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龙域第173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脑际更是轰然一声,只觉思维像是飞天而出般,思感的触角迅游走于整个别墅。

          傲雪闭着双眼,却惊奇地现,她现在居然能够感受到整个别墅内的情景,真实地仿佛她亲眼所见一般。

          除了楼下几个佣人之外,别墅的顶楼,却只有一人,正在书房中来回走动着,体内的血液循环迅,气息也是凌乱浮躁,像是有着莫大的心事,又像是在担心焦虑着什么似的。

          此人正是楚天域的大哥楚天成!

          就在傲雪感受着这种内视的神奇之时,突然从楚天域那时传过来一个警示的感应,并且在刹那之后,就听到了一阵破空声,寻着声音看过去,只见从刚刚他们过来的方向,又出现了几条黑影,瞬间降落在别墅内。

          与此同时,楚天域的声音也在她心中响起:“瞧,真正的不之客到了,像这样黑衣蒙面,半夜不告而入的才叫小人行径。”

          “我看没什么区别。”傲雪也试着用内息说话。

          “区别大了,至少咱也算是来大哥家走走,尽管是暗地里,但他们可没这层关系吧?而且看他们一副偷鸡摸狗的样子,估计今天你这个红脸都可以不唱了,跟我一直救人吧!”楚天域看着那三个正准备悄然潜入别墅的黑衣人,不同一阵好笑,这几个家伙还真会撞枪口啊。

          傲雪听着楚天域玩笑般的话语,同时看着那领头的黑衣人,顿觉一阵熟悉。刚想问问,楚天域的话语已经响了起来:“呵呵,不错,那人就是秦爷,今晚我们来的还真巧,恰逢其会啊!”

          “哦。咦,他们不是和你大哥合作吗?那你怎么说我这红脸不当了,还要一直救人?”傲雪不禁疑惑道。

          楚天域心念之间,传递了一个胸有成竹地笑意,同时轻道:“你没看他们是分开行事,他地两个手下分前后潜伏着,只有他一人进入,想来不是大哥已无利用价值,就是他们另有计划,对跟大哥的,还不完全放心。不信的话,我们拭目以待。”

          傲雪对楚天域的分析,并没妄下论断,而是将注意力集中到了楼内。

          “楚公子,别来无恙啊!”有若幽灵般,出现在楚天成背后的秦爷,突然打破了屋内的沉静,高声而递。

          正陷入深思地楚天成,听闻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当即就是浑身一个激灵,不禁转送骇然而看,显然对于秦爷的出现,根本就是毫无准备。

          好一会,才见楚天成脸色煞白,面带惊愕地不自然道:“秦他,你,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

          “怎么,楚公子不欢迎吗?”秦爷自顾自地踱步走到沙,坐了下来。

          楚天成一愣,还没从震惊中反应过来,就听秦爷继续说道:“听说你前阵子疯狂地找我,真是不好意思啊,那阵子我是一点空都抽不出来!”

          面对秦爷阴阳怪气地语调,楚天成并没有多深思,显然现在缠绕他的并不是这个问题,所以,楚天成稍微恢复了点神志后,就立刻反应过来,连忙上前一步,坐在了秦爷的身边,像是抓住根救命稻草一般,急促地说道:“是啊,前阵子我是怎么也联系不上你,我这边都火烧眉毛了,给你们的信息都是杳无音信,而且你们答应我的计划,也没有一个见行动的,已经严重拖了我的后腿,让我现在是身处两难之地,不仅应收的资金没到账,就连现在地资金,也无法再投入,搞得别说还谈什么吞并大计,就是我自己手头上的楚氏,都快要不保了!”

          说到最后,楚天成几乎是在喊了,可见这阵子他所承受地压力是何其巨大。而秦爷对于楚天成的焦急,倒是一副稳坐钓鱼台的姿态:“楚公子,不用这么心急嘛,所谓来日方长,怎么可能一天就吃个胖子,以你的聪明才智,这点小坎坷,又算的了什么,呵呵……”

          面对秦爷不咸不淡的话语,楚天成也从最初的焦急心态冷静了下来,心中也逐渐疑惑起来,不由仔细打量起秦爷,希望人他脸上看出点端倪,但除了秦爷一脸的微笑外,并无任何异状。这让楚天成心中更没底了,再联想到他的突然到访,不禁疑声问道:“对了,秦爷,你这次来是为了……”

          “呵呵,没什么大事,来呢,主要是跟你解释下,前阵子我们遇到了点棘手地事情,所以暂时就没有联系你,原本的行动也暂时停了下来,而且,我们这也是从你的安全考虑,毕竟……”

          毕竟什么,秦爷并没有继续往下说,只是打了个哈哈道:“你也知道,大敌当前,对于商业上的事情,我们还是要尽量保持低调,否则再引出什么不必要的麻烦,我们可是尾难顾啊!对了,楚公子,我们合作的基金,你现在还掌管多少?”

          最后一句,秦爷像是不经意地问道,虽然语气平淡,但听在楚天成地耳中,就犹如颗炸弹爆开一般,“轰~~”地一声,直冲脑寻,对于秦爷此行的目的,楚天成也是顿时心知肚明,不由颤声道:“秦,秦爷,你问这个什么意思?不是说好了,这部分资金你们存放在我这里五十年吗?这,这都是有合约,有,有法律时效的!”

