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6-80(1/6)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第七十六章沦陷

          “哥,别难过。”飞机起飞了,心里的跑道上因为亲人远去,淡淡揪扯着疼。她被哥哥揽着肩,注视着停机坪的方向。

          “不难过,她不久就回来的。”封青反而笑笑,虽然有些伤感,但是比起封嫣眼里晕开的泪,他还是坚强的,“嫂嫂会很快回来的,别哭,傻丫头。”

          拉起她的手,她眼泪反而更多了,埋在哥哥肩头嘤嘤哭起来。这样的场景,他不忍她难过,把她搂紧了,让她尽情哭。

          心里,对她有歉疚,毕竟自己成家前后,已经不再是个称职哥哥。好久了,见不到她的哭,也没有她的笑颜。工作以后,成熟了,也疏远了。

          成家男人要负担的太多,她大了,该有自己的生活。不能总不放手,香港一年后,再多的不放心,也只能用放手成全她了。

          唯一每每有些担忧,却被他的话挡回去。当初决定让她独立,很多事情她要学会自己处理。父母管教太严,反而害了她,现在看她一天天经营自己的生活,经历坎坷也是历练,值得的。

          工作,似乎还是有些小摩擦,她不说,只是埋头好好干。有男同事的追求,她保持着距离,不似很上心。这些年,不知她心里是不是还在惦记戴阳,大了作哥哥的反而不好问,唯一也没有介入太多,只是希望她能有份感情,有份依靠。

          也是时候了,女孩子到了这个年纪,总要有个寄托。不久前和父母谈过,别太约束她,他们也点头了。

          “哥,你别走。”她突然抓着他的衣角,哭声里哽咽的厉害,平静了那么久,嫂嫂的离开勾动了脆弱的神经。亲人分别,不管时间、空间,都是痛。

          她最经不起的,就是一次又一次的痛。

          几个月后,天正从酷热转凉的时候,封青被医院安排到南方参加培训,离开两个月,年底前回来。

          她请假去车站送他,正是一年里最忙碌的站台,熙熙攘攘的人群,她被埋在人潮深处,看着火车缓缓启动的时候,在那些陌生面孔之间,默默流着泪。

          嫂嫂走了,哥哥,希望快些回来。

          也许是太寂寞,也许,只是冯震的攻势太热烈。那些日子,她常常和他出去。哪怕只是在街上漫无目的的走一走,想些心事,偶尔冯震谈的话,她也会认真听。

          他学的哲学,考虑问题永远站得比她高,思索的更深。他关心她处理的每一项工作,怕她吃亏,也常常暗示公司内部许多隐秘的关系和勾当。

          她渐渐意识到,那是他对她好的方式,即使是公事,也是在为她着想。

          只是,他的保护,换来了很多非议和流言,看开些可以不在乎,看不开,心里还是不舒服。

          敏然,很多次看到他们在员工餐厅一起就餐,冷冷几眼。郭涛在会上意气风发,即使常常有方案被否定,却一直相信自己的运筹帷幄。然而楼道里碰到,却像是陌生人般,躲开视线,不再把她放在眼里。倒是钱伟林,比以前深沉更多,会上甚少说话,对冯震反而敬重了几分,处处小心。张迪说,人事部一片低压。

          他们已经成了人尽皆知的公司情侣,虽然每每否认,但所有人都这么看。说多了说累了,有时也就不说了。任别人怎么看待,她对他仍只是淡淡的。

          圣诞的晚宴,她被安排与人事部同桌,和老同事在一起远离了秘书处那些花花草草。拿到帖子的时候正接到他发来的短信,问她是否愿意去看一场话剧,小剧场,外文的对白,晦涩的剧情,但是,有一种颓废的味道。

          距离总是会缩短的,虽然刻意回避了太久。她答应了,坐在他身旁,看得慢慢投入。

          绯闻,让她躲在一个安全的角落,很久没有听说关于另一个人的一切,也很少想起。只是冯震,她真的无心,如果有,最多也是朋友间的友好吧。心里那把尺子,她紧紧握着每一分刻度。

          这样的距离能保持下去,一切都会很好,但是冯震毕竟不想只做个朋友。晚宴当天,他随她一身白色,坐在对面,时时目光焦灼在她身上。董事讲话时,她没认真听,注视着宴会厅某个角落,数着哥哥将要回来的天数。

