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龙域第175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什么地方正相互牵制,相互争斗着呢!”

          “嗯。也许……”芸清也有着相同的想法。

          见再说下去,也没有什么更好地话题和消息,楚天域遂起身告辞,芸清也挽留,只是约好了明天见面的时间和地点,以便双方再对一些细节问题,以及对敌的计划进行一次详谈。

          双方的合作计划顺利在第三天启动,随后的时间里,面对冥域,展开了一系列地打击行动,并结结实实地跟冥域地几股重要力量狠狠地干了几仗,基本上只要有楚天域参加的,几乎都是完胜而归,冥域地人吃了几次大亏后,也变精了,不再嚣张地正面跟天圣门和璇玑宗的力量硬碰,特别是对于楚天域,更是望风而逃,不敢挡其锋芒。

          这也让楚天域的那张中年人的形象深入敌我双方,一时间,还真有了点此人一出,谁与争锋的气势!

          不过楚天域终归只有一人,在连续的失败下,冥域也随之变换了策略,紧缩了普通高手,取而代之的是不知道从哪里有调来地大量天幻者,他们往往以两人一组,行踪变化莫测,一击就走,绝对不多留片刻。

          虽然他们也有被楚天域和芸清联手伏击的时候,但对于整个局面却于事无补,现在除了楚天域,也只有天圣门的圣血者能够与之抗衡一二,但人数上的差距,就无法弥补了。

          因此被逼无奈,楚天域的璇玑宗和天圣门一是收缩人手,二是尽量合理配备人员,尽量在大型的聚集点,或是行动的聚会前,优先安排圣血者保驾护航,不过如此一收缩,也让前期的战果和优势荡然无存,整个京城继续笼罩在一片恐慌之中。

          楚天域这几天来,对此也是一筹莫展,空有一身的能量,却只能坐视不为,心中也是充满了烦躁。

          此时楚天域正在璇玑宗武堂地一个分堂口内踱来踱去,该死的天幻者,前一刻才刚刚横扫这里,堂口十七名在场的弟子,无一幸免。

          楚天域看着正在清理血迹和整理残余地武堂弟子,心中不由生出一阵愧疚,他的决定是否正确,又是否值得?前阵子的雷霆扫兴,是爽,但爽过之后,他是否估计到了眼前的困境?他的无敌终归是一己之力,面对这千年传承的古老门派,楚天域也不由从心底生出深深地无奈之感?

          就在此时,突然一声非常细小地破空之声传来,楚天域心念一动,不禁抬头凝望北面,同时默默感受着,果然感应到了几股能量的波动,虽然很小,还不能判断是什么样的能量,但楚天域却可以确定,肯定是有修为人士在活动,只是由于距离太远,才不太清楚。

          此时正感抓狂的楚天域,想都没想,当即身形就化为了一条光影,像一颗流星般在天际划过,转瞬之间,已经来到能量波动之地。

          不过到达现场的楚天域看清了状况后,却是大吃一惊!

          因为追逐的双方不是别人,正是傲雪、凝霜姊妹和她们的师父芸清

          楚天域到达之际,正好听到芸清一声怒喝,道:“傲雪你好大的胆子,居然竟敢违抗天圣门的命令,违背师父的意愿,带着凝霜出逃,你,你该当何罪?”

          芸清的喝问,虽然听起来怒不可遏,但其中的意味却更带着点无奈和悲凉。"

          不过没等傲雪回答,众人的目光已经集中到了楚天域的身上。

          “墨先生,你怎么在这?我正有事找你呢!”芸清一声惊呼道。

          “呃,刚刚天幻者又袭击了我们一处堂口,我才赶到,听这边似乎有动静,还以为那些天幻者没有走远,所以当即就赶了过来,对了,你,你们这里又是为了什么?傲雪不是你的徒弟吗?”说话间,楚天域并没有看傲雪,尽管在第一次合作后,芸清就把两个徒弟介绍给了楚天域,记得当时还没等傲雪看眼神,楚天域就早已暗中传音,表明了身份。