          面对楚天成的激烈反应,秦爷还是那幅悠闲自得的神态,不紧不慢地说道:“楚公子,少安毋躁,我看你是多虑了吧?我不过是问问,只是想了解下情况,其实这个问题不用你回答,我们也有数据……”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楚天成有点沉不住气地问道。

          “没什么意思,只不过最近组织需要大量的资金用于收购点钻石罢了,所以想从你那暂时动用一下。我保证,过了这个阶段,只要你我再通力合作几个‘项目’,这点资金很快就能够回笼!”秦爷波澜不惊地回答道,但其狐狸尾巴却也表露无疑。

          楚天成沉默了,他并不是个纠缠不清的庸人,话已至此,再辩解,再质问,那只有再次的自找没趣。

          秦爷悠闲地拿起根茶几上的古巴雪茄,剪掉烟头,不禁点上了一根,一副享受的样子,显然,对于楚天成,他是十拿九稳,所以他根本就不急。

          果然,经过了一番深思熟虑,楚天成还是作出了妥协的决定,毕竟他知道太多秦爷他们的手段,今天人家与其说是来商量,不是下了一个根本无法拒绝的命令!

          “与虎谋皮”这个成语,楚天成今天才算是深深地体会到。什么约定,什么法律时效,在这些杀人都不眨眼的人面前,还有半点用处吗?可怜刚刚自己的愚蠢问话,更可怜以前的利令智昏,居然还天真地相信,有外公的势力,楚氏的背影,富贵险中求,通过相互的利用,自己还能够分上一杯羹,现在看来,简直是痴人妄想,所有的这些美景、利益,此刻在秦爷裸地要求之下,顿时化为乌有,而他却是毫无抗拒之力,悲哀啊!

          所以,想到这里,楚天成一咬牙,果断地道:“好,所有的资金你们可以全部拿走,不过我们的合作也就到此为止,以后我们各走各路,一刀两断!”

          “呵呵,楚公子别为嘛,今后的路还长着呢。我不是说吗,只是暂时挪用一下,等过了这阵,这些钱我们可以几倍地奉还……”

          不过这次没等秦爷说完,楚天成就坚决打断道:“秦爷,我可以马上签转让书,钱明天一早你就可以转走,我们也就两清了!”

          说完,楚天成不等秦爷回话,就作出了一个送客的姿态。

          “楚公子,有话好说嘛,先消消火,我们慢慢谈。不过楚公子,既然你把话说到这个份上,我也就直说了吧。这次我们不仅需要楚公子手中的资金支持,更需要你名下所有的固定资产的股份,包括你还掌握的半个楚氏!”秦爷还保持着一副悠闲地口吻说道。

          面对秦爷的语出惊人,楚天成当即就愤怒地一指,激动地半天愣是没说出一句话来。

          此时,秦爷向后一靠,叶了个烟圈,并没有看楚天成,只是像自言自语地说道:“我知道你们楚氏背后的权势,不过你也知道,这种权势对于我们来说,毫无半点约束力。当初找你合作,只是任意而为,随便挑选了个,和找张三、李四、王二麻子没有任何的区别!”

          秦爷语气一顿,抬头扫了眼楚天成,继续说道:“不过,你们楚氏的太大确实出乎我的预料,特别是在商场上的影响,简直举足轻重,所以我想通过你,暂时也把整个楚氏集团借用一下,好吗?”

          “你痴人妄想!”秦爷话音刚落,楚天成就脸红脖子粗地吼道。

          “听说你有个能干的弟弟,专门跟你作对,特别是他还有几个红颜知己,好像也都是豪门之女,背后的势力,不可小视。呵呵,要不要我先帮你把这位弟弟给干掉,至于他那几个红颜,你看上哪个,我就顺便帮你搞定哪个。哈哈,就是全接收了,也没问题啊!哈哈……”

          “你他妈的敢动我家人,我,我就跟你拼了!”说着,楚天成疯似的从衣袋中掏出把手枪,直指正一脸得意状的秦爷。

          第二百八十九章何苦来哉

          面对楚天成疯狂的举动,以及指向他的枪口,秦爷不禁蔑视一笑,道:“呵,看来你平时还有点准备,是不是坏事干多了,也心虚啊?不过,有准备不代表就有用,呵呵,你不会愚蠢地以为这支小破枪,能对我产生什么威胁吧,哈哈......”

          秦爷嚣张的话语,极大地刺激了楚天成本已经愤怒的神经,就在秦爷话音落下的剎那。几声“砰~砰~”的枪声已经响了起来。

          尽管这书房面积足够大,但在封闭地空间中。手枪出的声音仍然是震响不断,回音阵阵,不绝于耳。

          秦爷并没有任何地移动。身前的一团黑气在枪声中渐渐散去,与此同时,地面也出了一阵弹壳落地的清脆声。

          楚天成懵了,握枪地手。已经开始抖,近在咫尺,对方居然端坐在前,毫无损!尽管他对这个结果有所预料,但此时此刻,真正面对这出人类极限,抵御子弹的神奇之事,生在他眼前。他还是无法完全接受。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还要再试试吗?”秦爷以一副居高临下的论调问道。

          面对残酷地事实,楚天成完全崩溃了,只见他双手紧握手枪,伴随着一阵疯狂地吼叫声,朝着秦爷就是一顿乱射,直到将弹匣里的子弹全部打完,他还机械地保持着扣动扳机之势。枪头还意犹未尽地对着秦爷一点一点的......

          楚天成无望地看着那团再次出再的黑雾,知道他这番疯狂地举动,又是一番白费力气,不由双臂一垂,人也整个颓废下来。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