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1-75(1/5)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第七十一章误会

          她和敏然的第二次见面时间相隔很短,就在集团每周例会上。

          她也见了设计部的总监,竟然是郭涛。会后他走过来,说是该用当初采访那篇稿子了,正好放在下一期的专访里。因为离开了编辑部,她不再参与刊物的事,对他的话只是反感。站在走廊里看着他和敏然走远,心里难受。无论如何没想到胜出的会是郭涛。

          她一直没见到他,例会时副总监的位置空着,她坐在副总身后的角落,认真做着会议纪要,只是偶尔目光投到那个空着的位子上,说不上什么滋味。

          冯震也在,和钱伟林一样并不惊讶她的出现,反而是敏然眼里的笑不见了。虽然不是机要秘书,但她作为钦定的笔杆子还是破例出席了会议。敏然在郭涛身边说了什么,之后郭涛特别留意的看了她几眼。

          她成了副总的秘书,那天他带她见过的那个男人,姓牧,人不坏,因为有其他秘书,交给她的工作并不多,还是以写文章为主。

          会议纪要写好那天,副总把她叫进办公室。

          “写得很好,果然没错看。”和那天随意的样子不同,但毕竟是温和友好的,“他不是副总监了,郭涛上任那天就被开了。”说完看着她笑笑,似乎玩味着什么。

          拿纪要的手抖了一下,心里觉得堵了什么憋闷得厉害。

          “放下我再看看,你先出去吧。”

          出了办公室有些魂不守舍,坐在座位上看着错过的那期刊物,自己为他写的专访,物是人非,这就是职场。午饭没有吃,找出当初访问郭涛记得草稿,撕了个粉碎。

          张迪的信息来了,说了好多黄敏然怎么爬到现在的位置,怎么跟在郭涛身边。她听了没觉得什么,只是为公司背后这些勾心斗角感觉疲惫。

          照片上那张自信的笑容不见了,还记得写他时一次次修改过的词语。再违心,他在事业毕竟上是出色的。

          快下班时副总又叫她进去,提了几处修改意见,让她把定稿的会议纪要送到36层的16号房间,没说给谁。

          到了36层才发现是上次他带她来休息的那层,16号,正是走廊尽头那间。

          门敲了很久才打开,抬头撞上他一双惺忪睡眼确实吃了一惊,被拉进屋里都不自觉。被开除的人,竟然在副总的休息室里,要把会议纪要给他过目吗?

          一样的房间,时隔一个月摆满了画册和图纸,沙发上搭着两件皱皱的衬衣,茶几上散落着很多文件。

          电话响了,他走过去接,只是笑了两声又挂断了,回到门口,看她僵硬的戳在原地十分尴尬。

          “给我吧,会议纪要。”手伸过来,拿着她手上的文件却并不取走,只是看她茫然疑惑的眼神,不知道怎么跟她解释。

          “我被开除了,不是副总监了。”

          她松开文件将信将疑的退到门口。

          “真的。”他坐回到沙发上,疲倦的打开会议纪要开始读。听到开门声也没有抬头,她迟早要走的,现在不是留她的时候。

          郭涛并没有胜,如果胜,也是他让他胜的。只能用辞职的方式,又不知道这样能否消除所有的疑虑和误会。

          封蓝毕竟是动手了,只是方式和他预料的不同。接到旭姨电话时连他自己也吃了一惊。

          虚弱的声音里,有无奈也有责备,旭姨犹豫了片刻,慢慢问出他无言以对的问题。

          “城寺,你是不是喜欢上嫣嫣了!”

          ……

          一直在想他被开除的事,手头的几份文件看不下去,坐在灯下误过了下班时间,冯震来找的时候,她正对着那期他的专访发呆。

          进门的声音吓了她一跳,手里的杂志掉到了地上,冯震走过去捡,拿起来看了一眼又递给她。她局促踌躇了一下,半天才小声说了个谢谢。

          本以为只是公事,冯震内参的身份明确之后,经常出入副总办公室也是很平常的事,但他却说不为公司,只想请她吃顿饭。

          推辞了半天他一再坚持,总之,找了几个难以推托的借口。心情烦乱,她起身取衣服时还想再拒绝试试,但看到冯震坚韧肯定的眼神,又觉得不好太强硬,应了他的邀在公司旁边吃了顿便饭。

