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过完年,韩承睿又继续回到公司上班,齐飞和陈嘉洁还没有回来,大年初一韩承睿倒是收到了齐飞从法国寄回来的明信片,说是终于和陈嘉洁在一起了,激动之情难以言表。简萌松了口气,哎呀妈呀,终于少了个情敌。

          这晚,韩承睿又趁着黑灯瞎火的进了简萌房间,说到这事吧,简萌都已经不知道单独和韩承睿住在嘉园多少晚了,他们俩那点事王梦云等人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但在简家,简萌无论如何都不好意思让韩承睿光明正大的进她房间,每次都得等他们睡了,才让韩承睿进来。韩承睿无可奈何,只能每天跟做贼似的。

          “萌萌,我跟你说件事。”床上,相拥的两人说着话。

          简萌眯着眼,偎在他怀里,呢喃,“嗯?什么事?”

          “我明天要出差一趟,得两个月左右。”

          简萌从床上爬起来,盘着腿,“两个月?”眼眶泛红,“非得这么久吗?”会不会又像以前一样?出国就不回来呢?韩承睿也坐起来,将她搂到怀里,“萌萌,你不要乱想,国外的公司出了点事,我必须得去解决,我想问问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

          简萌摇摇头,他是去处理公事,又不是去旅游,她什么都不懂,跟着去也是添乱,“那你尽快把事处理好回来,我在家等你。”

          “嗯,好。”

          凑上去亲她的额头,眼睛,鼻子,嘴,亲着亲着就演变成了激烈的缠绵,似乎要把接下来两个月的都补上,简萌因为顾忌到家中有其他人,一直没敢出声,将韩承睿的后背挠出一道一道的红印。

          到了后半夜,简萌实在吃不消了,哭着求着才让身上不知疲倦的男人停下,抱着她去了浴室。简萌浑身无力,躺在浴缸里,由着韩承睿给她洗澡,舒服的眯着眼哼哼唧唧,只是浴室是最容易发生那个什么的场所,韩承睿一个没忍住,兽性大发,又缠着简萌在浴室腻歪来许久。

          第二天,韩承睿神清气爽的从家里出发,去了机场,简萌根本就没起的了床,也就没去送他。等她睡醒了都已经是下午了。

          韩承睿出国了,简萌整天迷迷糊糊的,想找工作又提不上劲,干脆就每天窝在家里,和王梦云元英聊聊天,要么出去逛逛,要不然除了吃就是睡。

          这样的日子过了一个半月,简萌上楼洗完澡,拿着手机等韩承睿给她打电话,没过多久,韩辰睿的电话就来了,两人随意的开始聊,聊着两人每天各自发生的事。

          简萌趴在床上,兴高采烈的说:“韩承睿,我今天和妈妈一起去参加了她朋友女儿的婚礼哎,她老公可帅了,她好幸福啊。”电话那头的韩承睿揉揉胃,倚靠在窗前,笑着开口,“比我帅吗?”

          简萌“扑哧”一声笑出来,“韩承睿,你真可爱。肯定没你帅啊,再帅也没你帅。”电话里突然安静下来,简萌不知道怎么了,试着开口,“韩承睿?”“嗯?”“你怎么突然不说话啦?”韩承睿沉声说道:“萌萌,我好想你。”

          简萌有些害羞,“韩承睿,我也想你。”想到今天那个幸福的新娘子,突发奇想的开口:“韩承睿,你什么时候娶我啊?”以为韩承睿会毫不犹豫的回答什么时候都行,结果他沉默了几秒,才开口:“萌萌,你还小,不急。”

          简萌开始委屈了,鼻子一酸,眼泪就流出来,失望的不行,一个人爱另一个人,不是都会想着和对方一起生活的吗?怎么他说不急呢?努力装出没事的样子,“嗯,我开玩笑的啦,你想娶我还不一定嫁呢。韩承睿,我困了,先睡了,你也早点休息哦。”

          韩承睿没发现她的不对劲,笑着回答:“好,盖好被子,晚安。”

          挂了电话,简萌抑郁了,在床上翻来覆去半宿,都没睡着。第二天顶着两个黑眼圈下楼,给元英吓得呀,“萌萌,你是想承睿想得睡不着吗?他还有半个月就回来了吧。”简萌勾着她胳膊,有气无力的回答:“奶奶,你就别嘲笑我了,我和艳艳约好了出去逛逛,先走了啊。”

          因为没吃早餐,简萌见到方艳艳,直接就找了家店吃早中饭。方艳艳看着简萌都惊呆了。简萌又喝一大口柠檬汁,疑惑的问:“艳艳,你怎么不吃啊?看我做什么?”

          方艳艳回答:“我就是有些惊讶啊,你以前吃东西跟个挑食的猫似的,总是挑挑拣拣,慢慢吞吞,今天胃口怎么这么好?早饭没吃,也不至于这样吧。而且,这鲜榨的柠檬汁都能把人牙酸掉,你怎么还喝的这么豪爽?”

