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韩承睿买粥回来,见病房里没人,知道简萌肯定是去看吴卓寒了。

          他明白,要不是因为吴卓寒,躺着的就是简萌了。所以,她想去看他就去吧。见简萌进来,韩承睿克制住自己心里的吃味,拿起粥,“萌萌,你回来了,过来吃粥。”简萌看他一眼,坐到床边,不出声。

          病房里格外寂静,陈嘉洁在和阿天安安静静的站在一旁。韩承睿坐到床边的椅子上,抬起简萌的下巴,问:“萌萌,你怎么了?”简萌撇过头,又想到之前在病房里的情景,很生气的回答:“吴卓寒本来就是为了救我才受的伤,吴卓丹生气了打我,根本就没什么,你为什么要打她?你不是在和陈嘉洁谈工作吗?你不是很忙吗?你哪里的时间管闲事,哪来的时间这么蛮不讲理?”

          韩承睿见她为了吴卓寒这样指责他,本来就吃着醋,不禁变了语气,“我不讲理?简萌,你就因为这个生我气?”简萌第一次听到韩承睿连名带姓的叫她,愣了一下,仍是不理他。

          韩承睿起身,走到病房门口,扭头对阿天说:“让她把粥吃了。”阿天还处在压抑的氛围中,愣了愣,“额,好,好,好。”

          陈嘉洁自然是跟着韩承睿走了,病房里只剩下简萌和阿天。

          简萌一直被韩承睿宠着,哪见过他这样,一下子哭出声来。“阿天,他居然走了,呜呜我只是生气嘛。他胡乱打人。”阿天叹口气,“简萌小姐,你就没看到老板的脸也是肿着的吗?”

          简萌抽泣着,抬起头问阿天:“他怎么了?”阿天给她叙述了她晕倒之后发生的事,“简萌小姐,就为了给你赔不是,老板甩在自己脸上的一巴掌,可不轻啊。虽然老板的行为是很奇怪,但连我这旁人都能看出来,他真的很爱你。这话虽不该有我说,但你确实是不应该那么责怪他。”

          简萌的脸上满是泪痕,吸吸鼻子,“你刚才怎么不说?”阿天给她递过纸巾,“我倒是想说啊,可是老板的气场太强大了,我怎么敢多话?”

          简萌懵了,擤擤鼻涕,继续哭:“那怎么办?韩承睿肯定很生气,他会不会不理我了?阿天,我是不是太不懂事了?”阿天见她哭的“惨绝人寰”,只好哄她,“简萌小姐只是太过激动,你不要担心,先把粥吃了,老板那么爱你,你回去撒个娇,道个歉不就好了吗?实在不行就使美人计。”

          简萌吸着鼻涕点头,“嗯,好像有道理。”阿天看着她,莞尔,真是个单纯的傻姑娘,难怪老板那么喜欢她。

          吃完粥,简萌跑去韩天林的病房,韩承睿却不在。简萌很着急,转身问:“阿天,韩承睿呢?是不是又回公司了?”韩天林将手中的便签递给她:刚才看到承睿脸色不怎么好,应该是回家歇着了。你快回。

          “韩爷爷,那让阿天在这陪你吧。”

          韩天林笑着摇摇头,又写,“我没事,让阿天送你回去吧。”

          简萌本就着急,也顾不上太多。拉着阿天就往楼下跑。坐在车里,打韩承睿的手机,电话通了却无人接听。心里七上八下起来,看来韩承睿这次真的很生气,连自己电话都不接了。真是个小气鬼,干嘛这么生气嘛?

          到了嘉园,简萌深吸一口气,这才鼓起勇气按门铃。韩承睿打开门,简萌刚准备笑,韩承睿看了她一眼,却转身径直往屋子里走。简萌慌了,他果然很生气,此时脑海里只有阿天给她支的招,冲上去从背后将韩承睿搂住。

          韩承睿的身体明显的僵硬一下,却没转身。简萌急哭了,“韩承睿,对不起,对不起。是我错怪你了,你别不理我好不好?”韩承睿感觉背后湿了一片,叹口气,转身将她搂住,“我没不理你,你别哭了。”一看到她的眼泪,生再大的气,也消了。

          简萌不放手,只是哭,“你就是打算不理我了,我打电话也不接。韩承睿,你可以生我气,你别不理我。”韩承睿低下头,凑上去吻她脸上的泪,“电话在衣服口袋里,我在书房没听到。萌萌,我承认,你因为担心吴卓寒哭成那样,我嫉妒,吃醋。但我知道,要不是因为他,躺在病床上的就是你。至于吴卓丹,我打她是她自找的,萌萌,我说过,我不能容忍任何人伤害你,包括我自己。”

          简萌抬起头,抬手抚上他的脸,“疼不疼?”韩承睿抓住她手,“阿天告诉你的?”

