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龙域第170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底里冒出阵阵寒气,刚刚那番冲杀的豪情,也早就因为展天的出卖和算计而消失殆尽,留下的只有对楚天域深深的恐惧。

          所以,在楚天域说完话之后,居然没有一个人敢挪动半步,全都是一脸不可置信地望着楚天域,生怕他还有什么下文,而且他们也很难相信,才刚刚凶狠地屠杀两名天幻者的圣主,会这么轻易放过他们这批叛徒。

          面对这群犹如惊弓之鸟的展氏弟子楚天域也只有微微摇了摇头,反正放他们走的话已经说出,他们爱走不走!

          随后,楚天域一转身,慢步走向天道观玉机的面前,楚天域的这一个举动,让玉机和他身后的六个长老当时就是一阵紧张,神经也紧崩了起来。

          楚天域感受着他们突然加快地心跳声,不由一阵好笑,今天晚上看来他这个神秘,凶狠地圣主形象可谓是深入人心。

          站定后的楚天域也不想再节外生枝,对着玉机就直截了当地说道:“天道观一直是修为界白道的中流砥柱,何谓白道?难道说就是任人唯亲,不问青红皂白,只要是挂了一个天道观弟子的身份,就可以胡作非为?你们天道观就可以盲目支持?其他事我们不说,今天的事,你们可是看的一清二楚吧?展家仗着背后庞大的势力,还有你们这些糊涂蛋的支持,打着自以为正义的旗号,助纣为虐,你们看看这几年展家干的勾当……。”

          说着,楚天域从衣袋中掏出了几页纸,当场就甩给了玉机,然后一个转身,只留给了玉机一个背影。

          玉机接过纸张,其上的内容只看了几页,就已经是满脸通红,羞愧不已,再看楚天域,已经离远,显然不会再给他什么解释的机会,而以玉机的心性,当然也不会再作什么无力的辩解,错了就是错了,这点气魄和胸襟,他玉机苦修多年,还是有的!

          于是只见玉机小心地将手中的那几页纸放入怀中,也不废话,冲着身后的六位长老一挥走,轻道:“我们走,今后十年,天道观将闭门思过,所有弟子不得再轻易入世,干涉常人社会!”

          说完,一行七人的身影,瞬间就消失了仓库的门口。

          第二百八十二章顺水推舟

          随着天道观众人的离去,原本还敢离开的展氏弟子们,也开始心动,而且前车之鉴,圣主果然说放就放,没有半点为难,更没有在他们离去之时,再来个背后灭口之类的毒手,所以,有几个胆大的弟子,见此情况,也就硬着头皮,相互搀扶,试探性地挪动几步,见远处的楚天域好像也没有什么动静,于是不禁大着胆子,亦步亦趋地向门口走去……

          很快,在示范效应下,那些被废了武功的展氏弟子就走的一干二净,只留下了楚天域和天圣门众一干人等。

          “圣主,下步您有何吩咐?”见没有了外人,而楚天域也是负手站在他们面前,似乎在等着他们的禀报,于是芸清上前了几步,冲着楚天域恭敬地说道。

          其实此时楚天域正头痛该如何继续他这个圣主的角色,尽管芸清认定了他的身份,但也只是机缘巧合下的歪打正着,对于天圣门的情况,对于什么血脉传承,他可是全无所知,所以。楚天域在解决了展家和天道观的事情后,一时间,除了站在天圣门众人前装酷外,他是什么话也不敢乱说。

          还好。现在是芸清主动说话,楚天域也就借着话题,来个顺水推舟,模棱两可地问道:“嗯,这次你们总共带了多少人前来?其他地方还有人留守吗?”

          “禀圣主,这次芸清只是带来十八天部地混元部前来,我们并没有想到,冥域门居然会破坏协定,动用天幻者的力量,否则我们也不会只准备这点人手。这次要不是圣主亲自入世,恐怕我们早就凶多吉少了!”

