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作者有话要说:请戳新文!入虎穴得虎子日更坑品有保证简萌吓傻了,她这是干什么?气疯了吗?

          下意识地上前去拉她起来,“陈嘉洁,你做什么?你起来啊。”

          陈嘉洁却一把将她推开,愤怒的眼神仿佛能把简萌剜个洞。

          不过,过了几分钟,简萌算是知道她是怎么想的了。韩承睿很快就开完会,陈嘉洁坐在地上,蓬头垢面,脸上红肿着,嘴角还在流血。简萌虽然直挺挺茫然的怵在那,虽然也蓬头垢面,却比陈嘉洁好了不少。

          仿佛是算好了时间,韩承睿和齐飞一进来,陈嘉洁开始落泪。

          韩承睿看到眼前的一幕,长腿一滞,只看了陈嘉洁一眼。简萌本就是温温热热的性子,这一世又被宠的娇气的不行,她根本没想到陈嘉洁会打她,也没想到陈嘉洁会使出这么老套的苦肉计。

          此刻看到韩承睿,委屈的不得了,眼泪在眼眶里转了转,还是掉下来,朝韩承睿伸出两只胳膊,“韩承睿,你怎么才来?”

          韩承睿将她乱作一团的头发整理好,搂到怀里,“来了怎么不让阿天通知我?”

          简萌抽泣着,“我知道你在开会,就没让阿天打扰。”早知道会发生这种事,就该让阿天去通知的。韩承睿搂着她到沙发边坐下,眼里满是怜惜,“萌萌乖,不哭。”

          齐飞有些吃惊,这么多年,除了当年手腕断了在国外复建时见她哭过,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

          走到陈嘉洁身边,将她拉起,问:“这是发生什么事了?”陈嘉洁却只是一个劲儿的哭,不说话。

          陈嘉洁原本以为韩承睿看到这幅情景,会质问简萌,可是他从进来到现在只看了她一眼,就开始轻声哄起简萌。

          俩人的亲昵在她眼里仿佛是一把利刃,狠狠的戳着她的心,怎么能忍的了?一怒之下跑到韩承睿面前,大声质问:“韩承睿,我陪在你身边十年,你怎么能这么忘恩负义?是她打的我,你居然完全不顾我的感受,只在这安慰她?”

          韩承睿低着头,问:“萌萌,是这样吗?”

          简萌抽抽泣泣的回答:“我没有,是她先扯我头发的。”

          齐飞看着陈嘉洁红肿不堪的脸,心疼得不行,仿佛忘了韩承睿在场,对着简萌说:“她扯你头发,你就把她打成这样?”

          简萌气得要蹦起来,她那么讨厌,这齐飞还帮着她,“我没有打她,是她自己打的。”

          陈嘉洁“扑哧”一声笑出来,仿佛简萌刚才讲了一个笑话。“你们都听到了吧?她说是我自己打的,呵呵,简萌,你怎么能睁着眼说瞎话呢?我自己打自己,是脑子进水了吗?”

          “我看,就是你脑子进了水。”一直没怎么出声的韩承睿接过话,抬起头,蓝眸里早已没有对着简萌时的柔情。

          齐飞一看,知道这是韩承睿要发火了的预兆,却还是硬着头皮开口,“承睿,嘉洁在你身边这么多年了,你还不知道她吗?”沉默了几秒,接着说:“对,她是喜欢你,但她也不会为了这个原因,就去欺负一个小丫头,她不可能做出这种事。”

          韩承睿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沉声说:“对,她是在我身边十年,要不是看在十年的面子上,我还能让她有机会在我面前撒泼?”

          陈嘉洁后退一步,指着他问:“你说什么?我撒泼?韩承睿,你欺人太甚,这么多年,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现在一句‘撒泼’,就想让我这么多年的努力都抹得一干二净吗?”

          韩承睿似乎渐渐没有耐心,“陈嘉洁,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刚才究竟发生什么事?”