          简萌点头,重新偎进他怀里,“韩承睿,对不起。”韩承睿笑,“没事。你赶紧去洗澡吧,下次再这样,小心我打你屁股。”简萌撅起嘴,“韩承睿,刚才你有说你吃醋哦。哈哈。”韩承睿红了脸,往浴室走,“咳咳,我去给你放洗澡水。”

          简萌追过去,笑,“韩承睿,你真可爱。”

          韩承睿一把将她抱起,作势要打她屁股,简萌吓得挣脱开来,跑进浴室,关上门,冲外面喊,“韩承睿,你脸红了。”

          韩承睿回:“萌萌,你今天是不是打算睡在浴室了?”估计也只有这样才能吓到她。

          没想到简萌却从卫生间出来,挑着眉,说:“我不打算睡浴室,但我也不打算停止嘲笑你。”韩承睿僵住了,她这是什么意思?赤裸裸的勾引吗?

          声音突然沙哑,“萌萌,你在说什么?”简萌红了脸,一转身又跑回浴室,“我去洗澡了,你自己想。”

          韩承睿坐在沙发上,还没回过神来。

          简萌捧起水拍拍自己红扑扑的脸,天啦,她居然勾引了韩承睿,看他那样,好像还成功了。

          从来没这么认真的洗过澡,在浴室里呆了快一个小时,简萌才裹着浴巾出来。韩承睿迎上去,刚想开口。

          简萌却迅速的说一句,“韩承睿,你快去洗澡。”

          等韩承睿洗完澡出来,却没在客厅发现简萌的身影。走到卧室,简萌披散着发梢微卷的墨黑长发,小脸上布着红晕,手中拿着酒杯坐在床上喝着红酒,红酒瓶已经空了,倒在床上。身上只裹着浴巾,在灯光下,衬得简萌白皙的肤色更加诱人。

          韩承睿忍住心中的悸动,走到床边,摸上简萌的脸。简萌打个酒嗝,冲着韩承睿傻笑,“嘿嘿,韩承睿,你洗好澡啦?”韩承睿的声音已经沙哑,问:“萌萌,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

          简萌喝下最后一口酒,将酒杯随手一扔。抚上韩承睿的脸,笑眯眯的说:“我知道啊,嘿嘿,阿天说了,只要我用美人计,你就不会再生我气了。韩承睿,我美不美?”咧着嘴,笑的更是灿烂。

          韩承睿将她搂到怀里,一股奶香味钻进鼻子,是她一直用的沐浴露的味道。“美,萌萌在我心里,一直是最美的。”

          简萌打个酒嗝,继续说:“可是,我不好意思,所以我就想了个好办法,喝醉就好啦,哈哈,韩承睿,我聪不聪明?韩承睿,你真帅。”说着,勾上韩承睿的脖子,凑上去胡乱的亲着。

          韩承睿低吼一声,迎合上去,将她压在身下。这个时候还能忍住就不是男人了。

          简萌被韩承睿亲的七荤八素,却依然“咯咯咯”的傻笑着,这种事也能笑成这样,韩承睿哭笑不得看着他。直到疼痛袭来,简萌才停下笑,抱着韩承睿嚎啕大哭。韩承睿心疼的哪敢再动,抱着她亲,直到她平静了,才敢继续。

          漫漫长夜,简萌就这么迷迷糊糊的渡过了。

          新的一天开始,阳光从窗帘的缝隙中照进房间。

          简萌翻了个身,只感觉自己浑身酸痛。额,酸痛?惊得一下子坐起来,薄被一下滑落到腰间。接触到一丝寒气,简萌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韩承睿睁开眼睛,笑着看她,“萌萌,一大早你就想诱惑我吗?”简萌惊讶的指着他,“你你你,你怎么在我床上?”韩承睿坐起身,笑,“萌萌,这是我的房间。”

          简萌低下头,见自己什么都没穿,大惊失色。赶紧拽过被子将自己裹起来,昨晚的事情,一幕幕的闪过脑海。简萌刷一下脸红了,尖叫,“你,你是暴露狂。”韩承睿觉得她的反应实在是太可爱,忍不住凑上去亲一口,“萌萌,是你把被子都拽走了。”

          此刻的简萌,特别想钻进床底下去,两手抓紧被子想从床上下来。结果脚刚碰到地,就腿一软直接趴到了地上。韩承睿赶紧从床上下来,将她抱起,放到床上,查看,“萌萌,摔到哪了?”简萌闭上眼睛,羞愤难当,不说话,昨晚他到底有多粗鲁啊,居然站不稳了,天啦,不要活了,真是丢人。

          韩承睿见她不说话,抓起床边的衣服穿上。站在床边,将她拥在怀里,深情的说:“萌萌,我爱你。”简萌裹着被子,埋在他怀里,唉,做都做了,就不矫情了,轻轻“嗯”一声。韩承睿接着说:“我得给阿天涨工资。”简萌差点晕倒,果然,又被他正经的样子欺骗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