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4-41(1/8)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第三十四章风雨

          “你,跟我回家!”他铁青着脸,眉皱在一处,看着面前两个缓缓起身的人,没错过刚刚安慰的一幕,那些眼泪,还有她瞳里瞬间的温柔。

          封嫣回过神,下意识往戴阳身后躲,好像做错事被当场抓到的孩子。她不知道他要干吗,眼神那么吓人,只瞥了一眼戴阳,之后紧紧锁住她的脸,身形高大的堵在那里,似乎随时会扑上来抓她。

          “我带她来看戴月。”戴阳镇定的注视着面前一脸怒气的男人,他们不是很熟,只知道他是李家的长子。不甚理解他的阴沉,却不放心把封嫣交过去,“一会儿,我送她回去。”

          “你,过来!”声音里裹藏着爆发的力量,字字掷地有声,澈黑的眸子根本装不下别人,他抬手指了指封嫣,看她又躲了一下,胸口的气往上撞。他不想当着戴阳发火,克制着,意图明显,绝对要带她离开。

          “城寺……我送她回去……她来看戴月的。”戴阳感觉到背后封嫣的气息,面前男人的脸色更不善。

          封嫣不知道该说什么,她不想回家,至少现在不想回去,更不愿意跟他回去。她想知道发生了什么,她想帮戴阳,她要问戴辰去哪儿了!

          但,城寺不允许。

          跨了一大步,看着挡在封嫣面前的戴阳,冰冷的声音一字一句钉到他面前,“我!现在带她走!”说完掠过他,展臂就抓了过来。

          封嫣根本不是他的对手,求救般抓住戴阳的毛衣,手腕却在下一刻被擒住,蛮力捏得她生疼,拉扯着就要走。她敌不过,一下被拽到他身边。

          “城寺……”想上来制止,却被推开,戴阳僵在原地。

          她闪着身子奋力甩开,他就青着脸制住她。她要躲,他就不断逼近。她躲不开,永远也躲不开他。

          快被捏碎了,手腕和心里疼成一片,他却丝毫不放松。为什么,为什么不肯放过她,从来不给她条生路。眼里深凝的忧郁结在眉上,她咬着唇不肯服输。

          不许哭,封嫣,这次,绝对不许哭!

          “我不走!不走!不走!”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喘着粗气,喉咙里压着更多难受,即使戴阳就在旁边,她也不在乎了。

          她挣不开,就去捶他,推他,被他弄得更疼。他就站在原地,看着她无望的挣扎,等着她任性够了再俯首就擒。

          她已经逆来顺受太久,而他,已经习惯了她的软弱无依。两人习惯了悬殊的逐力,眼里藏着隐瞒太久的暗潮。

          他不愿别人知道他的感情,甚至是她。如同过去的十年,他不曾认清自己。而她,固执得不肯靠近,一味讨厌他,恨他。她恨和他发生过的一切,更恨此刻他不肯成全的一点点自由。

          “我自己回家!你放开我!”她哭了,绝望的看着戴阳,却在下一刻被城寺带进怀里。

          “回家自己和你哥说,现在,给我走!”声音冰冷,眼光嗜人。她耗光了他的耐心,也让他在外人面前的隐忍达到了极限,“看看你自己的脸,跟我走!”

