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完结(1/5)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第十九章

          君悦酒店六楼云竹厅,“中天”庆祝成功中标信息港项目的宴会现场。

          繁华的景象、富贵的气派,不负“中天”c城龙头企业盛名。

          数盏明亮的水晶吊灯将大厅衬映地金碧辉煌,抬头可见精细雕琢的希腊浮雕,低头则是纹理似雪的大理石,无论谁站在这云竹厅之中,想要不自我感觉良好都难。因此我面带微笑,抱着轻松闲适的心情与好友们谈天玩笑。

          “我谨代表‘中天’董事会、‘中天’各位领导,感谢全体同仁的辛勤努力,并预祝信息港项目顺利进行。”齐大少一袭黑色西装站在主席台前举杯,“让我们干杯!”

          举起手里的高脚杯,我笑着同钟寒、恒宇及柏家兄弟手中的杯子一一相碰,杯里的橙汁与红酒轻漾摇曳,鲜艳美丽充满了诱惑。

          “各位随意,吃好喝好等会儿才有气力跳舞。”齐大少笑呵呵地走下主席台,一时大厅之中变得觥筹交错,笑语四溢。

          柏翰放下酒杯笑睨我:“林大经理,恭喜恭喜。”

          “你少打趣我,柏总!”

          我笑,刻意加强最后一个字的重音。回转头看到站不远处同张副总交谈的付寒涛:“等一下,介绍一位朋友给你们认识。”

          我拖了付寒涛过来,等他和大家握手完毕,我对他们说:“柏浩,柏翰,日后银行方面的事你们找付寒涛谈,他才是‘中天’正牌的财政大臣。欧阳那边以后直接找他也行。”

          “林非,这么快就分派任务推卸责任?有大经理的派头哦。”柏浩突兀地插口调侃,我翻白眼做受不了状,引来众人大笑。

          我们已经习惯这种浮华喧嚣的场合,云淡风轻固然不应景,最起码要保持心情愉悦,学会享受成功带来的快乐。

          “你们谈,我们有些事,失陪。”钟寒同柏翰使个眼色,柏翰微颔首。瞄到这一幕我诧异挑眉,他们有什么神秘的事么?

          “走吧。”

          钟寒挽住我的手朝露台走,恒宇跟着我们,两人一左一右的架势有些象绑架。

          我先是疑惑,再是恍然,最后明了。钟寒九成九是为某人说情来的,可她为什么要拉上恒宇?明明知道我面对恒宇会底气不足,扼腕哪!交友不慎!

          “林非,你少笑得象没事人一样,昨天电话里和你说的事,打算怎么解决?”钟寒走下露台劈头就问。

          “什么事?”

          我考虑要不要告诉他们我和叶晨的误会解开了,那样的话……

          偷瞟恒宇的脸,迎上了他关切温和的眼神。我有些犯难,恒宇肯定知道了我和叶晨在闹别扭,现在说出实话,对他不是很残忍吗?我郁闷地瞪一眼钟寒,谁要她把我的事四处宣扬的?

          “别瞪我,叫你面对现实而已。”钟寒语调平稳,“再说,恒宇他也不希望见到你不开心。”

          “林非,你不要怪钟寒多事,是我有话要对你说。”沉默许久的恒宇开口,柔和的嗓音带着叫我无法逃避的力量。

          避无可避,我只得硬起头皮应道:“我和叶晨没事,待会儿晚宴结束我会去找他。你们想说什么都别说了,省点气力跳舞也好啊。”

          我走到露台栏杆前把酒杯放上石座,将手挂在栏杆之上交扣,俯瞰楼下夜景。满大街同君悦风格相仿的欧式街灯都亮着,散步的人们在灯下聚拢交谈,平淡而温馨。

          “没事?林非,你昨天才和我说……”钟寒顿了顿,怀疑地问。

          “昨天是昨天,今天是今天。我知错就改,你不为我开心吗?”我回头朝钟寒眨眼微笑,想通的感觉很棒。

          钟寒诧异地盯住我的眼,审视许久后才放松脸色,勾起嘴角:“看来我是白担心了。不过,我还是有义务把柏翰要我转给你的话告诉你。”

