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10(1/8)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第六章嫁衣裳

          布鲁远远看着曼莎学雀鸟鸣叫,他看到马多急急忙忙地跑出来,和曼莎说了一阵话,马多就气急败坏地离开了。

          “你可以出来了……”

          听到曼莎的呼喊,他从树丛中跑过来,到达她面前,抱住她就亲了一记,笑道:“曼莎,马多怎么也不会想到,你会和我一起骗他。真是不错,原来你爱马多是这么爱的。如果我以后有女人,我可不希望她们这么爱我!”

          “放开我,马多已经走了,我要把丹玛小姐带回去。”

          “哦?你不知道她中了淫香吗?”

          “中了淫香又如何?精灵是善长治疗魔法的,我完全可以使用魔法解除她所中的淫香……她事后也不会知道这件事情。”

          “曼莎,你真是天真!我刚才跟你说过,自从你要了我的第一次之后,我就对女人的身体非常的感兴趣,甚至对整个精灵族的女性精灵的身体都感兴趣,因为她们每一个都是美女,偏偏她们每一个永远都不会甘心情愿地和我好,所以,只要我有机会,我都不会放过。像今天这么好的机会,你觉得我肯放过吗?我今日不去可比家族,就是为了丹玛小姐……”

          “混蛋,你刚才不是说保护你的森屋吗?”

          “那是另一种说法,也是真的。两种说法,都是真的。因此,曼莎,跟着你的男人离开吧!丹玛,就留给我,你放心,事后她不会怪你,也不会怪马多。”

          曼莎怒瞪着布鲁,道:“你凭什么这么肯定?”

          布鲁道:“马多一定以为你守着丹玛,而他的药效只能够坚持半个时辰,当丹玛从晕睡前醒来,药效已经过去。以马多的为人,他定然会在半个时辰后回转来,否则他难以向丹玛交代。如果他回来的时候,丹玛完好无损,他可以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如果丹玛被我奸淫了,他也可以撇清关系。这样的话,丹玛只能够迁怒於我……啊,我忘了这件事了,如果她迁怒於我,岂非要我的命?

          算了,我还是去可比家砍柴吧!”

          “是啊!你还是赶快去做你的低贱活吧!像你这样的贱种,连给小姐提鞋的资格都没有的,如果你奸淫了她,不但你被处死,或者就连你妈妈的坟都被挖出来……”

          “你说什么,婊子?你在激我吗?以为我真的不敢碰她?好,好,我这就去插烂她的小穴,看她事后是不是敢杀我!别以为我是省油的灯,我能够从八岁开始靠着自己在这里生活下来,不是那么简单的。你被我插过两次,况且,我要什么时候插你就什么插你,你又能够对我如何!回去,别在这里烦我……”布鲁愤怒地走往木屋。

          曼莎追过来抱住她,哀求道:“你别害丹玛小姐……”

          “她今天本来就是要被马多插的,换我来插,都是一样……要说害,是你在害她。还有,我本来想离开的,你的一番话,坚定了我要插她的心!想想真是不爽,我平时到她家做那么多工作,某次她和她的堂妹走过我面前,她堂妹说我生得也不错,她竟然当着我的面说我连给她提鞋的资格都没有!我好好地在那里替她们干活,招惹谁了?你们这些自命清高的家伙,要我拼死干活,只给我一餐吃的,我如果一天不干活,就会挨饿。我跟你说,我今天还没有吃东西,我饿了,我就要吃丹玛。你走远些……否则,我连丹玛也不吃了,直接把你和马多的阴谋告诉她,看你们的结果如何?”

          “你……你真的可以肯定,事后丹玛不会追究到我和马多的头上?”

          “我不敢肯定,但你最好祈祷我能够做到……否则大家一起倒霉。现在,我良心地建议你,有多远走多远,别妨碍我的事情!”

