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9-56(1/8)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第四十九章思念

          思念是一种很可怕的东西,染上了,就再无法痊愈。

          当她意识到开始想他的时候,躲在宿舍里哭了。抱着那个小吊坠,心里又乱又疼。

          那几天,学校的事情不是特忙,她和瑶瑶这些从家返校的学生,被安排单独住在一个楼里,她接着弄校刊的时候,却总是不能专心致志。

          同屋问她返家这段的事情,只能草草的代过。早晚还是有系里的老师监督她们量体温汇报身体情况,每每让她想起生病那些天和他相处的情景。

          越想越清晰,好像还在那间公寓里,有人推开门,走过来轻轻按在她头上,有时候,就不按章法的亲她,逗她。她喜欢看他和格格打架,喜欢格格欺负他的样子。那些摇铃铛的晚上,他好像也变成了她的猫。

          不想则以,想了,就汹涌澎湃的,吃不香,睡不着,为数不多的课程,她竟然旷了几节。在学校的铁门那站着,看着那个刁难过她的保安还在,但是接她的那件风衣不在,他不在。什么什么都不一样了。

          浴室里,看着他碰过的自己,痕迹消失了,他留过的热还在。深到胸口跳,疼到眼泪收不住。唇边的呼吸,像是每个清晨他在耳边的叹气。最后的日子里,他喜欢叹气。现在换她对着自己,一遍遍落泪。

          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病了,但是意识到有什么东西变了。

          夏天了,天热了,她站在那久了,有时候失神的忘了吃饭,有时候错过了校刊部的会议,和戴阳一起吃饭的那天,他看着她对着饭菜心绪不宁,说了句透彻的话。

          “是他吧!”

          她没回答,就是承认,想躲开话题,只好拿起筷子继续吃,吃到一半,突然起身跑了,躲在食堂外的花园里,哭了一场。没有他的怀抱,夏日竟然也会冷。

          两个星期里,好多次想给他发短信,又没发过,不知道为什么,他也没给她任何消息。返校那天,他说过的话是不是都是骗她的,就像那段封闭的日子,他也骗过她一样,骗她交付自己。

          他要了那么多,要得那么彻底,却不给她一个消息。

          四十九天,一个人怎么就变了呢?她不知道自己沾染了什么,不知道为什么他就突然存到了心里。

          不知不觉,有什么东西被偷走了。如果是诗句中那样的爱恋,现在她是不是已经属于他了?她脑子原本灵光,这样的岁月里,却迟钝起来。

          振奋很难,不思念也很难,这个学期快结束了,非典闹过以后,毕业的事情比往年仓促,戴阳准备去德国,秋天的时候会走,毕业前他就搬离了学校。

          她送他到学校门口,看着他上出租车,挥挥手,和大学就告别了。

          之前的一晚,他喝了散伙酒来和她话别,两个人走在湖边,他突然停下来,在黑暗里看着她,眸子里有一种洞察一切的睿智,说得竟然还是那句话,“别爱上不该爱的人。”

          风里,她留着泪,站在铁门那,对着远去的出租车和车里的人,突然大声喊,“戴辰呢!戴月呢!戴阳,你告诉我!”

          戴阳走了,她没少什么,只是他带走了永远的一个秘密。

          她开始了考试,成绩比去年有所下滑,但也是靠前,并没引起老师们的注意,反而是搬回宿舍以后,程瑶瑶她们几个察觉了她的变化。

          说她清高的东北女孩不再冷嘲热讽,有时,甚至帮她打水做值日。她不知道为什么,一再追问,才知道她被接走以后,有人给宿舍留了信,也没什么内容,就是钱和需要帮忙尽管说的字条。

          她们都知道她走时感着冒,发着烧,但因为那封信,大家都选择了沉默,她也没成了系里的罪人,学校的逃兵。

          看着东北女孩递上来那个揉皱的纸条,她不确定那是不是他的字,还是收了起来,觉得是非常时期的非常留念。想他的时候,偶尔拿出来看看。

          想他,真的,想的疼了。

          坐在湖边整理稿件的时候,有时候对着手机吊坠莫名的委屈,他让她查,她查到了,他却消失了。无端的几滴泪,都落在书札里。本来看书都会做笔记的,回来之后,竟然半本书也没看完。书里,只有他的影子,他眉角的俊朗,唇边戏谑的笑,还有深到她心里的黑眸。

