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作者有话要说:请戳新文《土肥圆也有爱情》!十月份,天气渐渐转凉。简萌下了班,裹了裹外套,想着这些日子和韩承睿的相处,很是幸福的走在警察局的大道上。

          “简萌小姐,老板今天还有事,他让我先送你回去。”阿天见到简萌,拉开车门,让她上车。

          简萌一听,有些失望,问阿天:“他这些天怎么这么忙?今天又有什么事?”

          阿天开着车,恭恭敬敬的回答:“老板的爷爷出事了,现在老板在医院。”

          心一紧,韩爷爷出事了?“阿天,不要回去,我也要去医院。”

          “简萌小姐,可是”阿天有些为难。

          “阿天,快点啊,都什么时候了?快呀!”上次去见韩家,他还好好的,拉着她又是下棋又是散步,怎么会出事了?

          阿天想想,老板好像也没交代不能带她去,掉了个头,直奔医院。

          简萌一下车就风风火火的往病房跑,韩承睿和林雅诗一家正站在病床旁。韩天林毫无生气的躺在病床上,如果不是稍微有些起伏的胸膛,简萌还以为他已经走过去,牵起韩承睿的手,轻声问:“韩承睿,韩爷爷怎么了?”

          林雅诗听到声音,转身一看,居然是简萌,心中嘀咕,这死丫头,这些年总是往韩家跑,韩天林把她当成亲孙女儿似的,每次见到她去,整个人都乐呵呵的。现在也跑过来,是要和他们争家产么?

          韩承睿拉着简萌出去,坐到病房外的椅子上,理了理简萌因为着急,略显凌乱的头发,轻声问:“怎么没回去?”简萌偎到他怀里,“听阿天说韩爷爷出事了,我哪能放心。韩爷爷是怎么了?”

          “爷爷一直有高血压,今天在家坐的好好的,突然就倒下了。医生说可能是中风了,到现在都还昏迷着。”医院走廊静的好像连针掉到地上的声音都能听到。

          简萌突然抱住陈莫凡,红了眼眶,“是不是很严重?”

          韩承睿将她紧紧搂住。此刻的他,心中也很慌乱,韩承睿一下一下的轻拍着简萌的背,等自己平静下来,才开口说:“得等他醒了再观察。”

          韩天林久久不醒,林雅诗一想,为了家产,即使是装也要装成孝顺的模样啊,于是一开始还会来瞧瞧,在病房里逼着自己坐上一天,后来渐渐就没了耐心,病房里再也没见她的身影。

          在简萌的一再坚持下,她从警察局辞了职,因为她要照顾韩天林。韩承睿说是要请看护,却被简萌拒绝,“别人照顾哪有我照顾好?”

          只是韩承睿哪舍得她这么辛苦,一遍一遍的劝,后来简萌干脆他一提,她就眼泪汪汪的看着他,害的韩承睿也不敢再让她回家休息,只能夜以继日的工作,多抽出时间陪着她一起在医院照顾。

          简萌每天早早的就起床,和韩承睿一起去医院,给韩天林擦擦手擦擦脸,之后韩承睿被她敢去公司,她就在床边给韩天林说说每天发生的一些生活琐事。

          韩天林这一昏迷就是八天,到了第八天晚上,简萌正坐在床边和韩承睿说这话,却感觉到韩天林的手动了动,以为自己是眼花了,没想到韩天林的手真的又动了一下,惊喜的叫,“韩承睿,快叫医生,韩爷爷的手动了,是不是要醒了?”

          一群医生跑到病房里。韩天林真的睁开了眼睛,看到床边站着的孙子和留着泪的简萌,眼睛一亮,想伸出手去碰碰他们,却发现自己的左手好像不受身体支配,怎么也抬不起来。想开口说话,却只能发出“啊啊啊啊”的声音。

          简萌被吓住了,抓住韩天林的手,“韩爷爷,你怎么了?你不要吓我?”韩承睿也发现情况不妙,将简萌往边上拉拉,“让医生先检查。”

          检查结果出来了,韩天林确实是中风了,出现偏瘫,左边不能动,不能自主坐立,也不能说话。

          “什,什么?医生,你们是不是检查错了?韩爷爷只是昏迷太久,所以手麻了,绝对不是你们说的这样。韩爷爷,我来给你捏捏,你很快就能动了。”说着就坐到床边,一边掉着泪,一边认真的给韩天林捏胳膊。

          韩天林红了眼,韩承睿看的心疼不已,抓住她还在捏着的小手,将她搂到怀里,“萌萌,你别这样,爷爷确实是中风了,这也是中风后会出现的一些症状。”这让简萌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她再也听不到他总是一口一个“萌丫头”的叫她了,忍不住趴在韩承睿怀里嚎啕大哭。