          “你真是一条毒蛇!全身上下都流着人类肮脏的、无耻的血液……”

          “彼此彼此!”布鲁冷笑着走向木屋。

          曼莎呆呆地站了一会,黯然地离开了。

          布鲁走进他的木屋,看见昏睡在他床上的丹玛,又想起她曾经说过的那句像把利刀一般的话,他关紧木门,走到床前,冷冷地道:“我倒是要看看你到底有多么的高贵……”

          说罢,他迅速地脱自己的衣服。

          多年的生活习惯,使他养成了缜密的细维,但是,也培养出他果断的、坚韧的性格。因此,在他找到突破口,抓住曼莎和马多的把柄的时候,他毅然出击,死咬不放。

          ……

          褪去身上所有的衣物,布鲁挺着一根坚硬的巨根爬上他的床……

          “丹玛,是你自己跑到我的床上的,我不可能放过这样的机会。”

          布鲁跪蹲在床上,看着丹玛的脸,其实,丹玛在精灵族中不算是最美丽的女性,但也有着她非比寻常的美丽,她的脸型有种摄人的雕塑之美,远看的时候,如同女神的雕像,近看洁白如明月。

          她的脸型是长俏型的很多的女性精灵都是幽雅的长俏型脸蛋,然而她的两边脸颊甚为丰腴,高鼻显示出一种雕塑明朗线条,与她丰腴柔性的脸型相衬,在柔韧中多出一些明朗。

          她的嘴儿稍宽,微微地向着两脸型勾拉,突出一丝儿的调皮,只是红润如脂的双唇有种塑质的震憾美感,加之她那在他记忆中深遂如褐宝石般的眼睛,成就她那幽雅的、带着些古典雕塑味道的奇特的美丽。

          由此可以想象,她应该也有着雕塑一般的美体。

          布鲁急不可待地想解开她身上的衣物,他伸出双手,捏住她的衣扣,沉思片刻,终於坚定地解开她的衣扣……

          也许因为今日要郊游,她今日所穿的不是什么礼服,而是一身悠闲的打扮,对於布鲁来说,这样的打扮稍微让他费事些,如果是礼服的话,他可以直接地掀开她的裙子,迅速地插入她双腿间的神秘之源。

          当然,这只是一种假设,如果真的穿的是礼服,他也不会那么做的,因为他有足够的时间慢慢地替她脱衣,慢慢地欣赏她的美丽、品尝她身体的每一部分,要知道,他或者要为此付出沉重的代价,因此,他必须在付出代价之前,尽情地赚够本。

          慢慢地解除她上半身的束缚,看到她洁白的胸部,他猜测的没错,她的乳房果然比曼莎的蓓蕾要圆大些,雪白的两团肉铺在她的胸脯,如果她直起来,应该是两颗好看的肉垒,那乳房上的晕头的颜色不像曼莎的那么深,乳头自然也没有曼莎的挺大。

          初经人事的他,看到如此的胸部,迫不及待地埋首到她的胸脯,双手扰着她那柔软中带着坚实的乳房,心想,处女的乳房就是比曼莎的乳房要有弹性些。

          当他吻舔着丹玛的乳房之时,想到她的这副身体以前都没有被男人碰过,他是第一个品尝这对乳房的男人,莫名的兴奋就涌上他的心头,有种非一般的成就感……

          怪不得马多在想到处女的时候就兴奋得射精,原来处女给男人的感动是叫人无法想象的。

          更让他激动的是,丹玛是一个高贵的、美丽的精灵处女!

