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1-99(1/8)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第九十一章毒药

          城寺注意封青挂电话时脸色变了,本想拿咖啡的手停在半空,不禁皱眉,“怎么了?”

          “封蓝接的,说嫣嫣病了。”封青没说完,已经离了位子,一边往门口跑,一边对城寺喊了一声,“你先过去,我拿了东西马上到,得和科里说一声。”

          城寺脸色也是瞬间沉了,抓着钥匙冲了出去。他不知道自己闯了几个红灯,会不会被吊销驾照,但听到封蓝和她一起的时候,不安就扩大成一种恐惧恨意。

          他找她好几天了,一直没有消息,怎么也不会想到她在封嫣那里。天天去看去守,就是怕她接近她。

          他们十几个小时前刚刚见过,她好好的躺在他怀里,哭过也缠绵过。怎么会突然病了!

          进到院子就能听见正房里的哭声,冲进去看见外婆正在外间着急的翻找药箱,看他进来,求救一样奔过来抓他的衣袖。

          “快想想办法,那孩子……”话到一半又是哭了。

          扶稳了外婆,赶紧往里间走,封蓝正从里面出来,脸上还挂着泪,手里端着脸盆,对视片刻,她躲开了目光。

          奔到她床边那一眼只觉得心口瞬间被豁开,疼到乱了方寸。昨天还是娇娇弱弱的样子,此刻嘴唇都是紫的,脸上笼着一层青色,蜷缩在床边一动不动。地上、床上,到处都是呕吐后的痕迹。

          自己额上急出了汗,本想马上抱出去,她突然睁开眼睛,充血而混沌的看着他,又无意识向四周张望,好像要求救,叫了声哥哥。

          痛苦绝望的呻吟让人心碎,她微微叫了几声,捂着腹部又转身和病痛挣扎。他刚刚要去碰,她就大口吐在了床上。

          呕吐到嗓子嘶哑发不出声音,有哭泣也有疼极的恐惧,手指扭曲紧紧抓着腹部的衣服。外婆看着只是着急,哭着拿毛巾擦她的脸又是叫名字、又是陷人中。

          吐完像抽空一样,她被折腾得更难过,痉挛地僵着身体,沉吟两声就埋在枕头里,再也不动了。

          抚开她脸上的发,小心把她转过来,一边叫她名字,一边横抱起来往外走。封蓝就站在门边,像是等着他的一举一动,然后看着他怀里虚脱的封嫣。

          他撞开她往外走,院里迎面是封青提着急救箱,看到妹妹的样子又听了简单描述,马上接过封嫣往外面车里跑。

          “城寺,把外婆带上,可能是食物中毒,得知道她吃过什么!”

          扶着外婆上车,封蓝就跟在旁边,手腕几乎被他捏碎,没有挣扎只是冷静看他阴狠的表情。她眼里有泪,却是顽强带着满足。

          封青的车迅速开出去,他碍于老人在没说什么,只是很快也发动了车子。后视镜里,再不是那个曾经一起长大的封蓝,世上,只是多了心魔和厉鬼。

          两辆车在路上快速行驶,一前一后,红灯都闯了过去。封青边开车边给医院打电话,能听到妹妹在后座上痛苦的呻吟。握紧方向盘,又踩了脚油门。

          城寺的车更快,停在医院门口扶着外婆先下去,看着封青的车到了,奔过去开门把她抱出来。

          推车在急诊室悠长的走廊快速滑动,他的步子很乱,心痛到绝望。封青冲在前面,嚷着什么,回身又奔过来一起推。

          封嫣很乖,也很安静。她只是躺在哥哥和一个男人的灼热目光里,手垂在推车外,黑发衬着不然尘世的颜色。阳光和阴影交错划过她的脸,那一刻,她好像永远离开了。

          ……

          早晨封蓝进门的时候,封嫣正在给按摩椅上的外婆读报纸。她靠在外婆腿边,说着东家长西家短的小事情,外婆偶尔问问。

          封蓝站在门帘外,已经看到封嫣的背影,她还是穿了昨天那件毛衣,刺眼的白。听她耐心的故事,一时并没有进去,想着昨天和以前。

          其实封嫣并不专心,昨天那么恣情之后,一直在恨自己。前次是无可奈何,后面又怎么说?她记得他笑了,也知道自己的抵抗很无用。

          他不介意她不想念,他说他想她,后来,也说过爱。昨晚无梦,因他给的疲倦不适,也有那些拥抱和安慰,外婆遥远的故事。心里奇异般踏实起来,直到外婆的手抚在面上才知道出神了。

          “外婆。”听见嗓音就皱住眉,回头果然看见封蓝就站在门口,有些风尘仆仆,提着大书包,一脸善意的微笑。

          外婆马上起身张罗她进门,她躲回里间,偶尔能听见她们说的话。

          她刚从外地回来,缠着外婆要红糖蛋吃,亲密的感觉好像一切还是过去,十年前她们姐妹一起承欢外婆膝下。

          但不是了,很早就不是了。

          不久屋里安静下来,能闻到厨房飘来的淡淡香味,是在煮茶蛋吧。门帘突然被撩开,封蓝走了进来,凑到沙发边,隔着段距离坐着。

          本来要起身离开,却被她拉住,已经没什么可以说的了,再她一次次欺骗和伤害之后,姐妹之情荡然无存。

          “给他生个孩子吧,我不介意。”封蓝的开场白搅乱了封嫣伪装的平静,把她震惊得愣在原地。“他都三十岁了,该要孩子了,公公婆婆都在催促。”