          “今年,取得如此优秀的业绩,与各个部门同仁的努力分不开……”有些陈旧的感谢陈辞,细数每个值得圈点的成绩。

          她被一阵掌声惊醒,循着众人的视线,看着对面的冯震慢慢起身。

          “策划部组建之后,冯震将主要负责未来开发各个项目的市场运作,当然,项目整体风格走向和形式也是至关重要的,这部分,将由策划部总监——李城寺先生全权负责……”

          又是一阵掌声,只是更热烈。越过几桌的阻隔,看到远远一身黑西服,眸光闪现,来不及躲开。一席蓝色礼服从角落起身,奔过去给与幸福的拥抱。

          那两张脸,太过熟悉,那两双眼睛,都盯着她的方向。

          笑声里,有些生硬的分开,接受着众人的祝贺。掌声一浪高过一浪,她眼前的冯震反而坐下身,别有深意的紧紧盯着她不放。

          后面的话没听清楚,只是随着众人举起了祝福的酒杯。一桌桌,为公司一年来的成绩,为未来美好的前景,欢声笑语,觥筹交错。

          她也喝了,第一口辛辣,第二口苦涩,到第三口,已经忘了酒的味道。对面注视她的冯震,和远远看不清的影子,交错重叠在一起,喝下越来越浓重的苦涩,她挂着笑容,沉浸在热烈的喜庆当中。

          席未散,人已经倦了。

          披了大衣本想搭车回家,腰上突然多出了有力的手臂。冯震锐利的眸光,脸上有笑也有热烈,身上有淡淡的酒味,“咱们去酒吧,和大家一起庆祝一下。”

          拒绝了一下,腰上的手没有放松反而收紧,她被带出了宴会厅,上了停在外边的车。

          第二次跨进这样的场所,身边是熟人依然不适应。公司都来了,人影混乱,光线很暗,舞池里近身厮磨的酒客,寻醉寻欢。

          肩上披着的外衣被取走,白色小礼物精致淡雅,沾染了烟酒气息。想找落座的地方却太拥挤,只能和大家站在舞池边的角落里。

          不知谁又递过酒,在唇边碰了一下呛得厉害,怂恿的声音不断响起,她有些为难不想喝,有人托着手臂,半迫着喝了下去,吞咽过半酒杯被取走,冯震一口饮尽。

          扶着她的腰身,走到酒吧角落,转身间手指刷过她的肩颈,回眸的一瞬,看他的笑不再,皱着眉似乎在想什么。

          “别喝酒了,”冯震沉沉的说了一句,“长岛冰茶吧。”

          她懵懂的点点头,不久从侍者手里接过漂亮的杯子。

          酒吧依然喧闹嘈杂,冯震眼神平淡,指指她手里的杯子。看似柠檬红茶,外表柔和,色泽通透红润,让人瞬间撤掉所有戒备。

          轻嘬一口,入喉温润,口味有点甜有丝酸,还带着微微的苦,正印了她的心情。冰茶比往日的红茶多了暗藏的辛辣,诱惑的气息慢慢弥漫开来。喝净一杯,放心的接过了第二杯。冯震看着,突然轻轻拂开她额前的发,手指划到耳际,又离开。

          他手里的杯子空了,她的还是满的。

          “喝吧,你姐夫以后和我同部门,该庆祝一下,他算是高升了,策划部总监。”他眼里转瞬即逝的惆怅,平日高深背后还藏着她看不透的野心。

          那个名词,刺痛她本来刻意遗忘的一幕,蓝色与黑色的拥抱。分不清是不是赌气,仰头大口吞着,这冰,这茶,镇得住伪装吗?好了那么多次的伤口,为什么偏偏又疼了?已经很久没有想起了,那晚之后,他们已经是不相交的直线。

          有人过来祝贺,冲开了冯震揽着的手,她轻轻退后,靠在窗边,看着舞池内相拥的恋人,想落泪。

          酒喝尽了,头有些晕眩,沿着身后回转的廊子,不知道走向什么方向,只是慢慢安静了,平息了胸口突然泛起的疼。

          不同的音乐渐渐强起来,扶着墙拾阶而上,寻着音乐的声音。

          包厢入口的台阶拌了一下,好不容易站稳。好听的缓慢萨尔萨,一片沙发的海洋,飘逸游荡的漫天丝纱。转身不晕眩,停下反而心酸。

          不同的脸孔,有的陌生,有的似乎熟悉。

          被扶着坐下的时候,还不知身在何处,脸颊突然被牢牢握住,颈间不断施加的力量,她扭不过,回头,被含满酒水的唇牢牢堵住。

          ……

          第七十七章梦境

          那是不是真的,她并不知道。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