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襄阳遗记】(第三章)(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看@精彩-小說~盡在点b点第~-*小說%站度第一小说站..作者:大斌do2666翌日,黄蓉起了个大早,她心里记挂著打狗棒的事,到了夜里根本睡不着,准备好了早点就在大厅中坐着等候着鲁有脚的消息。

          没等多久,郭靖也从屋子里出来了,他问道:“蓉儿起得这么早,怎么不多睡会。”黄蓉略感抱歉道:“靖哥哥是不是我刚才起来吵醒你了,你昨晚忙了一夜应该多休息才是。”郭靖笑道:“我没事,倒是蓉儿你一夜没睡,又起得这么早,我怕你身体撑不住。”黄蓉惊讶道:“我昨晚一定影响你休息了吧,都怪我不好。”郭靖摆了摆手,怕她自责便问道:“还没有打狗棒的消息吗?”黄蓉叹口气说道:“还没有,我真怕那贼人已经将打狗棒带出城去了,那我们就是把整个襄阳城个遍也没用。”郭靖上前扶著妻子的肩膀,轻轻地拍了拍安慰她道:“蓉儿你先不要这么悲观,就算那神秘人把打狗棒带出了襄阳城,打狗棒对他来说也是得物无所用,天下谁不知道你才是丐帮的帮,别人拿着打狗棒悠悠什么用。”黄蓉摇了摇头说道:“靖哥哥你忘了当年的杨康就是偷了七公传给我的打狗棒,差点坐上了丐帮的帮,哄骗整个丐帮要向大金归顺吗?”郭靖这才想起了当年的旧事,心里一惊说道:“你是怕那个偷了打狗棒的神秘人也学康一样,假借你的名义借丐帮子之手做出伤天害理的事?”郭靖所说的正是黄蓉心里所担心的,她一脸愁容就怕发生这可怕的事情。

          黄蓉咬了咬牙似乎下了个决心,说道:“如果三天之内再找不到那贼人的下落和打狗棒,我便把打狗棒丢失一事通告所有丐帮子知道。我不当这个帮没有关系,万一让那贼人拿着打狗棒真做出什么坏事来,我可真成丐帮的千古罪人了。”郭靖知道事关重大,但可惜有心无力帮不上忙,只能陪着黄蓉在那里干着急。

          两人说话间,郭芙与那武家兄都起了床从屋里出来,黄蓉收拾心情陪着丈夫女儿、徒一起享用早点。

          在饭桌上郭芙还在与大武小武俩兄热切讨论著今天该去哪里玩才好,丝毫不知道家里发生了盗窃之后,黄蓉心中的苦闷。

          郭靖每日都要照例去军营巡城一番,再和其他将领商议襄阳城的防御工事以及如何保障城中姓安全等诸多事宜,所以在用过早点之后便一个人独自出门了。

          郭芙与武家兄商量今日到北望坡赛马,只是临出门时武敦儒闹起了肚子,让郭芙等他一会,那郭芙不耐烦道:“真是的,早不拉肚子晚不拉肚子,偏偏选这个时候。也不知道要多久,算了,我们不等你了,我先和小武一路慢慢骑过去,你快点追过来。”说完便是拉着小武一起牵了两匹骏马骑了出去。

          黄蓉望着郭芙远去的背影摇了摇头,她这个虽然容貌上面遗传了她这个母亲的优点,小小年纪却已经是长得美若天仙,其神韵颇有几分自己当年的味道,但这脑筋却跟她丈夫郭靖一样,不懂人情世故,有时任性起来更是让她这个做娘的头疼。

          黄蓉心想反正再过几年,给她找一个好人家嫁了,希望夫家能好好照顾好她不让她这辈子受欺负就是了。

          就在黄蓉感慨间,武敦儒慌里慌张跑了出来,边跑边大喊师娘,黄蓉心里奇怪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等他来到跟前,才见他手里拿了封信说道:“师娘你快看。”武敦儒将那封信递给了黄蓉,黄蓉定眼一瞧那信上写着‘欲打狗棒,城郊山神庙,只许一人来,毁约棒消亡’,当下心里一惊,忙向武敦儒问道:“你是在哪发现这封信的?”武敦儒答道:“子刚才从茅房来途中,路过师父房间的时候就瞧见这信被插在了门缝之中。”黄蓉又问道:“没瞧见什么可疑的人吗?”武敦儒想了想说道:“没有,子看了看周围连个脚印都没有,再看了这信里的内容,就赶紧跑来告诉师娘了。”黄蓉拿着那封信在屋子里走了几步,一语不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武敦儒说道:“师娘,这人引你去山神庙也不知道干嘛,还不许别人跟去,实在太过危险,我现在就去告诉师父让他陪您一块去。”说罢武敦儒就要往外走去,黄蓉却拦住了他说道:“你师父这几日为了城内的防御工事已经够累的了,他现在肯定是在和各位将军商量城中的防备军事,怎么可以去打扰他。再说我和靖哥哥一块出城实在目标太大,那贼人既然有胆这样要求,肯定是在城里布了其他耳目的,我们现在不知道他的目的是什么,如果不按他的要求来惹恼了他,到时候真把打狗棒毁了怎么办?”武敦儒顾虑道:“可是……”黄蓉知他要说什么,抢了他一句说道:“你还怕师娘会被人抓去不成,这天下论武功能抓住你师娘的恐怕还不多吧。你不信师娘的话吗?”武敦儒听黄蓉这么说了哪里再敢多嘴,只是他心思单纯,心里的担心全写在了脸上,黄蓉瞧在眼里心底里颇为欣慰,想了想说道:“这样吧,我沿途做些记号,如果我两个时辰之内没有来,你就去把这件事告诉你师父,他定会有办法救我的。”将诸事安排妥当后,黄蓉只身一人出了郭府往城外走去。

