命晶棺?”侬嫒惊问,她看得出夫恩雨很紧张布鲁,可是想不到她竟然动用精灵族疗伤用的圣物晶棺,这可是百年来不曾动用过的,因为这晶棺必须每隔五十年使用一次,如果超出使用限制,则晶棺便会碎毁,因此,晶棺的使用,是必须经得精灵皇族和三个圣处女的同意的,但夫恩雨却毫不犹豫地私自动用精灵药殿的疗伤圣物,这份魄力真是前无古人!

          奇美迅速出去,夫恩雨抱着布鲁走出门,此时她和布鲁都是赤裸的,侬嫒跟在她的后面,最终忍不住问道:“夫恩雨,你就这么出去吗?”

          “我没有穿衣服的时间,必须紧快地把他放下生命晶棺里,才有可能令他起死回生……侬嫒,你帮我把衣服拿过来吧,密室在我的药间的地下室,即使是精灵王,没得我的允许,也是不能够进入的,但我允许你进入!”

          说罢,她的脚步加快,奔跑起来……

          侬嫒回转,取了夫恩雨的衣服,急忙奔往密室,落到密室,却见药殿的六女都到了,而布鲁被子放到一只透明的、无盖的晶石巨棺,这巨棺能够至少能够容得下七人,在晶棺的底部嵌有十二颗血芒闪闪的拳大的晶石……

          “夫恩雨大人,我反对使用生命晶棺!”平时雅静柔弱的雅草坚决地道。

          夫恩雨冷冷地道:“不使用生命晶棺,如何救赎他逝去的生命?”

          “死亡,是对他最好的救赎,也可以让他得到解脱……”

          “雅草,如果我坚决使用晶棺呢?”

          “我坚决不参与……”

          夫恩雨脸色微变,道:“你是怕事后被惩罚?”

          “我什么都不怕,只是这不合规矩。晶棺只救精灵族的重要人物,但他只是一个半精灵杂种……夫恩雨大人,你为何一定要救他?”

          “雅草,你给我听着,这杂种是我夫恩雨的男人,你还有别问题吗?”

          室内的六个女人都感到震惊,连知情的奇美和蜜菲蕊都料不到夫恩雨会当着众人的面承认杂种是她的男人,更别说不知情的四女……

          雅草看了夫恩雨好一会,转眼又看着躺在晶棺里的男人,叹道:“夫恩雨大人,除了身份,他确实够资格做你的男人!你一直都是我敬佩的人,我帮你!”

          “谢谢你,雅草!”夫恩雨由衷地道。

          夫恩雨掉头,道:侬嫒,“你不惜在以‘血色空间’把他从塔爱娃的毒手中救他出来,大概也不仅仅是因为曾经你和埃菲的友谊吧?我就奇怪,为何杂种第一次在身上的时候,根本不像个处男,原来是这么回事。我们要施法了,麻烦你和奇美到上面的入口守着,不管是谁,如果企图进来阻止,以死抵之,直至你们死亡,你是否能够做到?”

          “能。”侬嫒坚定地咬出一个字。

          “你们出去护法吧,我们需要两个时辰来让他复活。希望他的灵魂还有潜在的意识,如果他的潜在意识也消失了,则……我让塔爱娃也从人间蒸发!”

          侬嫒虽然有很多的不明白,但见奇美已经跃出地下室,她也跃跳上去。

          奇美和侬嫒上去后,夫恩雨道:“茨茵,准备你的‘生肌接骨咒’,蜜菲蕊和羽轻如,你们两个脱光躺在他的两旁,割开你们的手腕血脉,让你们的处女鲜血流淌……”

          “夫恩雨大人,羽轻如已经不是处女!”茨茵有些愧疚地急道。

          夫恩雨和雅草的目光落在羽轻如身上,同声道:“不是处女?不可能……”

          “我是处女。”羽轻如肯定地道。

          夫恩雨点点头,道:“我看得出你还是处女。”

          茨茵疑惑地看了看羽轻如,却听羽轻如道:“他没有害我……”

          “好了,各就各位,有什么恩怨纠缠的,待他醒来再论!”

          夫恩雨和雅草分别坐于晶棺两端,夫恩雨在尾端脚端,雅草在头端,只见两女指掌翻动,雅草已经念起咒语,夫恩雨却道:“雅草,多射你,晶棺是如果没有两股圣光系治疗魔法的推动,是不能够启动的。你以前也没有真正地操作过晶棺,不知道你能否唤醒他的潜在意识?我则负责让他的恢复生机、让他的血液再次流动……茨茵,起咒!”

