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日子还在继续着,林雅诗一家好像是彻底从他们的生活中消失一样,似乎对于韩天林的财产分配也没有了意见,一次都没再出现在医院。

          简萌照旧每日去医院照顾韩天林,韩承睿因为刚刚接受韩天林的公司,需要处理的事多了,人变得更忙,不能再每天陪着简萌去医院。

          王梦云和元英看着简萌整天跑来跑去,俩人商量着去给她换班,却被简萌一口拒绝。她们一个五十,一个七十多,哪能那么累。王梦云没办法,只能由着她去。

          吃过晚饭,简萌洗完澡,想着去韩承睿房间转转。想吓他一下,于是蹑手蹑脚的从房间出来,偷偷将门打开一条缝,偷偷摸摸的朝里面看,却从门缝里看到韩承睿端着水杯,正将什么递到嘴边。

          哪还有什么闲情逸致去吓唬他,匆匆的跑过去,紧张地问:“韩承睿,你怎么了?为什么要吃药?”

          韩承睿的脸色有些苍白,喝口水,将嘴中的药咽下去。将她提到他腿上,和他面对面坐着,笑着说:“谁告诉你是药了?只是维生素片,这几天有点累,所以补充补充精力。不要胡思乱想。”

          简萌有些怀疑,在他书桌的抽屉里到处翻,翻出一个瓶子,上面果然写着某某牌子的维生素混合片,这才放下心来。

          很是心疼的在他唇上亲一口,将头埋到他怀里,双臂紧紧箍着他的腰身,“韩承睿,你不是老板吗?怎么还要这么拼命,你这些日子都瘦了,我看的心疼。歇一歇吧,好不好?”

          韩承睿低头看着怀里的人儿,原本带着些许婴儿肥的脸,这段时间因为整天医院家里两边跑,肉都消减掉,脸变得仿佛还没他巴掌大,而她却还在心疼他,感动的似乎连胃部的疼意都减轻了,只觉得心里暖烘烘的。

          柔和的灯光下,简萌穿着大大的粉色毛衣,露着精致的锁骨,仰着头,呈现出漂亮的线条。韩承睿没有说话,而是直接低头封住了她的嘴,简萌抬起手,搂上他脖子,回应着,迎合着。

          这段时间两人都很忙,每晚回来都累得不行,有些日子没有这么亲密了。不只是他想,她也想了,想拥抱他,想亲吻他。此时相爱的两人紧紧相拥着,亲吻着,沉浸在属于他们的世界里。

          第二天中午,简萌给韩天林喂了午饭,过了半个小时,又端来水让他吃了药,突然想到昨晚拿着的韩承睿的维生素片好像没几片了。

          于是,将韩天林推到窗户边,轻声说:“韩爷爷,你先在这坐会儿,有什么事就叫阿天,我去楼下药店买些东西。”韩天林说不了话,只能点点头,拍拍她手。

          看出他眼里的意思,简萌蹲下身子,抓着他苍老的手,笑:“韩爷爷,你放心,我会注意安全的,很快就回来。就在楼下,也不远。”

          医院的大道上,树叶掉在地上,很多穿着病服的人都在散着步,简萌深吸一口气,秋天来了啊!

          简萌刚走出医院大门,就看到门口停着一辆车,简萌绕道而行,吴卓寒从车上下来,不待简萌有所反应,他已经一把将她抱起,塞到汽车后座。简萌很是惊慌,下意识的想往外跑,吴卓寒却也上了车,覆身到她身上。

          吴卓寒身上满是酒味,略显狭窄的车厢里顿时弥漫出一股让人难受的酒气。此时的吴卓寒紧紧的搂着简萌,生怕她会跑了似的。简萌被他勒的很疼,皱着眉,艰难的开口,“你放开我,疼。”

          吴卓寒不知究竟喝了多少酒,在简萌耳边呢喃:“萌萌,叫我名字好不好?我是谁?”简萌的小脸皱成一团,只想着挣脱。他却坚持不懈的问着,“萌萌,我是谁?你说啊?”感觉被他勒的骨头快断了,只能随他,“吴卓寒,我知道你是吴卓寒,求求你,你先放开我。”

          吴卓寒听到简萌叫他名字,只感觉自己的名字被她叫出来真是好听,感觉心里像有只猫在挠一样,酥酥麻麻的。跟随着自己身体的本能,吴卓寒还是没能忍住,埋下头凑上去吻她。

          “呜呜你放开,呜”吴卓寒尝到甜头怎会放开,在日思夜想的唇上用力吸吮着,简萌紧闭着牙关,拳打脚踢,吴卓寒突然咬住她的上唇,简萌疼的“啊”一声叫出来,吴卓寒的舌头顺势蛮横的闯入。

          血腥味再加上酒味,简萌更是难受,而血的味道却好似刺激了吴卓寒,他的呼吸声渐渐加重,身上的温度仿佛也越来越高。像一个走火入魔的人一般,吻得愈加激烈。

          简萌想掐他,可是常年健身的身体根本没有一丝赘肉,只能拽紧拳头,使劲捶她。但砸在吴卓寒身上,却像是在给他挠痒痒。

          简萌感觉自己快窒息了,衬衫已经被他解开。此时的吴卓寒已经亲上了她的脖子,想到自己和韩承睿都没走到这一步,又羞又恼,急的哭出来。再这样下去,她的清白就没了,她还怎么面对韩承睿?