          好在,很快封青和唯一都解了禁,一起来学校看她。

          三个人在学校外的小餐馆碰的面。

          她扑到了哥哥怀里,哭了个痛快,紧紧抱着封青的腰,肝肠寸断。唯一也哭了,就连封青,也哭了。

          一是大家隔了这么久还能聚上,又都安好,另一方面,也是疫病中看到了生生死死,不免感伤。

          “爸妈和旭姨好吗?”她从哥哥怀里抬头,被封青拉着坐在身边。

          “都好,都担心你来着。”封青看着妹妹哭肿的眼睛,快三个月没见了,真想她,她瘦了,比起上次见,眉宇间似乎沧桑了。可能经过这次的事情,大家都长大了吧。

          “婶婶很想你,放假的时候去她那住住吧,养病的日子你也不给婶婶打电话。”封青也不是责怪,妹妹病着,有又没有地方送,要不是城寺,还不知道会错乱成什么样。

          “这次要好好谢谢城寺,照顾的那么周到,要不是他,你哥得急死!”唯一在一边劝慰着,看着兄妹两都很伤怀,想说些开心的。

          “过两天他从上海回来,咱们一起吃饭。”封青拍拍她的头,错过了她眼里复杂的情绪。

          听到他们说他,她的难受更甚,她不好再追问,他去做什么了,什么时候回来,只是突然安静了下去,凑到唯一身边,有一搭无一搭的听他们说话。心里乱成一片,只知道他走了,去上海了。

          那晚回去的车上,唯一问封青,“嫣嫣怎么了,感觉怪怪的,和以前不一样。”

          “可能想家了吧,这些日子过得也不开心,听说戴阳出国了。”封青没太在意这个问题,瘦些很快就能养胖,受了惊吓可以慢慢安神,他们都是医生会把嫣嫣照顾好。

          “是吗?”唯一仍有些怀疑,毕竟封嫣眼里的,不是想家那么单纯。但很快,因为封青别的话题就把这份疑虑丢掉了。

          那天回家的路上,封青向她求了婚。交往这么久,一切水到渠成,经历过生死的考验,他们已经坚不可摧,不能没有彼此了。

          第二天,唯一打电话告诉了封嫣,听见她在那头的哭声带着快乐,也带着酸楚。十六岁那年,封青搬出来的时候,她也听过那样的哭声,那时候封嫣还小,现在她大了,懂事了,电话最后她轻轻地说,“祝你和哥哥幸福,小嫂嫂。”

          “傻丫头,我们现在不结婚,以后才结呢。”唯一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是从没有过的幸福。

          而挂下电话,她正好相反。送出了祝福心里又疼又难受。一个人坐在宿舍外的小树林里,待了一天,从现在开始,她要永远失去哥哥了,这个永远,也许没有尽头。

          他走了十四天,还是没有给她任何消息。这样的等待和想念,有尽头吗?看着那个寺字,她病到心里,想着有他的黑夜,有他的白天。泪湿透了眼角。

          那晚梦里,她梦见哥哥走了,拉着唯一的手,他也走了,拉着别人的手。

          他们都不要她,把她留在原地,不回头。伤感的惊醒,又悲凉的睡去,盼着放假,盼着他回来。

          她脆弱的神经里,真的容不下如此惊涛骇浪的思念。很多天,哭着醒来,哭着睡去。

          他去哪了?她不知道。

          她只知道,她病了,因为想他,她病了。

          第五十章癫狂

          七月初,伤感的季节,大学总是在这里分手。

          她和同学忙完最后一期校刊,回宿舍收拾东西,手机突然响了,拿起来一看,心里漏了一拍。

          “出来,侧门,拿着东西。”他的声音特别遥远,特别陌生。

          胡乱的把放假的东西扫进包里,从书架上抱了要用的书,用跑的在校园里奔。快到校门才停住脚,稳着自己的呼吸。

          银色跑车没在,侧门只停着一辆黑色吉普。她站着等,突然就被粗暴的连人带物往后拽。

          手臂上他攥出了红印,看不清他的面孔,急躁的呼吸好像压了多日的脾气,拉着她上车,关门的声音震天响。

          一路上把书抱在怀里,想看他,可每次抬眼,又胆怯的低下头去,只好一言不发。车开进大院的时候,她想说些什么,还没张嘴,就被他一句“闭嘴”给吓了回去。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