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韩天林出院那天,病房里来了个不速之客,至少在简萌看来是。

          简萌看到陈嘉洁进来有些惊讶,陈嘉洁却很是从容的放下手中的果篮,“我听说老爷子今天出院,我就来看看。”

          韩承睿正坐在沙发上看文件,看她进来,开口叫她,“陈嘉洁,这个文件你昨天交给我的时候,是不是没仔细看,这个地方”

          “哦,这个地方我一开始也觉着有问题。但是你再看这里,是不是就觉得并不妥当。”陈嘉洁伸出手指着文件上的一处,凑在韩承睿耳边分析着。

          明明知道他们是在商量工作的事情,但简萌还是看着格外刺眼。他们好像是一对,而她,却像是他们请来的保姆。简萌还在胡思乱想着,韩天林好像看出什么,伸出手在她手上拍拍,笑。

          简萌红了红脸,继续收拾。

          兜里的电话突然震动起来,简萌掏出来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怕打扰到他们工作,轻声的对韩天林说了一声,便走出去接通。

          “喂,萌萌,是我。”

          熟悉的声音,简萌想到那日的情景,有些生气,“吴卓寒,你还给我打电话干什么?”说着就要摁断。

          “别挂,萌萌,我在住院区楼下,你下来吧,我想为那天的事情给你道歉。”吴卓寒一连串的说出来,生怕简萌将电话挂了。

          “吴卓寒,你不需要道歉,因为,我并不打算原谅你。”那种事情,怎么可能原谅。

          吴卓寒的声音仿佛有些哽咽,“萌萌,拜托了,我要出国了。或许,一辈子都不会回来,你就让我见一次,即使你不原谅我,也让我道个歉行不行?”

          简萌却铁了心,“我不会下去的。”

          吴卓寒却打定主意,“既然你不愿意下来,那我上去吧。”

          简萌一听慌了,那日她本就瞒着韩承睿,要是被他知道了,那该怎么办。“好,你等我,我马上下去。”

          在病房外犹豫了一下,走到门口,“韩承睿,你先忙,我下去给韩爷爷办出院手术。”

          韩承睿的视线从文件移到她脸上,“我陪你去吧。”

          简萌摆摆手,“不了,刚好陈嘉洁在这,你先把工作处理好,我很快就上来。”不待韩承睿说话,简萌已经从病房门口离开。

          韩承睿也没多想,继续处理着手中的工作。陈嘉洁看着简萌离开,仿佛若有所思。

          简萌“咚咚咚”的跑到楼下,吴卓寒坐在楼下的长椅上。看到她从拐角处出来,大步走过来,仿佛他只要慢一点,简萌就会消失一样。

          走到简萌面前,吴卓寒将手上的东西递给她,笑着说:“这是给你的道歉礼物。”

          简萌摇摇头,不伸手去接,说:“你有什么话就快说吧,我还有事。”

          吴卓寒很受伤,无奈的说:“萌萌,你放心,这不是什么贵重的礼物。我知道我上次做的事,基本上是不可原谅的。可是我要出国了,我不想留下遗憾,拜托你,你收下吧。”

          简萌抬起头,说:“吴卓寒,我真的没办法原谅你。这个我收下,你走吧。祝你在国外一切安好。”

          吴卓寒将手中的东西递给她,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却发现楼上有什么东西在往下掉,吴卓寒下意识的往前一步,一把推开简萌。

          简萌被吴卓寒一下推倒地上,她还没从地上爬起来,吴卓寒已经倒在了地上,额头上都是血,身边是碎了的花盆,吴卓寒微睁着眼,似乎看到不知道几楼的窗户边有人影一闪。

          简萌吓得不知所措,一切都发生的太过突然,等她反应过来,慌乱的伸出手去擦吴卓寒从头顶处冒出的血,越怎么也擦不干净,一边往身上抹,一边掉着眼泪呢喃,“怎么办?擦不清,怎么办?”

          吴卓寒眯着眼,见她慌张的样子,艰难的抬手抹她的眼泪,“萌萌,别,别哭打电话给”吴卓寒话没说完就晕了过去。

          简萌吓得大声哭喊,“救命啊,谁来帮帮我?”

          多亏正好是在医院里,很快就有医护人员来将吴卓寒抬到了急诊室。

          吴卓寒因失血过多直接送去了抢救室。吴卓丹接到了通知,匆匆赶到医院,二话不说就甩了简萌一巴掌。简萌有些懵,抱着脸颊,傻傻的问:“你为什么打我?”

          吴卓丹拎着包,眼神仿佛要撕了简萌一般,“我为什么?要不是为了这个贱人,我哥会受伤吗?”

