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集1-5(1/10)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第一章蜜芬小姐

          清晨时分,布鲁回到自己的破木屋,闭目一阵,梦见艳图拿匕首割他的,他从中梦中一惊而醒,发觉时候不早了,迅速爬起来到水池旁洗衣——昨晚虽然不算很累,可是整夜未得睡,所以这一睡,就睡过头,幸运的是,他这里很少人过来,也就没被别人发现,只要他加紧干活,把这堆积成山的衣服洗了,就不会有人过问他为何起得“这么早”?

          嘿嘿,用整晚的时间干“偷摸狗”的事情,自然醒得迟些。

          为了防止别人发现他睡眠不足,他努力地搓洗着衣服,以此来抵抗那浓浓睡意,直做到中午时分,丹菡突然而至,把几套衣服丢给他,说“洗干净点”,他拿过来一瞧,竟然就是昨晚她们所穿的睡衣,于是他拿过来闻了闻,又看着有些尴尬的丹菡,调戏道:“丹菡小姐,这些衣服怎么会有男人的精液味道呢?”

          丹菡想起昨晚的羞耻之事,四周看看,见没有别人,她羞怒地道:“那些不是人的精液,是贱狗的精液的味道。”

          布鲁明知道丹菡是绕着弯子骂他,可他不以为然,笑道:“看来那条贱狗真是‘性福’,竟然可以同时享受你们两姐妹美好的肉体。丹菡小姐,不知道你以后还给不给那条贱狗射精到你的小穴啊?”

          丹菡冷冷地盯他好一会,正要说话之际,却见布鲁忽然低头,她回头一看,原来是她的大姐:丹玛。

          “二妹,你自己一个人来这里?”

          “大姐,我拿些衣服过来给杂种洗。”

          丹玛道:“这些事情大可以叫使者做。”

          “没什么啦,这里也是我的家!大姐,你也拿衣服过来给杂种洗吗?”

          丹菡的反问,令丹玛愣了……

          正在丹玛为难之际,布鲁道:“丹玛小姐,你是有重活要我帮忙吧?”

          丹玛感激地看着布鲁,道:“嗯,是的,我想移动一下衣柜。”

          布鲁高兴地道:“吃了中午饭,我就过去帮你。”

          “好的。”丹玛说罢,又对丹菡道:“二妹,我们吃饭去吧。”

          两姐妹看似很和睦地离开了,布鲁心中却在冒汗,心想:若是丹玛露出什么破绽,她们姐妹之间的事情暴露,他真的死无葬身之地。

          但转念一想,丹玛和丹菡都跟他好过,他在心中又得意地嘿嘿淫笑……

          今晚有空再偷偷地摸去艳图的房间,太怀念她的肉体了。

          布鲁淫意十足地洗着衣服,中午饭是一个精灵女孩送过来的,这其实就是尤沙城堡的女仆,只是精灵族不喜欢“仆人”这种称号,因此,把她们叫做“使者”,男仆就叫“男使”,女仆就叫“女使”,这个“使”字嘛,总觉得跟“屎”字谐音。

          看着那个女孩,布鲁美美的想了一翻:如果这些“女使”喜欢他,每次过来的时候,都跟他做爱,那真是比什么美味都叫他感到满足。

          可惜的是,他回到木屋,等待他的还是那些难吃的冷菜凉饭——别提什么美味,没有异味算是对他的照顾了。

          吃罢中午饭,布鲁躺下去睡了;醒来的时候,发觉又睡过头,于是急忙水池旁继续干活,他决定今日把所有的衣服洗得七七八八,明天好轻松一些。

          埋头苦干之时,马多意外地进来,他的身边多了一位年轻美貌的女孩:正是尤沙家族五姐妹中最小的蜜芬?尤沙。

          此女芳龄十六,却是五姐妹中生得最高挑的,足足一百七十公分的苗条身段;就论姿色而言,她或者稍稍地不及丹玛和丹羽,甚至艳图的容貌亦比她娇美一些,只是她胜在年轻,那水嫩的肌肤和年轻的气息咄咄逼人。

          然而布鲁没空闲欣赏她的美色,他心思百转,想着马多为何带她进入他的“工作空间”,这其中必定大有文章。

          难道他要像上次对付丹玛一样,也要在他的地盘迷奸蜜芬小姐?