          虽然他昨天才结束他的处男生涯,可是他也知道什么是处女,只是他从来没有遇到过处女,在他的理念中,所谓的处女就是:没有被男人插过的,当男人插进去的时候,会乖乖地流血的……

          他疯狂地吻着丹玛的乳房,因为他知道她不会这么快就醒转的,在他和马多的双重药效之下,即使是象丹玛这般有着高贵的精灵血承的女性,至少也应该昏迷上一段时间。

          跪趴在丹玛的右手边,他的左手扰着她的乳房,右手粗鲁、胡乱地去解她的裤子,当他把她的长裤和亵裤都褪到她的大腿处,他的右手就不安份地抚摸她的私处,这一摸,他真是吓了一跳,原来她那里竟然如洪水泛滥、湿得一塌糊涂。

          吃这一惊,他抬起首,看看她的腹胯部,又回头看她的脸,发觉她的嘴儿实在太性感,就俯首吻了她的嘴,再次抬头,他就道:“曼莎说什么相爱的人才能够接吻,她不爱我,丹玛也不爱我,可是她们都不被我吻了?不管算不算接吻,吻了,就是一个不可抹改的真实。”

          布鲁觉得,相爱不相爱,都是多余的。在这里,没有任何精灵女性愿意和他相爱,他又凭什么跟她们言爱!他只是一个被精灵们瞧不起的半精灵,是一个杂种!在这个精灵的世界里,他没有资格去追求任何一个女性精灵、或者获得她们的爱情的!爱情,在他的世界,就是一种多余!

          他要的,就是让她们知道,贱种也可以插入女性精灵那宝贵的阴道!!!

          品尝了丹玛的乳房和妙嘴,他觉得不能够再耽搁时间,立即打开丹玛并紧的双腿,爬趴在她的双腿间,准备进攻她的私秘宝地……

          因为淫香的作用,丹玛的蜜穴早就潮湿如水量充足的雨林,他本可以一枪插进、直捣黄龙,可是心中另一种奇怪的冲动,又让他暂停这种疯狂的想法,他好想要在进入她的蜜穴之前,好好地欣赏她的阴户,因为每个女人的处女之夜,只可能是一次,他应该珍惜如此宝贵的一次。

          她的阴户看起来很干净——凡处女的阴户,都是干净的,只是这里所说的干净,是因为她的阴户的体毛不多,像她那略卷的披肩的金发一般,她的阴毛是金黄色的、曲卷的,但这毛儿显得很小,只是以反罩钟的形状、淡淡地卷铺在她的阴阜上部,罩钟底部下来就是她的紧闭的、醉人的阴裂,这阴裂稍稍地比曼莎的要长些。

          从外面看去,似乎难以找到缝隙——未曾被人开垦过的田野,自然也就有着她天然的状态。

          ……

          紧闭的大阴唇隆胀在双腿根部,如果把她的双腿稍稍地合紧,就像是隆起的肉包,但现在她的双腿是张开的,因此这肉包就变成了肉丘,大阴唇上面生出一些金黄的淡毛绒,可爱而干净,只是此时有些湿潮,贴在她的肉丘上,就像是在洁白的纸上画那么一丝丝的黄线条儿。

          但凡女性的阴户,对男性来说,都是一种诱惑,然而和曼莎的阴户相比,丹玛的阴户又是另一种诱惑,那是一种紧闭的、神秘性的迷惑,叫人想拔开她的两片大阴唇,一睹阴穴里面的春光。

          “敬礼!”

          布鲁欢呼着,他心中生出一种奇特的想法,跪在丹玛的腿间,握着巨大的男根,就用男根轻轻地敲打着她的阴阜,接着,他又把龟头轻抵在她的紧闭的阴缝上,轻轻地上下滑动……

          “亲了你的嘴儿,也用我的肉棒棒亲亲你下面这张嘴儿,可惜的是,上、下两张嘴儿都紧闭着……嘿嘿,等待着我的叩关开门。”

          自言自语完毕,他趴身下来,吐出舌头,舔了舔丹玛蜜汁满溢的俏穴儿,赞道:“精灵女性的味道真是不错,处女的味道更加的完美。真是应该感谢马多,那小子为他人作嫁衣裳还不知道……”

          布鲁像发现新大陆一样惊叹,他在这十九年来受尽了苦难和耻辱,本来以为这辈子就是这么地生活着,却不料在这两天里,他的人生发生转折性的变化,竟然先后可以品尝丹玛和曼莎两主、婢,确是有种“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惊喜。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