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7(1/7)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楔子撕碎

          “别哭了,你哥只是出国工作,不用……太担心。”李城寺载着封嫣,正过了收费站。周末的机场高速回京方向,有些堵车。

          这女人,哭了一下午。封青进登机口的时候,他几乎抓不住她的身子。她往前冲,哭声凄惨,引得很多旅客侧目。

          封青没忍心回头,还是出关了。

          他又递了一张纸巾,没有人接过去。她无声的流泪,拒绝接过他的关切。她舍不得,哥哥一走就是两年,她也害怕,未来的两年,到底怎么过。

          他一边开车,余光扫到她紧紧靠在车门边,故意离他很远。在这个有限的空间里,她的敌意表达的很明显。

          “哭什么!封青也是为了你。”他有些恼自己突然想放软的口气,那不是他。他从不感性,更不会在她面前表现。她忌恨的那个人,应该是冷漠而残忍的。

          “别哭了!”他突然烦躁的嚷了一句。她吓了一跳,更往车门靠去。

          从车窗的玻璃上反射出驾驶座上的男人。那浓重的眉下,是一双充满嫌恶的眼睛吗?没有了哥哥,他不再伪装了?

          李城寺,噩梦一般的名字。她躲了这么久,还是落到了他的手里。

          候机室里,提着行李,“好好照顾自己,有事阿寺会帮你,他就是哥哥,懂吗?”哥哥揽着她的肩膀,抚着她的背,让一阵哽咽慢慢平息。

          递上护照和机票的时候,哥哥回头笑着看她,“哥很快就回来了,放假的时候,带你和格格去柬埔寨,有城寺呢,别担心。好好照顾自己,到了给你打电话!”

          哥哥走了,没再回头,小嫂子在海的那边等着他,他的步子迈得很快。她突然想冲过去拉住哥哥,“别离开,别撇下我!”她想告诉哥,她不想一个人留在国内,不想留在那个“大哥”身边。

          她哭了出来,好不容易平息下去的哭泣又袭来,她叫着哥哥的名字,去追,却被后面的手臂固定在怀里,不许她恣意的发泄,直到哥哥的身影消失。

          她想走,哪怕跟着哥哥流浪,一起去见小嫂子,在他们的家里做个无足轻重的影子,也不愿意留下来,留在李城寺身边。

          她,真的想逃开他。

          六岁,第一次见到他,他是哥哥的同学,她就害怕他。

          十六岁,他飞走了,一走四年,她没有噩梦的四年。

          二十四岁,哥哥把自己留给了那个男人。认识他整整十八年了。这个道貌岸然的人,貌似太平的隐藏的十八年已经过去,未来的两年呢?

          哥,怎么会识错了这个朋友,进而耽误了她半生的前程!

          “是你做的吧!”她压抑着泪水,声音里含着最后的坚强和笃定。

          掩饰了那么久,在哥哥面前,她撕不碎他的面具,他永远装作另一个友善而关爱的大哥。但事实上,他不是,从来不是。

          “是你把我哥逼走的!”她提高了声音,第一次侧头看着开车的人。如果他肯放手,让她好好过下去,也许她不会这么后悔认识他,进而开始恨他。

          一阵急刹车,他把车停在了减速带上,一把抓过她的身子,强迫她看着自己。

          他手上的力道,让她疼,也害怕了。哥哥走了,她还能躲在什么地方?哥哥走了,小嫂子也不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保护她。

          他眼神里的警告太明显,语气充满了威胁。

          “是又怎么样!”

          她回答不出来,往后退。她怕了,想推开他。刚才那两句已经耗尽了她的勇气,她抵抗不过他的力气,斗不过他的手腕。

          “你是我的!”他的声音,一如既往地冰冷,刚刚的安慰,也是一种伪装吧!

          他握紧她的手腕,然后突然放开她,发动了车子,又开回到车流里。一张面纸粗暴地塞到她的手里。

          之后的路上,谁也不再说话。

          他们之间,除了沉默,其他的,都撕碎了吧……

          第一章偷人

          毕业那天早上,封嫣把同班同学的裤带拽坏了,那男孩子哭得稀里哗啦。

          封嫣也吓到了,她只是想抢回那男孩手里的小红花。那是毕业典礼时,院长亲手给她别在胸前的。

          被罚着站在堆满午睡折叠床的空教室里,听着午后的知了不停的叫啊叫。别的小朋友都睡午觉了,只有她低垂着头,眼里还挂着点泪水。

          整托的孩子特别想过周末,今天是周五了,不知道爸爸妈妈什么时候来接。手悄悄伸到兜里,那朵揉皱的小红花最终还是抢回来了。抓住那条裤带的时候,她用了生平最大的力气。裤带断了,男孩摔倒了,她拿到了小红花。

          有些困了,中午吃饭的时候,因为表现不好,没敢多吃饭,又饿又困。

          教室门开了,中班值日的老师走过来,站在封嫣面前,整了整她乱蓬蓬的麻花辫。

          “今天追同学对吗?封嫣!”老师的声音,让人敬畏,封嫣是个再听话不过的孩子。

          摇摇头,眼睛里那些快干的泪珠子又来了。委屈,特别委屈。她不是故意的,他拿了她的小红花。

          已经半个月没回家了,想拿着那朵小红花给爸爸妈妈看,却让他抢走了,她才追,才去抓他。

          “大班都毕业了,再开学就是小学生了,女孩子以后不能那么追着人跑,不能当疯丫头,知道吗!”老师又开始教育她。

          封嫣又点点头,抬头看着老师。“今天能回家吗?”

          老师拉起封嫣的手,把她带到院子里,“下午爸爸妈妈来接的时候,就能回家了。”

          封嫣被送回大班教室,爬上了自己的床,抓过绣着自己名字的被单盖住了脸。

          爸爸妈妈总是太忙了,星期五常常没时间来接她。再有两个星期就不用来幼儿园了,希望以后天天都在家,都和哥哥在一起。

          她想着下午要和家人见面,摸着自己的小红花,揉着眼睛,睡着了。

          ……

          一颗小石子正打在幼儿园的铁门上,午后的宁静中,那声撞击显得特别响。

          两个男孩子四散跑开,等着看门的老大爷来开门。已经投了三四次了,就不相信那老头不上当。

          终于,铁门吱吱的被打开了,一个花白胡子走了出来,四顾着街上往来的人。是哪家的孩子在这里没完没了的捣乱,听着半导体,石子砸门的声音就传进耳里。

          “爷爷,这里是东城幼儿园吗?”不远的树后,走过来一个个子不矮的男孩子,看起来,也有十三四岁了。

          “是。”老人背着手,往前走了几步,没戴眼镜,看不清这是谁家的孩子。“你找谁?”

          “我找……中班的刘老师,她是我大姨。”男孩子爽朗的笑着,一副胸怀坦荡的样子。

          老人有些怀疑,不知道这孩子说的是不是真,中班确实是刘老师带。“你大姨叫什么?你叫什么?”

          “刘淑芬,我叫……程理。”男孩顿了一下,又笑了起来。“大爷,我大姨在吗?”

          “啊,你等等,进来吧。”老人把男孩领进幼儿园大门,让他站在传达室门口等着,自己进到院里,往中班的方向走。

          那个叫程理的男孩没有老实的站着,东张西望,好像挺着急在找什么。

          远处,一个男孩弓着身子,正快步的往这边走。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