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7-33(1/7)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第二十七章惊吓

          对于懵懂而单纯的封嫣而言,人的恶劣与善良是绝对的。比如哥哥,比如唯一姐姐,也比如城寺。

          虽然他们之间剑拔弩张的状态明显好转了很多,但是她依然无法与他相处,就是谈话也很困难。他给她的整体印象和感知,就是他对她坐过的那些坏事!

          她勉为其难接受了他送的那部手机,因为号码是哥哥选的,用的她的生日,挂坠是唯一姐姐求的,上面绣着她的名字。

          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删了他的电话号码。那样,这就是一部比较纯粹的好手机了,只有家里,哥哥和唯一的电话。

          陆陆续续,又加进了一些同学的,经过她自己的筛选。有晓童的,她虽然不再同班,但能在一个学校很难得,两个人中午也常常到楼顶吹吹风,说说话。

          还有负责图书馆的学姐敏舒,虽然高三了,但是尽量抽出时间忙碌图书馆的事,因为封嫣的加入,渐渐开始把一些基础工作交给她,毕竟毕业以后需要别人接手。

          至于社团方面,封嫣按照哥哥的话努力了,但是也没有强求自己安静的个性,只是参加了校刊社团,做最简单的编审校对工作,不用到处跑去采访,每周一次只要在电脑机房认真排版就行了。她存了社长的电话,白葳蕤对她很照顾,虽然是同届,但是在别的学校,葳蕤已经作了多年的社团领袖。

          女校有女校的好处,清静,安分,没有男生的打扰。不过为了校刊,她又存了一个新电话,主人也算是旧识了。本以为戴阳会和两个妹妹一样选择离开,但是他却考取了国内的最高学府,学微电子。

          拿到电话,只是为了校刊上一份稿子。校庆专栏上发往届优秀学生的介绍,其中包括戴月,她走前,曾经在学校风光过一阵,可惜没坚持到毕业。葳蕤带着电话号码到图书馆找封嫣,因为她们算是认识,让她向戴阳要一张戴月的生活照。电话是存起来了,可是一直没打。

          生活是忙碌起来了,一个人上下学也习惯了,虽然坐公车并不那么舒服,担心坏人常常躲在车厢的角落里。但是还好,没出什么大乱子。

          有时候会和晓童一起走一段路再搭车,聊聊天,放松一下。但是敏舒学姐的功课越来越紧,图书馆和校刊的事也越来越多,封嫣的放学时间开始比大家晚了。

          常常锁上图书馆大门的时候,学校已经空空荡荡的,只剩下几个练完乐器的女孩。

          那天,下雨,她又没带伞,出了教学楼看着雾蒙蒙的天,雨不是很大,但是跑到车站肯定会淋湿,想着要不要打电话给哥哥来接,拿出手机又没播。哥哥最近也很忙,唯一姐姐都好久没到家里来了。

          不知不觉就向着图书馆的方向走,反正手头的事情没弄完,索性到图书馆去录完图书资料,等雨停了再回家。

          五点多,看门的刘师傅来巡过一次楼,嘱咐她走的时候别忘了关灯,还特意把图书馆的门开着,怕她一个人害怕,今天音乐社团没活动,楼里只剩下她。

          确实,最开始是挺害怕的,有几次还边工作边给哥哥打电话,图书馆在一楼,窗前有一排排密密的乔木,望不到远处。她坐在书架尽头的一角,看不到大门,只能凭听觉判断。静久了,心里就有鬼。

          学姐说,好多来图书馆作助理的,就是怕了,所以才做不长,女校本来挺安全的,她自己一做三年,什么事都没出过。况且隔壁的音乐社团常常练习,不停的有响动,也没什么可怕的。

          封嫣觉得学姐的话有道理,也尽量克服自己的胆怯。哥哥说的话时时印在心里,“快十六岁了,要学会自己保护自己。”

          第一次,第二次,渐渐,也就好了很多。现在,已经慢慢习惯甚至喜欢这种安静没有打扰的感觉。每周有两次,都会留到六点,有时候,其实就是看看书,做作业,听着旁边长笛或提琴的练习声,并不需要太多工作。音乐社团散了,她跟着大家一起离开。

          可今天,毕竟是一个人,又下了雨,天气不好。走进图书馆,把所有灯都打开了。坐在办公台前,只能听到自己打字的声音,静静地,窗上偶尔有雨滴敲打,天色更暗了。

          学校每段时间都会接受捐赠的图书,也会购进大量的期刊,学姐让她尽快把新书资料录好,以便大家借阅。这次手里拿的书单是友谊校赠的一匹外文图书,录起来比较困难,还要校对中文书名翻译的对不对。有好些单词,是她不认识的。

          一边翻着字典找词语,一边听着雨声。工作台上放着戴辰以前常借的那本谱子。其实最近两天一直想给戴阳打电话,但是又不知道怎么开口。她想问戴辰和戴月的情况,不想只是要一张照片。但是,他会说吗?

