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龙域第167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都出来吧,省得再搞埋伏,又是什么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把戏,不过你们几个倒可以放心,今天我会网开一面,除了废掉你们的修为外,会给你们留上条性命!”

          几人还在装腔作势地打电话报警,听到楚天域如此清晰直白的话语时,不禁都是一愣,显然楚天域的话,句句说到了点子上,让本来在心中还有所恃仗的几人,不由自主地泛起一阵寒意,而且此时虽然楚天域没有任何动作,但表露出的神色,任谁也不会怀疑他所说的有半点的夸大或是什么滑稽之谈。

          就在这时,仓库正门外,突然响起了一阵洪亮地笑声:“呵呵,好,果然狂地可以,我欣赏!”

          尽管感觉这笑声仿佛就像在耳边响起的一般,但随着话音,好一会,才在门口出现了一群人。为的正是展天,而展玉鹏也正带着一大帮手下,紧跟在他的身后。

          一行人浩浩荡荡地走近之际,几声工地专用照明灯开启地“砰~砰~”声响过后,整个仓库的大院内一阵大亮,顿时是灯火通明,仿佛白昼。

          楚天域根本不为所动,只是微转身子,看向了逐渐靠近地展天,一脸地平静。

          而他对面那几个“诱饵”在脱离了楚天域的注视后,也像是卸下了千斤重担似的,身体顿感轻松,有两个功力稍弱点的,在这一剎那,差点就当场坐到了地上,可见其刚刚所受的压力。

          “啪~啪~”展天一脸笑容,拍着手,边走边道:“阁下真是艺高人胆大,明知中伏,却还一脸的从容,没有半点的慌乱,让老夫刚刚对你的欣赏不由升到了佩服!”

          展天口中说着佩服,但那丝胜券在握的笑容,却让人不禁想起猫吃老鼠前的戏耍前奏。。。。。。

          楚天域也不以为意,带着面具的脸庞,只是微微一笑道:“你就是展天?”

          “不错,我就是,不过对于阁下,除了给我们带来的麻烦之外,我们真是好奇,你究竟是何方神圣,能否也坦然相对一下?”

          “有这个必要吗?”楚天域嗤之以鼻地说道。

          展天当即脸色一寒,道:“都到了这个地步,居然还嘴硬,我知道你的功力高绝,行事狠辣,每次都不留活口,但是年轻人,你应该听过一句老话,那就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

          说到这里,展天语气一变,突然将手向上一挥,同时口中高声喝道:“来啊,把人给我带上来!”

          他的话音还没落地,就听身后一声:“遵命!”响起,两个精壮的汉子押着一人就走了上来。

          说是押着,不如是连拖带拽来的恰当,那人的头无力地聋拉着,满身血迹,一副奄奄一息的样子。

          展天的双眼还是保持直视楚天域的状态,根本没有因为这番变化而分心旁顾。但是让他失望的是,他在楚天域的脸上,关键是在他的眼中根本看不到一丝的情绪波澜,楚天域仍然是静静地站在那里,除了最初扫了一眼外,就再没有任何的反应。

          “这就是你所谓的‘湿鞋’?”楚天域平静地说道。

          “哦,这不是你的属下吗?难道你不是收了他的情报,才使我们有了这么一个美妙地会面?难道说这是个巧合?我们找错了对象?”展天继续保持着看似轻松的口气,不知道怎么搞的,对于眼前这个人,他的内心之中始终有个不好的感觉,但这个不好感觉到底坏在哪里?又有什么能让他担心的,他暂时也说不上来。

          说实话,这次的伏击计划他可是下了血本,为了引楚天域入伏,他特意安排了一些死士在此等候,充当诱饵的角色,而把主要力量放在了外围,因为他估计这人的修为,能够如此轻松地屠杀拥有麒麟血脉的圣血弟子,其本身肯定也是拥有天地之气的高手,一般的埋伏,根本不可能让他上鈎。

          把伏击的主力放在外围,只要这边他一动手,就全力收拢“渔网”,再来个瓮中捉鳖,相信以他这次安排的力量和准备的东西,就算来人功力再高,也是蚁多啃死象,让他来得去不得!

