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6-90(1/6)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第八十六章隔膜

          那一天都没有见面,都是忙,也都是疲倦。

          但刻意早早在大院外等着,坐在车里。觉得她总会回来,不管受了再多伤,她现在还是得回到这里。

          那些当年称为叔叔阿姨的人都老去了,从车边走过的时候,看着一根根华发,想到她背后说不真切的二十四年,替她难过。

          手里还是有烟,只是没有点燃,抽了一天了,口里胸臆间都排解不开,还是免不了担心,她离开的时候并没有看见。

          天渐渐黑了,路灯亮着,有一束就投在车前的柏油路上。大院的铁门已经锈迹斑斑,反着异样的色彩。

          守门的大爷走出来,看看停了好久的吉普车,又回去了。过了好久,见他拿着手电筒照着车牌,似乎还是不踏实。

          放下车窗才认出是他,其实这车每天常常进出,只是人上了年纪记不住了。当初,她常常给他买些糖果,他会把最近到的信放到她手里,拍拍她的头。

          好多人说过她是大院最漂亮的丫头,就连圣寺也提过。

          只是,她美也好,淡去容颜也罢,都是他的。

          大爷回身前又嘱咐小心开车,本想礼貌点头,却因为胡同口的人影突然说不出话。

          手攥成拳,多年的旧疾处隐隐的疼,但胸口憋闷得更难受。

          她依顺的站在那盏路灯下,靠在程东身边。并不是张狂的占有,只是那男人的手臂把她牢牢拴在怀里,托起她的头,在脸颊边轻轻拂拭。

          她哭了吗?灯太暗看不清,只是乖巧到没有任何反抗,任男人的手又把她揽紧,靠在他肩头,肩膀微微耸动。

          手握在门把上,额头的青筋暴跳,克制和理智已经占据了一整天,但见到程东贴近她耳边的动作却再冷静不下来。

          她没有躲开,只是微微仰头看着眼前的人。

          如果是个吻,也是安慰受伤疲乏吧,如果是个孤儿,也只有眼前的人可以依靠了。

          她轻轻闭上眼睛,泪水一点点滑下来。

          感觉耳边有粗重的喘气,脸颊渐渐温热,有轻柔滑过,在唇边停下来,似乎同样不确定。

          靠着他粗糙的外套,心里矛盾揉乱成一团。该接受吗,下一刻能摆脱过去吗?如果是真的,以后就这样了?

          中午出现在他门口,等待的是宽容的怀抱。一整个下午陪她做些能做的事,让她渐渐从慌乱中平定。

          颊上的嘴唇很谨慎,又滑到耳边。“封嫣,别怕。”

          那是多年前,他粗暴意图侵犯时说过的,此时却听来让人酸楚。之后的日子,能不怕吗?

          结实的唇还是盖在了她唇角,虔诚多过欲望,只是轻轻点过,带走她温热的泪,终于分开了。

          “回家吧!”

          抹掉泪,点点头。一步步向着大院的方向走,手被他牵着。直到看到大爷温善的皱纹,他才放开。

          黑暗的路已经太熟,只是之后,还能走几次?

          门口有一个影子,停下步子突然害怕。

          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压下的身形抓住,黑暗中的眼神可怕到极点。

          “不许!我说了不许!”她看清,那是盛怒的他,他很少那样的眼神,就是当初把她从戴阳家抓回来也不曾这么生气。

          身子被卷到黑暗的树影里,还来不及反抗,唇上已经重重侵袭了他的味道,闯进来的力气太霸道,毫无怜香惜玉的温情,和刚刚的珍爱不同,一点都不一样,只是疼。

          他撵揉每个刚刚被碰触过的细小角落,然后在她唇上猛的一咬,血一下子就出来了,没干的泪又晕到颊上。

          把她半拖半压制的往车的方向带,她挣扎了也试着打他,但是终究不是对手。唇上疼,温热的血迹滑到下颌,没有擦的余地,他什么都不允许。

          把她按到车门上又是深深的吻,有力地大掌控在她脸颊边,眼神已经从盛怒转为阴沉,膝盖微微施力就把她堵到没有后退的边缘,喘着想摆脱,换来腰上粗重的蛮力。

          “放……开……”话没说完,车门开启,几乎被塞在后座上,头倒在一片黑暗里,身上是他压过来沉重的身体。

          哐的关门声,辩不清面前的人,只听见他沉痛的声音,“不许,听见吗!”

          拼命的摇头,她什么也不想听,本就不能再见面。对他最后的幻想四年前就破灭了,现在,什么也不是。

          指甲陷在他坚硬的衣服外,根本伤不了分毫,领口淡薄的衬衣花边已经被粗暴撕开。

          锁骨上噬人的怒气,终于哭出声,去踹他打他。“我和……程……”那个东字根本出不了口,他的手紧紧压在她唇鼻上,不许再说一个激怒彼此的字眼。

          眼睛闭上又睁开,眼泪压住视线里的黑,呼吸短促渐渐急躁,胸口疼了,像昨晚梦里那样疼,被推到深深的渊底,没有人在身边,也不再属于任何人。

          本该求饶,憋闷的感觉很难过,抓他的手渐渐无力,腿折在难过的角度里,他压迫到极至的重量让她哭也哭不出,却始终没有,坚持着并不放弃。

          她已经什么都没有了,除了最后的自己或者自由。

          “不许!不许听见没!”突然暴怒的抓着她的身子拼命摇,看着她眼神里再不屈服的坚韧,那已经不是她了,再不温顺依从。

          他变得残忍,和所有剥离她所有的人一样,甚至像封蓝那样,不让她有喘息的空间,步步紧逼。

          “听见吗!不许和他!”狭小的空间终于有短暂的喘息,他的每一次命令都更让她悲哀,为什么不许,又凭什么不许。

          鼓足勇气伸手推他又要沉下来的脸,嘴上的血腥也抹到他脸上,一样疼吗,再没有人比她痛。

          看着自己的血在沉黑的脸边蔓延,突然哀悯到极点。

          已经如此了,为什么不能退一步放开。或者根本没有相识过,从不曾走错一步。那一步错,之后步步都是错,如果没有封蓝,就没有那些事实。

          “我……就要!”还带着哭泣的声音,却突然作了唯一勇敢的决定,声音微弱,他却听到了,停下了一切动作,只是看着她,像是纯然两个陌生人。

          “你要什么!”他低声吼着,眉线上又暴出条条筋脉,手压住她的腕子,丝毫动弹不得,“你要什么!”

          唇还是颤抖,气息不稳,却一字一句的告诉他自己最后的愿望,再不敢奢求别的了,封蓝告诉她那些之后,什么也没有了。

          “我要……和程东一起。”视线竟然不敢直直对他,想哭的冲动就在嗓子里,心乱成一片又异常清晰,除了程东没有别的选择。

          说吧,只能这样了。

          “为什么!”他猛然擒住她带血的脸庞面对自己,“封蓝告诉你什么了!”

          泪一点点凝在眼角,她记得每个残忍的字眼,孤儿还有她的名字,却什么也不想说。那是属于自己的悲哀,即使哥哥,她也不会说,永远不说。

          她想作封嫣,再回到爸爸怀里去。

          “我……爱他。”出口的句子也吓住了自己,只是他受挫的表情,让她只能告诉自己是对的,远远离开他,“我爱他。”

          谎言和泪水一起落下,他把她推开,撞开门离开后座。很快又出现在前排,急躁的发动车子,黑夜里突然亮起的车灯,找到一条无法回头的路。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