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韩承睿,你能不能先出去,我想穿衣服。”简萌红的跟熟柿子似的脸埋在韩承睿怀里。韩承睿莞尔,怎么这么脸薄,“行,那我出去做早餐,你收拾好就出来。”

          两人甜甜蜜蜜的吃了早餐,韩承睿原本想让她在家休息的,简萌却说要去医院看看吴卓寒。韩承睿的脸色立刻变了,她居然还惦念着那个男人。

          简萌一抬头,发现对面那个醋罐子又不开心了,放下筷子,“咚咚咚”的跑到他身边,“韩承睿,你就让我去嘛!他救了我,我是应该的。我就去一会儿,晚点还要去老宅看韩爷爷,好不好?”

          韩承睿没有说话,却将她打横抱起,直接回到卧室,扔在床上。覆身上去,“萌萌,你在我面前说要去看别的男人,是不是要补偿补偿我?嗯?”

          简萌不傻,看着他满是欲望的眸子,咽了口口水,“韩,韩承睿,那个,我到现在还不舒服呢,你放过我吧。”努力睁大眸子,尽力做出很是痛苦的表情。昨晚喝醉了,不知道也就算了,现在她十分清醒,怎么还能好意思?只是她的如意小算盘在韩承睿跟前根本就打不响。

          于是,简萌在无比清醒的时候,又一次被吃干抹净,韩承睿好似打了血一般,体力好得惊人,直到简萌哭着求饶,他才恋恋不舍的放开她,抱着她去洗了澡。那天,简萌哆嗦着腿,流着泪,从家里出来。

          而韩承睿却笑容满面,搂着她,哄着她。

          韩承睿吃饱了,心情愉悦了,亲自送她去医院,一路上笑得嘴都没合上。简萌瞥眼看他,为什么他这么神清气爽,自己却跟送了半条命似的,气的嘟起嘴。韩承睿看着她气愤的小模样,忍不住笑的更欢畅,“萌萌,不要生气了,要不今晚让你欺负回来?”

          简萌赶紧伸手捂住他嘴,“你你你,你别说呀!我,停车停车,我到了。”韩承睿见她一路跑着进医院,不禁在心里想,看来她恢复的还不错,看来今晚又有口福了。

          韩承睿神采飞扬的进了公司,齐飞见他那不自觉扬起的嘴角,忍不住问:“怎么了?什么事这么开心?还是简萌那丫头又做了什么好事?”

          韩承睿看他一眼,含笑不语。

          齐飞心中已经猜到个大概,看他心情好,也不顾忌太多,“原来是将小姑娘吃干抹净了,难怪这么开心。”韩承睿笑得灿烂,陈嘉洁的心却落到谷底。

          自那日以后,简萌便开始了水深火热的生活。韩承睿好不容易开了荤,哪还愿意轻易放过她,每晚不把她折腾的死去活来,根本不让她睡觉。她很是痛心疾首,怎么当初就相信了阿天那个馊主意。

          咳咳,其实也不怪阿天,是她自己一时见色起意。

          简萌更忙了,要照顾韩天林,还要时不时的吴卓寒。

          简萌坐在床边,一边给吴卓寒削苹果,一边问:“今天感觉怎么样?”吴卓寒看着她可爱的小手认真的削着苹果,有点走神,直到简萌停下动作抬头看他,才说:“额,挺好的。”

          简萌笑笑,“那就好,看来恢复的还不错。”

          吴卓寒张了张嘴,问:“萌萌,你每天来,韩承睿不吃醋么?”

          说到韩承睿。简萌满脸幸福感,仿佛眼睛都更加明亮,手上继续削着苹果,笑了笑说:“当然吃醋啊。”吴卓寒没想到她这么坦率,尴尬的笑了笑,“那他还让你来?”简萌调皮的吐吐舌头,“我坚决要来照顾恩人,他也拿我没办法啊。没事的,回去哄哄就好了。”

          每次只要一说第二天要来医院看吴卓寒,韩承睿总会很认真的向她索要补偿。想到那些缠绵,简萌的脸顿时比手中的苹果还红。

          一时之间,病房里又变得安静,吴卓寒这几天一直在想着受伤那日,在楼上窗口出现的人影,想了想,开口说:“萌萌,那天的事情似乎不是意外。”

          “啊?什么?”简萌继续削着苹果。

          吴卓寒停顿了一下,问:“那天和你一起来病房的女人是谁?”

          简萌停下手中的动作,抬起头,想了想,“是韩承睿公司的同事,叫陈嘉洁,怎么了?”

          陈嘉洁?“那你还记得她那天穿的什么颜色的衣服吗?”

          “我记得好像是一件墨绿色的风衣。怎么了?怎么问这个?”简萌觉得莫名其妙,他怎么打听陈嘉洁呢?

          吴卓寒倚靠到床头,“那天我晕过去之前,瞥到楼上窗户边有一个身影一闪而过,好像就是墨绿色。韩承睿的爷爷是不是住在三楼,还是四楼?”

          简萌回答:“在四楼。”

          “那就是了。”

          简萌明白过来,“你是说,陈嘉洁想害我?”