          黄蓉心系打狗棒一事,恨不得肋生双翼立时飞到那山神庙去,但她又怕对方来者不善不敢太过消耗内力,就这么走了大半个时辰才到。

          那山神庙据传元符年间便已存在,庙内供奉的土地山神极其灵验,香火曾一时鼎盛,自金兵伐宋后便没人再去祭拜,逐渐没落下来成了破庙。

          黄蓉初一到这山神庙见那山门破烂匾额摔在地上依稀还能见到山神二字,心里没来由的一紧,她小心往里走去,环顾四周除了一些庙内的摆设、神像外再没有第二个人。

          黄蓉心里奇怪,正想往里走些看看是否有其他玄机之时,庙内响起一阵诡异笑声,说道:“黄帮果然不愧是女中豪杰,果然够胆色,说了一人前来便真是一个人来了。”那笑声充满四周往人两只耳朵里钻,似是无处不在,让人不止摸不清方位还头昏脑胀,黄蓉知道这是一种极高明的以音律扰人的吼声功夫,立刻便将内力运转到双耳之上,收闭听觉只凭眼睛观察四周。

          也不知那笑声是什么时候结束的,黄蓉只看那山神神像前的烛台再无震动,该是那人收了功夫了才将内力收。

          当此时又传来一阵笑声,不过这次的笑声平常的很,黄蓉听声辩位往那山神神像定睛一看,正好走出一人来。

          黄蓉看清了是一位身长七尺有余体格消瘦的男子,身着一件粗布麻服看起来稀松平常,只是他脸上蒙了块黑布看不清长什么样子。

          只听那人笑道:“黄帮好功夫,在本人的震山吼下竟然一点不受影响,佩服佩服。”黄蓉思绪转了转笑道:“原来就是阁下邀我请来这山神庙的,未知尊姓大名?”那蒙面人从神台上跳了下来摆摆手说道:“贱名何足挂齿,说出来恐怕黄帮也没听过。”黄蓉往前走了几步停下说道:“听阁下口音好像是江南人氏,不知我猜的对不对?”蒙面人笑道:“黄帮无需多番试探,我是哪里人并不重要。”黄蓉本想借此来推算出这人是否是自己相识的,哪知他如此谨慎滴水不漏。

          黄蓉正色道:“不知阁下邀我来这所为何事,本帮的打狗棒现在何处,还请尊驾交还。”蒙面人说道:“不错,那根打狗棒是我拿的,那棒子对我来说毫无用处,若非要引黄帮只身前来这山神庙一叙,就是送我我都不要。”黄蓉知道了打狗棒的下落安危,心里的大石放了下来,又说道:“既然现在面也见了话也说了,还请阁下把打狗棒还来吧。”蒙面人摇摇头说道:“只要黄帮随我去个地方,到时打狗棒必会双手奉还。”黄蓉疑惑道:“你要我随你去哪里?”蒙面人往前站定沉声道:“蒙古。”黄蓉心里一惊,诧异问道:“原来你是为蒙古人办事的?难怪不敢透露自己姓甚名谁了。”那蒙面人不以为意,说道:“黄帮不必拿言语来激我。识时务者为俊杰,如今大宋羸弱,上昏庸奸臣当道,蒙古大军统一天下已经是势在必行之事。负隅顽抗也不过徒劳,只是我蒙古大汗佩服黄帮的才智武功,很想见识一下黄帮的风采,这才命我来请黄帮到蒙古走一趟。”黄蓉笑道:“贵国大汗实在不知礼数,哪有请人是这般请法的,不如让大汗来襄阳城一见,在下必会好酒好菜招待了他。”蒙面人沉声道:“如此看来黄帮是不愿同在下走一趟了。”黄蓉道:“恕难从命,还是请阁下帮打狗棒交出来吧,免伤和气。”那蒙面人只吐了一个‘好’字,却没想到五指成爪向黄蓉突袭而来。