          虽说是便饭,但他请她去了俏江南,环境幽雅菜品也是当下时兴的,也许是心事太重,她吃得很少,话也不多,反而是冯震,絮絮说了些公司上层的是非功过,和以往在办公室里的他很不一样。

          她陪衬着笑脸其实累了。川菜并不和胃口,冯震虽然绅士的请她点菜,但口味还都偏重。顾念是曾经的同事和上司,她不好驳他面子,随意指了几样。

          席间听的那些,多与她没什么关系,她对上层的事也不太挂心,反而总在想他接过会议纪要时说的话。

          好不容易坚持到饭吃完,出了餐厅本想回家,冯震却站在身边没有走的意思。礼貌的给她披了衣服,一路随着。

          “冷吗?”西装单薄他看起来却精神很好,看了眼她的素色风衣。

          风有些大了,离了大楼她一直觉得有些凉。但没说话,只是摇摇头往公车站的方向走。胃里被辛辣的食物刺痛着,虽然吃的不多,但沉沉的积在一起,已经开始不舒服。

          “走一段吧。”冯震挡在她面前,看着她素白的脸色,又放缓了语气,“走一会儿聊聊。”

          “该回家了,今天……还有些事没做完。”她没有太多兴致,冯震人不坏,他的意思她也隐隐明白了,只是不愿意接受,宁可他对她如以往那样尖锐刻薄。

          看她去意坚定,他突然转了话题,“想知道郭涛怎么上去的吗?”

          她一愣,停了脚步看着身边的冯震,觉得他知道更多隐情。

          从早上知道他不在了她心里一直系着疙瘩,想到那天郭涛和敏然的表现,还有副总惋惜的口气,她想知道不在的一个月,到底发生了什么。

          冯震顿了顿,看她跟了上来,就慢慢沿着公司前那条繁华的大街一直往前走,灯火阑珊处,她看来和往日不同。

          他埋头沉默了一会儿,离公司远些才慢慢回头看了她一眼,“你离开的太巧,郭涛把敏然调到他身边,你错过了这一出。”

          “为什么?”她一直不明白,敏然的笑来自什么,郭涛又为什么会偏偏挑中了编写杂志的她,公司称职的助理不下百人。

          “因为敏然帮过他,不过正确说来,该是李城寺帮了他。”冯震无奈的笑笑,人情世故看多了觉得没意思,停下来看她莫名的神色,慢慢给她解释。

          “敏然借着人事部的位置,帮郭涛收集了不少有用的信息,这也是她一直安于那个编审职位好久的原因,找个往上走的机会。至于李城寺,他不是被开除的,是自己提出的辞职。”

          “因为郭涛当了总监吗?”觉得自己问的太急切,她逃似的移开视线等着他的回答。

          冯震摇摇头,停在路口的过街红灯前,“他先提出了辞职退出了竞争,郭涛才顺利当选的,其实当选的过程比大家知道的更波折。”

          “为什么!”她赶了一步追上去问,被他拦在斑马线外。

          “没变灯呢。人事变动就是这样,你还看得太少。有时像这灯,说变就变,你也说不好是什么时候。”

          “我是说……他为什么辞职?”

          “这个,我不清楚,你应该去问他。他不是你姐夫吗?”灯变绿了,冯震率先走了过去,她却停在原地一动不动,看着身边匆匆过马路的人,心却停在某个不知道的角落。

          灯即将变红之前,冯震从马路对面跑了回来,正站在她跟前,两人离的很近,她能听到他微乱的呼吸。

          “干吗不走!”冯震想拉她过去,灯又变红了。

          他是她的姐夫,就像冯震说的那样,他们面前,只有红灯,永远不会变绿的红灯。他为什么会辞职?她该问他吗?僵在原地,突然不想往前走。

          被冯震拽着过马路,她始终心不在焉,直到冯震突然停下来,她也跟着停住。

          路中央的隔离带,她注视着车流,看到对面茫茫的人流中,黄敏然和钱伟林的身影渐渐清晰,四人目光相对的一刻,灯又变了。

          侧身而过,都是沉默。冯震没让她回头,只是带着她一直走,走了很久。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