          简萌夹起一块蛋放嘴里,“我也不知道啊,按道理说,我每天在家无所事事,应该不会那么容易饿的啊,可是我最近总是饿,哪怕刚吃完饭,还能再吃好几块我妈做的点心,而且吃完饭,坐在沙发上都能睡着,你看我的肚子,好像多了好多肉。对了,我最近还很喜欢吃酸的,房间里放了很多话梅之类的东西。”

          方艳艳一听,还是没憋住,犹犹豫豫的开口:“萌萌,你是不是和韩承睿那个过了?”

          “啊?那个?”简萌一头雾水。

          方艳艳看看店里的其他人,凑到她耳边说了一句话,简萌一下子红了脸,“艳艳,你怎么突然这么问啊?”方艳艳到底还是个黄花大闺女,脸也有些红,“我妈妈当时生我弟弟之前,也特别能吃,还特别嗜睡,你这情况不是和她一样吗?”

          简萌傻眼,“你是说,我怀孕了?不会啊,我和韩承睿每次都做措施的啊。”额,他走的前一晚在浴室那次好像没有啊,不会吧,一次就中?而且大姨妈好像也推迟了有些日子,她每天都沉浸在对韩辰睿的思念中,根本就没注意。手下意识的抚上肚子,难道她真有了宝宝?

          方艳艳拿起筷子,“那可能就是我多想了,估计是你人闲了,嘴就无聊了,胃口也越来越大了,你还是赶紧找个工作吧。”

          “嗯。”简萌漫不经心的回答,想着得找个时间去医院查查。

          吃完饭,简萌摸着圆乎乎的肚子从饭店出来,拉着方艳艳去附近的商场里逛逛,消消食。两人也没打算买什么,就在商场里随意乱逛。突然传来了尖酸刻薄的声音,“哟,这不是韩承睿的宝贝小女朋友吗?怎么?跟着韩承睿是不是钱可以大把的花了?”

          周遭的人听到这话,都打量起简萌,不用说,都是把她当成被包养的女人了,简萌也不恼,流言止于智者,拉着方艳艳就想往回走。林雅诗看她无所谓的样子,气得不行,走上前一把抓住她胳膊,“你别走,怎么不回答我?你是不把我们母女放在眼里吗?”简萌被她扯的有点疼,不禁微微恼怒,“我为什么要回答你?你放开我。”

          韩美娇走上前,趾高气昂的开口,“简萌,真不知道你有什么好拽的?你以为韩承睿现在宠着你,就会一直宠着你吗?我告诉你,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他也只是一时新鲜,早晚把你甩了,所以你就趁现在多买点吧。”

          想到昨晚的不愉快,简萌心中有些不舒服,“你们母女俩是吃饱了没事干吗?我和韩承睿的事还轮不到你们管。”

          方艳艳已经懵了,这母女俩是从哪跑出来的,干吗对着简萌拉拉扯扯,“你是谁啊?干吗拉着萌萌不松手。”说着上前去扯林雅诗的手。林雅诗倒是松开了拉着简萌的手,一把将方艳艳推开,“你又是从哪跑出来的丫头?不要在这多管闲事,不过你和她一起,估计也不是什么好人。”

          简萌一听,很是恼火,“林雅诗,你别得寸进尺,你说我,我可以不计较,但你不可以说我朋友。”林雅诗才不买账,“我看你们不顺眼,我就要说。”方艳艳无语,哪看过这么蛮不讲理的人,也不想在这陪着这个女人丢人现眼,“好了,都别说了,萌萌,我们走吧。”

          简萌看了他们母女一眼,转身就走。韩美娇却仍是不放过他们,又上前拉扯方艳艳。简萌下意识的帮着方艳艳去推韩美娇,韩美娇一手拉着方艳艳,一手去推简萌,简萌没站稳,一个踉跄往后退了几步,一下摔倒在地。

          看着方艳艳还在和韩美娇拉扯着,简萌艰难的坐起身,可是脸色越来越白,肚子传来一阵阵痛意,刚开始还能忍受,然后却越来越疼。忍不住喊:“艳艳,我好疼。”方艳艳听到简萌喊疼,转身去看。有血顺着习嘟嘟的腿流下来,一滴一滴落到地上,在场的人都吓懵了,韩美娇吓得松开手,拉着林雅诗大步离开。

          方艳艳已经吓得手足无措,血越来越多,哆嗦着手捡起她刚才拉扯之中被甩在地上的包,从里面掏出手机,叫救护车。简萌的脸色白的跟张纸,感觉肚子里有什么东西在流失,无力感袭来,再也坚持不下去,晕了过去。方艳艳抱着简萌哭的喘不上气,“嘟嘟,你别吓我,你别吓我。”

          病房里,方艳艳还在哭着,简萌已经醒来,惨白着脸,手摸上小腹,她果然怀了韩承睿的孩子,已经一个多月了,果真像方艳艳说的那样,她变的贪吃嗜睡,都是因为她怀孕了。看到方艳艳还在抽抽泣泣,简萌笑着安慰她:“艳艳,你不要伤心了,宝宝不是没事了吗?”方艳艳抹把眼泪,“我就是后怕,宝宝差点就没了。”

          “好了好了,别哭了,没事了,他很坚强的。”仿佛看到了和韩承睿长的一模一样的翻版小人,简萌不自觉的笑出声来。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