          “嗯。我也是一时地心血来潮,适逢其会罢了!哦,对了,这次你们和展家的伏击,到底是怎么回事?”楚天域还是问的模糊,反正现在他是圣主地身份,就算问的话题再混乱。下面的人也只有老实回答的份。

          果然,对于楚天域这样突然,而且没头没尾的问话,芸清听得也是一愣,心中琢磨了一番,又好好组织了一下语言后,才冷静地回答道:“这次的行动,主要是针对前阵子出现的一个神秘力量,他的出现。往往针对展氏的圣血弟子,而且从来不留活口,所过之处。一片血腥。直到今天早上,展天才来信通知我们,说是他们抓住了一个可疑之人,身上的标记,跟以前杀死他孙子地凶手,留下的标记是一样,肯定是某个隐藏地组织,而且很可能跟冥域地势力有关,所以就送来给我们,以搜血将他脑中的联络方式套出,进而布置下了这个埋伏,不想圣主却恰逢其会,误扰圣主,我们,我们简直是罪该万死!”

          对于芸清的请罪,楚天域耐烦地一挥手,阻止道:“好了,知者不罪,我问你,那名被抓之人,现在何处?”

          芸清听完又是一愣,由疑声道:“圣主,经过我们搜血之人,当场就会因为血管爆裂,血液大量冲入脑际而亡,怎么您不记得了?”

          “哦!”楚天域支吾了一声,强压下心中的忍,遂转移话题道:“那么看来前阵子的事,就是这两个天幻者搞出的明堂,既然他们先启战端,那么我们也就不用再客气,立刻开启噬血之门,动用我们全部的力量,以应付冥域地出世!”

          楚天域这番连蒙带骗的话语,果然让芸清忘了刚刚的疑惑,不禁把思维放在了楚天域所说的事情上。

          她对楚天域的话是深信不疑,很明显,除了天幻者的力量,又有谁能够这么干净利落地屠杀圣血弟子,而且今天的埋伏,除了误扰圣主外,两名天幻者果然出现,只不过当时因为圣主的出现,而使他们的埋伏提前启动,这才让后来地两名天幻者捡了个便宜,觉了端倪,从外围就一路杀进来,让他们损失惨重。

          不过就算没有圣主的突然出现,埋伏成功,但要是知道这次要对付的是天幻者,别说还是两个,就是一个,他们这样地埋伏,也是不堪一击,真正对阵,也只有落得个束手待毙的下场,才不久地那一幕,芸清还是记忆犹新,后怕不已。

          所以对于圣主说的要开启噬血之门,芸清是立刻同意道:“芸清听令,回去后,芸清就会招集十八部,进行开启仪式,解开我们血圣者的封印。”

          说到这里,芸清像是又想起什么一般,不由有点犹豫地轻声问道:“圣,圣主,既然您老人家出世,还,还用得着开启圣血者的封印吗?”

          “当然,有备无患!”楚天域很自然地点头答道。对于泰爷背后的冥域,楚天域刚刚也在那最后一名天幻者的脑域中,获得了不少信息,知道了他们冥域跟天圣门几乎是相同的组织架构,除了噬天之外,下面就是天幻者,跟天圣门的圣血者,同属一个级别;再往下就是跟天圣门芸清这样类似地隐世弟子,楚天域最初跟踪的那五个高手,就应该属于这个范畴;而在世间的则是以泰爷为的外围力量,跟展氏家族有异曲同工之妙,只不过他们知道什么原因,比展氏要低调多了,也就是在最近,才蠢蠢欲动,逐渐增加了活动范围,居然将触角先伸向了商界,然后是修为界,最后加上楚天域的推波助澜,才逐渐演变成目前混乱的局势……

          楚天域这随口的一句“当然”,让芸清立刻就露出了一丝不忍之色,同时眼光禁轻扫了眼傲雪,像是有什么难言之隐般,又实在说不出口,顿了一会,才期期艾艾地回答道:“是,芸清遵命……”

          对于芸清的异状,楚天域因为正想着心事,也没在意,听到她的回答后,只是装出满意地点了点头,才顺口说道:“嗯,这件事你就负责办吧,对了,最近我们天圣门的展如何,来,你给我详细汇报一下!”

