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雨宫家的败犬女继母】(04)(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更多小说请大家到***点阅读去掉*星号】发送电子邮件至diyianhu@qq即可获得度第一既是..作者:姐控眠字数:6689第四章“……啧……”

          银色跑车里的空间并不算宽敞,所以不时响起的咋舌声更加突兀明显。

          承好好系着安全带,眼神左右飘忽不定,紧张地观察着路况,完全不像一个开跑车出去兜风泡妹的富贵公子,脑门上浮现的水珠让他显得局促不安。

          他毕竟还是个不到9岁的男孩,拿到驾照没多久,内向而且恋家、交活动匮乏,根本没什么机会开着辆价值三四千万日元的跑车显摆。

          前面又是一个信号灯,虽然已经邻近市郊车流不多,但承也踌躇了少许。

          “啧……”

          这个讨人厌的声音又响起来了。

          承不满地看着身旁把安全带挤到背后还翘着二郎腿的职业女郎。

          怜歌换上了职业套装后性格好像都完全变了,完全没有了家里时懒散随意的样子,抱着胸脯皱着眉对承的车技各种看不过眼,完全是魔鬼教官的架势,虽然嘴上不说什么,但哪里一旦又不适的犹豫,她就会“啧”一下,然而小腿上下晃动脸撇到一边。

          “喂!你到底有什么问题!”

          “没什么~”

          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俏丽时尚的眼镜,发髻高高地盘在脑后,如果不是身材火辣脸蛋漂亮,承一定会认为这个怪腔怪调的女人是哪所学校的老处女教头。

          “有什么了不起!要不然你来开!”

          承恶狠狠地盯着身旁女人的丰乳,即使包在衬衫和小西服里也显得饱满异常的脂肪,他想象着如何玩弄那两团美肉,让女人尖叫让女人求饶,也许正因为继母今天如同初见时的成熟打扮,承觉得自己对怜歌的邪念更加旺盛。

          “好好看前面……真是没有度量的男人。”

          女人又来了一句不冷不热的训斥,那种职业女性的刻薄让大男孩愤怒又激动,却因为正在驾车毫无办法。

          “你!”

          “我什么?”女人扶了扶眼镜,好像承的行为让她痛心疾首,“这种好车被你这么操弄简直是暴殄天物。”

          “暴……你到底什么意思!做人家的车还说着臭屁的话!”

          “所以说,你这种有钱人家的少爷东西得来都太容易,你其实根本就没那么喜欢车喂,你并到左边的车道啊,在怕什么啦!”

          承实在是忍无可忍,终于把车停靠在路边,使劲猛地踩下刹车,“你这种女人才是!我在为你开车唉!所以说你才没人要吧!”

          “什……”

          上车启程之前两人暧昧的气氛这时荡然无存,虽然路上就处于冷战,但承这句不经脑子的恶言态势变得更加恶劣。

          眼睛女人大口喘着粗气,胸脯一上一下,抬着眼镜框怒视的几个小时前还压在自己身上做活塞的继子,“什么没人要!……你你!我不是你的继母吗!而且你都那么玩弄我了,一副根本离不开人家肉体的样子而且,开车的事情不要转移话题!”

          承这时才想到好像自己已经“要”了她不少次,也是红着脸强作镇定,“谁会喜欢你,只不过看你可怜,早晨男人晨勃而已!再说了,你都说了你是我继母,就别和我纠缠了吧,这么凶巴巴的女人我可受不起。”

          承的话一半是实情一半是出于自尊,他确实还在担心女人的心情,就像刚才女人说的,什么他这样的少爷云云,也许她就根本没把自己当这个家庭里的一员,所以才能勾引自己才能说出这种话吧。

          “反正你只是想要钱吧,这辆车你觉得很好就送你了,给你开。”

          说着,他就熄了火把钥匙扔给怜歌,而令承没有想到的是,接到钥匙的怜歌没有勃然大怒觉得受到了侮辱,而是冷冷地盯着承,那双漂亮的凤眼透过眼镜盯得承全身发毛。

          “……怎么……怎么了?”

          承有些颤抖地问道,就好像真的被鬼畜教头盯上要被惩罚一样,“你要是不喜欢……”

          “不喜欢?~”

          女人的声音突然变得十分娇媚,就好像最温柔最善表演的妓女叫床一样,脸上的表情也灿烂无比,但承似乎能看到女人背后燃烧着的漆黑火焰。

          “我怎么会不喜欢呢?承君?”

          “承君?”

          突然这么正式的称呼是闹哪样?

          “就算阿,就算人家全身没有一处没被你蹂躏过,连屁股洞都差点丢掉童贞,人家的好继子还自认为自己清白无辜,都是淫荡风骚的小女子勾引你~唉,就算是这样,你还能送人家这辆跑车,人家怎么还能不满意?”

          “不不不……我不是那个”

          “不是什么,下车啊!现在是我的了!”

          怜歌柔美的声音突然又变了平时在家看电视时吵闹的女汉子女败犬的声线,虽然看起来只是闹别扭,但是承还是被她长辈的身份和怒火吼了下去。

          “哼”

          比承矮了一头的职业女性对他冷眼相待,自己坐上了驾驶位,很专业地调整了座椅反光镜后视镜,熟悉了灯光和档位。

          承刚要坐在副驾驶,其实他并不想这么做,但是这辆跑车就是普通那种的两座两门跑车。

          “哼”

          “恩?”

          “谁让你上来了!现在车是我的了!”

          女人还在闹脾气,斜着眼睛瞅着承。意外地,承开始觉得这个女人有些可爱了。

          “嘛嘛,别闹了,是我不对”

          “谁……谁在闹脾气!”女人被戳中了小心思脸颊一下就红润了起来,“我才不是什么求着男友心转意的那种没有自尊的女人!你就等着我告诉你爸你勾引我吧!”

          “喂喂……我勾引你,虽然很高兴你认为我有勾引你的资质,但被勾引的你还有脸说吗”

          “闭嘴!系好安全带!”

          “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嗡嗡嗡!

          于是,被承当做小轿车开的亮银色流线型后置发动机的高级跑车终于发挥了自己本该有的水平,在山道上一骑绝尘。

          “喂……”

          女人没有应。

          “喂……怜歌阿姨。”

          “怜歌?”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