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龙域第169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如此场景,还真有点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意味,想想刚刚两人是何其嚣张,对于天圣门和展家的人。那威风可叫一个生杀予夺,不可一世!

          楚天域禁摇头轻蔑一笑,那意思说不出地讽刺,让那两个天幻者当即就是一阵羞意上涌。当即就是狂吼一声,动了攻击,只见他俩身形同时一虚,化为两道黑影,分左右向楚天域电射而至。

          楚天域也是高喝一声,道:“来得好!”

          双手就同时划出两个圆,形成两片淡黄|色地光幕,正好迎着两人的攻击,一推而出,然后脚步轻移。人影随之而前,双手也由掌变拳。破军拳招瞬间用出。

          两名天幻者应付最先的那两道劲气就已经很吃力了,全身聚集的能量,也只能堪堪抵挡住这第一波地攻击,就在他们身形一顿之际,楚天域的漫天拳影又再次轰到,而且度犹如闪电般,从各种匪夷所思地角度出现。让两人根本无从防御,只能像是风中两根稻草似的,在拳影中,被打地左摇右摆,毫无还手之力。

          而一边观战的众人,则只能看见三道模糊地人影纠缠在一起,隐约听见从中传出的劲气破空之声,其他的情况就根本看不清楚,不得而知了。

          就在众人震惊于三人强悍地实力之际。就听突然一阵巨大地霹雳声响起,三道人影应声而开,楚天域还是保持刚刚未动手之前的样子。而那两个天幻者可就惨到了极点。

          只见他们浑身上下已经是寸缕未着,完全,一身败革般的皮肤包裹着全身骨架,就好像两具晒了千年的干尸,竖立在风中……

          不过他们虽然一副惨相,但楚天域知道对他们的打击才刚刚开始,刚才只过是一番试探,从结果上看,跟他心中所想基本一致。

          两个所谓地天幻者,果然都是能量体构成,现在的人形只不过是徒具外表地空壳,再猛烈地打击,对他们来说,都是无济于事,刚刚的那番攻击,能做的也仅仅是将他们身上的衣物震碎而已。

          “你果然不是擎天!”最开始说话那个天幻者面无表情地舔了舔被楚天域拳头打到过的嘴唇,冷冷地说道。

          “哦,是吗?也许你下一刻又要说是了!”楚天域的话音刚落,幻影丛生,楚天域的身形当即就消失在众人地眼前,就连两个天幻者,也只感觉眼前一花,就失去了楚天域的身影。

          不过很快,他们就再次看到了楚天域,其中一人更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疼痛从腹部传来,只见楚天域一只拳头已经印在了他的身上,这一拳不同于刚刚的是,其上竟然闪现出一层夹杂着几缕紫色的黄芒,隐隐而动,泛出的能量,竟然破开他的“皮肉”,直接打上了存于体内的能量体。

          “啊!一声响彻远方地惨叫同时响起,这种由灵魂传来地疼痛感觉,这名天幻者千百年来,还从来没有体验过,所以当即就忍受不住地叫出口来。

          而且不仅是体内地痛苦,让他难以忍受,身体更是被楚天域的这一拳给轰到了地上,从腰部处折叠成一个大大地易字型,身躯在经过一阵不规则地扭动、抽搐后,就再也站不起来。

          面对巨变,另一个天幻者震惊之余,反应还算迅,当即就是幻起能量,聚于一点,瞬间爆,向着近在咫尺的楚天域轰杀了过去。

          楚天域一招得手后,面对袭击,不慌忙,顺着对方地拳势,向侧面一让,同时身体一个三百六十度的旋转,就滚入那人因攻击而大开的中门,紧贴着他的胸前,以肩、肘、腕、指,连续地做出打击动作,将破军的战意挥到了极至。

          只不过这次的拳招,楚天域特别将体内混和紫虚真气、墨龙气息、月能的特有劲气泛出,打入他的皮肉之中,以对付其体内的能量体。

          没有什么天地之气,能够在如此的打击下,还能够有抗衡之力,别说只是两个借尸还魂的天幻者,就是狂暴如墨龙之气,炽热至纯的幻炎真脉,也无臣服于楚天域的脚下。

          所以第二个天幻者在楚天域的连续击打下,被震的是连连后退,一连退出十几米,才堪堪因为楚天域的停止攻击,而停下脚步,眼露死灰……

          停下手来的楚天域,看都没再看一眼,就一个转身,身体轻纵,划过一个优美地弧度,再次落下之时,竟然不偏不倚地一脚踩在刚刚那个被一拳打倒在地,正痛苦地蜷缩成一团的那个天幻者的头上。

          而与此同时,身后的天幻者,这才随着一阵撕裂破开之声,整个人就犹如地皮革般破裂开来,露出其内空空如野的腹部,而皮肉则一块块地碎落在地上,化为一滩滩粉末,寒风一吹,就消失无痕。

          面对如此景象,一边观看的众人,胆小地当场就呕吐出来,就连傲雪都是强忍恶心,将头埋在了师父的怀中。

          此时,踩在另一个天幻者头上的楚天域,正将全身劲气源源不断从脚底传入到他的脑中,将他体内的能量体瞬间吞噬的同时,也顺“脚”接管了他的大脑,纯以能量感受着他的思维……