          可是没想到,这么周密的部署还是给他看出了破绽,并且高声喊出,一副准备正面较量,来个独闯千军万马的架势。

          所以展天一开始出现说欣赏他的“狂”,也就是这个原因,当然,另一个原因也是找个话题,拖延动手的时间,让外围的人更好地进行准备,形成更加严密地包围圈。

          “人,你没有找错,但你错的是不该把我的人折磨成这样,更不该的是把我给引来!”楚天域依然保持着平静地口吻,但这话听在展天的耳中,却是另有一番滋味,让他感觉今天不是他在埋伏别人,而是裸地站出来,成为别人的猎杀目标一般。特别是看到楚天域那镇静自若的眼神,心中更是充满了顾虑,不过嘴上却依然保持着强大地气势道:“既然承认了是你的人就好,那么你也承认,前阵子一直跟我们作对的神秘人就是你喽?”

          楚天域讽刺地一笑,道:“这个问题,你也别明知故问了,答与不答,我想结果都不会有任何地改变,啊,对了,聊了这么久,你外围的人手已经布置好了吗?如果没有的话,我还可以给你几分钟,有什么问题趁着你还能开口的机会尽管问,别到时想问却没脑袋开口了!”

          “哈哈,果然是狂的可以,贫道今天是算是见识了!”仓库的西北角,一个洪亮的声音突然响了起,并伴随着前后七道人影划过屋顶,出现在了楚天域的面前。

          楚天域一见来人,不禁心中感慨:“连‘老朋友’都到了,看来自己这个诱饵还挺管用,就是不知道还能引出什么样的人?傲雪的师父会来吗?”

          第二百七十七章天罗地网

          看着天道观的众人出现,为那人正是现任观主玉机道长,想当年,楚天域刚出道时,就和他交过手,也算是老相识了。

          “这年头,道士不在深山修行,却跑入红尘,参与俗人事,不觉有违出家人的清修之道吗?”楚天域冷眼望着一身西装笔挺,经过改装的玉机讽刺道。

          说到这里,众人包括刚刚站定的玉机都是一愣,以玉机的身份,还有他身后的六大长老,这几十年来长隐道观,追究天机和武道,根本就没有出过山,更没有接触过什么人,这次因为事关重大,而且按照展家紧急求助的说法,整个修为界的白道力量,已经到了生死存亡、性命攸关之际,不得已之下,玉机才暂时放下修行,重入红尘,以应“天劫”。

          他们一行,在展玉鹏特意的安排下,可谓秘密潜进京城,外人根本不可能知道他们的身份,没想到,眼前这人居然能够一眼看出他们的来历,能让玉机是大吃一惊吗?

          内心地惊讶和疑惑。以玉机的养性功夫,倒是没有在脸上表露出半分,相反,他却是仍然保持一脸平静地说道:“这位朋友难道是认识贫道。或是知道我们天道观?”

          说到这里,玉机话语一顿,见楚天域根本没有反应,才继续道:“玉机虽然不才,但还有点自知之明,什么清修之道,都是虚无飘渺,相反,对于这位朋友说的凡尘俗事,贫道倒是认为这里面的玄机。却大有可参之处,特别是对于您这位朋友。贫道不仅是动了凡心,更是感到了极大地兴趣……”

          楚天域面对玉机微微一笑,并没有接他的话题,只是转而对展天说道:“你的人手到齐了吗?如果还没赶过来的,你叫他们抓紧点,如果有什么埋伏的,也用费心思了。都叫出来吧,今天我就一起解决了,省得你们一拨一拨地,我找起来还烦。对了,顺便说一下,那位装我手下的朋友,尽管你装的挺像,体形也几乎跟我的手下一摸一样,但我还是奉劝一句。下次化妆还是要专业一点,衣服上留了那么多的血渍,却一点血腥味都没有。唉,假就假点吧,反正大黑天地也看不清楚,但这位老兄,您就别站在上风口了啊,这气味一飘,闻着就是股颜料味,真是失败!”

