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集1-5(1/7)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第一章艳奸·翼精灵传说

          由幽林西部前往南部,其间需要经过几片树林和竹林,因为这片幽林除了北部着一片大草原,其余的地方都山林,而经过二十年的耕耘,在南部的开垦出集中的农田,由可比家族管辖,南部的平民就集中围绕在可比庄院周围定居;西部的平民精灵围绕在精灵皇族周边,北部和东部的精灵也是比较集中建居的。因此,从西通南、或从东通西、又或从北通南和由南往北,其间都有大片的没人居住的山林面积,这些山林,平时无人涉足的。

          ……布鲁担心着雅聂芝杀人灭口之时,雅聂芝快马加鞭地把他带到拦于西南之间的大片密竹里的一间破竹屋里,这竹屋还是他四年前建造的,那时他要替精灵皇宫织造许多竹制品,因此要逗留在这片竹林达两个月之久,不得不在这里建造了这间竹屋——聂雅芝口中的“地方”应该就是指这间破竹屋。

          两人下马,雅聂芝直直走向木屋,只见木屋内满是尘灰,上面和周围更盘满蜘蛛网,她看得微愣,掉头看见布鲁猫着腰往回走,她怒叱道:“杂种,你要去哪里?”

          “回王妃,我想到竹林深处撒泡尿……”

          “这里就是竹林深处,要撒尿就在这里撒!”

          “可是,这会亵渎王妃的。”

          “如果你再背着我说话,我就砍你一只脚下来!”

          布鲁立即转身跑回来,道:“雅聂芝王妃,我已经回来,你有什么吩咐?”

          “撒尿!”

          “在你面前?”

          “你装什么?你别忘了你糟蹋过我尊贵的肉体……”

          “其实我没尿可拉……我只是想逃跑。雅聂芝王妃,你带我来这里,是想杀我灭口吧?你忘了答应过夫恩雨大人不杀我的吗?”布鲁觉得雅聂芝找他只有一个原因:就是杀人灭口。

          “我什么时候说要杀你了?”雅聂芝恼叱道。

          布鲁大喜,道:“雅聂芝王妃,你不杀我,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你管我做什么,快进来把这破打扫干净!”

          “你真的不杀我?你发誓?”

          “杂种,再哆嗦,我立即杀了你!”

          布鲁不敢再说话,随便断了根带叫的竹尖,开始打扫竹屋——他是干活的能手,不用多久,就把竹屋打扫得七七八八,累得他满身大汗,于是干净把上衣脱掉,不料就在此时,雅聂芝跑过来抱起他,把他丢到风打扫干净的竹床上,他惊慌地道:“雅聂芝王妃,你……想杀人灭口?你真卑鄙……”

          “胡讲,杂种!”雅聂芝扑到她身上,双手急解他的裤头,他惊得脸面失色道:“王妃,你想阉我?不要啊,我只是肏过你一次,而且是替你治病,你别做这种阴德的事情……”

          “闭嘴,白痴!”雅聂芝脱掉他的裤子,埋首就含住他半软半硬的巴,他又是一愣,明白雅聂芝要做什么了,操,她可真急色,竟然强奸他……想到此就兴奋,巴立即在她的口中胀硬,她吐出肉棒,站起来就脱裤自己的裤子,随之往他的肉棒一坐,呻吟道:“呼噢……这就是我整日想要的感觉……好深……呼噢……”

          雅聂芝一边摇耸屁股一边脱上衣,被强奸了的布鲁愣了一阵,道:“雅聂芝王妃,你不是想先奸后杀吧?”

          “谁奸你了?”

          “你这不是强奸,是什么?”

          “杂种,你敢说我强奸你?”

          “不敢说也说了……”

          “强奸就强奸,我还怕强奸你吗?”

          “你是王妃,确实没什么好怕!慢慢强奸,其实我很喜欢王妃强奸我,真是受宠若惊……”

          布鲁闭上双眼,状似享受雅聂芝的“奸淫”,她被他的巨棒顶得深处舒服,也闭起双眼摇摆着身体,如此一阵,高潮渐渐地到来,她呻吟道:“呼噢……呼噢……,杂种,我双腿软,你帮帮忙……肏我一阵……”

          呻吟好一阵,没得布鲁的回应,她停顿下来,睁开双眼,却见布鲁闭着双眼,她看着他,唤了几声,他仍然没有反应,就伸出扇了他一个耳光,他惊睁双眼,叫道:“谁……谁打我?”

          雅聂芝羞怒地道:“杂种,你是不是想死?我雅聂芝不顾身位跟你做这事,你竟然睡着?”

          原来布鲁昨晚没睡,精神困顿,偏被雅聂芝弄得舒服,不知不觉中做春梦去了。

          这对于雅聂芝来说可是大敬的,更且让她羞愧没脸面,她岂能不怒?