          而此时,面对这种情况,傲雪跟她师父间肯定有了什么变故,所以两人间就更要不动声色,等把情况搞清楚再说。"

          “没什么,只是处理点门里的事务,对了,墨先生,我们的圣主终于有消息了,我也上达了你想要见他的意思,圣主是欣然同意,说是也想见见先生你,并且有重要的事情跟你商量!”芸清如此说道,显然是想达到转移话题的目地。不想让楚天域过多参与眼前这件事。

          如果换作别人也就算了,但是对于傲雪,楚天域尽管听到如此令人激动地消息,却也不可能因此而被转移了注意力。所以芸清的这番说辞也算是白费了。

          “哦,那真是太好了,看来冥域的事情将有转折了!哦,对了,你还没回答我,你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自己人打起自己人来了?”楚天域哪壶不开提哪壶道。

          见楚天域如此不识趣,芸清不由一皱眉头,但语气仍然保持平静道:“墨先生,这是我们的家事。有些话我们还不方便说……”

          可没等她把话说完,被追赶地傲雪就将面具一摘。冲着楚天域高声喊道:“先生救我们,他们要用凝霜的先天感应之体,敬献给噬血之门,以唤醒更多地圣血者!我,我不忍心妹妹……”说到最后,傲雪已经是梨花带雨,一副悲泣之状。

          “大胆!你这个丫头竟敢用媚惑之术!”芸清见状连忙又是一声怒喝。企图将楚天域的注意力从傲雪身上吸引过来。

          楚天域没想到傲雪这丫头还挺聪明,用上这招,看来他这位墨先生,也少不得来个意乱情迷,被媚惑一下,这样一来,救人的台阶就顺理成章地出现了。

          想到这里,楚天域故意露出一副意乱情迷之状,转头冲着芸清。道:“怎么,你们的圣血者,还需要什么感应之体唤醒?”

          芸清见事态已经展至此。遂一咬牙道:“不错,本门的圣血者,每次出关都是有一定的程序……让凝霜前去,你以为我愿意吗?要不是现在的被动局面,因为圣血者的数量不够,而让冥域的人猖獗,我会出此下策?我可是一手把她们带大地师父啊!”

          “那前面的圣血者是怎么出关地?”楚天域为所动地冷静问道。

          “另有其她的弟子,现在轮到凝霜,仅此而已!这也是凝霜从小就背负的使命,谁也改变不了!”芸清也收起了悲痛之心,一副无奈,命运使然的表情说道。

          “我可以改变!”说着,楚天域将傲雪和惊若小鸟地凝霜伸手一朝,就牵引到了他的身边。

          “墨先生,你,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真被这丫头的媚惑之体影响了吗?”芸清一脸骇然地看着态度突然变的强硬地楚天域。

          楚天域闻言更加来劲了,顺势就做出一脸诡异状,口中继续强硬道:“管怎么样,今天这两个女娃,老夫是护定了!”

          “你……”芸清闻听,当时气极,愣是除了个“你”字就再也说不出别的来了。

          不过,就在楚天域做好了迎接芸清飙的准备之际,只见芸清的愤火即将达到极点时,突然整个人又像是瞬间冷静下来一般,冷眼看了看楚天域和他身边的傲雪姊妹俩,像是思索了片刻后,才对着楚天域,慢慢说道:“好,她们姊妹俩的事情,我就不再追究,你们好自为之!”

          说完一转身,就在楚天域和傲雪姊妹俩一脸惊讶之下,准备飘身离去,至少在走之前,又回头说道:“对了,墨先生,刚刚我忘了说,我们圣主约你后天午时在盘山秀峰顶见面,说是冥域的噬天也即将出关,圣主近日夜观星相,其行大动,如果不提早做出准备,倘若要是让噬天成功参透冥域最高层心法“心域合一”的话,我们圣主将再难以压制于他,必让他再次掀起惊涛骇浪,血雨腥风,为祸人间!”