          简萌低下头,不说话,她说的对,要不是因为她,吴卓寒确实不会有事。“对不起。”

          吴卓丹刚要开口,医生从抢救室走出来,问:“病人脑出血,需要立即做手术,谁是病人家属?手术需要家属签字。”吴卓丹急忙举起手,“我是,我是,我是他妹妹。”

          韩承睿坐在病房里等了半天,也没见简萌回来,心里开始担心,想出门找找。陈嘉洁却尖叫一声,水果刀将她的食指指尖割开一个口子,血顺着指尖一滴一滴的滴到地上。韩承睿心里担心简萌,但是陈嘉洁又出了这事。

          “阿天,叫医生来给她包扎,我出去一下。”

          陈嘉洁一听,眼光一闪,匆匆从桌子上抽出两张纸,将手包住。“承睿,我没事,我和你一起去。”

          韩承睿没有说话,直接走出病房。陈嘉洁似乎是习惯了他这样,也不介意,握着手指跟上去。韩承睿在办出院手续的地方一问,韩天林的出院手续根本没办,韩承睿心里一紧,果然是出什么事了。

          又匆匆走回住院处,在楼下走了一圈,却在楼下找到一个小盒子,盒子上似乎还有血迹。韩承睿捡起来,打开一看,是一个铂金链子。有在楼下散步的人走上来,“刚才这个小姑娘吓得不轻,估计是她忘在这了。”

          小姑娘?韩承睿一问,将链子揣到口袋里往急诊室那边去。

          看着眼前的一幕,韩承睿恨不得打死他自己,不该因为距离近就让她一个人下楼的。简萌坐在地上抱着双膝倚在墙边,小脸埋在腿间,身上的粉色外套上,满是血渍。韩承睿感觉自己心疼的停止了跳动。

          大步走过去,蹲在她面前,轻声说:“萌萌,对不起。是不是被吓坏了?”简萌抱着韩承睿痛哭,“韩承睿,我怕,他会不会死,他是为了救我。韩承睿”韩承睿心疼得不能自已,抱着她,哄,“不怕,萌萌不怕,他一定不会有事的。”

          两个小时后,手术室的门终于打开,简萌立马站起来,医生摘下口罩,说:“病人脑部的积血已经清除了,过会儿转到病房,你们等他麻醉过了清醒之后就能去探望了。”简萌感觉心中的石头终于落地,眼前一黑,一下子晕了过去。“萌萌,萌萌”

          韩承睿慌了神,这时才看到简萌脸上的手指印,凶狠的看向吴卓丹,吴卓丹下意识的往后退一步,韩承睿却拽住吴卓丹的手往自己脸上扇了一巴掌,吴卓丹吓傻了,他,怎么自己打自己。

          韩承睿接着说:“刚才这一巴掌,是我替萌萌道歉。但是你打萌萌的这一下,得还回来,谁给你的权利碰她。”话音刚落,一巴掌已经甩在她脸上,吴卓丹的嘴角处很快就流出血。却又吓得不敢吱声,将嘴角的血擦掉,匆匆离开。

          陈嘉洁的眼神仿佛要将地板戳出洞,韩承睿怎么如此不按常理出牌。为了一个简萌,居然愿意自己甩自己耳光。他究竟是爱到了什么地步?简萌,你真是让人羡慕,却也让人嫉妒,嫉妒的发狂。

          吴卓寒已经醒了,一睁眼就看到简萌坐在床边。简萌开心的抓住他手,“吴卓寒,你醒啦?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头还疼不疼?”吴卓寒看着,萌萌,哪怕你是因为愧疚才这么担心我,我也知足了。

          拉扯出一抹笑:“你别担心,我已经没事了。脸怎么有些肿?”吴卓丹从外面走进来,看着简萌还坐在那,想到自己刚才所受的屈辱,都是因为眼前的这个女人,尖酸刻薄的语气又出来了,“你怎么这么不要脸?我哥为了你被伤成这样,你还有脸坐在这。”

          吴卓寒一听,心里立刻明白了,心疼的抚上简萌的脸,“疼不疼?我替她道歉。”简萌摇摇头,“没什么的。”吴卓丹气呼呼的将简萌从椅子上拉起,“哥,你就知道心疼她。她都把你害成这样了。”

          还想说什么,却被吴卓寒打断,“够了,别说了,你从一进来就开始说,不累吗?”吴卓丹被他一冲,低下头,不再说话。整个吴家也就这个哥哥会让她有些怕意。

          陈嘉洁见吴卓寒满是疼爱的眼神,不禁感慨,简萌,你这是什么好命。韩承睿为了你,自己扇自己,吴卓寒为了你,被砸成这样,仍舍不得你受一点伤。

          病房里的气氛突然尴尬起来,简萌站起身,“对不起,我先走了,下次再来看你。”吴卓寒尴尬的笑笑,“萌萌,你别往心里去,我替她说声对不起。”吴卓丹听到吴卓寒的话,又憋不住了,尖声说:“哥,你还向她道歉?要不是因为她,你会躺这。还有,你看我脸肿的。”

          简萌这才注意到她的脸确实比她自己还严重,脱口而出,“你怎么了?”吴卓丹没好气地看简萌一眼,“我怎么了?简萌,我真搞不明白,你这种女人到底有什么好的?韩承睿为了你打我,我的亲哥哥因为你受了这么严重的伤,居然还是帮你。”

          简萌一听,是韩承睿打的?他怎么能这样,本来就是自己不对,怎么能打她呢。朝吴卓丹说了句“对不起”,冲出病房。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