          说着,楚天域还不禁摇了摇,一副孺子不可教也的神色,就连脸上那层精妙地面具,都挡不住。

          对于楚天域地这番话语,玉机老道简直无语了,敢情人家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他这边说的,人家那边就从耳朵里飘了出去,而且听他一副狂妄地口气,也不知道到底是谁落入了谁地圈套。

          而那位刚刚还奄奄一息,假冒武堂弟子的家伙,也不由直起了身体,抬起头来,双目突然精光四射,投向了楚天域,脸上说不出是什么表情,反正复杂之极。

          就在楚天域等着他们如何反应之际,突然是神色一变,只觉一股熟悉的气息瞬间传来,没想到还真如他所想的一般,傲雪她们果然出现了!

          不过让楚天域感到惊讶的,并是因为傲雪的出现,而是她所在的方位,除了感应到她地气息外,只觉得一团庞大的能量团结合在一起,竟然分辨不出她们到底是几个人?

          这种情况在以前,楚天域还真没碰上过,不过好在答案很快就揭晓了,不一会的工夫,天道观众人的正对面,就出现了一群女子,但她们身后,却簇拥着少行色各异的男士,很多人的装扮,看了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回到了古代,脸上表情,更是透出一股异于常人的神态。

          与此同时,楚天域再次感应到,除了现在场上三足鼎立般的围困外,更从四周传来几股强大地气息,显然是刚刚赶到,都隐在暗处,准备伺机而动,还真有了点天罗地网的架势。从气息上,楚天域不难判断出,那些暗中埋伏之人,和出现的那群女子,应该是系出同门。

          “呵,今天晚上地游戏,看来是越来越有意思了!”楚天域心中暗道。

          当那群女子走近后,为的是一高挽髻,面像青凡的妇人,过从她身上散出的不凡气息,却让人不由自主地从心里生出一种高贵的感觉。

          而她身边,傲雪的身影赫然在目,她还是带着那张被楚天域评价为粗制滥造的面具。同时站在傲雪旁边的,则清一色都是面无表情的女孩,倒是没见凝霜这丫头不不知道是她的功力弱,不让她参加这样的行动,还是姐姐傲雪的刻意保护,才没来?

          当傲雪见到楚天域的那一瞬间,她当即就是一愣,心中的震惊更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她的异常,就连身边的那名中年妇人都有所感应,不禁疑惑地看了她眼,这才让傲雪反应过来,不禁心虚地低下了头,同时在心底掀起阵阵狂澜。

          傲雪虽然低头避开了那妇人疑惑的目光,但她自己的眼睛,却不时上抬,偷偷地看上楚天域两眼,以确认她心中的想法。

          楚天域见此情景,也没有多顾虑,他今天是准备彻底放开手脚。就算是他们知道了他的身份,也没有关系,反正也是迟早地事。

          虽然刚刚那个冒充武堂弟子的人,被楚天域揭穿。但真正的武堂弟子肯定是被他们擒获,而且想来,他现在的处境估计不妙,说不定已经遇害,以他们地手段,肯定难查出武堂,乃至整个璇玑宗的蛛丝马迹或是什么破绽,而且展家之所以安排的人冒充顶替,也是为了来个出其不意,或是诈取消息。或是进行偷袭,一举两得。

          所以。对于身份,楚天域并没有再过多地想着掩饰什么,今天的任务就是好好当个诱饵,来个引蛇出洞,把展家背后的势力搞清楚,还有傲雪师门的情况等等。

          打定主意的楚天域,不禁一脸轻松地把目光投向了傲雪那边。只见他看似冲着那位中年妇人微微一笑,但在傲雪偷窥的眼中,这笑容好像就是冲她一人而来,其中的意味更是无法形容,仿佛是在传递着:“呵呵,你好,真是巧啊,咱们又见面了……”的意思。

          ↑返回顶部↑

          目录