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龙域第171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傲雪脸上,纷纷露出了一脸的痴相,更有甚者,连口水都流了出来。,当

          这个异状,很快就让楚天域和傲雪有所觉,傲雪倒是一脸的平静,可楚天域却不干了,傲雪再怎么漂亮,看看也就成了,哪怕再偷看两眼,也没关系,男人,食色性嘛!

          而且对于美好的东西,大家多看看也可以理解,谁叫身边的傲雪还真霏羞花闭月之姿,沉鱼落雁之色呢!

          不过像现在这样,一个个仿佛是色中恶鬼般,旁若无人地直勾勾盯着傲雪看,根本就没有半点的不好意思,那就太说不过去了!而且最让人可气的是,那炸油条地伙计。居然也是双手拿面,愣愣地看向傲雪,一脸地痴迷,完全忘了他老婆还在身边揉着面团……

          看到这里。楚天域也现了不对劲的地方,再联想到自身的感受,估计问题是出在了傲雪的身上,随一转头,疑惑地看向了她。

          傲雪淡然一笑,道:“看来今天地早餐是吃不成了,我们还是走吧!”

          说着一个转身,在众目睽睽之下,带着楚天域就疾步离开。有几个围观之人,居然还亦步亦趋地跟了上去。眼神居然半刻也不愿离开过傲雪的身上。

          见此情景,楚天域随即加快了脚步。同时运上了点功力,在瞬间就甩掉了那些尾随之人。

          当楚天域收起功力,放慢脚步的时候,转头再看傲雪,只见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把面具重新带上,虽然楚天域看到她的表情,但从心底却能感受到她内心之中透露出的一份漠落和伤感。

          “怎么回事?”楚天域停下了脚步。关心地问道。

          不过没等傲雪回答,楚天域的电话铃声就响了起来,一听,居然是爷爷打来的,叫楚天域立刻到他的别墅,说是有重大的事情跟他商量,说完,也不等楚天域回答,就挂上了电话。像是有什么急事似的。

          在楚天域刚刚收起电话之际,傲雪就知趣地说道:“有急事你先去办好了!”

          没等楚天域表态,傲雪就又加了一句道:“放心。等会你安排我去哪我就去哪,不会给你添麻烦地,我知道,你把我从师父身边要来,就是怕我泄漏你的身份……”

          说着,一缕哀愁不禁同时爬上了傲雪地双眼,要不是刚刚生的事情,要不是楚天域爷爷打来的电话,她还能在自己编织的美丽境中多陶醉一会,多享受一会,多温存一会……

          可境终归不是现实,总有醒来的那一刻,所以傲雪说完这番话后,已经是眼含热泪,只是强忍着,尽量不让它留下来。

          耳边听着傲雪把话说透说明,眼中看着她此时一副伤心忧愁,自哀自怜的模样,楚天域心中犹如翻江倒海般,久久不能平静,脑中也是一片空白,不知道此时应该说点什么,做点什么,更为刚刚的心思和算计而感到羞愧,面对善解人意地傲雪,还有她那颗晶莹剔透的慧心,此时的楚天域,连找个地缝钻进去的心都有了。

          不过对于楚天域此时复杂的心情和面上难堪的表情,傲雪心中反而充满了无比地幸福之感,这说明心中的人儿还在乎她,在意她的感受,为她的事感到了为难,心中还有着她……

          所以傲雪旋即变换了心情,看着楚天域,不禁噗哧一笑道:“还愣着干什么,你刚刚是要问在早餐店地情景是怎么回事吗?我们边走边谈,哦,对了,你介意把我也带到你爷爷的别墅吧?如果方便的话,你可以再帮我安排一个地方……”

          傲雪地话还没说完,楚天域就像是抓到一根救命稻草般,连忙抢声说道:“方便,怎么会不方便,我爷爷的住址查北京市黄页都能查到,怎么可能不方便?”

          听楚天域连查黄页的事都说了出来,引得傲雪不禁又是一阵轻笑,两人间的气氛顿时大为改观。

          一路上,为了缓解楚天域的心情,傲雪不禁把她自身的情况说了出来,说她是天生的媚骨,而且她体内的能量体又是天下最有诱惑力的冰魄之气,特别是对于异性,有莫大的吸,力,但天的安排往往也是最公平的,这冰魄之气带来无穷诱惑的同时,也让凡是企图接近她的男性,就算是冒着付出生命的代价,也是束手无策,接近不得半分!

          第二百八十五章百年楚氏

          楚天域神色微微一愣,随着脚步,当楚天域完全进入房间时,才惊奇的现,这次两位老爷子坐在一起,居然面色平静,一脸的祥和,并没有像以前那样,一见面就吵架,吵完架后,还要闹过不欢而散。

          说实话,就在刚刚推门见到二爷爷的那一刻,楚天域还以为爷爷这么急把自己叫来,就是为了帮他对付二爷爷,当时楚天域在心中还有点犹豫,毕竟这长辈间的恩怨,他这个做小辈的,还真不方便干涉和参与。

          从楚天域记事开始,就知道了爷爷和二爷爷的矛盾,只要是集团的事,他们两人都要针锋相对地较量一番,而兄弟不和的事实,也是弄得世人皆知。

          不过在楚天域看来,二爷爷虽然处处和爷爷作对,处处为难,但却有两点做的非常好,第一就是孝顺,甭管他和爷爷两人闹到什么地步,以前只要是楚家老太太的生日,他总是要和爷爷一起,为老太太亲手做上一碗热气腾腾的寿面。