          想想也有可能,因为这里平时没什么人踏足——当然,这是指以前,现在嘛,只要他来到尤沙家族,尤沙家的几姐妹加上一个蔓莎,经常要到这里打扰他;无疑的,他有时候很喜欢这些打扰。

          “蜜芬小姐,你好啊!”

          蜜芬对布鲁微微一笑,没有答言。

          马多道:“蜜芬小姐,你很少过来这里吧?”

          “这是第一次。”蜜芬淡淡地回答。

          布鲁从马多和蜜芬的言行中,知道马多在追求蜜芬,可是蜜芬显得无动于衷,这或者是她年龄较小的缘故。

          蜜芬不像丹玛那般的雅静、也不像丹羽的冷若冰霜,她看起来是一个安静的小女孩,那安静的脸蛋,总流露若有若无的笑意,看似很和蔼。

          自然,这和蔼是相对而言的,对他布鲁,她不见得就和蔼。

          圣精灵族里,没有几个人对他和蔼……

          马多不怀好意地看着布鲁,道:“蜜芬小姐,你是不是讨厌杂种?”

          “说不上讨厌,也说不上不讨厌。”

          “蜜芬小姐,你知道我们为何叫他做杂种或贱种吗?”

          “听说他是被强暴出来的……”

          “那只是其中一个原因,还有一些更重要的原因,你想不想知道?”

          “嗯。”蜜芬随意地附和。

          布鲁心中暗叫一声:惨。

          果然,马多走到布鲁面前,很没新意地道:“杂种,舔我的鞋!”

          布鲁心中暗骂:你妈妈的要整我,换点新意好不好?

          “马多少爷,你的鞋已经很干净,不用再舔吧?”

          布鲁盯着马多的臭鞋,直想把他的脚砍下来。

          “扑哧!”

          从进来到现在没有真正笑过的蜜芬,突然发出一声轻笑,马多觉得自己的行为让蜜芬开心,他越是嚣张地道:“你是想舔我的鞋还是想舔狗屎?”

          “我舔鞋吧,狗屎的味道比你的鞋的味道臭上那么一点点。”

          布鲁心中悲叹,他知道马多跟蜜芬到这里,就不会有什么好事情发生,无奈地垂下脸,就要舔那鞋的时候,蜜芬忽然说道:“马多,算了吧,别难为他。天天要干活的,已经够他辛苦。你折磨他,我也不见得会喜欢。难道你所说的进来这里会逗我开心,就是要我看杂种舔你的鞋吗?如果真是这样,我对此感到失望。”

          马多心中微惊,猛地缩脚回来,吼道:“杂种,叫你舔,你就舔啊!真是贱!”

          布鲁仰起首,朝蜜芬笑道:“蜜芬小姐,我想你已经知道我贱的另一个原因,不需要马多少爷再重复一次吧?”

          蜜芬不答反问道:“杂种,你什么时候都能够笑得出来吗?”

          布鲁神色一黯,道:“也许。只是在妈妈坟前……我都想哭……”

          蜜芬看了看布鲁,转身要出去,忽地又转身过来,问道:“我听姐姐们说,你所住的地方,风景很不错,是吗?”

          “我对所住的地方已经习以为常,很难客观地说好或坏,蜜芬小姐想知道的话,我建议你亲自跑一趟,虽然我知道精灵们都不愿意踏足一个杂种的范围,但杂种所住的地方却不是我妈妈生的。我妈妈只生育了我!”

          “闭嘴!”马多朝布鲁喝吼,骂道:“杂种,你这是对我们蜜芬小姐的不满吗?”

          布鲁淡淡地道:“不敢,我只是说事实。”

          马多还想骂布鲁,蜜芬说道:“马多,你不是说要带我到好玩的地方吗?这里不好玩,我们离开吧!”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