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龙域第178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柔妹妹给泡走了,你说老三,我该说你点什么好?”白雷一副义愤填膺地说道。

          “那就别说,你啊,这叫嫉妒!”楚天域笑道。

          “嫉妒?夸张,太夸张了吧?玉树临风,潇洒倜傥,胜似小潘安的我会嫉妒,说出去谁信啊!”白雷扫了眼四周,见大个、包菜等哪壶不开提哪壶的人并没在旁边,不禁豪情大地说道。

          就在楚天域准备对他的自恋嗤之以鼻时,就听校门口一阵马达的轰鸣传来,转眼间,一辆银白色地跑车就出现在眼前,并且停在了离楚天域和白雷两人不远的距离。

          楚天域和白雷地对话也被之打断,不由看了过去,猜想不知道是什么天下书库辛苦手打人驾到。

          只见一名全身名牌,衣着考究的年青人走出了车门,随之而下的,是一位明眸皓齿,靓丽动人的长女孩。那青年人很自然地一搂身边的女孩,同时飞扬跋扈的眼神,扫视了周围一圈,最后才把目光锁定在还保留的一个新生报道台。

          白雷眼尖,一瞬间就看到了那年青人手中地报道单,不觉恍然一声道:“切,我当什么人,原来是个新生,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

          白雷刚嘀咕完,就听那新生突然飙,冲着青圆,就是旁若无人地狂笑几声,然后嚣张地道:“啊哈哈,太好了,自由咯,噢,我的大学,我的想,还有数都数不清的漂亮妹妹们,我叶无心来啦!我叶无心终于来啦!”

          此话一出,周围还在的一些人,无不心中巨寒,这,这什么人啊!

          而这话对于楚天域和白雷两人,可不要太熟悉了,想当年,白雷就是因为这句话,被人冠以了败类,流氓之类的头衔,更有一“王”姓同学,说是不揍得他满地找牙,他的姓就倒过来写!

          “败类,这不是你当年地豪言壮志吗?呵呵,今年的新生猛啊!”楚天域捅了捅白雷道。

          白雷并没有回答楚天域的话语,而是左顾右盼着,楚天域不解地问道:“你找什么呢?”

          “我在找有没有想揍他地人,奶奶滴,也太不公平了吧,怎么就没见一个人挺身而出呢?当年追打我的勇气跑哪去了?”白雷郁闷道。

          “算了,你当年不是要低调吗?要是也开辆跑车,保证也没人敢动手,好了,好了,就别气了,虽然待遇不同,但至少在内淋上,你比他强多了!”楚天域言不由衷地安慰道。

          “那是!”白雷一脸自我满足地道。

          正聊着,那位自称叶无心的家伙,冲着楚天域和白雷就喊道:“喂,两位,想赚点零花钱?一百块一个人,等会帮我们把行李给拿上宿舍楼。怎么样?”

          “一百块一个人?”楚天域和白雷异口同声地惊叫道。

          “不错,我知道我给的多,不过给五十还要找零钱,忒麻烦。放心,我大方着呢!”叶无心慷慨地说道。

          不过没等楚天域和白雷再说什么,就听校门口再次响起一阵阵强有力地马达轰鸣声,只见四辆全世界唯一款的顶级跑车鱼贯而入,顺序停在了楚天域和白雷面前。

          那个刚刚还嚣张万分地叶无心当即都傻眼了,不过让他更加傻眼和惊叫的还在后面。

          第一辆车下来的是黎柔和索菲亚,“哇!美女啊!”叶无心一声惊呼。

          第二辆车下来地是傲雪和凝霜,“晕!美的如此诱惑!”叶无心流下了两行鼻血。

          第三辆车下来的是雪霏霏和雪凝儿,“倒!这不是仙女吧?”叶无心几乎支撑不住了。

          第四辆车下来的是泰念然和欧阳紫依,“无心。你醒醒,醒醒……”这次响起的只是叶无心身边那女孩的声音。而他本人,已然口吐白沫,昏倒在地。

          不过在叶无心昏倒的刹那,他似乎看到了一幕景象,那就是八个美女手机居然全部走到那准备帮他拿行礼的两人面前,似乎还有喊老公的声音……

          当叶无心在女友的呼唤声中睁开双眼后,却现什么香车啊。美女啊地什么全都不见了,刚刚站在他面前的两个木头木脑地家伙,也只剩下一个,由连忙起身四望,道:“欣儿,她们人呢?”

          “什么人?”

          “四辆车,八个美女……难道我在做?”叶无心有点语无伦次了。

          “说什么呢?人家刚刚走!”

          叶无心这时才反应过来,他没有做,这。这简直是太强了,泡妞泡到如此境界,此等奇人。真要好好认识认识,拜其为师都为过啊!

          “喂,那位,说你呢,刚才站你旁边的是我们北府学院的学长吗?”叶无心瞅到白雷还在场,不由扬声问道。

          白雷鸟都没鸟他,直接一个转身,同时拿出一款最新地全息光脑手机,对着某个银行交易所的主管级人物,高声问道:“王府井,徐家汇那几块地价钱谈好了没有?”

          “谈是谈好了,不过他们又加了二十个亿……”

          “二十个亿?没多少嘛,跟他们说买了,我还等着种葱种蒜呢!”说着,白雷的身影也已走远。

          “欣,欣儿……”叶无心颤抖着声音说道。

          “干嘛?”

          “这,这是北府学院,是大学青圆,是学生待的地方吗?”叶无心此时脑中一片混乱。

          “是啊!”

          “你确定?”

          “确定!”

          “那怎么又是香车美女,又是买地卖地的啊?”

          “那不在乎二十个亿买地地人我不知道真假,不过前面那个站他身边的人,确实是让你神魂颠倒那些所谓香车美女的老公,我可是亲眼所见,亲耳所听!”

          “咦,无心,无心,你怎么又昏倒了啊!”

          ……

          某年某月某日,冬季,东京台东区浅草饲旁,有一处独立院落,外表看毫不起眼,但内部宽敞,地面白雪皑皑,假山溪水,素苗花圃,点缀地无不恰到好处,风格雅致,宁静致远,不知内情的人还以为这是浅草寺的什么外设院落,可就在这一刻,一声断喝打破了这里幽静:“八嘎!什么人敢擅闯禅境?”

          原本空荡的院落,随着这喊声,瞬间闪出了十几条身影,将突然出现在院落中的一人给团团围住。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