          第二就是维护楚氏集团的完整与利益,无论怎么样,爷爷说他争权也好,夺利也罢,二爷爷从来就没有说过一句,要脱离楚氏,自己单干的话。其实,以二爷爷的财力的多年的经营,要想不受气,出去独创门面,根本就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可他却偏偏选择了留下,选择了继续跟爷爷斗下去,仍然受爷爷钳制的副总裁位置。

          也许就像外人说的那样,不争馒头争口气,二爷爷一直不服气地就是楚氏地家主之位。

          …………。

          “大哥,你福气啊,居然生了这么一个好孙子!”就在楚天域纳闷,还没有来得级向二爷爷问好之际,楚放威就冲爷爷竖起了一个大拇指,高声夸赞道。

          “哪里,哪里,你可别被他的外表给蒙了,这小子可花着呢,那几个丫头你可都见过了吧?怎么样?绝对地如花似玉,百里挑一吧!”爷爷笑着非常不“谦虚”地说道。

          “百里挑一?怎么可能,不论家世,相貌和品性来看,都是很难找的,我要是能够倒退个三十年,那还不玩命的追!”二爷爷是实话实说,而且从语气和神色上看,他确实也是羡慕的紧,说不定倒退三十年,这事他还真干得出。

          二爷爷的羡慕,极大满足了爷爷的虚荣心,好像一下就被勾起了兴趣,所以也不管楚天域早已经是站在了跟前,而是继续跟二爷爷聊道:“哈哈,老二,别看你平时一本正经地,没想到你还挺识货,说老实话,那几个丫头我也是非常满意,还什么一夫一妻,注意计划生育等等,嘿嘿,我当时点头称是,心中去给他回了句:没门!哇哈哈………”

          “哈哈,你当时怎么就不直说呢?”

          “说什么?你别信他那一套,老家伙嘴上说的漂亮,暗地里可早就叫我们家的媳妇给我捎话,说是多生几个,以后等他退休了,也好给他几个带带,再享受一次童年的乐趣。”

          “呵,他的算盘倒打地噼啪乱响,坐收渔利啊!”

          “唉,他啊,现在也就是一个老小孩,顺着他点就成…”

          “哦,是这样啊!”

          面对两位不良老人的谈话,身为被涉及的主角之一,楚天域除了无奈就是无奈了,谁叫他是做孙子滴?俗话说老小孩,老小孩,现在看来,还真是有道理啊!

          不说楚天域满脸的尴尬,两位爷爷辈的人物,可是越说越起劲。

          “不过大哥,别说咱们说的高兴,也要悠着点啊,多抱孙子没有错,但也注意这个战斗力不是,太多了,我怕楚天域也应付不过来啊!”二爷爷毫不避讳地说道。

          楚天域听到这里,直接有晕倒的冲动,什么叫为老不尊,眼前可就是事实,楚天域也是连忙咳嗽,像是在提醒二老,他的存在似的。

          可是他地努力根本就白费了,直接被人忽略了,只听爷爷更为大胆地说道:“切,没有金刚钻,不搅这瓷漆活,这方面,我们家那小子可是游刃有余,据说还欲求不满,而且我敢跟你打赌,这小子消失了几天,别的我不敢保证,身边的女孩肯定要多出个把两个的,你信不信?”

          两人谈到这里,楚天域连忙又是一阵急促的咳嗽声:“嗯咳……………咳咳………”

          显然,二爷爷楚放威对于大哥的话也充满了怀疑,不由看了眼楚天域,并仔细打量,品头论足了好半天,才语出惊人:“赌就赌,就算他再厉害,一对五已经是极限了,我就不信他还能再搞七搞八的………。。”

          语音未落,楚天域几乎差点当场口吐白沫,直接被两爷爷级别的对话活活呛死!

          这都哪跟哪啊,特别是二爷爷,对他浑身上下研究了半天,居然说出这么几句没头没尾,又毫无根据的话语来。

          什么一对五,真不知道他这个数据是从何而来,就算哪天宴会,多出了个雪凝儿,也才四人,何来五人?

          楚天域在这边昏昏欲倒,两个为老不尊之人,则当即就凑在了一起。又是击掌明誓,又是拉钩上吊地进行了着赌约,此情此景,楚天域再次被华丽地打败了,翻了翻白眼,终于认命地仰天而望,任他俩闹去啊。

          就在楚天域完全麻木之际,只见爷爷突然收起了玩笑,双眼直视着二爷爷楚放威,小手指还相互钩着,脸色变得凝重,伤感起来,给人的感觉仿佛碧空万里地大睛天突然多去转阴一般,只听他颤抖着声音说道:“老二,好久没有第么痛快了!都,都憋了我三十年了,你,你瞒得我好苦啊!‘

          面对爷爷楚放山情绪的突然转变,二爷爷楚放威竟然也跟着眼眶湿润,一脸伤心动容地说道:“大哥,我又何尝不想你啊,这几十年下来,故作的明争暗斗,还不是时刻折磨着我,而且还天天演,月月演,年年演,还不能和别人说,跟人诉诉苦,你想想,我,我又算是个什么感觉啊。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