          他不知道那是嫉妒,担心,还是失去理智,总之挟持着她的身子就往门外走。身后戴阳的声音,置若罔闻。

          他要带着她离开这块是非之地,他不许她陷进去。

          “我……”她踉跄的被急速扯到楼道里,被迫跟着他的步伐下楼,慌乱的呼吸间吐不出一个句子。

          他生气了,她知道。但是,她就是要他生气,因为她更生气。

          不肯听话,换来腕上更野蛮的力量。走到一楼拐角的时候,她突然停下抓住栏杆不再顺从,他只管往前走,一个用力撕扯,封嫣直直从楼梯上摔了下去。

          有一秒,她感觉自己趴在地上,腕还被他攥着,胸口闷闷的疼,脸上的伤撞在冰冷的水泥地上,甚至忘了疼。身子被扶起来,直直撞到他深邃的黑眸,才从懵懂里醒过来。

          鼻息乱乱的,喉里的异感一阵比一阵厉害,像被人扼住了呼吸。眼前模糊了,才知道自己又哭了。

          他摸着她的头,又拍拍脸,看着她呆呆坐在黑暗里,眼中的倔强蒙上了一层泪意,眼泪一滴滴滚了下来。

          他又欺负她了,如同之前的很多次。似乎有一种轮回,属于他们,糟糕的回转。他的暴力,她的委屈。

          终是在她的眼泪里妥协,把她护在怀里,可能是摔疼了,半扶半抱着,她也没挣扎。刚站直身子,她就不正常的剧烈的喘了一下,苍白的小脸涨得通红,他低头察看的一瞬,一阵剧烈的咳嗽冲了出来。

          他放轻了力道拍着她的背帮调整气息,脸上没有一丝波纹,口气却放软了,“回家,咳得这么厉害……”。

          她那夜淋雨之后一直咳嗽,他知道,所以给她买了药。现在看来,她并没有吃,即使吃了,也不见效果。

          她哭着摇摇头,更多的泪珠滑下来,落在腮边的伤处,看了让人心疼。

          “回家!”低沉的声音,像是蒙了细纱的瓷。

          她没力气再躲,咳嗽乱了本就脆弱的勇气。勉强抬头的时候,眸子全沁在泪水里,可怜兮兮的脸上挂着薄汗。胸口真的很疼,想着发生在戴月身上那些可怕的事,在这样的冷夜,不寒而栗。

          任命的低下头,眼睛慌乱的藏着悲伤。他扶着她重新起身,尽量放慢了脚步。

          走出小楼的时候,她顿住脚步,慢慢回身看了一眼顶楼亮灯的房间。他依然紧握的手,让她不禁蹙眉。

          回家吧,也许这就是她的归宿,就是哥哥的安排。

          戴阳抓着封嫣的外套追到楼下的时候,正看见那辆银色的跑车从眼前一闪而过。

          ……

          她进了门不肯说话,走回屋里倒在床上,床脚整齐摆放的那些礼物碰也没碰。对着床里疲倦的闭上眼睛,胸口却还在一疼一疼的跳。

          他就站在床边,看着她落寞的背影,那些难以取悦她的礼物,和她偷偷藏起的伤心。他也很累,但至少她安然到家了。

          良久,他退了出去,她听见他在客厅里讲电话,不知道是打给哥哥,还是别人。眼泪终于敢倾泻,落在枕上沁透了满心的酸楚。为了戴月,戴阳,也为了自己。

          “不要爱上不该爱的人。”

          “姐姐……没想打你。”

          “你,跟我回家!”

          三张不同的脸交织在眼前,心却拧痛的无以复加。夜色与冷风纠缠,那命运呢?为什么生活总不能有个平衡与安稳,为什么,该得到的得不到,不该得到的,却又无法摆脱?

          伸手迟疑的碰到那件礼物,冰冰凉凉的,像颗碎了的心。

          那是给她的,是哥哥,还是他?

          泪水里,她收紧手臂,把那块嫣红的琉璃牢牢握在掌心。

          那是她命数里的两条小鱼,却注定游向不属于自己的方向。

          她的方向在哪里?她不知道,也没勇气知道。

          那天,风吹了一晚,是北京入冬最冷的一夜。

          她睡着了,脸上红红的掌痕印在他的瞳孔里。

          他坐在她床边,看着她的泪和她的小鱼,默默守着。

          ……

          第三十五章分离

          醒来时看见了哥哥,疲倦的躺在沙发上睡着。拿出毯子给他盖,尽量的轻手轻脚,却还是吵醒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