          吴卓寒点点头,“我是这么认为,她只是没想到你会被我推开。萌萌,这个女人,你得当心。”

          简萌难以置信,眼睛瞪得老大,“不会吧,我知道她喜欢韩承睿,但也不会做这种事吧。”

          吴卓寒叹口气,“你就是想的太简单了。萌萌,知人知面不知心,我也希望是我多想了。总之,不管是不是她做的,你以后都得注意,知道吗?”

          “韩爷爷住的病房窗台上确实有一盆小盆栽,好像是之前住院的人留下来的。后来你出了事,我根本就没注意到盆栽还在不在,现在又有新的病人住进去了,要不我去问问。”将苹果递给他。

          “我和你一起去。”

          家呢没那个有些担心,“你能走吗?”

          吴卓寒笑着拍她脑袋,从床上起来,“我受伤的是脑袋,又不是腿,走吧。”

          简萌还是不敢相信,但是吴卓寒毕竟真的看到了,说明她当时真的在窗口。那么,即使不是她砸的,但她肯定看到了楼下的事情,那她为什么不告诉韩承睿?为什么不下楼帮他们?

          俩人去了之前韩天林住的病房,病房里又住进了一个小姑娘,在病房里呆了十几分钟,两人才离开。

          从医院出来,简萌给阿天打电话,让他来接她。

          俩人直接去了韩承睿的公司,公司的人都叽叽喳喳的开始议论,阿天身后怎么跟着一个女孩子?

          韩承睿正在开会,简萌坐在办公室里等着。门被打开,简萌开心的站起身,转过身一看,却是陈嘉洁。脸上的失望毫不掩饰,陈嘉洁笑着开口:“怎么了?不是韩承睿很失望?”

          简萌很不想理她。陈嘉洁却在她身边坐下,笑脸盈盈,“简萌,最近在忙什么呢?我还想找你聚聚呢。”

          简萌抬起头,盯着她看,“我最近在医院照顾吴卓寒啊,我很感谢他,要不是他把我推开,就是我躺在医院里,或者已经被砸死了。”

          陈嘉洁还在笑,却避开了她的眼光,“你说得对,他可是你的救命恩人。承睿应该很快就散会了,你在这等会儿。我还有事,先出去了。”

          简萌看她往门外走,憋在心里的疑惑还是脱口而出,“陈嘉洁,我没被砸死,你是不是很失望?”

          陈嘉洁身子一僵,愣在那,过了几秒,转身,还是那副笑眯眯的模样,“萌萌妹妹,你胡说什么呢?虽然我跟你交情不深,但你要是出事,我还是会很担心的。”

          简萌很清楚的看到了她的异样,之前在医院,人家小姑娘的父母说得很清楚,他们搬进来之后,就没看到窗台上有什么盆栽,简萌还是不敢相信陈嘉洁会那般狠毒,将窗帘拉过来又翻过去,还是没找到。

          看着简萌若有所思的样子,陈嘉洁出声,“萌萌妹妹,你怎么能这么说呢,我是喜欢韩承睿没错,但我怎么会伤害你?你错怪我了?”

          “陈嘉洁,你做了什么你自己心里不清楚吗?你居然到现在还要否认。”见她不承认,简萌更是恼火,当初还故意说了那么多让人误会的话,这个女人果然就没安过好心。

          陈嘉洁的笑容僵在脸上,既然她一口认定,她也就不否认了,仿佛卸下面具一般,“对,我是想砸死你,只是没想到你这么命这么好,不仅有个从小喜欢你的韩承睿,还又来了个不要命的吴卓寒。我真弄不明白,你到底有什么好,值得这两个男人喜欢。”

          简萌没想到她又突然会这么爽快的承认,愣了愣,“我是不如你优秀,公司的这些事,我也确实什么都不懂。可是那又怎么样?韩承睿爱的是我,不是你。”

          陈嘉洁脸上的笑容僵在那里,她还真是一针见血,什么都不需要说,只这一句,就让她的心鲜血淋漓。“你”

          简萌不想再对她多说,起身,打算离开办公室。陈嘉洁却还是没能忍住,冲上前,一把拉住她胳膊,“你拽什么拽?你以为韩承睿爱你,就什么事都会告诉你吗?我告诉你,我和他在一起十年,他成功的时候我在,他遇到挫折也是我陪着,我才是真的爱他。而你呢?你什么都不懂,只知道在她身边享受他的呵护,你有为他做过什么吗?啊?”

          简萌一愣,一把将她推开,“我和他的事情不用你管。”陈嘉洁一个酿跄没站稳,似乎变得异常恼火,一把抓住简萌头发,吼:“我凭什么不能管?韩承睿只有和我在一起,才能幸福,你什么都帮不了他,还死缠烂打的呆在他身边干吗?”

          简萌没想到她会动手,头皮被她拉扯的很疼,下意识的伸手去推她,陈嘉洁却像疯了一般,丝毫不松手。简萌只好也去扯她头发,两人拉拉扯扯,谁也不松手。

          就在简萌觉得自己的头发快被她拽下来时,陈嘉洁却突然松开了手,狠狠地甩了自己一个巴掌,坐到地上。

          简萌吓傻了,她这是干什么?气疯了吗?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