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龙域第168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大胆,竟敢越权号施令

          不过中年妇人怒归怒,此时并不是计较的时候,而展天对于妇人的不满,也权当没有看见,这么多年下来,他早养成了号施令的习惯,要不是祖训有约,加上这次事情也牵扯到为孙子报仇,他才不会这么的卖力积极配合,听候眼前这位妇人所谓的圣血命令

          虽然中年妇人和展天各怀心思,但却有一人心中充满了万分的焦急和担忧,要不是有张面具遮挡,早不表露无疑,这人当然就是傲雪

          看着楚天域的情景,此时她的身体都几乎颤抖了,幅度之大,就连那中年妇人都有所感应,还以为她是受不了袭身而来的滚滚热浪,不禁关心地看了看傲雪,同时将手伸了过去,一股真气瞬间传递来,让她暂时放下心情,冲师父投过去一个感谢的目光,并示意她没有事了

          中年妇人这才将注意力重新放回到楚天域身上,只见那团血雾越来越浓,呈现出沸腾之状,但奇怪的是,血雾却没有任何地蒸,只是凝聚在楚天域地身边,形成一道令人费解的奇特景象,跟以往使用的情况完全不同

          而场中的当事人楚天域,此时也在感受着这股血雾的能量,一开始,他并没有在意,只是将体内的真气布满全身,就当血箭射来之际,突破的他的真气,担却像是膏药一般,粘在了外围,并且由液态慢慢转变为了气态,不断散热浪的同时,竟然也凝聚在他的身边,不散不消

          这时,楚天域才注意到蹊跷,不由心中暗想着:“怪不得展家一副有持无恐的姿态,原来还有如此威力的杀手锏,看来这种血箭,跟展家地什么麒麟血脉有着异曲同工之妙,都是有生命的物种,此时的情景,跟他和秦念然吸收幻炎真脉的景象还真是极其地想像”

          想到这里,楚天域也明白了这种血箭的威力,就是通过形成的血雾,吸收其笼罩范围内的天地精华,以提高自身的能量,就跟幻炎真脉凝聚成形是一个道理

          想来能够运用这种纯天然的能量,制成有形地“弓箭”,达到克敌制胜的目的,这明的人绝对是个天才,也绝对是个拥有至纯天地之气,并能纯熟运用之人

          不过这种攻击对于楚天域,别说还是不伦不类地半成品血雾,就是天地间至纯至热的幻炎真脉,都奈何不了楚天域半分

          弄清了状况后,楚天域也是不紧不慢,以气机感应,寻找这团血雾中的天地精华,准备来个反吸收,反正送上门的免费晚餐,不吃白不吃!

          可令楚天域失望的是,在找了一圈,也没有现这团血雾有什么核心部位,只是遍布在整个血雾之中,有上那么一点天地能量的痕迹,不过这点痕迹,在楚天域外围真气的逼迫下,早就被全部压制,并且凝聚在血雾的最外层

          此时地情况,别说血雾还准备依附在楚天域身上,吸纳他体内的天地之气,现在就连他们自身的本源都难保喽!

          其实楚天域没有找到核心部位也很正常,这团血雾本身就是有好几筒血箭构成,它的威力,对付一般的天地之气拥有者,那是绰绰有余,而且这次的攻击又是下足了本钱,在展天的指挥下,至少放出去十几筒的量……

          所以只要是知道血箭威力的圣血门人,都对现在的情况感到了无比的震惊,按理说,此时楚天域早就应该变成为一段吸干精华的干尸,并且在血雾的高温下,化为灰烬

          可没曾想,事实却是大相径庭,楚天域倒是一点事都没有,而外围的血雾却像是被人反吸了精华般,血色黯淡,就连周围的温度都低了不少

          展天见此情景,心中骇然之下,更是面带恐慌,不禁将手一挥,再次出了血箭攻击的命令,并示意手下,有暗器的,使劲招呼,必须在其外援到来之前,将他置于死地!

          他的如意算盘打得倒响,但现实残酷,当手下之人将血箭几乎倾射出后,仓库上空,分左右两边,就听到上空声传来,两道人影瞬间降落在场地中,并且没有丝毫地停顿,身形幻灭的同时,他们手中已经多出了几颗血淋淋的人头,人影闪现之处,几具无头尸体应声倒下

          当两人停下身形时,展家至少有二十多个高手命到黄泉……

          “什么人”展天虽然怒喝而出,但其内心的恐慌,已经由他那略带颤抖的尾音表露无疑

          只见来的两个人,一身灰袍,身材干瘪,脸上皮肉仿佛只是薄薄地一层纸般,覆盖在上面,远远望去,就像是两个骷髅头,令人看了不由就是一阵毛骨悚然,而且从两人身上散出的阵阵寒意,与刚刚滚滚的热气,让人像是陷入了冰火两重天一般,不说心中的震撼,单从身体的感受来说,就是已经是异常地难受

          面对展天的喝问,来人并没有说话,而是打量了一番场上的局势,然后机械般地转了转头,相互对望一眼,突然身形再动,一个侧步就划向了人群,居然众展家最外围开刀,所过之处,掀起了一片腥风血雨