          “发生什么事你们不是看得很清楚吗?就是你一直宝贝着的女人不分青红皂白乱打人,而我这个受害者却还要被你质问。”陈嘉洁死鸭子嘴硬,说得理直气壮。

          韩承睿皱起眉,拨通电话,“把我办公室的监控录像送上来。”

          咯噔一声,陈嘉洁的眼神有些慌乱,刚才只想着栽赃嫁祸,根本就忘了办公室的监控录像。仿佛破罐子破摔,双手捂脸,开始笑,笑得简萌开始发怵,齐飞走过去,满脸担忧,以为她是因为韩承睿的怀疑所以气坏了,“嘉洁,你怎么了?你不要吓我?”

          “你走开。”一把将齐飞推开,陈嘉洁还在笑着,“监控录像?呵,真没想到你那么相信她。不用了,对,是我自己甩的自己。呵,我陈嘉洁居然有一天也会用这么狗血的苦肉计,而且,还失败了”

          看着齐飞满脸惊愕的模样,继续,“韩承睿,我再告诉你一个秘密好不好?前些日子砸吴卓寒的其实是我,你不知道吧,我就在你面前想害死你最爱的人,而你却不知道。呵呵,不过你身边这位还真是福大命大,你这么爱她,还有一个男人愿意为了她连命都不要。简萌呵呵她到底有什么好?她算个什么东西?我讨厌她,我恨不得她死”

          话还没说完,已经被韩承睿掐住脖子。陈嘉洁被掐的呼吸困难,面部表情都扭曲,却还在笑着继续说:“你最好现在就掐死我,不然只要我活着一天,我都会恨她,凭什么?凭什么她能呆在你身边,被你宠着疼着,而我喜欢了你十多年,你却从不正眼看我?”

          “我相信她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即使是她先打的你,即使你的脸是被她甩的,那又怎么样?她在我身边,即使杀了人,我也绝不会责怪她一句。”韩承睿手上使着劲儿,嘴里还在说着。

          听着他的话,泪顺着陈嘉洁红肿的脸颊往下落,眼神里有不甘,有倔强,有嫉恨。简萌吓坏了,上前拉韩承睿,“韩承睿,你快放手啊,你会把她勒死的。”韩承睿根本听不进去,脑海里只有那一句‘我就在你面前想害死你最爱的人,而你却不知道’。

          齐飞知道此时的韩承睿很气愤,说什么估计他都听不进去,可是看到陈嘉洁的脸色越来越紫,心中的恐惧感来越强烈。“噗通”一声跪到地上,“承睿,我求你,你放了她吧。”

          陈嘉洁身体一僵,不敢相信这个男人为了帮她居然跪了下来。简萌也开始哭,声嘶力竭的喊:“韩承睿,你放手啊,你别这样。”

          一着急,眼前一黑,居然晕了过去。这下韩承睿真的松手了,在简萌摔在地上之前接住她,抱着去了休息室。

          陈嘉洁像一个毫无生气的娃娃,一下子瘫坐在地。齐飞上前扶住她,不知道该如何开口。陈嘉洁低着头呢喃,“无论我做什么,他都不爱我吗?为什么?为什么他不爱我?”听着最爱的人在自己面前为另一个男人伤心,齐飞苦笑,“陈嘉洁,这么多年了,你死心吧。”

          死心?陈嘉洁将头埋进他怀里,该死心了吗?

          韩承睿很快就从休息室出来,坐到沙发上,“陈嘉洁,你走吧,离开公司,随便去哪。”

          陈嘉洁有些惊讶地抬起头,“为什么?为什么不把我掐死?”

          “你该庆幸,受伤的是吴卓寒而不是萌萌。”韩承睿淡淡的开口。

          陈嘉洁笑,“怎么?如果受伤的是简萌,你还杀了我不成?”

          “我不会杀了你,我会直接把你送到国外,让你永远都没有回来的机会。”韩承睿面无表情,就这么看着他们。

          “为什么?”

          “因为伯父伯母只有你这么一个女儿。”

          齐飞将陈嘉洁扶起来,他知道,韩承睿刚才没有把她掐死已经是奇迹了,只能说简萌晕过去的真是时候。“嘉洁,出国吧,我陪你一起走,去散散心。”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