          害怕的往后退,她们是在讨论一个人,还是一场交易?像是噩梦又将开始,只是这次封蓝的诉说异常诚恳。

          “当时结婚也是因为孩子,可惜没了,”封蓝放开她的手,微微叹气,声音徒增伤感,“现在闹离婚,也是我不能生了。”之后看着她,等着答复。

          封嫣想用什么反驳,却乱了阵脚。昨天、还有之前,他的坦诚与怀抱都是为了一个孩子吗?他说过爱的,她记得!

          “你们……离婚了!”知道自己的话很傻,还是说了,她不破坏那段婚姻,跪在旭姨面前的誓言还在,“我……”

          封蓝突然凑近身,把她抱在怀里,任怎么挣扎也是要安抚她的不安。

          “傻嫣嫣,我们没离呢,”封嫣推开她,她亲眼见过,封蓝清晰的签字,她也在电话里说过。“那个协议我没签,他把我逼得太急了就寄过去复印的搪塞一下。”

          站起身往外间跑,听见屋里的封蓝慢慢说出真相,“不管是不是亲妹妹,我不介意。有了孩子就更不离了,毕竟那么多年了。嫣嫣,我现在这样,不都是因为他吗?”

          温暖的询问让全身冰透,奔到院中央晒着太阳还是冷。身体里,肮脏的耻辱感,那些刚刚还觉得是感情的交缠,突然只剩下罪恶。她最终,还是成了感情里的第三者。一切本就是错的,所有的陷阱和假象。

          团起身子,悲伤不会丝毫减少。

          外婆回来的时候就看见封嫣蹲在院中央,脸色苍白,叫她也是不言不语。厨房里封蓝已经在张罗午饭,接过菜篮又去忙。炉上煮着茶蛋,是嫣嫣最爱吃的。

          午饭上桌时封嫣几乎没吃什么,看她茶饭不思的样子,封蓝让厨房里的外婆弄些红糖蛋。糖快没了,外婆忙忙碌碌找了一阵,就凑合用了最后一点红糖,加了些刚刚开口的白糖,也许外地的味道会更好些。

          下午一直很安静,封蓝也不再进屋和封嫣谈,只是和外婆在屋外,给她锤锤腿,说说在外的事情。外婆满是皱纹的手拍着封蓝的头,觉得满足幸福。两个外孙女都在身边,如同当初两个女儿。

          封嫣吃了外婆的红糖蛋勉强睡了一会儿,下午起身很费力,跌跌撞撞。呆呆出门看见封蓝和外婆亲密的样子不是滋味,坐在院子里对着太阳。

          又被骗了吗?是他还是她?他们没有离婚,却和她要一个孩子。天如此透亮,心头却乌云密布,他的所作所为都是假的了。她听见封蓝和外婆说到他的名字,即使睡着也听见了,绝望的醒着。

          外婆又端着一大碗糖水和蛋过来,本该甜甜暖暖的味道,却突然咽不下去,眼泪藏了好久还是落在糖水里。半强迫的让自己吃了,积压在胃里,伴着隐隐的不适。好不容易站起来,俯下身竟然吐了。

          “晒多了太阳有毒的,这就是中暑了。”外婆在床边用冰毛巾敷在封嫣头上,一边还给她扇扇子。

          她头上其实是冷汗,腹部的疼痛越来越明显,口渴难耐喝了一大杯冷水。心里的乱和胃搅在一起,封蓝就站在门边,手里端着外婆要的东西。

          影子重叠,伤心只是加倍,原来傻的只有自己。他又骗她了,这次更彻底,更深而已。

          心里再乱,再伤心,都没有哭,只是看着慢慢迫近的黑暗,不得不放弃坚持了。

          ……

          第九十二章孽源

          城寺什么都不知道,封嫣在急诊室里会受什么样的救治或折磨。大门关上的一刻,他回身绝然拉起封蓝离开,能听见外婆在后面的呼唤,但是他停不下来。把她摔在后座发动了车子,冲了出去。

          这条路,也许是走过很多次的路,从来没有感觉陌生或熟悉,但是刚刚开往医院的路上,他记得了,那是他送她离开时走过的路,相处四十九天后,他把封嫣送回解禁的校园,之后,给了她那个吊坠。

          再见面,世界天翻地覆,因为自己,也因为后坐的女人。如果命数就到这里,那就停在这里吧。把油门踩到底,他有同归于尽的冲动,但是不会那么便宜了封蓝,充血的眼睛盯着路面上被抛在身后的车,他想挣脱了,摆脱压在心里四年的秘密,也摆脱封嫣身上缚之不去的枷锁。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