          黄蓉早就戒备了他许久,突遭袭击却没乱了阵脚,肩头一滑堪堪躲过他抓来的一爪,身往地上踢起一根木棒抓住,就往那蒙面人身上打去。

          蒙面人手上鹰爪所到之处碎石破金,黄蓉见他功夫厉害,手里不是打狗棒,不敢和他硬拼,凭借诡异的身法游走在他四周,瞧准了机会才以木棒袭击。

          蒙面人身上头上吃了几记闷棍,心里大恼可恨自己脚下功夫不行,实在跟不上黄蓉的脚步,他眼内余光一扫顿时灵机一动,翻身一棍躲过了黄蓉往自己腰间招呼的一棍,顺势抱起了地上原本是支撑这山神庙内的红漆柱子,那柱子足足要有一个人抱住的宽度其分量可想而知。

          没想到那蒙面人大吼一声竟能把它抱了起来,一旁的黄蓉看了也心里吃了一惊,别看黄蓉手里拿着的只是木棒,但经过她内力灌注打在人身上早已经是皮开肉绽,适才的一轮棒打常人早已经负伤严重,但那蒙面人却丝毫没事,黄蓉心里早已经暗赞他内功之深厚委实不多,现在没想到他还有此神力。

          蒙面人抱了柱子就往黄蓉那边抡去,借着柱子的长度黄蓉再不能近身,蒙面人所到之处东西被砸得稀烂地上留下大坑,庙内地方窄小好几次黄蓉险些负伤,但她一时之间又想不出什么好的破解方法。

          正当两人纠缠不休之时,门外传来一道人声,说道:“真是没用,要抓她何必费那么大的功夫。婆娘再不停手,我就要了他的命。”一道人影掠过空中被重重摔到了地上响起一道闷声,地上的那人顿时吐出血来,黄蓉往地上那人一看,心里一慌差点是被蒙面人怀里的柱子打到,原来那地上吐血的人正是黄蓉的徒武敦儒。

          黄蓉往后跳开一段距离,那蒙面人也知机停手,这时屋外才走进一人来,只见此人发饰怪异,头上扎了小辫耳朵打了粗大的耳环,眼睛细小有神,一副朝天鼻孔看起来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嘴巴咧著像要咬人,身材宽胖走起路来却又轻盈自如,手里抓了根长枪。

          蒙面人见了来人说道:“巴特尔你这是什么意思,不是说好由我来抓黄蓉去吗?”那巴特尔讥笑道:“你打了半天也没把她抓住,我怕你害了大汗的好事,才来帮你一把,姓易的你可别不识好人心。”蒙面人反唇相讥道:“若不是你跳出来扰乱,我现在早已经抓住了她,是你自己想在大汗面前抢功劳吧。”巴特尔却不在意,说道:“这婆娘武功厉害你就是再打一个时辰都不见得能抓住她,要是她丈夫郭靖来了就大事不妙了,若是因此坏了大汗的要事你担罪的起吗。”蒙面人见他搬出了蒙古大汗来,心里犹豫不敢说话。

          巴特尔走到武敦儒身边,把手里的长枪一指,枪刃抵著武敦儒的咽喉,恶狠狠说道:“婆娘再不乖乖住手,我就一枪要了他的命。”作势又把枪尖往前了几寸,堪堪刺破了武敦儒的皮肤流出血来。

          黄蓉大叫住手,心里犹豫再三只好将手里的木棒丢下,巴特尔给蒙面人使了个眼色,蒙面人不情不愿地走上前去将黄蓉点了穴道封住了她的内力,又拿出牛皮筋来将她双手绑住和武敦儒抓到了一起。

          黄蓉就势看了看武敦儒的伤势,好在不算太过严重,便问他道:“敦儒我不是让你在家等候吗,你怎么会被他们抓了的?”那武敦儒从地上坐了起来,恢复了些力气刚想说话,又咳出血来,一旁的巴特尔笑道:“这小子鬼鬼祟祟地跟在后面,也不知是吃了豹子胆还是头脑发昏,三两下便给我抓住了。就这三两下的功夫也想帮人,真是可笑。”武敦儒受了伤说不出话来,只涨红了脸。

          那巴尔特又道:“既然人已抓住,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赶紧带这婆娘去复命吧。”蒙面人点了点头又瞧了瞧武敦儒说道:“大汗只要黄蓉一人,路上带着这小子也是个累赘,就地杀了吧。”黄蓉大惊失色刚想劝阻,没想到巴特尔却是先拦住了蒙面人,他说道:“先留着这小子,如果路上这婆娘不乖乖听话,就宰了这小子。”蒙面人一想便同意了他的意。

          一人抓着黄蓉一人抓着武敦儒,四人便离开了山神庙往蒙古汗国的方向出发去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