          刚刚还热闹非凡地整个货仓广场,现在是一片寂静,只有一阵阵呼啸而过地寒风,似乎还在提醒着众人,在这之前,生了什么事。

          当楚天域将脚拿开之际,那名天幻者的身体,同样是在瞬间就化为了块块皮肉,碎裂开来,化为粉末,一会的工夫,就消失在风中。

          面对楚天域逐渐转过的身形,展天他们当即就是一阵窒息,心中更是充满了寒意,倒是那中年妇人以及她身后的天圣门弟子,没有半点的慌张,想来他们是认定了楚天域,就是中年妇人所说的擎天圣主身份,所以面对如此情景,他们的表情只是变得更加地虔诚,更加地崇敬和狂热,毕竟他们才刚刚接受了圣主的恩赐,不仅伤势痊愈,全身的功力更是大进。

          只是傲雪的眼神中露出了一副不可思议之状,骇然之下,她实在没有办法把眼前这个拥有天神的实力,以及师父口中,他们所供奉的圣主和救他的黑衣人,温文尔雅的楚氏少爷,楚天域联系起来!

          “唉,看来他们也是堪一击,好了,已经浪费少时间了,下面就让我们再算算帐……”说到这里,楚天域语气顿,同时脸色一寒,目光直视着展天和展玉鹏,看得他们是心惊胆颤,寒气不断,不由低头避让他的目光。

          好一会,楚天域才冷冷地一字一顿地继续说道:“展家的人留下,其他人暂时靠边!

          “圣主,展家可是我们天圣门留于世间的供奉家族,每年都有刚出生的弟子接受圣血仪式,他们可都是您的人……”傲雪的师父见此情景,虽然她也不满展家现在的作风,更不知道展家怎么得罪了圣主,但她却不得不把实情说出,以免圣主误伤了他自己的供奉之人。

          而展家众人随着芸清的话语,也是将头直点,以示他们的身份,刚刚的情景他们可都历历在目。

          楚天域听完之后,心中暗自好笑:“没想到一个突奇想地实验,倒让他们认为自己是他们的什么圣主,看来在傲雪师父的心目中,也只有他们无所能地圣主,才能如此控制血雾,并再次赐予他们力量,所以才在先入为主的思想下,错认了自己,也好,今天晚上就勉为其难地当当这个什么圣主。”

          打定主意后,楚天域也就不说破,依旧寒着张脸,保持刚才的语调道:“哦,既然是我们的供奉家族,那么本圣主赐你们……”

          说着一停,见展家众人无不露出一脸轻松释然之色,以为认祖归宗,没事了,遂话锋一转,重重地说了最后两个字:“自尽!”

          众人还都没有反应过来,几个粗心大意地,更是想也不想地高声喊道:“谢圣主恩赐!”

          不过喊出后,他们也明白过来,还谢个屁啊,人家那是在叫你去死呢!

          第二百八十章以卵击石

          展氏父子本来还是满心欢喜,打来打去,原来是他们的大靠山到了,怪不得祖训有云,不得违抗天圣命令,原来这就是他们力量的源泉和始祖,他们展氏的弟子在出生后,都要经过所谓的圣血洗礼,原来就是要挑选能够接纳天圣血脉的苗子,为其今后力量的觉醒埋下种子。。。。。。

          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眼前这位他们世代供奉之主,居然会说出如此绝情的命令,一时间,他们心中可谓冰火两重天,复杂之极,不是个滋味。

          “为,为什么?先前的伏击,我,我们根本不知道是圣主您,所谓不知者不罪,而且以您的功力,我们这番不自量力的埋伏,根本就不可能对您构成任何威胁,更不可能伤您半分!您又何必要斤斤计较呢?您难得不能。。。。。。”一边的展玉鹏不禁冲着楚天域激动地高声质问道。

          “玉鹏,你给我闭嘴!”没等展玉鹏说完,展天就是一声断喝,制止道。

          呵斥过后,展天不禁慢慢转身,面向楚天域,神色一片黯淡,一副心若死水地冲楚天域说道:“圣主,您大人有大量,今天之事,错在展家,冒犯了您的天威,所有的错就由展天一人承担,愿以展天一人的臭皮囊来洗刷这个过错,请求您放过展家的其它人。。。。。。”

          “父亲。。。。。。”展玉鹏一声悲呼后,就泣不成声了。

          “家主。。。。。。”其身后的展家弟子也是动情地悲戚道。

          随着这种极具感染力地情绪不断升温,突然从人群中响起一阵高喊声:“什么狗屁圣主,根本就是无事生非,我们在外打死打生地。还不是为了圣门,为了这么点事,就不问青红皂白,要置我们于死地,他根本就不配当我们的供奉之主,就算他功力高上了天,也不能这么霸道,我,我们跟他拼了!”

          “说得好。只要我们众志成城,说不定还有一拼地机会。。。。。。”另一个声音接道。

          “对,反正横竖是个死,拼他个壮壮烈烈!”又一个声音。

          “是啊,要我们自尽。还不如全力跟他一拼,说不定还有生存的希望。。。。。。”

          “拼了,拼了。。。。。。”

          随着展氏父子的一番话语,顿时掀起了众人的愤怒之情,刚刚还一副诚惶诚恐的展氏弟子,现在无不在话语的煽动下,群情激愤。高声咒骂出声,矛头直指对面的楚天域。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