          楚天域听完,心中充满了震惊,没想到两个绝代奇人终将相继现世,而按照芸清的话语,好像此次地乱源,冥域的噬天即将突破某种极限,打破这千百年来形成的平衡,于是不禁连忙收起刚刚地心境,郑重道:“后天,午时,盘山秀峰顶?”

          “不错,由于圣主已为半仙之体,离开天地自然之境,所以只能约你在山野相见,他说叫你见谅!”听到楚天域的话语,已经走出的芸清身形一顿,头也不回地答道。

          盘山,位于北京东90公里,以“京东第一山”驰名中外,盘山林峦秀丽,山水清奇,是自然山水与名胜古迹并著,幽林,古洞,奇峰,秀水构成了天然的景观,山上遍植李、杏、柿等果树,春暖花开之日又构成锦绣一片,游人如织,步步有迷人景色,令人流连忘返。

          秀峰顶更是盘山一绝,山势自成一脉,与其他山体遥遥相对,而且由于该峰山体陡峭,高高耸立的山尖根本不可能有游人能够攀上,老辈子的采药人,最多也就能够攀到三分之一处,其险峻程度可想而知。

          现在又是腊月寒冬,游人稀少,别说秀峰顶了,就是其他地方,放眼望去,群山也是一片萧瑟……

          时间已经接近正午,楚天域的身影已经飘然而至,站在秀峰顶,尽管此时的天气风和日丽,阳光普照,但山顶的寒风还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得了。过这对于楚天域来说,却无半点感觉,因为此时他的心神都放在了即将见面的天圣门圣主擎天身上。

          现在,楚天域也说不清楚到底是个什么感觉,自从他获得紫虚真龙之气以来,可以说除了黑蛟和幻炎外,还没有吃过什么大亏,更没有什么人能够匹敌或是对他构成真正的威胁,所以,在他听到还有擎天和噬天两人的存在,不管是什么原因,至少能够面对跟他同级别的高手,那种欣喜和期待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也是常人无法理解的一种寂寞高手的情怀。

          楚天域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正午十二点了,周围半点动静全无,楚天域禁默默放开了气息,思感犹如活着的触角般,瞬间延伸而出,探查着方圆百里的能量体。

          可是令楚天域失望的是,别说有擎天的踪迹,就是一些强点的能量体都没有,更没有什么修行之人的存在。

          就在楚天域即将收回气息之时,顿感前方百里外,一股巨大的能量流扑面而来,当即就令站在峰顶之上的楚天域在仓促间,毫无准备地就是一个踉跄。而与此同时,一道人影业已电射而至,仿佛就在眨眼间,楚天域的面前,已然负手而站着一人,仿佛他在那里已经站了许久,同时更有一股强大的天地之气,萦绕其身,复古的长衫随风而动,飘飘似仙人下凡,令人观之不觉生出一种顶礼膜拜之感。

          楚天域对于来人的先声夺人之势,心中骇然,不禁仔细打量起他的面貌,却是只见一层烟氲般的红光宝气罩其上,让人根本看不清楚。不过整体观之,却是一副仙风道骨之态,气息更是连绵悠长,充满了祥和,就连楚天域都被这股气息所感染,一股如沐春风般的感觉油然而生。

          “墨先生,你好啊!擎天稍微来晚了一点,还望海涵!”来人果然是擎天。

          楚天域听着擎天出的古怪腔调,并不以为意,知道他是与世隔绝,还能保持如此的清楚的音已经是难能可贵了!

          不过没等楚天域说话,擎天突然出一阵铿锵之音的笑声,道:“呵呵,也许叫你声楚三公子或是楚小朋友才更恰当一些,墨先生,听起来就好老了,哈哈……今天能够见到你,真是开心,真是太开心了,知道吗,我等这一刻,足足等了你一千年!”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