          “是!”芸清毫不犹豫地回答道。

          “还有件事,等下汇报完后,你把她给我留下!”说着,楚天域顺手一指傲雪。

          第二百八十三章油腔滑调

          清晨,楚天域带着傲雪漫步在街上,两人是各怀心事,傲雪更是一反常态,低垂着头,一句话也没说,而楚天域则还完全沉浸在刚刚芸清的那番汇报上……

          在听完芸清的汇报后,许多信息跟楚天域最初的猜想几乎一模一样,前阵子萦绕于他脑海中的疑问也是一个个迎刃而解。

          原来天圣和冥域两个门派自古以来就已经存在,至于起源于何时何地,都已经无法考证,反正从有记载以来,双方门规祖训中的第一条,就是以对方为宿敌,门下弟子也务必以铲除对方为己任。

          加之两个门派本身的理念和做法一,冥域偏重于运用天地间的邪气、死气,而天圣门这注重于以血养气之道,偏重自然之力,这也造成了双方人表现出的行径大不相同,在外人眼中,也很自然地把他们分别划分到了黑白两道。

          一直以来,双方大大小小也不知道生了多少次的争斗,有的争斗甚至涉及到了当时朝廷的颠覆,后来,也不知道是第几代的擎天和噬天,双方鉴于当时门下弟子死伤惨重,彼此间的争斗已经严重影响了两方门派的生存和延续,遂制定了一个停战协议,明确规定了彼此手中的能量者,也就是指冥域的天幻者和天圣门的圣血者,再参与世间的争斗,而转为隐世修行,至于擎天和噬天两人之间,也再动用毁天灭地的能量进行拼斗。以保全双方各自地根基。

          这一协议达成后,几百年了,双方果然相安无事,直到现在。天圣门才在展家的监测下,现最近居然有冥域势力的活动迹象,遂先期派派出了傲雪和凝霜姊妹两人,利用凝霜可以感知任何天地能量的异能,来摸摸情况,看看是否真地有冥域之人参与、干涉世间之事。

          随后生的一系列事情,楚天域就基本上全程参与了。事情其实本来很简单,但其中一开始的扑朔迷离,让楚天域被搞的满头雾水,主要还是因为。一来由于展家私自的报复行动,搅乱了视听;二来也是由于大哥勾结冥域的势力。在商界和一些世家之中,搞风搞雨,令楚天域分了心,才感觉好像是有多么地错综复杂一般。

          昨晚真是不虚此行,搞清了此次事件的来龙去脉,楚天域心情是大好,多少天的阴云压抑之感。一朝冲破,可谓迎来了旭日,那种舒爽的感觉,简直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特别是昨天还顺手替念然抱了仇,灭了展家的势力,让楚天域更有种放开手脚地畅快之感。

          否则以展家的势力,白道地力量,还有龙魂的干涉。是说不能对付,但肯定没有像现在这样轻松容易,毕竟站在楚天域的立场上。并不希望因为这件事,而把众多白道力量和政府部门扯进来,因为在现实中,各方关系的钳制实在是太多了!

          尽管现在对于楚天域来说,他已经不需要刻意的低调,但能够悄然无声地解决问题,又何必大张旗鼓,暴露出己方的所有实力呢?

          ……

          “我们现在去哪?”傲雪还是忍不住,抬起了头,看着身边一脸深思地楚天域,先问道。

          傲雪的话语打断了楚天域地思路,让他不禁有了种拍脑袋的冲动,怎么想事情想的,把她居然给撂在了一边。

          其实楚天域最后要带走傲雪,并是什么临时起意,说实话,刚刚在芸清他们面前一番的装腔作势,虽然其他人不可能看出什么破绽,但除了一人,那就是傲雪!

          对于这点,楚天域也是颇费了一番脑筋,如果说是凭直觉,相信傲雪不会把他的真实身份跟她师父说,而权当傲雪存在,彼此间也没认出来,楚天域还是有点把握,但理智却告诉他这样做所要承当的风险实在是太大了!

          如果他是独来独往也就罢了,可现在他的身后牵扯的人,不说庞大,也是人数众多了,特别是傲雪还知道他楚氏三少爷的身份,光这一点,就让楚天域更不可能放手,对傲雪装着不认识,不闻不问。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