          而展家弟子,则被攻了个措手不及,加之实力相差悬殊,除了在两人面前束手无策之外,任何的反抗都无济于事,死亡的恐怖瞬间蔓延了整个仓库广场,展家弟子素来有悍不畏死的精神,但在如此一边倒的恐怖屠杀面前,也不面露恐惧,纷纷后退,或是四散而开,难挡两人的锋芒

          展天以及那中年妇人,面对如此异变,已经完全失去了方寸,中年妇人更是喃喃自语道:“完了,真是天幻者,真的是天幻者……”

          而天道观的玉机,此时此刻,才悄然大悟,什么拜门求师,什么天道观的百年奇才,对于展玉鹏来说,只是为了借天道观弟子的身份,利用白道的力量,以巩固他龙魂的现实地位而以,其实论修为,论功力,别说展玉鹏,就是展家随便拉出个手下,都比他们强上几分,特别是那什么拥有麒麟血脉的弟子,表现出来的功力,更是让他们难以望其项背

          转瞬间,场上的展家弟子已经被屠杀过半,剩余地也纷纷四散开来,将展天和中年妇人等人一群核心之人的位置让了出来

          此时展天和中年妇人也早就反应赤来,纷纷将各自功力提起,展天和展玉鹏周身已经笼罩在一层血色光芒下,逐渐赤红的双眼,狠狠盯着前方两人,随时准备拼死一战

          中年妇人虽然看出了两人身份,知道实力悬殊,但总不能束手待毙吧,就算临死一拼,也要拼一拼了!

          所以她一边以秘法重新聚集身后众人的能量,一边冲雪传音:“雪,等会在师父动攻击时,你就趁乱向后逃,无论生什么事,都别回头,和凝霜汇合后,立刻回山,将“松贝雪玉”敲碎,自然就会有人找你们…”

          面对师父凝重而坚决的目光,雪虽然很想说个“不”字,但她却清楚知道,眼前的危机并不是她所能左右的,留下来,除了充当炮灰之外,其他毫无意义

          “哈哈,果然是天圣门的门人,以为传音我们就听不到了吗?想走可没有那么容易,哈哈~~~”随着一阵犹如败革般地狂笑声,只见两道人影一闪,分前后已经堵住了雪的退路

          “你们果然是天幻者,没想到你们终究还是耐不住寂寞,重新入世,不过你们知道破坏协议的代价吗?”中年妇人寒声道

          前面一个天幻者冷哼一声,道:“少拿这事唬人,你也要有机会开启那噬血之门再说这话,不过遗憾地是,今天你们可是插翅难飞,就你们那点力量,不堪一击”

          话音未落,只见那人全身突然黑气大涨,双目精光四射,透出一股诡异之色,手中更是向天际划出半个圆弧,仿佛连夜幕的黑色都被吸收了进来,带出一阵摄人心魂的破空声,呼啸着就砸向了中年妇人,不过他的攻击范围却是笼罩了所有人,包括展天,展玉鹏和现在的后悔,担却欲退不能的天道观众人

          狂风飙过,生死关头,众人也是全力抵抗,中年妇人双手带出阵阵白光,引着身后早已聚集好的能量,硬拼了过去,而展天等人,体内血色麒麟也都纷纷幻出,直击那股扑面而来地狂暴劲气。

          不过所有的这些顽抗,无异于螳臂挡车,除了中年妇人的抵抗稍微能够阻挡一下外,其余众人当即就被这股巨大的能量给震飞了出去。

          不过当其冲的中年妇人也不好过,她本来就在和楚天域的对阵当中,气血受到震荡,这次只是勉强聚集起能量,而且是完全透支功力,以图两败俱伤的搏命之举,在她身后的那些能量的圣血门众,在如此巨大劲气地冲击下,也都是勉强抵抗,体内能量纷纷到了油尽灯枯的境地,他们虽然没有被震飞,但全身几乎全部浸在了血色之中,仔细查看,皮肤中还在不断地渗出血水。。。。。。

          “嘎嘎,还真是不堪一击!”另一个堵住后路的天幻者,边收拾着被震落在他身边的展氏弟子,边出了一阵刺耳的嘲笑声。

          那个进攻的天幻者,就在中年妇人快要支撑不住之际,不禁将功力一收,漫天黑气,顿时回涌进他的体内,两眼精光也回复到了平常状态。

          在压力消失的剎那,中年妇终于坚持不住,当即就是一口黑血喷出,显然这口血在她胸口已经淤积多时。刚刚只是依靠她地顽强意志力,才堪堪忍住。

          随着这口黑血的吐出,她人也同时委顿在了地上,包括身边的傲雪,以及身后的圣血门众。无不是随之都瘫坐在地上。一副力尽,束手待毙之状。

          此时,黑影闪动,后面那人在收拾完展家的一些漏网之鱼后,重新又回到了前方,与刚刚那动攻击之人并肩站在了一起。

          现在,无论是失去行动能力地,还是保留了点功力地,全都心若死灰,没有了半点逃走的奢望。因为在两位天幻者强大的实力面前。任何的动作都是多余的,任何的想法都是无望的。。。。。。

          “下步如何处置?刚刚我只用了五成力,只是暂时让他们失去了行动。”一个天幻者冷冷地道。

          “只要留下那个天圣门的妇人。其余的杀了!”另一个毫无表情地冷酷道。

          听着他们的对话,受伤在地地众人当即就是一震,一股凉气当即就由心底冒出。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