          可是眼前的男人喝醉了,完全不清醒,任她再怎么说都没用。简萌感到越来越绝望,她今天算是完了。闭上眼睛,轻声说:“吴卓寒,我爱的是韩承睿,不管你做什么,我都只会爱他。”

          听到“韩承睿”三字,吴卓寒埋在简萌胸口的脑袋顿时一滞,却又突然像发了疯一般,将简萌的手举到头顶,吻上她的耳垂,脖子,一路向下,更是疯狂。

          简萌这下是真的吓哭了,活了两世,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尤其是这一世,被所有人宠着,连根头发都没少过,不禁开始大声哭喊,“吴卓寒,你欺负我,我讨厌你,我恨你。”

          一声“我恨你”似乎让吴卓寒清醒过来,停下略显粗鲁的动作,抬起头,身下的人正红着眼,脸上满是泪痕,眼里还不断有泪涌出来,衣服更是被他折腾的凌乱不堪,不禁抱着脑袋,懊恼起自己的行为。

          满是心疼的想擦去她的泪,简萌却一下甩开他的手,很是委屈的哭着叫喊:“你起来,吴卓寒,你起来。我恨你,我再也不要见到你。”

          这一声“我恨你”仿佛砸在他心上,心仿佛被撕裂开来,从她身上爬起来,“萌萌,对不起,你不要讨厌我,我不是故意的。”

          简萌不想听他的解释,低着头把衣服整理好,抹把泪,狠狠的看他一眼,从车上连爬带滚的下去,跑着离开。

          吴卓寒看着她哭着跑远,不禁自嘲,萌萌,我也只有以喝醉了的借口才能这么靠近你。对不起,伤害到了你。

          简萌坐在医院楼下,发了很久的呆想从袋子里掏出手机,照了照自己,发现眼睛有些红肿,脸上也都是泪痕,赶紧去洗手间洗了把脸,等心情平复了,才响起来原本是要去药店买维生素片的,又重新跑出去,买好了才回病房。

          韩承睿站在病房门外,看到简萌从走廊那端过来,大步走过去。简萌低着头走,突然感觉到头顶的阴影。抬起头,一看来人,有些许慌乱,手都不知道怎么放,“韩承睿,你怎么来了?不是还没下班呢吗?”

          “你昨晚不是说我是老板吗?今天给自己放个假啊。”韩承睿似乎还没看出她的异样,笑着回答。

          “哦,能歇歇挺好的,那我们回去吧。韩爷爷一个人在病房里呢。”简萌低下头,手足无措,虽然没发生些什么,却好像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韩承睿。

          似乎看出了她的不对劲,“萌萌,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没,没事啊,怎么会有事,你看,我去给你买的维生素片。”将手中拧着的塑料袋举起给他看。

          韩承睿好看的蓝眸却一下变了色,“到底怎么了?眼睛怎么红成这样?”

          似乎是被他的吼叫声给吓到,“啪”一声,塑料袋掉到地上,维生素的瓶子从袋子里滑出来,滚到墙边。

          简萌低着头,在心里琢磨了半天,才鼓起勇气抬头,怕自己露馅,连眼睛都没敢眨,“我,我刚才过马路差点被车撞到,我因为害怕才哭的。我是不是很没用?”

          韩承睿还真被骗过去,紧张得不行,拉着她就要去看医生。简萌拉住他,“韩承睿,我没事,我就是被吓到了,不用看医生的。”

          “你就为了去给我买维生素片?这种事让阿天做就行的,为什么要自己去,楼下车子那么多,万一出了事,你让我怎么办?啊?”看着地上的维生素瓶子,韩承睿眼中有掩饰不住的愧疚,将她抱紧。“萌萌,对不起。”

          在他宽厚温暖的胸膛里,简萌好像没有了先前的害怕。“给你买东西,当然要我自己去了,怎么能让阿天去呢?”笑着推开他,去捡地上的瓶子,递到他跟前,问:“你看看,是不是这种?我跑了两家才买到的,你要多吃点,那个药店的人说可以增强抵抗力的,你工作那么辛苦,可不能生病了。”

          简萌话还没说完,韩承睿却猛地将她搂到怀里。简萌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笑着说:“韩承睿,你想感谢我也不用这么激动吧?吓我一跳。”

          “嗯,谢谢你,萌萌,我很开心。”仿佛在克制着什么,手中的瓶子都被他捏的变了形。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