          他急忙道:“王妃息怒,我这段时间又累又伤,休息未够,刚才被你搞得好舒服,闭眼就过去了。我睡梦中还和你做爱……我、我、我时常想肏你,干!”

          未等雅聂芝说话,布鲁翻身压她在床,开始对她的肉体进行猛烈的攻势,这次他真的是拼了命,因为他知道,如果在此时他不表现出对她的肉体的冲动,让她挽回面子,他以后的日子肯定不好过,因此,他搏命地操她,可是她高潮来临,那细窄的阴道和阴道口那八颗银珠紧紧地夹咬着他的肉棒,磨擦得他敏感之极,整条肉棒酥爽,抽插一阵,就在她的阴道里剧烈地射精,他这精射得是时候,正是雅聂芝高潮巅峰之时,搞得雅聂芝兴奋得将近虚脱,整个人软蛇般地娇喘息息,没力气骂他,更没有力气打他了。

          “雅聂芝王妃,你知道的,我要经常干各种重活,偏偏饭也吃不上一顿好的,加之最近受伤,精神真的很不好,才在刚才享受你的强奸的时候睡过去,并非是你没有魅力,其实我做梦都想着跟你做爱,你就消气吧,别为难我!”

          雅聂芝凝视他,眼中露出抹笑意,娇喘道:“要我消气,看你如何表现。”

          布鲁虽然很想倒下呼呼大睡,可是为了自己的性命,他拼命扯着四片眼皮子,不屈不挠地道:“雅聂芝王妃,我一定会表现得令你满意的,我是个低贱肮脏的杂种,会玷污你的手,如果你硬要死,改天我自尽。”

          “改天是什么时候?”

          “改天嘛,就是天天都改……”

          “杂种,你是不是因为怕我杀你,才跟我做这事?”

          “不是,我真是很想王妃,可是我知道我的身份,连想都不能够想的……刚才睡着,真的不是我故意的,我……我真的很困……你瞧我眼睛,肯定有血丝……”

          雅聂芝这才注意到他的眼睛,她叹道:“我也很累,你困就睡一觉吧!醒来的时候,我再看你的表现,然后才可以决定如何地对待你!”

          “谢谢雅聂芝王妃!请问,我可以睡在你的身体上吗?”

          “你想趴在我的身体上睡?”

          “很想……”

          “睡吧,杂种,我现在心情很好!”

          ——压抑许久的欲望,总算得到释放,心情岂能不好?

          黄昏的红芒朝入竹屋,雅聂芝从淫秽的梦中醒来,看见布鲁正埋首在她的阴户前吻舔难怪她会做淫梦,她心中又嗔又喜,道:“杂种?你不是说很困吗?怎么醒得比我还早?趁我睡着的时候,不经我同意,就弄我……”

          “雅聂芝王妃,我在研究你这阴户为何使我那么快射精,我打手枪的时候是很持久的!”

          “难道你在夫恩雨那里能够坚持很久?”

          “别提了,对上夫恩雨大人我更加不济,没两下就被她搞得我吐白沫……”

          “嘻嘻,你这小杂种,说话蛮有趣的,以前为何没发现?”

          “因为你以前没让我肏过……”

          “放肆!虽然我跟你这样,可是你对我说话小心点,我对你没有半丝感情,只是我的欲望的需要……杂种,我和夫恩雨都是有着特别的淫技的,据我所知,除了精灵皇后,就数夫恩雨的淫技最高级。可是,也不能够确定,因为现在的精灵族很有几个年龄超高的高级女精灵,这些女精灵,肯定也有着她们特殊的淫技,只是我不得而知。之所以知道夫恩雨和精灵皇后,因为夫恩雨是我的好朋友,精灵皇后则不必说你也懂得的。”

          “雅聂芝王妃,我想问问精灵族只有女性拥有淫技吗?有没有男性修练的淫技?”

          “以前是有的,但现在很少,因为精灵族是禁止淫技的。我们女性的淫技比较隐秘,且一般不容易出事,因此,一些年龄高的女性精灵或者会有比较独特的淫技。但是,也不排除精灵男性拥有淫技,只是他们的淫技一般达不到高级水准。而且,一些精灵,即使没有任何淫技,她们凭着她们比较独特的魔武之技,有时候也如淫技一般。好比原精灵战士中的分队长之一的珞洁安,就可以把武技当淫技使用……”

          “雅聂芝王妃,你是指尤沙家族的主母珞洁安夫人吗?她真的是一个非常强壮的精灵,胸部又壮又大的,几乎可以跟格花容色的胸部相比,可是精灵族女性胸脯最大,应该就是那惊梦婊子和巴拉姆?列奇,妈的,惊梦打得我卧躺在床上,如果被她打死,就再也不能够服侍王妃。”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