          随着夫恩雨的一声低喝,她嘴里念动圣光系魔法咒的同时,两道圣洁的光芒射向晶棺之尾,而另一端的雅草也射出同样的两道圣芒,这四道圣芒绕着晶棺缠绕在一起的时候,圣芒四射,整个晶棺被一片圣芒笼罩,缓缓地从地上升起,当升到一人高的时候,茨茵移到晶棺底部,双掌托住晶棺中央点,两道红色的光芒缓缓地由她的双掌散发出来,也就在此时,蜜菲蕊和羽轻如以指刀割伤自己的手腕,处女的鲜血渗入晶棺的瞬间,晶棺底部的十二颗血晶石突然爆射出血色的光芒,那光芒散发之际,晶石像泉眼一般涌出十二股鲜血,渐渐的,巨大的晶棺注满鲜血,把布鲁和两个处女淹没在其中……

          奇美和侬嫒守在入口,警惕地注意着方圆几里内的动静,忽然,奇美问道:“侬嫒,你要了杂种的处男?”

          侬嫒一愣,道:“他第一次和我的时候,我也觉得他不大像处男……”

          “知道他在你之前有多少女人吗?”

          “不知道,但应该不多,因为如果不是夫恩雨说起,我也不会怀疑他和我的时候不是处男,但当时和我的时候,各方面都很像处男,只是现在想来,好像又不是那么回事,所以我才说他不大像处男,而是绝对!我想,即使他的第一次不是给我的,在我之前,他也没有多少性经验……”

          “塔爱娃为何要杀他?”

          侬嫒觉得到此也不该隐瞒,便把塔爱娃和布鲁之事说了,奇美听罢,气道:“这家伙上次到药殿,为何不跟我说?”

          侬嫒惊道:“奇美,你也跟他……”

          “我跟他没有那回事,只是曾经被他老子强暴……我一直没办法忘掉那个无耻的男人!”

          “唉,其实我也算是被他强暴的……”

          “侬嫒,就你所知,他到现在为止碰过几个女人?”

          “我知道的,就塔爱娃,和……”

          “和谁?”

          “和……和我的女儿……卡兰……”侬嫒很费劲才把这句话说出。

          “什么?”奇美低呼,惊道:“你和女儿一起跟他?”

          侬嫒羞得无地自容,叹道:“也许还得加上卡真……所以无信纸如何恨他,我也不能够让他死的,毕竟他死了,伤心的不仅仅是我,还得搭上我的两个女儿。”

          奇美凝视侬嫒,道:“我所知的,就是夫恩雨和雅聂芝。”

          “什……什么?雅……雅聂芝?”

          这次轮到侬嫒惊震,他没想到布鲁胆子如许之大,竟然敢碰精灵王的女人!

          奇美把雅聂芝和布鲁的牵扯说了一下,侬嫒叹道:“仅仅是这些秘密传出去,精灵族就热闹了,但杂种的心里藏着的也许不仅仅这些,现在他所经常到的大家族,皇宫、药殿、弗利莱牧场和我们家,都出现这种事情。我想,尤沙家族和克卢森五俯大概也避免不了,只得我们现在还没知道罢了。”

          “这些事情我不管,如果他还能够活过来,你以后问他吧!但我想这家伙不会坦白,他像他的老子一样,看起来粗粗鲁鲁的,其实坏心思满脑子,且每时每刻都是谎言,你很难知道他哪句是真是假。然而若果不是表面的诚实勤劳、内心的慎密,大概也难活到现在,这次他如此冲动,看来是你造成的。”

          “谁……谁叫他搞我的女儿?”

          “有自己喜欢的人搞,总比没人搞或者是被自己不喜欢的人搞要好许多,现在的精灵族男性少得可怜,要找一个自己喜欢的,难得很。”

          “我喜欢他,不代表我的女儿也喜欢他……”

          “如果不喜欢,他能够搞得了卡兰?”

          侬嫒哑口无语,其实她也清楚,卡兰和卡真都喜欢布鲁,只是卡真坦然承认,卡兰却嘴硬。

          奇美的眼眉忽地一挑,道:“侬嫒,山特凯夫妇正火速赶过来,或者有一场恶战。”

          “我从小就在战争中长大,自从进入这片幽林,安静了许久,今晚弄得我的战血又沸腾起来……我想,塔爱娃大概也和这般,只是在暗夜里她非我对手,所以没敢和我对决,但明天她肯定跑过来找我拼命,那女人在战争中是杀人不眨眼的。”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