          “好,你说吧。”我轻声应和。叶晨命真好,有这么多人为他说好话,现在听听,日后可以拿出来笑笑他。

          “柏翰说,前天他和叶晨吃饭,叶晨难得的醉了,说了好些让柏翰动容的话。另外,有件事叶晨不想告诉你,但我们认为你知道了更好。叶晨这段时间加班不比你少,他不是为‘晨飞’加班,而是为了‘信息港’的事,‘旭光’顺利丢标,可想而知他为谁在熬夜,哦?你们再不和好,我看他会继续加班下去。”

          钟寒说出的话并不出乎意料,好话是好话,却使我好心情低下来,胸口开始泛疼。酒这东西,有人喝得烂醉,有人饮得心碎,叶晨,你是前者还是后者?

          “好了,传话完毕,我得出去吃点东西,肚子好饿。”钟寒在我身后说,高跟鞋声渐渐消失。

          无暇理会她的离去,我定定地望着楼下的街灯。

          醉酒、加班,是你吗?如果不是所有人都这么说,我是不会信的。我知道我怪错你,但你怎么可以用折磨自己来惩罚我的错误?这样有什么意义?

          恒宇走到栏杆前站定,同我一样望着栏外的夜色。

          “林非,其实我要说的话并不多。你不必觉得亏欠我什么,当年你没有错,你没有义务因为别人爱你就要有所回报。”

          当年?不是说现在,怎么突然提起当年?

          我悄悄叹气,好吧,面对现实,钟寒说的。

          “恒宇,对不起,我承受不起你的深情,回报不起你对我的好。”事隔六年,向他道歉仍然如此艰难。

          “不,说对不起的人该是我。我远没你想象的那样伟大。有的话我藏了六年,我自私地希望你永远愧疚下去,永远记得我。”

          清朗的嗓音停顿,似在整理自己的思路:“林非,第一次在学院新生接待处见到你,我就喜欢上你了。可你把自己保护得牢牢地,直到认识了叶晨。我不甘心,看到你和他越走越近,我很不甘心。所以你们吵架后,是我趁人之危故意插入你们中间的。”

          趁人之危!?恒宇把这么卑劣的字眼用在自己身上,反过来向我道歉?只为让我好过一点?

          我无法回答他的话,无法确保自己能够忍住哽咽。

          “林非,你不用内疚不安。记得那次你在我这边看vcd一夜之后,叶晨来找我吗?他说,三个人的纠缠,每个人都会受伤,他只想你不为难、不伤心。如果你爱的人是我,那他退出,相反,如果你爱的人是他,他请我退出。”

          我整个人僵在栏杆前,象一尊化石,动也不动。

          “叶晨肯定地对我说,他爱你。面对他的恳切和坚定,我认输了。林非,坚强和自信是你最大的优点,也是你最大的缺点,我不能象叶晨那样保证面对你坚固的心墙能够坚持一辈子。我是心甘情愿退出的,完全不关你事。”

          恒宇象在自言自语也是在和我说话,声音极淡极轻,有些空灵。

          我感觉有东西哽在喉咙,久久说不出话来。仰头望天,看不见月亮和星星的夜色,漆黑到诡异。

          花若无恨花常开,月若无恨月常圆。

          相较叶晨和恒宇,我是多么自私的女人。

          六年过去,在我可以将自己的歉疚明白告诉恒宇的时候,他仍在为我的幸福费心。而叶晨,他不是把爱挂嘴边的人,他不对我花言巧语,不抱怨我的死倔,却在六年前就告诉恒宇,他爱我。

          我错,错得一塌糊涂。自以为人心隔千山,这个世界没有谁可以相信谁,所以用最卑鄙最世俗的心理揣测叶晨的行为,然后用最愚蠢最恶劣的方式伤害了他。

          “林非,这些话我藏了六年,现在说出来你不会把我当大坏蛋吧?”恒宇三分玩笑,七分认真地问。

          “怎么会,你永远是我最好的朋友。”是最特别的朋友,我用平稳的语调真诚地答。

          “林非,你不怪我的自私吗?”恒宇的声音也很平静。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