          简正航听说了此事,拄着拐杖,颤颤巍巍的来了医院。

          坐在病房里,七十多岁的老人红了眼眶,“你不是身体很好的吗?我还等着你切磋切磋呢,怎么说倒下就倒下了?啊?天林,人还真是假啊,你忙忙碌碌一辈子,到最后还是不得不服老。”

          寒天林躺在床上,听着这辈子唯一的知己说着话,眼泪从浑浊的眼睛里顺着眼角落到枕上。简萌勾着韩承睿的臂弯,捂着脸,哭的浑身颤抖。

          韩天林每天最开心的时候,就是听着简萌和韩承睿俩人在他身边恩恩爱爱的说着话,即使都是一些琐碎的事儿。他这一生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公司上,现在是老天爷让他休息了吗?也好,只要孩子们好好的,别的都不重要。

          这日,简萌急的团团转,韩天林嘴里不停地“啊啊啊啊”的叫着。简萌却不知道他在说什么,难受的快要哭出来。韩承睿从西服口袋里掏出笔,又找护士要了一张纸,放到他跟前。

          韩天林颤颤巍巍的被简萌搀扶着倚靠在床头,哆哆嗦嗦的在纸上写了一串号码,又写“打电话给他,我的律师。再打电话让韩直一家人来。”韩承睿看看他,掏出电话,拨通。

          林雅诗一家先到,直嚷嚷,“让我们来干什么?”

          律师也很快就到了,将一份资料放到众人跟前,“这是简老先生很早之前让我拟好的财产分配,你们看一看。”韩承睿打开迅速的看一遍,扔到桌上。

          林雅诗紧张的拿起来一看,他们一家三口一人各500万,各一套房子,公司以及剩下的所有财产都给了韩承睿。

          林雅诗不服气了,“老爷子,我好歹做了你韩家快三十年的媳妇儿,你就给我这么点?还有韩直他是你的亲生儿子啊,美娇也是你的亲孙女儿,你怎么能这么偏心呢?”

          韩天林不理会,在纸上又写下什么,递给律师,律师一看,“简老爷子说只给林雅诗一家三口500万和一套房子,剩下的1000万还有两套房子给简萌小姐。”

          “啊?”简萌惊得手中的水果刀都掉到地上,差点戳到自己的脚。傻乎乎的问韩天林:“韩爷爷,刚才律师说,你要给我钱?”韩天林笑着点头。

          这还得了,林雅诗一下冲上去,指着简萌鼻子骂:“你这个贱丫头,我说你怎么整天往医院跑,这么好心呢,原来是为了钱?你这如意算盘打的不错啊,你怎么就这么不要脸呢啊?”

          话还没说完,韩承睿一掌已经甩下来,“林雅诗,你再说一句,我就把你从这楼上扔下去。”

          林雅诗活了一辈子,哪被人这样对待过?摸着脸,眼神中仿佛要迸出火,“你居然敢打我?我还偏要说了,你这个私生子,有什么资格来说我?在国外就好好地呆着呗,还死回来干什么?死回来就是为了争家产吗?”

          韩直在她身后使劲儿拉她胳膊,她却不理会,双手叉腰,骂得起劲。韩承睿哪还有耐心跟她耗着,神情越来越冷,沉声叫:“阿天,把她从窗户扔下去。”

          阿天从外面进来,往林雅诗身边走。林雅诗吓得发怵,有些底气不足的躲到韩美娇身后。阿天才不管,走过去将打算把她拧起来。林雅诗吓得直哆嗦,“你别过来,你别过来。”

          韩美娇拍拍她背,眼前的男人让她不自觉地畏惧,但还是鼓起勇气,说:“韩承睿,这可是法治社会,你把我妈妈扔下去,你就不会有事吗?”

          仿佛是被她的话逗到,韩承睿扬起嘴角,“哦?是吗?韩美娇,十年前你自己做了什么,你还记得吗?当年我没和你计较,不代表如今不会和你计较。我今天就算把你们一家三口都扔下去,我韩承睿还是可以平安的从这里走出去。你信不信?不信的话,倒是可以试试。”

          “刷”一下,韩美娇脸色惨白,当年的事他还记着吗?十年前的他只是一个小男生,都拿他没办法,如今,他似乎变得更强大,她难道还想找死不成?

          “妈,我们还是回去吧。”扯身后的林雅诗,林雅诗憋屈的慌,在韩家几十年,就换了这么点财产,只能对着韩直撒气,“你这个一无是处的窝囊废,连个公司都保不住,嫁给你真是造孽啊。”

          韩直有些尴尬,低着头,走到韩承睿跟前,“儿子,你能在公司里给爸爸留个职位吗?我还要养家糊口。”

          呵,现在知道有儿子了?

          挑眉,戏谑,随意的开口,“韩直,你要养家糊口,和我有什么关系?”

          韩直脸色一僵,“儿子,我知道我这些年很对不起你,可是,你”

          “阿天,送客。”不等韩直说完,韩承睿已经听不下去。

          “你”韩直气的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一甩袖子,扬长而去。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