          两个人走了几个月了,一点消息都没有。问哥哥,哥哥只说不知道,戴家不住大院了,至于搬到哪了,谁都说不清。

          手在字典上游弋着寻找着词条,拿出手机又看了眼戴阳的电话。发条信息吧,不至于直接通话那么尴尬。

          琢磨着措辞,放下了手里的字典,简单几十个字,修改了好多遍。希望不是太唐突,她的关心不被视为冒犯。

          下定决心,闭了眼才按了发送键,看着那个电子小信封飘远,希望他能回复,哪怕,只是简单的一两句。

          “砰”

          图书馆的大门突然撞上了,吓得封嫣手里的手机差点掉到地上,

          再顾不得什么信息,冷汗一下子就冒出来,脊背都直了。犹豫了几秒钟,屏住呼吸,听着动静。

          那十秒钟,长得像是十分钟,什么都没有的空白。

          扶着工作台站起来,怕得腿脚发软,有些想哭,会是风吗?站了一会儿,还是听不到动静。

          壮着胆子往前走了几步,除了自己的呼吸和心跳,什么也没感觉到。

          走到最近的一排史地书架,停下了喘了口气。透过架间的空隙,能看到大门的方向,穿过一排排书架,大门是关着的。

          摸着书架不敢往前走,弯下腰,大气都不敢出。

          好像是有声音,越来越接近她的方向,又似乎,只是自己擂得要跳出来的心脏。

          关键时刻,总是这样的胆怯,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在流泪了,真不该留下,刘师傅下次不知道什么才会过来。外面有雨,她听不真切声音,但想得越多越怕。

          起身,困难的迈步想往前走,突然听见远处有东西在震动,嗡的一下,在静的恐惧里让人魂飞魄散。

          想也没想,往图书馆大门那跑,要不是扶着书架,肯定会摔倒。得去叫人,图书馆里有坏人!

          总算要到最外侧那排了,大门触手可及。下一秒,图书馆的一排灯,突然熄灭了。

          一团黑影,盖住了她的眼睛。

          ……

          第二十八章强吻

          在封嫣放声大叫之前,有人说话了,声音低低的,就贴着她耳边,一只手捂住了她的嘴,“是我!”

          那声音,听过太多次了,戏谑而低沉。冷汗没收住,反而怕得更厉害。他是没人知道的恶魔!

          本以为他会做什么,但下一刻眼前突然回复了光亮,嘴上的手也放开了,劈头盖脸是一句暴躁的训斥。

          “一个女孩子这么晚不回家,知不知道危险!”抬头才看清城寺的脸,一半在阴影里,一半有光亮笼罩,已经没事人一样插手站在书架旁,眼神,有严厉,也有诡异。

          “我……”求救早卡在嗓子里说不出,退了一步靠着书架出了一口气,却发不出声,眼里有泪忍了回去。

          他真是太越发过分了,本来留下来做事就会怕,他还如何。这次,她一定要告诉哥哥,一定不放过他!

          “我什么!”他上前一步,脸上的戏谑不再,表情阴郁的盯着她,“外面下那么大雨,学校都没人了,自己留在这干什么!万一出事怎么办?!”

          摇摇头,不知道怎么解释,刚受过惊吓站都站不稳,又被他凶,虚弱的感觉如影随形,雨夜的冷风,还有他眼里的冰冷。

          “我……”她想过说她没带伞只能留下做事,可看着他深锁的眉头,又解释不出来,对他,还有什么可解释的。他,并不想知道那些理由吧。

          扶着书架转身往工作台方向走,她要回去工作,继续完成她的事,不管他说什么。可还没走到科学书架,又被他拦了下来,高高的身形霸占住所有的空间,把她逼到两排书架间最窄的地方,压得人没气势反抗。

          “走什么,收拾东西回家!你哥让我来接你!”眼神张狂又霸道,弯下身对着她耳边大声吼了一次。

          训斥她,发火,却没有真的动气,心情也不坏。看她受惊吓的样子,正印证那个伪装坚强的封嫣多不堪一击。独立了,她还是温室里的小花,没人保护,行吗?

          至少,他改变了生活习惯,放着车不开,时不时跟着她坐一次公车。有时候看着她和同学从学校里走出来,开车跟一阵,再到她下车的地方等着。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